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可怜的雨 - 神医皇后

第一百零八章 可怜的雨

“皇后娘娘,陛下还吩咐了属下其他的事情,属下如今要赶紧的赶过去解决呢。”雨转过头来对付池池一鞠躬,然后说道。 “不用你去了,我一会儿跟顾源说说,你的事情就让别人帮你好了。你就跟我进去就行了。” “可是……” “好了,别可是了,快点进去吧,我还想快点见到顾源呢!若是晚了的话,我非得灭了你不可!” “是,皇后娘娘。”雨只好哭丧着脸跟在付池池的身后,一起往御书房里面走去。旁边的阿海莫名其妙的看着雨哭丧的脸,心里好生的奇怪。 跟在皇后娘娘身边不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么?如今陛下对皇后娘娘那么宠爱,他们以后在陛下面前不是会更加的吃得开么?为什么雨大人会这么的垂头丧气啊? 雨自然是不知道阿海的想法,若是他知道的话,估计会立刻跟阿海说,让他跟自己换换职务吧? 付池池带着雨走近御书房,看到御书房里面灯火通明,而御书房里面此时静悄悄的。若是不是确定顾源在里面的话,恐怕没有人会相信这么静悄悄的里面竟然会有人吧? 付池池一时间有些感伤,这就是皇上啊,大家都在睡觉的时候,他还在批阅奏折,大家都还在做梦的时候,他已经准备上朝了。大家都在耍心机的时候,他必须比那些人更加会耍心机,才能稳住这个庞大的国家。 自古人人都想要做皇上,可是做了皇上有什么好的?看看此时的顾源,看看此时的御书房,他如今是该有多孤独啊? 付池池心里的伤悲渐渐的涌上心头,让她原本有些雀跃的心情瞬间变得有些沉郁了。然后,付池池对身后跟着的雨说: “你走吧。” 可是,此时的雨,却是不肯再走了,他站在付池池身边,自然是很敏感的感觉到了付池池的悲伤。如此的付池池,他怎么能够离开?怎么能够放得下这么个人? “皇后娘娘,您怎么了?” “我没事,你不是担心顾源责罚你么?如今赶紧离开吧。” “皇后娘娘,还是属下跟您一起进去吧。”雨对付池池说道。然后他不再跟付池池说其他的话,对着御书房的大门就喊道: “皇上,皇后娘娘来看您了。” 付池池还没有来得及制止的时候,御书房里面便闯出来一个男人,顺着雨喊叫的方向奔过来,然后迅速的拥抱住了前面还沉浸在悲伤中间的付池池。 雨尴尬的站在那里看着付池池和顾源拥抱在一起,他此时想离开,但是,想着皇上还没有发话让他走,他只有尴尬的站在那里,做一个……电灯泡。 “池池,我好想你。” “嗯,我也是,所以我就来看你了。”付池池对顾源的思念非常的感动,对他的感情又加深了一层。 “顾源,你打算就这样让我在外面受冻么?”付池池好笑的看着顾源,心里满满的感动,然后她对顾源调侃道。 “嗯,我忘了。”顾源抱歉的对付池池说道。然后,两个人一起往御书房的方向走了过去。雨心里想着,总算他可以走了。 但是,上天总是想不起来同情一下这个可怜的孩子,他刚刚嘘一口气的时候,就听到付池池对他喊道: “雨,跟我进来。” 雨欲哭无泪的看着付池池,心里无限的诅咒着她,付池池你为什么一直都记得我?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啊? 但是,他却是有苦说不出,只好任命的跟着付池池两人一起往御书房里面走过去。付池池看着雨垂头丧气的表情,嘴角微微的露出一抹笑意,然后她的头转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的顾源,对着他甜甜的笑了一下。 三个人一起慢慢的走到御书房,然后,付池池让雨关上了们,坐在顾源的身边,付池池对顾源说道: “顾源,你把雨分给我当侍卫吧?我就要他了。” “不行!”顾源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付池池身边所有的雄性生物,顾源都会酌情考虑让他们留在付池池身边当保护的。 可是,如今付池池居然单独挑出了雨!顾源脸色阴沉的看了雨一眼,把雨吓得心里毛骨悚然的,皇上不会劈了他吧? 付池池却在这时候委屈的说了:“可是,他是你身边的侍卫,若是没有他在我身边的话,我连御书房这个地方都进不来啊!” “怎么会,池池想去哪里,我带你去。” “不行啊,你总不会一直都在我身边吧?若是有一天你不在,那时候我怎么办啊?” “那这样,我给你一块令牌,然后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怎么样?”顾源想了想,接着对付池池说道:“不过,你不许让雨当你的贴身侍卫。” “皇上,属下还是跟在您身边当您的侍卫吧?