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剑客的遭遇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一十二章 剑客的遭遇

“恩,等这阵子忙完了,我们就给杉准备一个赏花宴会,让杉自己选择去,怎么样?” “恩,你这个想法非常好,我们就这样办,不过,这件事情你要先瞒着顾杉,要不然到时候又不知道他躲哪里去了。” “恩,夫人放心吧,我一定守口如瓶的。”顾源微笑的看着付池池,如是做出保证。 顾杉自然不知道如今付池池和顾源已经商量着把他卖了,只是忽然觉得后背有阵阵凉风吹过来。顾杉立刻裹紧了身上的衣服,然后他想着,果然这两天在皇宫里面冻着了,现在赶紧回去让人看看,千万不要生病了才好啊。 顾源和付池池两个人百无聊赖之下,付池池则对顾源提议,她要顾源坐在凳子上慢慢的批阅奏折,而她付池池就在旁边给顾源磨墨。 两个人琴瑟和鸣到了后半夜,就在付池池昏昏沉沉的时候,忽然顾源出声说道:“赵壮士,你醒了……” 付池池一个机灵站了起来,抬头一看,原本那个躺在床上苍白无影的人,如今竟然已经醒了,而且还硬朗的站在了顾源的前面。 听到顾源说话,赵海转过身,看到顾源正在一脸精神的看着自己。赵海小小的惊讶了一把,没想道如今自己竟然真的逃出来了。 “你是,皇上?” “是啊,怎么?朕不像是皇上么?” “哦,草民赵海,拜见陛下。”赵海只是惊讶了一把,然后,立刻给顾源跪下扣了一个头,但是,他眼中的崇拜,让付池池觉得莫名其妙的。 “赵壮士快快请起。”顾源赶紧把赵海拉了起来,等着道赵海站起来,惊讶的看着付池池的时候,他这才想起来,吧付池池拉到赵海的旁边,对他介绍道: “赵壮士,这位是朕的皇后,付池池。池池,快来见过一下这位赵壮士。” “赵壮士,池池这厢有礼了。”付池池对着赵海说了一声,然后便退到了顾源的身后。 赵海看着这样的皇后娘娘,心里觉得惊异,没想到啊,这个传说中红颜祸水的皇后娘娘竟然,竟然这样的进退有度。 “皇后娘娘,草民赵海,这厢有礼了。“赵海同样的也对付池池行了这样一个大礼。付池池受宠若惊的对赵海回了一礼。 半个时辰之后,赵海满面凝重的看着付池池和顾源两个人一起微笑的看着他,他刚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便听到付池池说:“赵壮士,这些事情,羽若已经都告诉我们了。”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两位不知道我中了毒的事情呢。” “恩,赵壮士,我如今又一个方法可以帮您解毒,不知道您愿不愿意配合。” “哦?皇后娘娘有办法可以帮我解毒?” “恩,有一个危险的方法,但是,您可要听清楚了,如今这个毒,我只有这个方法可以帮您,但是,解法真的是很危险的。” “这个,娘娘可否容老臣思考一下?” “当然可以,赵壮士请便。”顾源和付池池自然是同意的,当下,便转头两个人继续一个研磨,一个批阅奏折。 过了不知道多久,当御书房的门外传来敲门声的时候,三个人才抬头向门外看过去,当看到外面渐渐的亮了的时候,心里都惊异了一把,没想到,他们就这样磨磨蹭蹭的度过了一夜。 “池池,陪了我一夜,你该是累坏了吧?赶紧先回去休息一会儿把。” “你不是也没有休息嘛?放心吧,我很好,我想跟你一起去送南宫将军。” “不行,池池,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你要知道,你的命就是我的命,你的身体受到伤害的时候,最心疼的一定是我。现在我不能让你任性的伤害自己的身体。你赶紧,回去睡觉。” “可是……” “好了,别可是了,我带你回去。大不了我让羽若陪着你,等到你睡醒了,我再让他背着你去找我。这样行不行?” “可是,我想跟你在一起啊。” “恩,我也想跟你在一起,但是,池池,你就忍受一会儿好不好,你睡一会儿。一会儿之后,我一定让你跟我一起送杉弟和南宫将军。” “那好吧,不过你也要小心,千万要保证自己的身体。要不然我也会心疼的。” “放心吧。快去吧。”顾源对付池池说完之后,转头叫道: “雨,羽若,你们两个人带皇后娘娘回重华宫休息去,等到皇后娘娘睡醒了之后,你们再陪着皇后娘娘道校场来找我。” “是,皇上。”两人齐齐的跪下对顾源行礼说道。 “皇后娘娘,草民想好了。”赵海适时的对付池池说道:“皇后娘娘,草民决定,让您帮草民试一试,我想了一下,若是我去找丞相要解药的话,他一定不会给我的。与其这样,我不如就此试试,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哦?