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吃醋了 - 神医皇后

第一百零九章 吃醋了

“皇兄,你怎么了?怎么不赶紧让皇兄给他针灸啊?还在这里愣着做什么啊?” 顾杉看付池池和顾源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一点也没有要动的意思,急红了眼,焦急的开口问道。 顾杉自然是不知道,顾源此时的顾虑。若是付池池给这个人疗伤针灸的话,就必须让这个人赤身裸体的对着扶持次。顾源心里自然是不愿意的。 付池池则是尴尬的要死,她自然知道若是给人针灸会这样让他赤身裸体的对着他。若是没有人在的情况下,付池池自然是敢先放下男女间的芥蒂的。 可是,如今顾源就在她身边,付池池心里想着,若是让他就这样在自己面前脱下身上的衣服,不知道顾源会不会当场一掌把这个人打死啊? 付池池一想到这些,就满身的冷汗,但愿自己不会造杀孽。所以,这件事情,还是让顾源自己来处理就好了,自己只要听顾源的话就行了。 付池池想着,心里就安定了下来,偷偷的观察顾源,发现顾源正在眉头紧锁的看着床上躺着的这个重伤的人。 付池池想着,无论如何,恐怕这个男人都不会让自己给他针灸的吧,要不然顾源非得被自己给妒忌死不可。 但是,付池池没想到,顾源愣了许久之后,忽然对付池池叫道:“池池,你快过来给这位壮士针灸治病吧,恐怕再不救他他就要死了。 付池池惊愕的看了一眼顾源,然后,她机械似的点了一下头,对对着顾源的方向,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付池池轻声的问顾源:“你真的让我给他针灸啊?” “当然不。一会儿再说。”顾源这样用仅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对付池池说道。 顾杉看着这对夫妻竟然还有闲心在那里罗罗嗦嗦的说话,顿时就急了,这个人可是他们费尽千辛万苦才救出来的,若是一个拖延让他死了的话,他们以后的计划怎么办啊? “皇兄皇嫂,你们不要磨蹭了,再磨蹭他就是个尸体了!” “好了,我们知道了,顾杉,你先带着南宫将军去偏殿休息一会儿吧,这里我和池池在这里照顾着就好了。” “可是,皇兄,你那么娇贵,怎么能让你来伺候他们?还是我在这里帮着皇嫂,你快点去休息休息吧,你前两日受到的伤害好没有好呢。” “顾杉,你还是听你皇兄的话,带着南宫将军去休息吧,这里我和你皇兄在就好了,人多了不好。”付池池适时的出来对顾杉说道。 顾杉奇怪的看着两个人。以他对皇嫂和皇兄的了解,这两个人好像都不会让对方受到哪怕是一点的伤害的,那这次…… “好,那一会儿皇兄和皇嫂好了之后,叫我一声,我立刻就来。” “嗯,知道了。” 顾源说完,就帮着顾杉把南宫凌抬到他的肩膀上,让他把南宫凌背起来之后,顾源就送两人出门,顺便吩咐了需要用的东西。 付池池目送着顾源把顾杉送出了房间,然后,她好笑的看着顾源,说道:“怎么?我们帅气冷酷的皇上竟然也会吃醋了啊?” 顾源听到付池池这样问的时候,小小的惊讶了一把,然后他说道:“是啊,我的皇后可只能看我顾源一个人来的!” 付池池微微的瞥了顾源一眼,这个人还真是……霸道啊! “我们如今该怎么办啊?总不能真的让我来帮他针灸吧?” “当然不行,如今能行的办法只有你告诉我在哪里扎,我来帮他了。” “你那医术,真的不会出什么事情么?” “不行,但是,如今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如今只能看他自己的了,若是他幸运的话,我想他一定会准时醒过来的。” “你这不是拿人命当儿戏吗?还是我来吧。” “付池池,你敢!若是你要是敢碰他一下子的话,我一定会杀了这个人的!” “顾源你不要那么霸道好不好!我只是给他治病啊!” “好了,我们不要再争执了,若是争执的话,我想他估计就要死的没影了。快点,听话啊,我的好池池。” “你……好吧。那这样好不好,我把相应的穴道在你身上给你描画出来,然后剩下的就要看你和他的运气了。” “嗯……” 一时间御书房里面静悄悄的,付池池一边给顾源指认穴道,顾源一边心无旁骛的给那人扎针。 御书房偏殿里面,顾杉把南宫凌背到床上了之后,他心里惊异于丞相府里面竟然会有那么高的高手,能够把他们两个人打成这样! 顾杉看着南宫凌刚刚躺下,就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看到他在床边看着他,就要给他行礼,顾杉连忙的阻止了南宫凌的举动。 “南宫将军如今已经累了,还是赶紧睡一觉吧,其他的事情等你醒过来之后,我们再说。” 