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真相败露 - 神医皇后

第一百零三章 真相败露

“都是自家姐妹,池池何必客气。不过,池池啊,说句不该说的,这后宫里面那么多女人,即便你是皇后,如今很得皇上的宠爱,可是,这种圣宠能维持多久啊?如果以后陛下不喜欢你了怎么办啊?” “不会的,跟你说一个秘密,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付池池,你皮痒痒了是不是?还不快说!”石琪笑着看付池池,假装凶狠的说道。 “好了好了,琪姐姐,跟你说就是了,你不要那么严肃嘛。”付池池攀上石琪的肩膀,对她又笑又闹的说道。 “跟你说哦,顾源跟我说了,这后宫啊,他过阵子就会遣散了,到时候后宫里面只有我和顾源两个人生活一起,那时候,若是我们在皇宫里面待烦了了的话,他还会带我悄悄溜出宫去玩。” 付池池兴奋的对石琪说着这些话,却没有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诧和阴狠。但是,很快石琪便收好了情绪,接着和付池池打闹,然后她问道: “池池啊,你莫不是听错了,自古也没有听说废除后宫的皇上啊。” “自古没有只是那些皇上没有我们家顾源专情啊。跟你说哦,我们以前可是都没有想到会走到这一步呢。” 付池池自顾自的说了半天,却没有听到石琪的回应,这才转过头向石琪看过去,这一看不得了,石琪竟然隐隐有些难过的样子。 付池池以为她是因为听到她说的顾源要遣散后宫的消息而担心自己的未来,于是,她便慌忙跑到石琪的身后,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认真的对石琪说道: “琪姐姐不要担心啦,到时候我跟顾源说说,让他在宫中举办一个宴会,把世家的公子哥们都邀请到皇宫里面来,到时候我再认琪姐姐为姐姐,那些公子哥还不是任由琪姐姐挑选!” “池池,你又嘲笑姐姐了!我哪里会有你那么好运啊,能够得到这世上最高贵的男人的爱。想我一届庶女,还有官职那么小的爹爹,怎么会有男人愿意疼我爱我啊。” “琪姐姐这可就说错了,爱情不再贵贱,主要是看对方是不是爱你。说起来我比你还要惨,琪姐姐虽然是让人欺负的庶女,但是却也有母亲的疼爱,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可是我呢,我没有家人,连自己之前的记忆都没有了……” 付池池说着说着眼泪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原本只是感怀了一下自己的身世,只是想劝劝琪姐姐所以才说出自己的身世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感怀身世吧,付池池越想越觉得可怜,越说越委屈,渐渐的,眼泪多了,有了控住不住的趋势。 “池池,你也不要这么感怀不是,你看啊,如今你有我的关心,有皇上的爱。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有没有家人呢?你知道么?我宁愿跟你换一换,让我没有家人的话,我一定不会同意的!” 石琪说着,眼中闪过感伤和阴狠。让付池池看的异常的诧异。琪姐姐为什么一提到家人会是这样的表情啊?难道她家人伤害她那么深么? “琪姐姐,琪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啊?跟我说说吧,我虽然不一定能够帮你解决,但是,至少跟你分享一下,让你心里好受一点啊。” “算了,没事的,都是一些家里的琐事,若是我说给你听了,你一定会嫌我烦的。我们还是说一些其他的事情吧。” “琪姐姐太小看我了吧,我怎么会嫌你烦呢,琪姐姐永远都是我的琪姐姐,放心吧,琪姐姐,等到以后时局稳定下来,我一定给你找一个好人家把你嫁了的。” “池池,我不想嫁,我想终生陪着你。” “那可不行,我不能耽误琪姐姐一辈子的。琪姐姐,你要知道,我们是姐妹,以后不论是什么事情,你都可以来找妹妹我。我帮不上的,我可以帮你找人解决。有什么事情千万不要放在心里,那样会憋出来病的,知道么?” “嗯,知道了,老太婆!”石琪慌忙擦干眼中的泪水,对付池池调笑道。 “琪姐姐你好讨厌,人家这不是关心你嘛,至于这样说人家嘛!琪姐姐,我不依,我不依啦……” “好了好了,池池都生了孩子了,怎么还是这么小孩子的心性啊?” …… 顾源自从出了御书房开始,心里就觉得怪怪的。他总是害怕池池会上了石琪的当而不自知。