第一章 初遇 - 神医皇后

第一章 初遇

当步撵来到祭天大典的现场的时候,付池池终于看到了那个身穿一身红衣,满脸喜气,但是却长着和大家不一样的外表的男人。 只见男人一头黄色的头发,但是人长得确实俊俏至极。湛蓝色的眼眸中射出慢慢的宠溺的光华来。他的眼中,仿佛外面跪拜着的众位大臣都不存在,眼中只有付池池一般。 “顾源,我来了。” “恩,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的。”被叫做顾源的男人温柔至极的牵起女人的手,两个人一起向着祭天大殿走过去。 双双跪拜下来,对着门外的神明,对着门内的祖先,对着自己深爱的女人。他们都深深的弯了九十度的躬。 当礼官终于喊出礼成的那一瞬间,顾源满心满脸的兴奋,然后,他笑得像是孩子一般,对着那个自己深爱的女人,开心的说道: “池池,我们在一起了,以后谁都不能把我们分开了。你是我的妻子了!我们成婚了!” “是啊,我们成婚了。”付池池看着满脸兴奋的顾源,心里也是慢慢的都是幸福。历经了这么多的磨难。他们终于还是在一起了!以后她终于不用那么孤单了! 付池池在顾源的带领下,两个人走出大门的时候,门外震耳欲聋的: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让付池池感慨万千。 她付池池穿越过来也有两年了,如今,她终于跟顾源在一起了,她们终于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顾源!你个混蛋,你为什么诓骗我,让我差一点错过了池池的婚礼!” 就在这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间,顾源和付池池都听到了那一声不和谐的呼叫声。让四周的百姓都不约而同的禀住了呼吸。 这人是谁啊?怎么那么嚣张?竟然敢侮辱他们的皇上!不过,皇上那么霸道,他们倒也可以看看热闹,不是么? 此时,整个祭天大典的现场,掉根针都能听得到。付池池无奈的看着两个针锋相对的男人。他们怎么能在自己的婚礼上就这么对上了呢! “顾源!”付池池警告味十足的对顾源发出了警告。顾源立刻就撤回了自己的实现,满脸宠溺的看向付池池。 “那既然东方皇上你那么想来看我和池池成婚,我们自然是欢迎至极的,如今你不也是来到这里了么,怎么能说是我故意为之呢?” “顾源,你讲不讲理!我可是一路上跑死了三匹马才来到这里参加你们的成婚大典的!要不是你那么晚通知我,我会那么赶么!” 付池池童谣也回给了东方傲一个警告味十足的眼神。你们两个要是有什么事情,等到我们的婚礼过后再讨论,现在,你们是想来砸场子么! 不敢不敢。我这就退下去。池池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啊!东方傲的眼神传过来的时候,他立刻退下,让富池池身边的那个男人先得瑟一下吧,池池的婚礼,他可不能破坏! 付池池看向身边仍然有些气愤的男人,和站在台下无奈却也有些头疼的男人。眼神里盛满了笑意。东方傲,顾源,这两个男人啊! 眼神放空,付池池想到了自己刚来到这个大陆上面的时候的事情。不知道若是他们当初知道自己以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之间,会不会就少走很多的弯路了? 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顾源的场景,当然,更多的,她忘不了那个站在台下,有些憋屈的男人。 他是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和别的女人劈腿了以后,才被一个老奶奶带到这个时代的。那时候的她,从来没有想过,短衣短裤就叫做放荡。 仍然记得东方傲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场景。其实那时候,若不是东方傲带着他,去客栈,帮着自己打理自己的服饰问题,也许他们也不会那么熟悉吧? 那是的东方傲,因为中了剧毒,所以要找人医治,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付池池竟然误打误撞的知道了东方傲的病。 而池池又是一个医术高强的大夫。因此,第一次东方傲毒发的时候,付池池利用自己的医术,帮助东方傲苏醒了过来。 那时候,她就觉得,东方傲有时候无意识的动作,让她心里充满了那个背叛自己的男友。其实他对自己真的很好的。 所以,一向都是以坚强示人的付池池跑了出去。她永远都是这样,不允许别人知道她的悲伤。不允许自己不坚强。 