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表忠诚 - 神医皇后

第一百零一章 表忠诚

“可是陛下,此计谋成功了也并不能够改变什么啊,我觉得唯一的好处就是,两人不会联手而已啊。他们两个人如今势力依然那么大,我们依然需要提防着她们。” “是提防没错,不过,如果两个人分开击破的话,虽然危险,但是如果我们计划得当的话,我相信一定可以的。” “嗯,我也这样觉得,所以,皇兄,我决定,跟南宫将军和王宁一起去边境,帮你好好看着这个宁副将。” “嗯,这样的话,我们计划就会又清晰了一点,辛苦你了,杉。” “各位大臣,我知道你们很多话都没有听懂,但是,如今你们既然站在我这一方,就要知道,我们如今跟萧丞相还有宁副将是对立的,不要做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错事,让我们双方都不好交代。如今既然宁副将就要过来了,我觉得你们还不到见他的时候,各位大人不妨先回去吧。” “是,皇上,臣等告退。”一群大臣听到皇上说让宁副将来御书房的时候,就已经惶恐不已了,他们大多是宁将军的人,如今投靠了陛下都没有让宁副将知道呢。 如今皇上如此势弱,若是让宁副将知道他们背叛了他,他们的下场,那不就是可想而知的事情嘛。 如今皇上说让他们退下,正好符合他们的想法,因此,他们乍一听到陛下说要他们离开,一时间都惶恐不已也急不可耐的给顾源行了大礼,然后鱼贯而出御书房。 顾杉见到他们都走了之后,说道,“皇兄还是不信任他们啊!” “是啊!”顾源长嘘了一口气,说道。 “那皇兄因何把他们召到御书房来啊?难道不是讨论征讨宁副将和萧丞相的事情的么?” “原本是这样想的,可是刚刚得到消息说王宁来了皇宫的时候,我忽然又觉得不该新人他们了。如今看到他们因为听到王宁要来御书房的消息都不迭的行礼告退,我觉得不信任她们,也许是对的。” “反正大家如今心知肚明各自都会对对方动手,让他们知道又何妨。他们既然选择站在我们这一边,就必须要接受要有一场硬仗要打的事实啊!” “可是,如今详细的计划如果告诉了他们,我们怎么能够保证他们中间不会有人偷偷的告诉给王宁他们知道呢?” “皇兄说的也有道理啊。那我们就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行吧?” “嗯。” “启禀皇上,王宁副将求见。”外面小太监尖细的嗓音传入御书房中正在议论着的兄弟两人的耳朵中,他们立刻闭上了一直讨论着的嘴,顾源威严的声音响起:“进来吧。” 王宁脸色苍白的走进御书房,当看到顾源坐在桌案的前面,而顾杉南宫凌都在旁边,满脸戒备的看着他的时候,他则恭恭敬敬的跪在了顾源的桌案前面。 “老臣王宁,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嗯,平身吧。”待得王宁站起来之后,顾源则是平视着他,语带讽刺的说道:“宁副将找朕所谓何事啊?嗯,不会是来看看朕死没死的吧?” “皇上,老臣惶恐,老臣冤枉啊!” “哦?宁副将还有冤枉的事情?莫不是朕听错了吧?” “皇上,老臣前两日被陛下冤枉了,因此心生不满,于是才给陛下开了一个小玩笑。其实皇宫里面和外面的那几拨的黑衣人都不是老臣派出来的啊,老臣真的不是想要行刺陛下的啊!” “哦?那照着宁副将的意思,朕那日看到的人不是你?是朕老眼昏花看错了人不成?” “自然不是,陛下,老臣不满于陛下对老臣的处置,这才起了坏心思,万望陛下能够看到老臣忠心耿耿为我西烈的份上,饶了老臣吧!老臣愿将功折罪,帮助陛下铲除真正的凶手!” “哦?还有真正的凶手?宁副将莫非说笑不成?朕可是亲眼看到你行刺于我,若不是南宫将军及时现身相救,如今宁副将看到的可就是一块棺木了!宁副将还好意思给自己喊冤!” “陛下,老臣真的是冤枉的啊,老臣,老臣是被萧丞相那个反贼怂恿的啊!陛下,老臣真的没有想要刺杀陛下,更没有想要反了我们西烈国啊!” “哦?萧丞相?宁副将不妨说说看,萧丞相是如何怂恿你的?你又为什么会受到他的怂恿啊?” “皇上,老臣有一日下朝的时候,被萧丞相身边的小厮拦住了,他说,萧丞相想要见老臣。老臣以为只是平常的相会,这便跟着那个小厮一起去了萧丞相指定的茶楼里面。老臣没有想到的是,老臣刚一进去,就看到萧丞相坐在桌旁,看到我进去,就淡定的跟我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他就让人把门关了起来。