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宫女的不满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一十四章 宫女的不满

等到萧若走出宫门的时候,顾源这才真正的转身向着重华宫里面走过去,边走他一边急切的对着屋子里面喊道: “池池,你在干嘛呢?怎么没有去找我啊?” 正在屋里面和付池池说话的石琪一听到顾源的声音,立刻就兴奋的对付池池说道:“池池,皇上来了呢,我们快出去看看吧?” “琪姐姐,他来了,你这么兴奋干什么啊?难道你喜欢顾源啊?”付池池看到石琪一听到顾源的声音,就立刻兴奋的站了起来,她便满脸醋味的对石琪说道。 付池池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的,但是,看到自从自己说了之后,石琪便沉默了下来,她奇怪的抬起头看过去,只见石琪正在满面通红的沉默着。 付池池自然是知道石琪这种表情代表了什么,她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一天琪姐姐会喜欢上顾源。她的心里此刻对石琪有了一些芥蒂。 顾源走进重华宫,看到付池池正在对着石琪出神,而石琪则是满面含春的看着他,顾源心里忽然觉得有一丝的愤怒。 付池池既然看到这这样满面含春看着他的石琪,怎么会不知道石琪也是喜欢他呢?但是,池池竟然没有一点的恼怒? “池池。”顾源适时的对着付池池叫了一声,他语气中有一些微微的恼怒,非常熟悉他的付池池自然是听出来了的。 而正站在那里看着他的石琪自然也听出来了,当下,她才警觉,自己好像太过暴露了,这下恐怕陛下和池池都看出来她喜欢皇上了,那以后池池还会让她来重华宫么? “池池啊,还愣着做什么啊,皇上可是在等着你呢。”石琪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没话找话的对付池池说道。 “琪姐姐,我今天有些累了,你先回去吧,以后有时间我们再一起聊天吧。”付池池被石琪的话唤醒,当下也没有那么开心了,便石琪说道。 石琪听到这里心里一咯噔,坏了,池池看出来了,这可怎么办啊?原本她就是想要借助付池池让皇上注意她的,若是没有了付池池,皇上怎么可能记得她? “池池……” “石答应先下去吧。朕也有些累了,有什么以后再说吧。”顾源看到石琪眼珠一转,便知道她恐怕又想好了什么花言巧语来诓骗付池池了,如今付池池对石琪有那么一些动摇,当然不能让石琪再说了。 “是,那皇上和池池先休息,石琪先告退了,以后石琪再来看望池池妹妹。”石琪沮丧的走出了重华宫的大门,走出去的时候她心里恨死自己了。 “石琪,你以前不是都能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心意了么?怎么这次会那般失态呢?以后可要怎么办啊?” 付池池看到石琪走出重华宫的大门,心里忽然觉得空空的,她愣愣的看着顾源,就这般忽然落下泪来。 “池池,池池你怎么了?为什么哭啊?”顾源一看付池池掉眼泪,当下便急了起来,付池池若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他心会疼的。 就像现在,看着付池池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滴落下来,顾源感觉到就好像流进了自己的心里一般,他觉得若是付池池再流泪的话,自己就要心痛而死了。 当下,顾源跑过去,抱住付池池,让付池池头靠在自己的怀里,他柔声对付池池说道: “池池,你怎么了?不要哭好不好?只要你不哭,你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好不好?”顾源看着付池池渐渐的有越哭越厉害的趋势,当下便柔声哄道。 “顾源,你说琪姐姐她,她既然喜欢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难道她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在利用我么?” “傻池池,你这般单纯,若是有一天你离开了我,被人骗了可怎么办才好啊?”顾源疼惜的对付池池说道。 两个人当下便温馨的抱在一起,付池池哭累了便睡在了顾源的怀里。等到顾源觉得怀里的付池池再也没有声音的时候,便轻轻的吧付池池放在了床上。 他轻轻的在付池池的额头上面落下了一吻,“池池,你个小傻瓜,原本好生气你不在乎呢,看到你如今哭的那么惨兮兮的,我心情真的好复杂啊。 一方面,我觉得你哭了,说明你在乎我,另一方面,看到池池你哭,我真的觉得好难受啊。以后你还是不要再哭了吧。你知道么。看到你哭的那么惨,我心里好难受好难受啊。” 