属下真的没有能力当皇后娘娘的贴身侍卫的。”雨适时的对付池池拒绝道。 “雨,那刚刚,你为什么……” “皇后娘娘,属下什么都听您的,您放心,您让雨往东,雨绝对不敢往西。”雨听付池池就要跟顾源说刚刚自己跟她的事情的时候,立刻适时的对付池池妥协道。 “怎么了?你们刚刚做什么了?” “没什么啦,顾源,刚刚雨可是帮我挡了不少你的女人的骚扰呢!”付池池对顾源撒娇道。此话一出,顾源立刻就不再纠结于刚刚他们两个人做什么了,立刻就对付池池保证道。 “池池,我的女人可就你一个啊,那些女人,你放心,等到我的羽翼丰满的时候,我一定要让那些女人因为惹你生气而付出代价的。” “嗯,我知道。雨你先出去吧。”付池池终于对雨下了特赦令,待得雨匆匆忙忙的脚步走出御书房的时候,付池池这才跟顾源肆无忌惮的谈起了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雨出得御书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对付池池的毒辣总算是见识到了,雨心里想着,宁得罪小人,不要得罪女人,此诚真理啊! 顾源和付池池两个人没有说几句话,顾源就听到外面传来侍卫的禀报声音:“禀皇上,杉王爷求见。” “嗯,他也该过来了,让他进来吧。”顾源沉着的对外面的侍卫下了个命令之后,顾源在付池池的嘴边轻轻的吻了一下,对付池池说道: “池池,你快点去那边休息一会儿吧,刚刚送石答应,你又应付了那么多女人,如今该累坏了,我处理点事情啊。” “不要,顾源,我跟你一起处理好不好?我真的不累的。” “可是,池池啊,我怕你会累着啊。” “放心吧。” 付池池刚刚想说什么其他的事情的时候,顾杉就已经推门进了御书房,顾杉震惊的看着付池池出现在御书房里面,心里小小的惊讶了一把,然后他很快的恢复了镇定。 “皇兄皇嫂,你们两个人都在啊。” “嗯。” “南宫凌去了么?什么时候回来啊?” “已经去了,如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若是着急他的话,就去丞相府门口等他啊。” “皇兄,为什么我们不能把萧丞相召进宫里啊?这样的话,南宫将军岂不是会更加轻松一些?” “我的人,我放心。羽若可是功夫比我还要高强的,他若是救不出来那个人,就不用当我的部下了。” 付池池看着顾源,再看看顾杉。很适时的什么都没有说。两个人在讨论着国家大事,自己还是不要做什么其他的事情给两个人添乱了。 “杉,你最近在做什么啊?有没有查出点什么啊?” “嘿嘿,皇兄你猜猜看我查到了什么?” 顾杉和顾源两个人正在聊天的时候,刚刚进来的小侍卫在门口禀报道: “禀报皇上,南宫将军背了一个人有事求见。” “快请!”顾源和顾杉两个人一听南宫凌背着个人进来了之后,两个人立刻起身,打开门就迎了出去。 付池池站在寝宫里面想着这件事情的始末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把南宫凌和他背着的那个人迎了进来。 付池池看到衣服已经破成不成样子的南宫凌,心里微微的惊了一把,是谁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啊?竟然能够把功夫高强的南宫凌伤成这副样子? “池池,快点过来,帮南宫将军看看,看看他的身体怎么样了。” “好的,我这就过去。”付池池心里想着,不管怎么样,先把他们都弄活了,自己才能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付池池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她便快速的跑到顾源的身旁,先给南宫凌把了个脉。然后,他兴奋的对顾源说道:“南宫将军虽然身上的伤口多了一些,但是他这些只是外伤,抹上一些药水,再喝点大补的药便好了。” “嗯,辛苦池池了,快来,给这位壮士也看看。”顾源口气急切的对付池池说道,让付池池心里小小的惊异了一把,让顾源这么紧张的男人,他是谁啊? 可是,她却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付池池心里想着,不管他是谁,先给他看看吧。 付池池覆上那人的脉搏,然后,过了很久很久,付池池才脸色很差放开那个人的手,对顾源说道: “这人的身体,恐怕是不太好的。需要尽快针灸才行。” 顾源一听,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