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中蛊和中毒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中蛊和中毒

这些话自然被一直在暗中监视的羽落听了个清清楚楚,见此,这些话,也清清楚楚的钻进了顾源的耳朵里面。 彼时的顾源正在温馨的欣赏着顾源可爱的睡颜,看着付池池红扑扑的小脸睡的正香,真想趁着此刻时间偷偷的趴上去咬两口才好。 可是,不一会儿,顾源便否决掉了他的这些荒唐的想法,池池已经累成这样了,好不容易她睡着了,他怎么可以打扰她呢? 顾源想着,便把付池池放在了床上,他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去打扰付池池休息,若是到时候池池因为他没有睡好的话,顾源觉得,那他才是真的不爱护付池池了呢。 然后他便偷偷的出去了,打算出去透透气,反正在付池池的身边,他肯定是睡不着的。真不知道,自己要忍多久,才能得到付池池的认可。 刚刚好,顾源刚出来便看到了远远前来的羽落。他心里想着,雨落来了,难道石琪那边出了什么热闹了? 想着,他便看到羽落停在他身前,详详细细的吧刚刚留园里面所发生的事情禀报给了顾源。 顾源听着这个消息沉默了良久,早就知道石琪不是个好人,但是,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凶狠的对她宫里面的那些人。 羽落觉得皇上沉默了下来,不知道该不该说下去,他抬头询问似的看了顾源一眼,想要得到皇上的指示,但是,却只是看到了皇上出神的眼神。 他立刻低下头去,静静的等着着皇上的答复。羽落能够理解皇上这种出神的样子,想到他刚刚看到石答应凶狠的样子,不也是不置信了良久么? 过了良久,等顾源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看了羽落一眼,然后示意他继续说刚刚没有说完的话。 羽落接着禀报了刚刚那些宫女的话,等到所有的事情都说完了之后,羽落便对顾源行了一个礼,然后便告退继续监视石琪去了。 顾源沉默了好久好久,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看到原本应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付池池此时正陪他站在门口。 “你什么时候醒了啊,怎么不叫我?”顾源惊慌的对付池池说道,他生怕付池池听到了刚刚羽落的禀报,便试探的问道。 “怎么感觉你这么惊慌呢?不会是关于我的什么事情吧?”付池池原本高高兴兴的站在门口陪着沉默的顾源的,这时候被他口中的惊慌下了一跳,便问道。 “哦,没什么,我刚刚在想一件事情,结果一转身看到你光着脚站在这里,你说我惊不惊慌?付池池,你可要记好了,你的身体还没有好呢。” “哦对了,顾源,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差点就忘了告诉你了。”付池池一听顾源是因为担心她才这般惊慌的,当下便有些甜蜜的对他宣布道。 “顾源,我打算从今天开始解我身上的毒,当然,这中间恐怕要让你帮我了,我吃了解毒的药物,就会疼的更加剧烈了,我也有些担心,但是,我不能这般没希望的让你帮我输送内力。” “不行,等过两天你的身体好一些我们再解毒吧,那样的话我也放心一些的。”顾源乍一听付池池说要帮解毒,心里惊讶了一把,然后便担心的对他说道。 “没事的顾源,你要相信我作为一个医者所能判断的最佳时间。虽然现在时间不是最佳,但是绝对已经可以解毒了。” “这样好不好,你再养几天,等你养到了最佳时间,我一定让你解毒。”顾源担忧的对他说道。 “顾源,我永远养不到一个最佳的身体的,你知道么,自从我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中毒开始,我的身体一直都在疼痛,这两天疼痛加剧,虽然有你们帮助我压制,但是,这毁坏的不仅是你们的内力,更多的则是我的身体。我没有练过内力,骤然得一些内力自然是好的,得到的多了就有害了。” “可是,这两天事情那么多,我怕到时候我也帮不了你的话,你该怎么办?等过两天我让人吧张灿找回来之后,你们再研究一下吧?” “顾源你知不知道,拖得越久,解毒越疼啊?” “什么?那池池你还是早点解毒吧,我们两个人一起,我相信池池你一定可以熬过来的,我相信池池你。”顾源惊慌失措的样子,让付池池心里小小的惊喜了一把。 “恩,所以我打算准备准备从今天晚上开始慢慢解毒。我晚上在房间里面等你吧?”付池池眼神晶亮的看了一眼顾源一眼,然后对他说道。 “好,那我现在跟你一起去准备吧。” “不要,我今天的毒快要发作了,我要在这里熬着了,等到好了之后,我在过去准备药材,对了,顾源你现在有断肠草么?” “恩,你走了之后,我回绝情谷找了些断肠草回来,种在了后院的一个隐蔽的地方。