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嫉妒 - 神医皇后

第一百零五章 嫉妒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争执了,我们先吃饭好不好?若是再晚了,池池妹妹该饿坏了。”石琪看到顾源和付池池相互争执不下,心中暗喜,两人最好因此闹出矛盾才好! 但是,她不能这般幸灾乐祸,否则的话,皇上会对她的印象非常不好的。因此,她才如此出声劝解道。 顾源看到付池池如今丝毫不给他解释的空间,而且看着付池池如此护短的举动,他明白了,付池池把石琪这个人看的如此之重,让顾源都嫉妒的发狂。 可是,他偏偏又说不得什么,让付池池能够放得下石琪,而且自己等一会儿真的没有时间跟付池池一起,该怎么办?他总不能让南宫凌这个大功臣在御书房等着他吧? 顾源没有办法,如今只有边吃饭边想一个办法,让付池池不再那么执着于出去才好啊?这么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他好担心。 而付池池心里想着,无论如何她今天都不要跟顾源妥协,她今天一定要出了这个宫门!但是,像这样跟顾源站在这里对峙着,付池池也不忍心,此时石琪的提议显然是刚刚好的。 因此,三人就各怀心思的坐下吃了这一顿奇怪的晚膳。把顾源所有原本温馨的想法都打破了。顾源心里想着,果然有石琪的地方,就没有好事! 三人很快的吃好了这一顿安静异常的晚膳,付池池心中仍然跟顾源别扭着,就没有多吃多少,而顾源心里一直惦记着付池池,自然也是没有吃多少的,石琪一直都在嫉妒的发狂的看着两个人虽然闹着别扭,但是却是无比的温馨的情景,自然也是吃不了多少的。 吃完晚餐,付池池仍然倔强的看着顾源,自然是说什么都不愿意妥协了,而顾源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这里最悠闲和开心的自然是石琪了。 “琪姐姐,我们走!”付池池看到顾源也没有跟她说什么话,自己也懒得再跟他耗着了,拉着石琪,两人就要打开重华宫的大门走出去。 “哎,池池。”顾源无奈的叫着匆匆而走的付池池。 “干什么?我告诉你顾源,你不要想着控制我的自由了!我告诉你,我不会妥协的!”付池池不甘示弱的说道。 “你这女人,谁说要控制你的自由啦?我是想找人保护你,跟你一起去好么?居然还曲解我的意思,付池池你是欠揍了吧?看我晚上不好好收拾你!”顾源不服气的说道。 顾源这般暧昧的话说出来,让付池池的脸上瞬间窜上了红润的颜色。“你这人,胡说八道什么呢?没看到琪姐姐还在呢嘛?” 付池池娇羞的话一出口,惹得顾源心神一荡,待得付池池娇嗔的目光一看过来,顾源立刻忍不住了,他的池池啊,怎么能这么诱惑他呢? 顾源立刻上前,不管旁边诧异兼嫉恨的看着付池池的石琪,直接把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然后,红唇狠狠的吻上了付池池红艳艳的唇。付池池猝不及防之下,被顾源吻了一个正着。 付池池渐渐的觉得被顾源吻得都快要窒息了,她觉得自己若是再得不到呼吸的话,就会被吻得窒息而死了,但是顾源却一点都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她觉得自己的嘴被顾源狠狠的吻着,想要做什么都缚手缚脚的。眼见着自己的眼前都渐渐的要冒出白光了,就在这时候,顾源却好像从自己的陶醉中醒了过来了。 恩赐一般的放开了付池池,顾源看着付池池脸色变成了诱人的酡红。他意犹未尽,但是,如今很显然不是时候,他很快压下了心中的旖念。 然后,顾源状似委屈的对付池池说:“池池啊,这个真的不能怪我啊,是你引诱我的。”那表情配上那样的语调,付池池让旁人觉得,若是真的惩罚顾源的话,根本就是很不道义的事情。 但是,付池池是谁啊?她怎么会受到顾源这种无辜的眼神所迷惑呢?所以,她一点都没有因为顾源的委屈而放过他,狠狠的对顾源瞪了一眼。 可是,如今付池池的样子,她瞪得那一眼看上去就像是娇嗔一般,让顾源原本都压下去的旖念立刻又冒了出来。 “池池,若是你再这样看着我的话,我可不保证我还能忍得住啊!” 付池池一听到顾源这样说,果然不敢再看顾源,羞愧的底下了头。