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原来如此 - 神医皇后

第一百零二章 原来如此

“可是皇兄……” “好了,就这样决定了。我累了,你们先下去休息一会儿吧。等到晚上我再让羽若去找南宫将军。” “那皇上保重,老臣去紫华宫等候这羽若大人的到来。老臣告退。” 南宫凌和顾杉纷纷告退了之后,顾源看着空荡荡的御书房,然后头也不回的往重华宫跑去,如今他在这里耽误了这么久,也不知道付池池如今是个什么样子,有没有醒过来。 他心里担心着付池池,脚下跑得更快了。 其实顾源怎么会不知道王宁打的是什么主意,他无非是想借助顾源的势力打败萧若。王宁的话至少透露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她们之前有过什么交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萧若就背叛了两个人之间的信任,派人暗施偷袭。 恐怕王宁对之前宫里宫外的事情都有所耳闻,那时候就怀疑有人在他背后做些手脚,才使得他做了替罪羔羊,却一点好处都没有捞到。可是一直苦于不知道到底是谁,所以没有什么动作。 可是后来宁儿回来跟他说她听到的流言,王宁这才恍然,原来是自己的盟友背叛了自己。有心想要去质问一番。 但是王宁想着,萧丞相既然可以这般光明正大的利用他,而且那些人比他的人要强悍的多,居然在他后面和前面分别设置了不同的刺杀。 王宁心里想着,这个人不论是在皇上,还是他的身边,一定就都有人。换而言之,就是自己身边有奸细。由此可见,萧若这个人已经那么的强大了,自己若是跟萧若算账的话,便宜的只会是皇上。 倒不如自己进宫求的皇上的宽恕,皇上的势力如今不是特别的强,自然是不敢贸然杀了他的。到时候他跟皇上结成同盟,共同对付萧若,等到萧若倒了,皇上一定会受到重创的。那时候,便是自己渔翁得利的时候了。 顾源自然知道王宁的想法的,自然,他也有自己的考虑。当初他做了皇上是因为这两个人,他自然是知道这两个人的秉性的。 如今他把王宁放到军中,自然可以秉承他之前的考虑,借助东方傲的手,除去王宁,然后再让王宁的人去复仇。那时候,战场上的事情,可就不是她们能够决定了的。 而萧丞相,他自然可以在皇城里面设计解决掉他。如今这般状况还真的要感谢杉呢。之前已经说过了,若是让这两个人都在京城呆着的话,京城势必会成为战场。那时候苦的是京城几十万的百姓。 顾源心里回忆着之前自己心中的思量,不一会儿便来到了重华宫的门口。轻轻的推开门,顾源看到付池池仍然软绵绵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他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赶紧脱去身上的衣服,悄悄的钻进被窝里面,双手抱住付池池的身子,然后,他痴迷的看着付池池睡的极为可爱的容颜,感觉心里满满的都是温暖。 渐渐的,顾源也觉得自己的双眼开始打架,然后,他的呼吸渐渐的变得平稳了起来。不一会儿,微微的鼾声响了起来,付池池和顾源躺在一起,两人都毫无戒备的睡着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付池池忽然睁开双眼,那没有任何想法的纯真的双眼睁开来的时候,让人眼前一亮。若是顾源如今看到的话,一定会立刻捂住付池池的双眼,然后吻上去的。 付池池醒过来,看到顾源仍然闭着眼在睡觉,她好奇的看着眼前睡颜安详的男人,不是说男人都比女人醒的早一些么?为什么顾源他还没有醒过来啊? 不过,没有醒过来才好啊。她付池池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安详的顾源啊。不如就趁此机会好好的观察一下顾源啊。 想着,付池池的双手就不受控住的摸上了顾源的脸。那葱白的手轻轻的描绘着顾源脸上的每一个部位,流连忘返。 她心里忽然想要调皮一下,都说男人的嘴是甜甜的,跟抹了蜜一般的。她要尝一尝!于是,付池池满含打量的看了顾源一眼,确定他真的是睡着了,没有醒过来,这才悄悄的俯身,双唇慢慢的靠近顾源的嘴唇…… 可是,付池池刚刚触到顾源的嘴,便觉得眼前的男人忽然就会动了,随着她的动作,迅猛的进行了回击…… 付池池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个满眼都是笑意的看着他的男人,他什么时候醒过来的?为什么她都不知道啊?