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七日定情 - 神医皇后

第十章 七日定情

水寒出生的时候,正好是那个男人正房夫人所出的嫡系女儿的生日……她的娘声嘶力竭的生下她以后就去了…… 于是,水寒以后常常被人欺负。他的母亲是那个男人最爱的女人,可是,当年的母亲已嫁为人妻;那个男人利用他的权势,用卑劣的手段夺走了她的母亲…… 那个男人一直对母亲很好,直到他的出生。母亲说,他的亲生父亲是一个叫秦穆阳男人。那个男人对她极好。 他的亲生父亲已经被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杀了。听下人说,他出生的时候,吓晕了当时给母亲接生的稳婆。 而自从他出生以后,那个所谓的父亲再也没有踏进过母亲的门槛,任由着其他的夫人姬妾欺负……直到最后,母亲由于久病未医,去逝了… 他从那以后便彻底的变成了孤儿,女孩子都怕他,不敢接近他,男孩子们看到他都过来欺负他。 有一次,顾源看到了正在被人欺负的水寒,想到了自己经常被欺负的事实,就上前保护了她。从那以后,他们就成了相互依靠的兄妹…… 十年前,师傅来到他家,看到了正在保护着被众人欺负的水寒的他,于是毫不犹豫的带走了他。 师傅每日教他习武写文,教他周易带他夜观天象…… 可是,三年前,不知道是不是他那个父亲,恨他恨的非常凶,不过他觉得,应该不是他那个丧尽天良的父亲。因为那个男人估计早忘了他了。那个人散播谣言说他是祸乱国家的妖孽。必须除之而后快。 于是,他那个所谓的父亲开始派杀手前来杀他……在绝情谷的时候还好。因为绝情谷的地形本就复杂,而且谷门口还有师傅设置的机关。 因此,他在绝情谷的日子还算平静。可是半年前,师傅仙去了。从此,绝情谷中就只有他一人了。他觉得自己一人在谷中太无聊了,而且,他还有账要跟那个男人算呢! 可是,刚出谷不到一天,他就被那个男人派来刺杀的人发现了,于是派出了十几拨杀手,力求把他杀死…… 可是那个男人显然低估了他的能力。他把那个男人派来的所有杀手都杀死了。可是,他也受了很重的伤。 付池池所看到的那两个男人是他派出的第十二拨杀手。他不知道还会碰到多少杀手。他很累,可是他停不了。 付池池听到这里,紧紧的搂住面前满面伤感的男人,用自己的温暖的怀抱,给这个男人力量。她靠在这个男人的胸前,拍着他的后背,附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 “对不起啊我不应该对你那么凶的。可是,以后不会了,我会陪着你的。不会有人欺负你了,也不会有人杀了你的。” 好像感应到付池池的温暖的话语一般,顾源紧紧的抱着她,贪婪的呼吸着面前女人的馨香…… 经过七天的奔跑,他们终于到达了绝情谷的谷口。其实,要不是付池池一路上一会儿肚子饿了,一会儿逞英雄,一会儿睡着了…… 他们估计两天前就到绝情谷了。顾源无奈的看着怀里睡得正熟的付池池,虽然有些抱怨,可是他也不忍心叫醒怀里睡得正熟的她。 经过这七天的相处顾源知道,自己现在是爱惨了付池池了。虽然不可思议,但是,爱情就是这样诡异。 走过的这七天让顾源大开眼界。如果不是付池池,他永远不知道原来人生可以这样活过,原来女人可以有这么多面,原来世界是那么的多彩…… 就像付池池说的:“人生本就应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既然上天安排好了你的人生,那么你规规矩矩的活着,跟快快乐乐的活着有什么区别呢?” 顾源熟练的走进绝情谷中,走回自己原先住着的那间房,吧付池池放在床上,就出门去找吃的了。他知道,付池池这个贪吃的家伙,醒来一定会很饿,她一定会四处找吃的的…… 顾源出去以后,付池池醒了过来。看着面前陌生的环境,付池池猛地坐了起来。她惊恐的看了一下周围,动了动手脚,觉得不像是被绑架的地步。 可是,她明明和顾源在马上呢啊。哦,对了,顾源那家伙哪里去了?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走到门外,付池池看到面前景色,她瞬间惊的合不上嘴巴。 只见漫山遍野的五颜六色的花,像是在比拼着谁更漂亮一般,开的异常的妖艳。乍见之下,付池池立刻就想跑上去摘两朵别在脑后。 可是,理智还是存在的,她站在那里没有动,因为她知道,那是毒药,那,就是情花! 看到情花付池池突然想到,东方傲好像快要死了。不能耽搁了……于是她蹬蹬蹬就向那些情花跑去……来到情花边上,付池池站在情花旁边,仔细的寻找着什么。 仔细的看着花丛,付池池多想揽到面前的花丛中突然出现一点什么东西啊。可是,她真的失望透顶。已是她想着,也许是离得太远了点的原因吧。于是,她又向情花丛中走了走。 她看着面前妖冶的情花,不禁微微叹息着:“为什么这么漂亮的花就这么毒呢?