顾源看到这样害羞的付池池,嘴角噙着一抹愉悦至极的笑意,这样的付池池还真的是可爱啊! “我送琪姐姐过去了。”付池池忽然头也不抬的拉着石琪跑走了。顾源好笑的看着付池池这种害羞的小模样,心里瞬间就扫走了一天的不愉快,目送着她走到了寝殿里面。 “羽落,你速去那里,保护娘娘,记住,贴身保护,她跟石答应说了什么,朕要知道。”顾源把羽落叫了出来,然后对他吩咐道。 顾源往宫门的方向走的时候,心里忽然就想起来什么似的,然后他对羽落说道:“不要让皇后娘娘看到你。” “是,主子。”顾源看到羽落走出去之后,这才放心的吁了一口气,池池啊,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啊!要不然我可要怎么办啊? 付池池自然不知道顾源对她的安排,也不知道顾源对她的安慰,一路上兴致勃勃的打量着周围的景色,一边欣赏,还一边很高兴的跟石琪讨论着什么。 “皇上平常跟你就是这般相处的么?池池。”石琪心里虽然嫉妒的发狂,但是,无论如何,她都要先了解两人之间的事情,这样才能够让自己好好的筹谋啊! “是啊,琪姐姐是不是觉得这个人好可恶,天天就知道欺负我啊?” “哪儿啊,池池你真的好幸福啊。琪姐姐都好羡慕你呢!” “说的也是啊,琪姐姐,毕竟你也是这后宫里面的人,也算是顾源的老婆,我跟你说这些你会不会吃醋啊?” 石琪心里一咯噔,心里默默的想着,没想到啊,付池池竟然还知道问问她,竟然还知道自己在她面前炫耀对她心理是一种折磨。付池池,算你识相啊。 但是,石琪虽然对付池池有很多的怨怼,但是,她却不能这样去抱怨付池池,所以,她一听到付池池这样问,表面上也只是一愣神的功夫,然后,她对付池池说道。 “池池说什么话呢,皇上虽然把我们接入后宫,但是他可是从来没有对我们做过些什么,我们也只是陛下的挂名后妃而已啊。” “嗯嗯,琪姐姐没有难过就好,我还以为琪姐姐该恨死我了呢!”付池池听到石琪说她心里没有那么多的怨怼的时候,果然继续开心的往石琪的寝殿里面走了。 付池池原本也没有想过石琪会有其他的什么回答,以她跟琪姐姐的熟悉程度,付池池心里想着,若是琪姐姐真的心里有那么多的芥蒂,她就不会在自己和顾源亲热的时候表现的那么淡定了。 所以说付池池其实太过于相信两个人之间的姐妹情意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清高的琪姐姐心里是什么样的人。 自然的,她从来没有生活在琪姐姐那样的处境中,自然不能够像石琪那样,做什么都会好好的谋划,也不会心机那么深。 付池池虽然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埋藏在自己的心里,但是,她也是一个敢作敢当的女子,心里总是想要把人往好的方面去想。 两人一路上笑着闹着跑到了石琪所住的留园。付池池的本意是想随着石琪一起去她的寝殿里面去坐坐的,但是,石琪什么都没有说,更加没有对她做出邀请,她自然是不好自己就进去的,虽然两人的关系也很亲密的,但是,付池池心里想着,琪姐姐一定是有什么东西不好让自己见到的。 石琪站在留园门口,对付池池说道:“池池,虽然如今我应该让你进去坐坐的,但是呢,今天我去重华宫去的太急了,屋里都没有收拾呢,有些乱,不好让你进去,等到下次,姐姐再带你进我留园看看啊。” “琪姐姐太客气了,如今你留园一定有好多的事情需要你自己去忙,你赶紧进去吧,我看你进去了之后,就走。” “好了,妹妹还是赶紧的走吧,如今天都那么黑了,你若是再不回去的话,皇上该等着急了。还有啊,路上一定要小心啊!” 石琪眼中的真诚的关心,让付池池心里小小的感动了一把,琪姐姐还是那么的关心自己,关心着那些微小的细节,让自己感动异常。 付池池遂不再跟石琪想让了,她知道,自己若是不走的话,琪姐姐也不会赶紧进去的。如今晚上的天气那么冷,两个人在外面站着也不是很好的,自己不如就此走了吧。 “那琪姐姐也要保重啊,我会让顾源差人多给你送点好东西的。以后没事就来重华宫坐坐。” “好了,我知道了,你快点回去吧。” 两人又耽搁了一会儿,付池池这才转身走进了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