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日渐亲密 - 神医皇后

第一百零四章 日渐亲密

“皇上此话什么意思,为什么说老臣隐瞒了皇上事情?难道是皇上认为老臣对西烈国不够忠心么?” “不是,朕问你,池池究竟得的是什么病?为什么会失忆?” “皇上,之前张灿神医不是告诉你了么?皇后娘娘不是得的是选择性失忆症么?为什么皇上现在又问了一遍啊?难道是哪个小人在陛下面前胡言乱语了什么?” “南宫凌,你怎么知道选择性失忆这个名称的?当初张灿可没有这样说,难道南宫将军还要隐瞒于朕么?” “皇上,老臣关心您,关心皇后娘娘,自然是合情合理的,若是皇上有什么怀疑的话,您可以传信给东方傲,让他问问张灿是不是我曾经问过他关于皇后娘娘的症状啊。” “你说的是真的?付池池她真的不是因为中了蛊虫才失忆的?” “皇上您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忽然就怀疑到这种事情的头上了呢?到底是谁在陛下面前胡说八道什么了?” “没什么,你快去和羽若做你该做的事情吧,朕这就给你们两套黑衣出来。” “皇上您真的没什么事情么?到底是怎么了?” “没事,快点去吧,晚了就不好了。朕在御书房里面等着你们的胜利消息。” “是,皇上,老臣这就去。” 南宫凌走出去之后,顾源又让人把顾杉叫进了御书房,但是,依然没有套到顾杉的消息,顾源半信半疑间,总觉得哪里不大正常。 但是,他实在没有办法相信池池竟然会被人下了蛊的啊。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啊!若是池池渐渐的变得记不得他了,记不得任何事情了,他该怎么办啊? 若是池池死了的话,自己还有活下去的能力么?顾源不敢往下想了,完全想不到,自己竟然就这样被她们蒙在鼓里了。 顾源心里想着,千万不能让付池池出了什么事情,而且尤其是现在,池池身边还有石琪这样的恶人,她身边还有那么多的危险。 “羽落,羽若,你们两个人出来。” “主子。” “你们两个人以后就跟在皇后娘娘身边,贴身保护着娘娘,千万不能让娘娘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否则的话,你们就不要再跟着我了,知道了么?” “可是主子,属下一直跟着保护您,帮您处理那些暗卫,若是属下们走了,那些事情怎么办啊?不如皇上给臣等一点时间,我们先把事情交接一下如何?” “不用了,以后朕也会时常陪着娘娘的,而且,所有的暗卫都要暗中保护着娘娘,一定要把娘娘保护的密不透风才行,记住了么?” “那主子您呢?” “朕你们不用操心,只要帮我保护好皇后就行了,另外,派个人看着石琪那个女人,若是她有什么异动的话,立刻过来禀报于朕,知道了么?” “是,主子。” 顾源这才稍稍的放心了一点,他想着,池池被这么多人保护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了吧,虽然顾杉和南宫凌都说池池没事,但是,萧丞相不会无的放矢的,说不定他说的还是事实。 因此,他一定要保护好池池,一定不能让她有什么事情才行。池池若是真的渐渐的不记得他的话,他那时候该怎么办啊? 顾源原本想要安慰自己的,但是,不知道怎么了,渐渐的钻入了死胡同。他心里越想越不安,生怕付池池真的这时候就出点什么事情。 顾源想着,这么把付池池保护的密不透风,一方面可以保护她的安危,另外一方面,若是池池真的身体出了任何状况,自己不至于一点都不知道。 但是,顾源算来算去,还是漏算了女人的心计。 顾源来到重华宫的时候,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相信自己不会被萧若的话所影响了,这才走到重华宫门口。 “石答应走了么?” “回皇上的话,没有。” “嗯?她怎么还没有走啊?是不是池池拉着不让走啊?” 顾源这话,自然没有人回答他,那些侍卫都是在外面守着,自然不知道内里的状况,因此,若是付池池真的有什么状况,他们也不会知道的。 “你去提醒皇后娘娘一声,就说朕在御书房等她。” 小侍卫进去之后,顾源转身藏在寝宫门边上,生怕付池池看到她,然后让他进去,既然他知道石琪是不怀好心的,他自然不能做坏人,最好不让石琪看到他才好。 小侍卫不一会儿就出来了,他先是恭恭敬敬给顾源行了一个礼,然后战战兢兢的对顾源说道:“启禀皇上,皇后娘娘说了,既然皇上还在忙于政事,她就不去打扰皇上了,若是皇上有什么事情,再过来找她,她就不过去了。” “不过去了?