哎呀完了完了,没法见人了! 付池池忽然脸颊变得通红通红的、然后,她努力挣扎顾源的回吻,好像想要让顾源放开她一般。但是顾源好不容易看到付池池主动一回,怎么会就这样放过她呢?自然怎么都不肯放开的。 顾源吻着付池池,闻着她身上特有的香味,顾源忽然觉得自己体内有了一种冲动。他渐渐的引到付池池,两人原本都快控制不住了,但是…… “皇上,石答应求见,说想要见皇后娘娘。” 顾源有心不搭理外面的那人,如今都到关键的时候了,外面哪个侍卫,竟然就这么的不识抬举啊?而且,石琪这个人,他不是吩咐过了么,见一次就打一次的么? 但是,付池池真的是却是不愿意了,她一听到外面的太监说琪姐姐来找她,立刻就清醒了过来,看到顾源不管不顾的继续在她身上制造着不同的情潮,立刻挣扎了起来。 “顾源,你快点起来,琪姐姐来看我了!” “付池池,不要乱动,让她在外面等着就好了。我们继续。” “不行,顾源,你赶紧的,给我起来!一会儿琪姐姐要等急了!”但是付池池的叫声却没有让顾源起身,他仍然趴在付池池身上不肯起来。这下子可惹恼了付池池。 “顾源!你若是再不起来的话,我保证这辈子你都不会再碰我了!而且,我明天就出走,以后我都不会再见你了!” “别啊,媳妇儿,我错了。我这就起来还不成么?”顾源一听付池池放这样的狠话,虽然知道付池池不一定会做到,但是,他还是比较害怕,立刻对付池池求饶道。 付池池看到顾源终于不再缠着她了,心里一喜,赶紧收拾自己的行装,顾源看到付池池慌慌张张的模样,自然不敢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的看着她,自然也在旁边帮着她。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付池池和顾源终于整理好了之后,才对宫外的太监说道:“快点让琪姐姐进来。” 顾源看到付池池期待的模样,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跟付池池说说她这个姐妹,若是她知道这个石琪接近她只是为了引诱自己的话,不知道会不会伤心,会不会缺少了那一份纯真的笑容啊? 顾源一时间陷入了矛盾中,既然石琪可以给她带来那么多的快乐,就由着她吧,虽然这个女人动机不纯,但是只要稍加注意,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池池,既然你们要在这里聊天的话,我还有一些奏折要批改,这便去御书房批改了,你们好好聊着,晚膳的时候我再来找你,好么?” “嗯嗯,你快去吧,若是耽误了正事,肯定会有人说我是红颜祸水的!那时候我可就真的缘往透了!” “哎呦,我们家池池,谁敢说你是红颜祸水啊?看我不砍了他的头给你当球踢!” “好了好了,不要贫嘴了,快点去吧。一会儿琪姐姐来,看到你这么贫嘴的样子,你的形象会在她心中打折扣的!” “打折扣有什么啊,只要我在池池心中形象仍然高大就行了。” “嗯嗯,你在我心中形象非常高大。快去吧。” “池池,你没事了吧?如今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啊?那天那事情可吓死姐姐了。” “琪姐姐,我没事,你……” “皇上,您也在这里啊,奴婢石琪给皇上请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好了,平身吧。池池,我走了啊,记住,不要太累着了。” “好了好了,快去吧。”付池池不耐烦的对顾源说完,然后就不管顾源了,拉着石琪就要往大床上走过去。 石琪被付池池拉着,也不好意思再盯着顾源看了,她被付池池拉着转过身,然后,她回头,留恋的看了顾源一眼,来了这么多次,顾源今天是唯一一次对她合眼悦色的说话的。 她痴迷的看了一眼顾源,然后就被付池池拉走了,顾源自然看到了石琪留恋的一眼,心里对付池池是说不上来的担心,但愿付池池不要被她这个姐妹骗了才好啊! 他转头离开重华宫,说起来,这羽若若金也该去找南宫凌了,他要好好的筹划一下才行。想着,他便快步向御书房走过去。 “池池,你一直跟皇上在一起?” “是啊,我们睡了将近一天,他刚醒没多少会儿,如今这会儿要去处理政事了。” “哦,池池,我以后能常来重华宫么?我真的好想你,也好担心你,如今你的身体那么差,要有个人常常陪着你才好啊,皇上天天政务那么繁忙,我来陪着你不是更好?” “当然可以啊,琪姐姐,你来陪着我我心里很高兴啊,谢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