那天,萧丞相威胁老臣说,若是老臣不照着他的安排来做的话,他就杀了老臣全家。皇上,老臣刺杀皇上完全是无奈之举啊!” “哦?照着宁副将的说法,如今这件事情不是你的主意,你只是一个受害者,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萧丞相所利用的?” “是的啊,皇上。皇上一定要为老臣做主啊,皇上一定要杀了萧丞相啊!他是一个叛国反贼啊!” “嗯,说的挺好的,但是,王宁,朕凭什么相信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被萧丞相胁迫的么?” “皇上,那天那间茶楼的小厮可以为老臣作证,那天确实是萧丞相把老臣约过去的啊!” “哦?那你可曾带了那间茶楼的小厮过来啊?” “皇上,老臣没有来得及带来啊!那日行刺皇上,多亏了南宫将军勇猛,救了陛下,但是老臣也受了不小的伤。如今伤刚刚好一些便过来找陛下了,尚未来得及去茶楼。” “呵呵,宁副将这话说的可真是有趣了,若是朕现在去找小厮,小厮定是已经死了,所谓死无对证的话,宁副将觉得可信么?” “皇上,老臣对陛下忠心耿耿,天地可表,若是皇上不愿相信老臣,老臣愿一死证明自己的清白!”王宁说着就要往御书房后面的一个柱子上面撞了过去。 顾源看到王宁虽然看似头向着柱子先撞过去,但是他的身体却是扭在了一个刚刚好保护着自己的身体的程度上面。这种撞向柱子上面的姿势,很显然就不会有任何的伤害。 顾源嘴角闪过一抹嘲讽,看到王宁就要撞到柱子的时候,这才飞身而起,拦住了王宁,把他转向自己的身边,说道: “宁副将何须如此啊?朕怎么会不相信啊?想当年,朕可是靠着宁副将才做了这个皇帝的位子的啊。” “陛下说笑了,老臣惶恐,能得到陛下的饶恕,老臣才会心安啊!” “好了,宁副将,朕原谅你了。既然如今所有的罪责都是萧丞相所犯下的,那宁副将如今还是做副将,跟南宫将军一起去边境打退那些天瀚的蛮夷吧。” “这,皇上,老臣犯此大错,实在不敢再得陛下如此重用,陛下,老臣还是留下来帮助陛下消除萧丞相那个逆贼吧?” “皇城的事情难道宁副将还信不过朕么?放心吧,萧丞相朕会依法处置的,这些就用不到宁副将帮忙了,如今西烈的边境如此的凶险,就拜托宁副将了。” “但是,皇上……” “好了,就这样决定了,朕累了,宁副将跪安吧。” “是,皇上,老臣告退。”宁副将刚刚想说什么的时候,顾源适时的打断了他的话,让王宁告退了。 王宁看到陛下不愿意再听他说什么,就推辞不听他说话了,无奈下只好告退,他心里想着,既然如今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再忤逆陛下的意思,自己一定会跟陛下谈崩的。 顾源目送王宁离开了之后对身边的顾杉说道,“顾杉你去,找个人跟着王宁,以后王宁就由你找人监视着,一举一动都要跟你我禀报。” “可是皇上,昨天那个功夫高强的人不知道是不是王宁的人,他们的功夫那么高,若是贸然派一个功夫不够的人去监视的话,很容易被人识破出来啊。” “嗯,南宫将军这句话提醒了我,那个人今日在街上已经被我收服一半了,今日我们夜探萧丞相的府上,就让他来监视王宁的一举一动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皇上何时收服的这个人啊?老臣都没有察觉。” “一般功夫高强的人,大多都会折服功夫比他高强的人,当然,事无绝对。也有人为了权势不择手段的。但是,今天我们碰到的这个人,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我不知道萧若是怎么收服这样的人的,但是我们一定可以一试。” “那今日就由老臣跑一趟将军府,老臣一定不会让陛下失望的,皇上还是在重华宫好好休息吧。” “不行,今日去凶险重重,我们一起去。” “皇兄,你就不要再争执了,你的伤还没有好,还是我和南宫将军一起去探一探吧,皇兄放心,我们一定可以胜利的回来的。” “不行,你不也是重伤回来的嘛!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我让羽若跟南宫将军一起去把这个人带到这里来,顾杉在重华宫里陪朕和你皇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