没想到,哭到晚上的付池池却迷路了。人生地不熟的,她乱走的时候,却是遇见了那个男人,自己一生都与之牵盼的男人,顾源。 那时候顾源正在被人追杀,她轻轻的蹲下自己的身子,呆在草丛里面,付池池虽然浑身都是难受的,但是她只是怕被人看到隐匿住身形的自己。 蹲在一处草丛里,付池池小心翼翼地看着前面打斗的三人。只见两个武功高强的中年男子在围攻一个有着黄色头发,湛蓝色眼眸的年轻男子。 付池池顺着目光看过去,只觉得前面的男子妖孽的不可方物,人长得俊俏至极。漂亮的丹凤眼中盛放着湛蓝色的眼眸,虽然那眼睛现在正在满眼森寒的瞪着他面前的中年男子,可还是遮挡不住那俊俏的样子。苍白瘦削的脸庞笼罩着愤怒的气息。漂亮的薄唇正在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看样子这个男子很激动,也很虚弱。 付池池从欣赏美男的陶醉中回过神来,凝神细听过去的时候,就隐隐的听到前面三人的对话: “妖孽,武功练得不错啊,前面杀了那么多人,我们又追你跑了三天三夜,你居然没跟我们耗尽你的力气!可是如今,看你这个样子,你是跑不掉的了。识相的,速跟我回去,听凭主人处罚,否则……”此时那个男人的声音阴冷的仿佛地狱里的幽冥,让付池池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呵,我也是娘肚子里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孩子,怎么是妖孽了,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不会跟你们回去的,有本事你们就把我打死抬回去!” 只听妖孽男清冷隐忍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这声音虽然虚弱,可还是自信满满,理直气壮。付池池不禁有些佩服那个妖孽男了。都被逼到这个境界了,居然还不害怕。 “啧啧啧,看看,看看,金发碧眼还说自己不是妖孽。哎呦,我哥俩佩服你这扯谎能力。” 付池池突然发现那个紫色眼眸的男子眼中闪烁过一抹痛苦的神色,而后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冰寒。可想而知,这个男人隐忍了多少年,才能得到如此的成就。 他用狠厉的眼神看着面前两个正在用奚落嘲讽眼神看着他的两个男人。嘴角一勾,忽然抽出手中得到剑,横在三人面前,然后不容置喙的语气响起,只听得他说道:“想带我回去很简单啊。把我打倒就行。” 听到这话,那两个中年男人眼里猛然闪过狠辣,并阴森森的拿着手里的剑,指着紫眸男子“我警告你,不要不识好歹。你确实够厉害,能从那一波波的截杀中逃脱……可是,就以你现在的状况,恐怕你连走都走不动了吧?乖乖跟我们回去,说不定主人会大发慈悲,饶你一命。否则,哈哈哈哈……” 一言不合,三个人就又打到了一起。原本那个妖孽男就已经虚弱的走都走不动了,此时怎么还会有力气动手去握剑?可是那两个中年男子显然是力气仍然勇猛无比的。 眼看着中年男子的剑就要划破妖孽男子的脖子。付池池看的屏住了呼吸,她看着妖孽男子的眼中闪过释然,不舍和仇恨的目光。 也许就是这一次的相见,也是他们的第一次相见。 付池池此时忽然就想到了自己的前世,那时候的她,多么爱那个男人啊。那时候他们的家,是多么的幸福啊。 可是,在那个意外来了之后,父亲出了车祸,母亲心情一直都不是很好,最后母亲郁郁而终的时候,她还是搬到了奶奶家。 但是,令付池池没有想到的是,奶奶爷爷竟然如此的恨她,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原本那么疼爱自己的奶奶爷爷也会对自己冷嘲热讽。 看到同样孤独的顾源,付池池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想救了这个男人,他要救了这个男人,虽然她的功夫不好,但是自己一定要挺身而出。 其实有时候池池还是比较痛恨自己的任性的,要不是因为任性,爸爸也不会为了给她买糖葫芦而出车祸,妈妈也不会因为爸爸的死而郁郁而终。 其实,奶奶说的对,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她,要不是她,他们这个家就会和和美美,要不是她,也许爷爷奶奶也不会苍老那么的快。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下一篇   第二章 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