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回程 - 神医皇后

第十一章 回程

红纱帐暖,一室旖旎。 付池池醒来的时候,只感觉浑身酸疼。但是,她身上的衣服却很清爽,很整齐。让付池池不禁怀疑:昨天那个在顾源身下的真是她么? 起身时,付池池下床去找顾源。刚下床她就感觉下身那里钻心的疼。付池池不禁打了个哆嗦。顾源这辈子没见过女人吧? 昨天会有多用力才会让她连床都下不来啊?可是,她真的很渴,想喝水啊!没办法了。顾源只听到屋中一声不亚于河东狮吼的声音叫他: “顾源!你给我出来……”吓得顾源猛地一哆嗦。赶紧穿上衣服来到付池池的房间里。 “帮我倒杯水。”付池池看到顾源站在她面前的时候,说道。顾源看到被被子裹的只剩下一个头的付池池,不由得想起了昨日的种种…… 遵循着付池池的要求,倒了一杯水给付池池喝。看到付池池牛饮似的喝下杯中的水,顾源急切的说道:“你慢点,小心别呛着了。” 看到那杯见底的水,顾源又道:“怎么样了?还要水么?”“要!”顾源看到这样的付池池,也不犹豫,直接给她倒水……直到付池池连连喝了五杯水才停下。 放下水杯,付池池看着面前男人湿淋淋的头发,一身干爽的衣服随意的搭在身上,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他刚从河里跑出来的。 “刚才正在洗澡?还是冷水澡?”付池池摸到顾源冰凉的手指,就这样问了出来。 顾源惊讶的看到付池池的脸,然后也不隐瞒付池池,酷酷的看着付池池,然后,他微红着脸对付池池说道:“对不起,昨天……” 顾源的话还没有说完,付池池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昨天的事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你不必感觉到愧疚。我知道你也是不喜欢我的。我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婚姻,我希望有人爱我的时候,才成亲。而你,给不了我想要的。所以你不用愧疚,我不会缠着你让你为我负责的。你出去吧……” 说完付池池也不看顾源,就那样侧躺在床上……顾源深深的看了付池池一眼,他知道付池池如今需要安静,有些话不能现在说……转过头,顾源大踏步的出去了…… 听到越来越远的脚步声,付池池无声的流下了忍了多时的眼泪。当顾源救下梨婉又回转之时,付池池便对顾源动了心。 她也知道,顾源其实是喜欢她的。可是,顾源对水寒还有愧疚,他还要娶水寒的。虽然当时是她付池池救了顾源,可是是水寒打走了伤害他的人啊! 如此重感情之人,如果让他不知道是水寒利用他的感情之时,却和她成亲,那么他即便是和他成亲也不会安心吧? 而且她付池池是异界的人,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会消失不见了的吧? 那么,如果他们成了亲,她走了,顾源怎么办?她付池池还没能整理好和周大山的感情,怎么能如此不公平的对待顾源? 狠狠的哭了个够,付池池轻轻的按摩了那痛的厉害的地方,然后走出去寻找顾源……在小溪边,付池池看到了赤身裸体现在水里疯狂的轰炸着水面的那个身影,轻声开口说道:“顾源……” 顾源早就知道身后的付池池靠近,没有搭理她,可是,听到付池池浓浓的鼻音的叫他,还是硬不下心肠斥责她…… 他起身把付池池拉入水中紧紧的抱住了她。她想到的,他何尝没有想到?现在他只恨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何要无事对着水寒许下那样的诺言…… 仰头止住眼中泪水的顾源没看到,他怀中的付池池无声的流下了眼泪……好久好久,直到付池池感觉自己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的时候,才开口说道: “午饭过后,我就离开绝情谷去找东方傲。他应该快要支持不住了……” 说完,松开顾源紧紧抱着她的手,转身朝放断肠草的屋子走去……她来找顾源的时候,又去花丛中转了一圈,找到了治疗情豆毒的主要解药断肠草……如今的付池池已经被情花刺到了身体,已经中了毒药。 因此,抱着已经中毒,再被情花刺到也是一样,这次,付池池身上被情花刺到的地方更多了……来到药房,付池池突然感觉心里一阵刺痛。付池池险些摔出门槛…… 好一会,付池池才感觉自己好了很多,疼痛也不那么明显了。略微苦笑了一下,回想起当初书中所说: “情花是情豆的原材料,因此情花的解药就是断肠草。可是,服用断肠草以后,人会特别虚。身体也会剧痛好几天。东方傲的病情和身边强敌环伺,她还有时间医治,东方傲却不行。” 更何况她刚到此地时东方傲帮助她那么多。她是知恩图报的人,必须去救东方傲。 