唉,也许老人们说的那句话是对的吧,越漂亮的东西越有毒性!” 正蹲在花丛边上的付池池没有看到,一只漂亮的小蛇悄悄地来到她的脚边…… 当付池池感觉到脚边凉飕飕的时候,她不在意的用手挠了挠自己凉飕飕麻痒痒的那里。可是,突然,她的手微微的疼了一下。 付池池皱着眉头往手边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只见一只小花蛇正在缠绕在她的脚踝上,而蛇头正在看着他伸过来的手…… 她皱着眉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天哪,那里居然有两个牙齿印。付池池吓得猛地一缩手。可是,蛇头好像有预知一般,猛地向她的手腕抓去。 她急忙缩回自己的手,想要躲避,怎奈蛇的速度还是太快了。可是,他的手到底还是缩回了一些,停在了大腿外侧,胯骨那里被蛇追上了。可是,越起来的小蛇却因为方位问题,落在了付池池的胯骨上。它好像知道自己时间不多,照着她的腿上就是一口。 付池池气急,却没有任何办法,看到衣服上已经浸上了鲜血,但是还紧紧咬住付池池胯骨不放松的蛇,终于还是被付池池抓住了它的七寸之处。 可是,付池池没想到这条蛇有那么毒,只几秒钟的时间,她便人事不省的昏了过去,刚好她摔进了情花丛中…… 而那条蛇显然也知道闯了大祸,也怕付池池再次捏住它的七寸,于是在付池池松开手的时候,慌忙游走了…… 顾源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付池池躺在情花丛中,像是一个从天而降的精灵,这一瞬间的美丽让顾源愣了神。 反应过来的顾源暗咒了一下自己,然后快速的用轻功跑到情花丛中,赶紧把付池池抱出来,然后把她放在自己的床上,查看着付池池的身上的伤。 看到了付池池被蛇咬的地方渗出了血迹,于是查看了付池池被蛇咬的地方,于是,顾源脸红的像是熟透的苹果一般。 他听师傅说过,绝情谷中有一种毒蛇,被它咬过的人要尽快把蛇毒吸出来,然后再辅以谷内的清毒丸,才能根除…… 可是,可是付池池被蛇咬过的地方居然是,居然是……胯骨。 顾源开始为难了。如果任由付池池这样子在那躺着,不出半个时辰必死无疑。 但是,这谷中只有她和他两个人啊!顾源的心里一阵纠结。付池池不能死。这是他的心里想的最直接的想法。 唉。没办法了,只好这样了。如果池池让我负责我也只好对不起水寒了……顾源这样想着。于是,抱着这样的心态,顾源开始为付池池吸毒。 手握着付池池的手,嘴里含着她被蛇咬到的手指,顾源的心神一阵荡漾。他的眼神充满着之前在水寒那里感觉不到的激动。他从不知道,付池池的手可以这么柔软…… 突然,他感觉到手中的手指轻微的动了动,顾源立刻回笼心神。感觉付池池像是醒了一般,他怕付池池看到这样害羞的他。于是,顾源苦笑了一下,不再乱想。 这下子他很快的吸出付池池手指的黑血,直到付池池的手指中流淌出鲜红的血,顾源才站起身来。 再看她被伤的另外一处,顾源嘴角流露出一阵无奈与苦涩。唉…… 顾源苦笑的放好付池池的手,把她的手指包扎好,无奈的出去了…… 顾源再回来的时候,带着一股凉气,浑身湿淋淋的,调皮的水珠从顾源的发丝上连串的往下滴落。他的浑身僵硬,嘴唇还冻得发紫…… 顾源快速跑到另一间屋子,脱下原本湿淋淋的袍子,换上一身清爽的衣服。来到付池池身边的时候,顾源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把付池池被蛇咬的地方剪出了一个小孔洞。 看到面前面色略微有些苍白的睡颜,被他剪掉的衣服里面,露出付池池白皙的皮肤和被蛇咬到的两个小牙印,顾源的心里开始胡思乱想。而且,他觉得随着自己的想法的出现,自己的动作也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 他急忙敛住自己的思绪,趴下去对着付池池的胯骨,吸出了付池池所有所中的毒。但是,顾源也知道,有些毒,怕是不好解了。比如,她的情花毒。 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当顾源吸出她的蛇毒,离开她的身上的时候,付池池突然伸出手抱住了即将离开的他。 顾源一个站立不稳,刚好砸在了付池池的身上,他的脸对上了付池池微闭着的眼睛,嘴唇也很配合的和在了一起。顾源觉得嘴里软软的嘴唇甜甜的,让他吃了还想吃。 顾源被付池池抱着无法移开视线,看着面前诱人的脸颊,付池池忍受不了了,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付池池压来……

上一篇   第九章 浓情蜜意

下一篇   第十一章 回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