可是,他心里又纠结,若是就这样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付池池的话,会不会伤害到池池啊? 怎么做才能不伤害池池,能够除去这个祸害呢?顾源心里此刻都是这样的想法。但是,来到御书房的时候,他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因为此刻御书房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今天晚上要对付的人,丞相萧若。 “萧丞相什么时候来御书房的?怎么不让人去禀报我啊?” “回皇上的话,是老臣不让他们去的,老臣听说皇上正在寝宫里面休息,想着皇上已经几天没有睡个好觉了,而且,如今身体也不大好。如今皇上好不容易睡下了,老臣在这里稍候片刻也没事的。” “哎,多谢萧丞相关心朕啊,如今朕的身体好多了,萧丞相此时来御书房,是有什么事情么?” “似的皇上,老臣有重要的事情要禀报皇上,还望皇上能够屏退左右,容老臣细细禀报。” “嗯,萧丞相进来吧,朕来听听有什么事情能让萧丞相都如此的谨慎。” “是,皇上。” 萧若随着顾源两人一起走进御书房,等到顾源坐上凳子之后,萧若这才上前,跟顾源说道,“皇上,老臣前两日在宫外救了一名宫内的宫女,她向老臣禀报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不知道皇上愿不愿意听听是怎么一回事。” “哦?宫内的女子?萧丞相不妨说说看。” “是,皇上,那名宫内的女子,是跟老臣说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她说,前两日,她在荷花池畔散心,却不小心听到了张灿和王爷还有南宫将军说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萧若说道此时,微微的顿了顿,悄悄的抬头去看顾源,看到顾源满脸无所谓似的看着他,看到他停下之后,轻轻的启口问道:“萧丞相怎么不往下说了啊?” “是,皇上,那位宫女说,她听到他们说,娘娘此次失忆,怕不是简单的失忆,而是中了蛊虫所致,此蛊虫,轻则让人变得痴呆,重……” 南宫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到一个人忽然冲过来,拽住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他被顾源勒的喘不过气来,脸色渐渐的变得苍白。 “咳咳……咳咳……皇上……皇上放手啊。”萧若气若游丝的说道。 顾源被萧若的话惊的一时间失了控,站等到他再次听到萧若的声音时,这才渐渐的恢复了神志,看到萧若脸色苍白,猛地松开握住的衣领。萧若被顾源拽的力气尽失,这时候顾源又忽然松开了双手,自然一下子就跌倒在了地上。 “萧若,此话不可以胡说,你确定是这样么?你可要知道,杉可还在他的王府,朕让人把他找来的话,你的谎言就会立刻破灭。” “皇上,您不信老臣也没有办法,皇上不妨回忆回忆,看看那两日他们三人是不是经常无故消失,而且在您面前也吞吞吐吐吐的。” “那又怎么样?那并不代表她们就骗了朕!反倒是你,朕凭什么相信你?” “皇上,您若是不信,您可以分别召见王爷和南宫将军,看看他们是不是说的一模一样啊。若是他们说的一致,老臣自然无话可说。” “不用问了,他们已经告诉朕了,池池失忆是因为朕之前伤她太过深了,所以池池选择性的忘记了朕,朕不能怪别人,说不定某一天,池池就会想起朕来的。” “那,若是皇上不信,就当老臣胡说好了,老臣告退。” “站住!怎么?你欺骗了朕,就想这样一走了之?” “皇上想要怎样?皇上也不能确定这件事情是事实还是谎言,就这样让判老臣欺君之罪的话,老臣也没有办法。” “好了,算了,不管是事实还是谎言,朕希望萧丞相都不要再跟别人说起,好了,你走吧。” “是,皇上放心,老臣一定不会跟别人说的。老臣告退。” 御书房如今变得静悄悄的,顾源就这样瘫坐在凳子上,心里是满满的不相信和担忧,池池她真的是中了蛊毒才忘记朕的么?那为什么池池还记得她前世的种种呢? “来人,给我把南宫将军叫到御书房来,就说朕找他有点事情。” “是,皇上。”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南宫凌被太监带到了御书房里面,一番行礼之后,顾源满面严肃的问南宫凌:“南宫将军,你最近可有什么事情欺瞒于朕?” “皇上何出此言啊?” “你若是现在老实交代的话,朕就恕你无罪,但是你如果有所隐瞒的话,朕一定会饶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