于是,向顾源隐瞒了病情的付池池开始为东方傲准备解药。可是她不知道,顾源作为绝情谷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这回事?付池池没有解药必死无疑。只不过要疼过一年而已。 可是,顾源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付池池静下心来好好调理自己的身子,解了自己的毒。既然她现在急于给东方傲配置解药,就随她好了。一年呢,总会有时间的。 虽然没有那女子的血,但是把原材料做好了到时候再加那人血就好了……可是千年龟壳什么的怎么办啊?付池池再次找到顾源,在他的帮助下,找到了其他所需要的药材。 晌午时分,当付池池辅以其他的药材配置好解药以后,就独身往厨房走去。她想在走前再给顾源做一顿好吃的…… 来到厨房的时候,没想到顾源已经在厨房了。看到付池池到来,他不好意思的看着付池池,然后就推着付池池往外走,边走边说: “你在外面等着,我给你做好吃的来。” 付池池怀疑的看着顾源,说道:“你确定你做的饭,能吃?” “怎么,不相信我啊?那你就在那里拭目以待吧。等会不要后悔你说的话哦。”付池池撇了撇嘴,慢慢的往外挪着脚步…… 顾源看见付池池,慌忙跑到油锅前,看到原本青青的葱花已经成了一片焦黑,不由得在心里埋怨着付池池,早不来晚不来,辛辛苦苦洗好的菜就这么毁了。唉… 付池池闻到焦糊位一个箭步就冲了进来,生怕顾源烧了整个厨房。但进来看到顾源臭臭的脸,问道,“怎么?” “没,没什么。”顾源慌忙摆手道:“你快先出去等着吧,一会就好。”开什么玩笑,要是让付池池知道他在心里骂她,不把他扔油锅里烧了才怪呢! 最后,当顾源端着一桌像模像样的菜来到她身边的时候,付池池惊的目瞪口呆。“这,这些都是你做的?” “是的啊,快来尝尝看看怎么样。”顾源脸上洋洋得意的对着面前的付池池说道。 付池池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源,当下犹豫着举起身边的筷子,在顾源热切的注视下,慢慢的夹起面前的韭菜,认命般的放入自己的嘴里…… 还没动嘴嚼,顾源热切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怎么样,怎么样?” 付池池嚼了两口,然后震惊的看着顾源。“天,你是怎么做到的啊?真的不错哎。” 听到付池池如此夸奖,顾源眉眼弯弯的笑开了去……“好吃你就多吃点,以后我经常给你做,嘿嘿……” 听到顾源这样说,付池池立刻沉默了下去,他们,还有机会么? 瞬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话,顾源此时也刚好把自己的决定对付池池说了出来:“我决定跟你一起去,一来可以保护你,二来我也有事情要对水寒说。” “你待在这里吧,绝情谷比较安全,等你伤好了再出去。现在说不定外边就有杀手等着你呢!” “放心吧。我没事的。”说完,顾源低着头扒起身边的饭来…… 最终,付池池也没有扭过顾源,夕阳下,一匹通体漆黑的骏马像篱谷疾驰而去。马上,付池池窝在顾源的怀里安心的睡着觉。 顾源满面温柔的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心里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看着睡得如此香甜的付池池,顾源心知昨晚真的是累到她了,于是,动作更加温柔了。轻轻的把外衫脱下搭在付池池的身上。 经过五日五夜夜没命般的奔波,付池池他们终于快要到达篱谷了。付池池渐渐的感觉到了一股不安。 也不知道东方傲怎么样了。唉…但愿他还好,周身虎狼环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冲过去。感觉到付池池的不安,全身被付池池易容成普通人的顾源紧紧的抱住付池池,无声的给与她安慰。 “别怕,他不会有事的。”听到顾源的话,付池池像是有了依靠一般,跟着顾源跨入了离篱谷最近的顺城……找了一家客栈,付池池他们要了晚餐,直接坐在大厅里慢慢的吃了起来…… 都说客栈是了解小道消息最好的途径,因此,他们都很有默契的慢条斯理的边吃着饭,边沉默的竖起耳朵听着周围人的议论: “听说了么?三日前傲王爷到我们顺城来了……” “是啊,就住在安心客栈呢,听说是要去篱谷治病的……” “唉,也不知道傲王爷怎么样了,那么好的一个王爷……” 认真的听着那几人的议论,付池池微微的挑了一下眉,不会这么巧吧?当初随便碰到的人居然是这么大来历?王爷?

上一篇   第十章 七日定情

下一篇   第十二章 走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