她就不知道吃饭么?” “回禀皇上,娘娘说她要与石答应一起晚膳。” “不行!”顾源想都不想的就拒绝了,这一声大吼把小侍卫吓了一跳,立刻就跪了下去,吓得瑟瑟发抖。 小侍卫心里想着,一直都知道陛下是个喜怒无常的人,没有想到,如今自己亲自体验了一番,竟然觉得比描述中更加恐怖了十倍。 顾源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在这里对着个小侍卫发什么火啊?他应该进去把媳妇儿抢到自己的手中才行啊。 于是,他便一手推开重华宫的大门,大踏步的走了进去。付池池和石琪正在相互说着话,忽然冷不丁的一声大力的门被推开的声音止住了两人之间的谈话,两人立刻就停止了说话,齐齐的看向门的方向。 付池池一看顾源走进来,立刻起身,扑进了顾源的怀中,把顾源撞的一个趔趄。 “你不是说你在御书房么?怎么这么快就来到这里了?插翅膀飞过来的啊?” “是啊,这不是这么久都没有看到你,想你想的么!” “贫嘴。哎呀坏了,你的伤口铁定又裂开了吧?你这个不知道爱惜自己身体的傻瓜啊!”付池池心疼的看着顾源身上隐隐透出血丝的伤口,心里一紧。 刚刚他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两姐妹有说有笑的聊得正开心,原本心情不爽的顾源,看到石琪则更加不爽了。正想发怒的时候,付池池忽然就惊喜的跳起来把他抱住了。 顾源心里所有的不快都跑到爪哇国去了,温香软玉在怀,顾源的心里则是更加的开心。如今看什么都顺眼,自然跟付池池就拌上嘴了。 付池池一边心疼着顾源身上的伤势,一边还要顾及着琪姐姐在旁边,尽量不要那么暧昧,不一会儿就觉得身心俱疲。 “琪姐姐,我刚刚跟你说的都是真的,你放心吧,顾源以后一定会给你一个好的归宿的,所以你不要再那么伤心了,知道了么?” “池池!”石琪面上害羞的看着付池池,然后把转向了一边。付池池看到琪姐姐害羞了,这才放过了石琪,不再调侃她了。 但是,付池池没有看到,顾源却是看到了,石琪在池池抱住他的时候,脸上的嫉妒和不甘心,在刚刚池池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的不屑和渴望。 顾源心里更加加深了要保护付池池的想法,池池,你一定不要听信这个女人的花言巧语啊!如今石琪可真的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啊,我真的好担心你怎么办啊? 可是,顾源却不敢贸然的把石琪给解决掉。他仍然记得,上次池池得知南宫若儿的死讯的时候,那眼中的悲伤。他不想那种事情再次上演。 如今,顾源想着,最好的办法,只有好好看着池池和这个石答应了,若是有机会的话,他一定要带着池池,悄悄的去看看石琪,如何对待她身边的人的,那样的话,池池应该就会死心了吧? “池池,我们要吃晚膳了,而且,天都快黑了,你怎么还不让石答应留在这里啊?难道你想让石答应走夜路回去?” “不是啊,源,我们跟琪姐姐一起吃饭好不好?等到吃完饭,我要亲自送琪姐姐回去。” “不行!”顾源想都没有想,就否决了付池池的话,心里想着,不知道这石琪又给池池吃了什么迷魂药,居然能把池池迷成这个样子! “为什么啊?”付池池委屈的问顾源道。 “池池,吃过晚饭我真的好忙啊。明天南宫将军就要去边境了,我们今天晚上要去御书房商量一下明天出去的细节什么的,我真的没有时间陪着你去送石答应啊。” 顾源一边宠溺的跟付池池说话,一边给石琪使眼色,想让石琪帮助他一起说服付池池,让石琪赶紧回去。 但是,石琪却是没有看到顾源的表情一般,就是可怜的看着付池池,但是,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顾源不禁气绝,他怎么能够说得过两个人啊?可是,等会自己真的有事啊,这付池池,自己不看着,他不放心啊! “源,我都闷在寝宫里面那么久了,这次就当我出去走走好不好啊?你让好多人跟我一起,陪着我,我一定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啦,源,我跟你保证好不好?” 顾源有心拒绝,却不忍心看到付池池失望的眼神,但是,他可是跟南宫凌约好了,自己要在御书房等他们的,这可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