赵壮士很怕死?” “恩,我家里还有一个老迈的母亲,她养我长大不容易,我不能就这样死了,让她这般绝望的白发人送黑发人。” “哦,原来赵壮士还是个孝子呢!放心吧,你一定不会有事情的。”付池池安慰赵海道。 “赵壮士,你先听顾源吩咐吧,我需要准备准备,而且你的毒不会立刻就发作的,放心吧,拖个一两个月是没有问题的。” “恩,多谢皇后娘娘了。”付池池不再跟赵海说什么,只是继续趴在雨的身上,等到她闭上眼的时候,雨和雨落飞身而起,立刻就往重华宫的方向废了过去。 顾源看着付池池走出去之后,便伸手捂住心脏的位置。顾源心里想着,池池,如今你刚刚离开我,我便觉得心里空空的。 池池,我是不是很没用,竟然这般的想念于你?唉,池池,我以后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的,池池,我们一会儿再见。 “皇上,不要再看了,娘娘已经离开了。”南宫凌站在顾源身边,看着顾源从付池池离开起,就像是丢了魂一般,一直看着付池池离开的方向。 “恩,南宫将军,休息好了么?”顾源回过神来,看着叫他的南宫凌,问道。 “恩,多谢皇上关怀,老臣如今觉得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可以出兵边境了。” “恩,那南宫将军先去紫华宫跟家人告个别吧,然后,你去兵营看看,我一会儿过去。” “是,皇上,老臣告退。” 顾源看着南宫凌退下之后,这才转身回了御书房,对门口的苏公公说道:“去给我准备一桶洗澡水过来。” “是,皇上。” 等到御书房里面只剩下赵海和顾源的时候,顾源这才把赵海让到旁边的凳子上面坐着,然后,顾源便对赵海说道: “不知道赵壮士今后有什么打算?” “回皇上的话,草民想要回家赡养老母,等到给母亲养老送终之后,草民再来报答皇上的救命之恩。” “壮士你太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只是,赵壮士,不知道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皇上太过客气了,不知道皇上有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会帮助萧丞相的啊?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啊?” “皇上,这个,草民……” “赵壮士若是真的有难言之隐的话,朕也不会怪罪于你的。” “不是,皇上,草民的娘当年辛辛苦苦肿了很久的地,得到了一些银两,然后,她对我说,让我出去学艺,不学到点什么,不许回来。 草民辛苦了很久,这才拜了师,学了武功。草民为了见到母亲,日夜不停的练武,等到草民学成归来,回到自己的村子的时候,却看到母亲已经老迈的走不动路了,而且,她每日里吃的都是粗糠,用的都是当年我走的时候截回来的布料。 我生性耿直,不愿意让母亲受罪,但是,也不想去偷,去抢。因此,我陷入了矛盾中间。母亲看到我回来的时候,有心想要给我做点好吃的,但是,却苦于家里没有粮食。 我也是一穷二白的,我偷偷的上街卖艺,这才挣点生活费养活母亲。可是,不久之后,却被母亲知道了,母亲打了我,她说让我去参军,建功立业。 我不从,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我怎么能丢下老母亲呢?因此,我做了这辈子的第一件亏心事。我洗劫了我们城里面的一个富豪地主。 我原本认为,凭借我的功夫,我一定可以安然的逃过搜索的。因此,我也没有太在意,便把富豪的东西都变卖了,买了好些东西让母亲做好吃的。 母亲问我钱从哪里来,我就撒谎跟母亲说,是一个好心的官员,看上了我的手脚功夫,因此让我去做了他的打手。 母亲信以为真,让我好好报答那个官员,因为母亲比较节俭。因此之后,我们的生活虽然不算富裕,却也是过得去的。 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富豪竟然给请了私人侦探,从蛛丝马迹中间找到了我们家,找到了我。说来也巧,那日我正在街上卖艺,富豪来抓我,我正要还手的时候,萧丞相就来了,他帮我还了抢的钱,然后,就带我去了他们家。 第一次听说萧丞相让我杀了皇上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但是,为了回报萧丞相,我只有照做…… 后面的事情皇上应该已经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