南宫凌原本挣扎这想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诉给顾杉的,但是,想着明日自己还要出征,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就耽搁了,这才乖乖的闭上眼睛。 顾杉看着南宫凌原本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眼里盛满了不安,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乖乖的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顾杉看到南宫凌乖乖的睡着了之后,心里觉得非常的无聊,如今南宫凌已经睡着了,他在这里左右也是睡不着的,不如救出去溜达溜达。 不是顾杉不想知道这件事情发生的始末,而是,如今唯一知情的就是那个皇兄正在给他治病的那个人和如今躺着的南宫凌了,当然,剩下的羽若他可请不动。 顾杉想着,如今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所有的一切只有等皇兄出来才能定论,他如今其他的事情没有,但是,他又不能跑得没影。 若是等他刚刚到家,这两个人醒了,或者皇兄治疗好了,他可就耽误事情了!因此,如今顾杉要不然睡觉,要不然,就做做其他的事情。 比如:去看看皇兄是怎么给那个高人治病的!他可是清楚的知道皇兄的功夫的,皇兄也许天文地理还是知晓的,但是,治病? 顾杉心里想着,若是真的是皇兄给那个人治病的话,他相信,那个人即便是活着,也会被皇兄治死的! 可是,刚刚皇兄和皇嫂可是很有难言之隐的,以皇兄的那种表情,他一定不会让皇嫂给那人治病的,因此,此时,一定是皇兄亲自治病的! 如此大好的事情,他一定不能错过!顾杉打定主意,便对着空气喊道:“小佑。”顾杉话音刚落,只觉得耳边闪过一阵轻轻的风声,然后,他的面前便跪了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 这个男人跪在顾杉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给他行了一个礼,然后,他低着头,恭恭敬敬的问顾杉道:“主子。” “嗯,你的身体最近可是调理好了?” “是的,主子,属下已经调理好了。” “嗯,那就好,去了一趟天瀚国,让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你放心,如今东方昊已经在地牢里面,我们已经给了他足够的苦头吃了,也算是帮你报了仇了。” “属下谢谢主子的关心。”小佑口气有一丝微微的颤抖,但是,很快的,他就收敛了所有的情绪,继续跪在顾杉的身前,低着头。 “嗯,这也是你主子我应该做的事情。既然你已经好了,那现在,你就守在南宫将军旁边,记住,无论是谁来打扰南宫将军,都不要放过,一一砍杀。” “是,主子,属下记住了。” “嗯,那你就好好的守着南宫将军吧,我走了。”顾杉说完,嗖的一声就飞的没有了任何的影子。 小佑显然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看到主子已经走出了这间屋子,他立刻起身,走到南宫凌的身边,然后,嗖的一声风声过去,眼前再也没有了小佑的身影。 顾杉吩咐完小佑之后,就悄悄的靠近御书房,打算看看里面的情况。刚刚来到御书房的窗户下面,顾杉就听到重华殿里面传出了一阵奇怪穴道交流的声音。 顾杉悄悄的抬脚来到御书房的门口,轻轻的趴在门口往里看。但是,顾杉心里一阵惊异,他看到了什么? 为什么里面那个男人赤身裸体的坐在皇兄的前面?这是什么姿势?难道皇兄正在给这个男人输送内力? 这可不行啊,皇兄昨天受的伤还没有好呢,怎么能够擅自动用内力呢?难道皇兄不想要命了么? 顾杉心里非常的着急,皇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总不能为了别人就伤害自己的身体吧!顾杉继续趴在门缝里面往里面看,却看到皇兄的手并没有碰到那个男人的身体。 顾杉稍稍的放心了一些,幸好皇兄不是在给那人输送内力!可是,他究竟在干什么?还有啊,皇嫂为什么在皇兄身上乱摸呢?难道皇嫂不知道如今皇兄正在救人么? 就在下一刻,顾杉听到付池池轻声对顾源说道:“嗯,还差一个穴道就可以了。”然后,顾杉看到付池池顺手摸到皇兄身上的一个地方,然后她兴奋的对皇兄说道: “嗯,就是这里,注意点啊,别扎偏了。入肉两寸。” 顾杉认真的看着皇兄立刻拿着银针移到了皇嫂刚刚摸到的地方,手中的银针渐渐的旋转到两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