顾源说完之后,便脱下身上的衣服,躺在付池池的身边,抱着睡的极其的不安稳的付池池,也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石琪一路上失魂落魄的回到了留园,看到留园门口站了一大群的人,她愣了一愣,忽然想到,自从那日她从重华宫出来开始,每日里都有某个宫的娘娘给她送这送那的。 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些礼物,石琪就忽然觉得好讽刺,这些都是想要见到皇上的人吧?可是,皇上却只是被付池池那个小贱人牢牢的掌控着呢。 连她,如今想要见到皇上也是奢侈了吧?石琪想着这些的时候,心里是无比的难过了愤怒。当下,她袍袖一扫,便把所有的东西都扫在了地上。 “你们都给我滚!”石琪声嘶力竭的吼道。然后再那些宫女太监惊慌失措乱窜的时候,她跌跌撞撞的跑进了自己的寝殿。 然后,她几乎砸毁了屋子里面所有能砸的东西,边砸边在心里咆哮着:“付池池,你个杀千刀的,你怎么不死呢?为什么?为什么我得不到陛下的爱?为什么付池池你就可以?凭什么?” “娘娘息怒啊,娘娘……啊……”石琪宫里的小宫女都跪在寝殿的门外,出声安慰这个已经发了疯的石答应。 可是,没想到的是,原本非常生气的石琪忽然就打开了门,对着她们就是一阵毒打。小宫女受不了便叫出了声音。 可是,石琪却是没有感受到一般,继续对着小宫女进行毒打。小宫女都是伺候石琪的,自然是知道这时候回不得手。若是她们回手的话,石答应会变换着其他的方法对她们进行惩罚的。 当下,那些宫女只好一边跪在地上忍受着石琪的毒打,一边口中虚弱的喊道:“娘娘饶命啊……” 隐在暗处的羽落一直在奉命监视着石答应,当下都有些看不下去这个女人忽然发疯似的毒打这些可怜的宫女了。 他刚刚想要出手救下这些女子,却是忽然想到,自己救了一次,石答应下一次只会有更加厉害的招数惩罚他们。 如果想要彻底的解决掉这件事情的话,只有杀了这个女人,可是照着陛下的吩咐,如今他们还不能动这个女人。 如今只有把皇后娘娘带到这里,亲自看看她喜欢的琪姐姐是什么样的人,等到皇后娘娘不再那么喜欢石答应了之后,他们便可以给这些宫女报仇了。 羽落想通了这一节,便停下了想要去救人的举动,只是在心里对那些宫女说了声对不起,便继续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宫女受虐了。 等到石琪终于打累了之后,元贝跪在地上的那些宫女已经没有一个能够站起来了,那些被撕破的衣服里面,隐隐的还能看到一块青一块紫的伤痕。 “你们下去擦些药,然后把这里收拾一下。去吧。” “呜呜……是,娘娘。”小宫女们一听到石答应说可以让她们走了,当下都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边哭边一步一步的走回了自己所住的地方。 “你们,不要哭!再哭我撕烂你们的嘴!” “是……娘娘……”小宫女们被石琪一吓,当下便不再低声啜泣,只是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有一点的哭声传出来,让娘娘找到惩罚他们的把柄。 等到小宫女再回来收拾好留园的时候,石琪已经累得哈欠连天了,她挥手把那些宫女都赶出了寝宫,便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宫女们等到娘娘睡下之后,都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面,一边哭一边帮助对方把药水涂在她们身上。 她们费力的把身上的药膏涂好,穿上衣服以后,她们都萎靡的坐在那里,只听到一个年龄稍稍显小的宫女一边抽噎一边不满的说道: “你们说,我们皇后娘娘是不是眼瞎了啊?怎么会喜欢我们这样的娘娘啊?” “春桃,你不想活了么?这话都说得出口。小心被娘娘听了去,我们想救你都救不了。” “我知道,夏姐姐。我这不是险遭才在这里说手么?我们娘娘那么狠,谁敢跟她说什么啊!夏姐姐,我真的不想在留园干活了。” “唉,我们娘娘在外面受了气便回来拿我们撒气,谁想在这里伺候娘娘啊?可是,我们又不能和娘娘说,要不然我们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夏姐姐,要不然我们告诉皇后娘娘去吧?” “你傻啊?皇后娘娘跟我们娘娘关系那么好,她怎么会相信我们的话啊。还是先养好伤睡一会儿吧,一会儿娘娘该醒了。” “是啊,春桃,我们都知道对方的苦,但是,我们现在只有这般生活。以后我们还是好好伺候娘娘吧,唉,但愿皇后娘娘快些看清我们娘娘的真面目吧。” “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