现在用的话,应该刚刚好。” “恩,池池,那我们现在先回屋子里面去吧,你看看你,到现在还是光着脚,若是你要是再冻着了,我非得打你屁股不可。” 付池池一听顾源的话,脸立刻就红了起来,她没想到顾源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说这么露骨的话。 顾源看着付池池红扑扑的小脸,第一次觉得付池池真的是可爱的紧。他拉住付池池的小手,吧付池池拉近了自己的怀里,然后,低头,吻上了付池池红艳艳的唇。 付池池这下子脸上则更加红了,付池池一直都觉得,自己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来的,从来没有想道她有一天竟然被一个故人调戏了,而且,她竟然还该死的脸红了! 等到付池池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之后,她已经被顾源占便宜占了好久了。顾源看出来付池池的不专心,牙齿轻轻咬了咬付池池的嘴唇,付池池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竟然还在被顾源吻着,不过,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呢! 顾源吻得付池池都已经喘不过气来了才放开了她,但是,他却是不敢放开付池池的,他对付池池说道: “池池,我觉得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呢,怎么办呢?” “恩,那就多喜欢我一点啊!”付池池甜蜜蜜的对顾源说道,却没想到惹来顾源更加热烈的一个吻。 “哎对了顾源,你刚刚说的张灿是谁啊?为什么我觉得他的名字好耳熟呢?”付池池好不容易嘴巴得空了,便对顾源轻声的问道。 顾源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付池池的问话,他浑身瞬间僵硬了起来,不置信的顾源轻声问道:“池池,你刚刚说什么?” “顾源你怎么了?怎么忽然这副表情啊?发生了什么事情么?我刚刚问你张灿是谁啊。难道你跟他有大仇恨么?为什么一脸不置信的表情啊?” 顾源这下所有的动作都没有了,他抬头固定住付池池的脸,问付池池道:“池池,你认认真真的看看我,你认识我么?你知道我是谁么?” “废话,顾源你闲着没事不要跟我开玩笑好不好,我是在正经的问你问题呢!你干嘛一点都不认真啊?”付池池有些生气的说道。 “来人,给我吧太医院的那些太医都给我找来!”顾源看付池池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便惊慌的对外面的那些人吼道。 “慢着。”付池池的声音随着顾源的声音传了过来。她震惊的看着顾源,问道:“到底怎么啦,你能不能跟我说清楚啊?顾源,你从来不瞒着我任何事情的!”付池池生气的看着顾源问道。 “池池,你不要着急,我们一定……不是,太医来了没有……”顾源已经急的语无伦次了,付池池第一次看到这么惊慌失措的顾源。 当下,她固定好了顾源的头,让他对着自己,然后,付池池问道:“顾源,你老实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够并肩解决掉的。” “池池……”顾源忽然就落下泪来,“池池,张灿是给你治病的神医啊,你难道就一点都不记得了么?池池,你不要吓我好不好?” 顾源骤然落泪让付池池多少惊讶了一把,她如今身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要不然不会让一直都稳重的顾源惊慌成这个样子的。 “顾源,之前那个神医有没有说我是怎么了?你把听到的告诉我好不好?我看看我自己能不能想出解决的办法。” “池池……”顾源紧紧的抱住付池池,对她说的话丝毫不理会,只是紧紧的抓住付池池的肩膀,生怕一个失手,付池池就飞没影了一般。 “池池,张灿跟我说,你只是因为暂时性的失意,因为以前我一直以来深深的伤害到了你,使你不愿意记起我来,所以才不记得之前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 可是,如今你竟然连张灿都不记得了,难道,难道之前萧若说的都是真的么?池池,池池我该怎么办?” “什么真的?顾源你听萧丞相说了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不要惊慌好不好?” “他,他说你是因为中蛊毒了,所以才会失忆的……”顾源眼神毫无焦距的看着付池池,然后幽幽的对付池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