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成婚好不好?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成婚好不好?

“什么?你说我中蛊了?怎么可能呢?我怎么可能会中蛊呢?”付池池不敢置信的对顾源喃喃道。 “可是,不是说没有人催动的话,就不会有任何事情么?如今那个母蛊究竟在谁那里呢?”付池池喃喃自语的声音让顾源一愣。 “池池,你懂蛊?”顾源惊讶的问付池池道。但是,顾源满含希望额声音确实被付池池的喃喃声音打断了,她不停地在演算着什么。 顾源见付池池如今的反应,知道如今付池池恐怕比他还要惊慌,顾源一时间就自责了起来,他怎么能那么傻的呢,怎么能这么惊慌呢?那让池池依靠谁啊? 想到此,顾源就一把把池池搂在了怀里,“池池,不要怕,你会没事的,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把体内的蛊虫弄出来的。” 付池池被顾源这一抱,彻底惊醒了过来,她回望着顾源,然后,他看到顾源的惊慌不像是作假,心里则更加甜蜜了。 顾源看着渐渐走神的付池池,虽然心里不知道付池池如今在想什么,但是,池池如今知道自己中了蛊虫,肯定是非常害怕的吧! “池池,你不要害怕,你不会有事的,你现在赶紧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一会儿毒发了我就给你输送内力,然后我们再问问太医院的人,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给你解蛊。” “顾源,你不要惊慌,我不会有事的,我会解蛊的。我刚刚只是在想究竟会是谁给我下的蛊。” “什么?池池你还会解蛊?那你知道你如今该怎么办么?万一以后你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可怎么办啊!你快点想想办法去除了体内的蛊才行啊。” “可是顾源,我回解蛊,但是我不会看蛊啊!我当初看蛊虫的话,只是觉得那些小虫子很恶心。所以就没有认真辨认,更没有认真看这些啊。” “恩,池池你不要着急,不放心,你不会有事的,我们一会儿先让太医院的那些太医们看看,若是她们没有办法的话,我们再张榜寻找神医也不迟啊。” “可是……”付池池刚说了个可是,就忽然蹙了蹙眉头,然后,她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苍白,这可吓坏了一直观察着她的顾源。 “池池,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池池!”顾源忽然抱住付池池,那紧迫的感觉,让付池池立刻叫出了声音。 “啊,顾源,你快放开我,我好痛。”付池池苍白着脸看着顾源,让他放开自己的身体,然后,她对顾源说道。 “哦哦,池池不要怕,我这便过来帮你,你不要紧张,一定会没事的。”顾源赶紧上床来,然后迅速的吧双手贴在了付池池的后背上,然后他运足了内力给付池池输送过去。 付池池好笑的看着紧张的方寸大乱的顾源,对他说道,“顾源,你不要太紧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恩,池池,你先不要说话,集中精力压制毒性。”顾源声音稍稍安定的对付池池说道。 两人就在这样的气氛中间度过了一下午,等到晚上的时候,付池池苍白的脸才有些红润的感觉。 “顾源,你停止吧,我没事了。”付池池语气轻松的对顾源说道,惹得顾源的心情也变得有几分舒缓了,还好池池没有什么事情,若是池池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他以后要怎么办啊? “那池池,你休息一下,我让人端晚膳上来,一会儿饭好了我叫你。” “不用了,我不是很累。”付池池连连想顾源抱怨道,然后,她颇为不好意思的看着顾源对他说道:“顾源,我……我想洗澡。” 顾源刚刚听到付池池说她不累的时候,还想训一训他,但是,听到付池池悄悄的跟他说的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也现出了可疑的红晕。 “恩,你等一会儿,我让几个宫女进去帮你。”顾源说着就要往宫门外面跑。 付池池看到顾源耳朵现出了可疑的红晕,然后,她看到自己还没有说其他的话呢,顾源就惊慌的跑出去了。 “顾源,你害羞了哦。”付池池对顾源打趣道。她印象中,顾源都是一个人承受着很多的事情,总是沉默寡言的,但是,如今看到顾源居然罕见的耳朵红了,她自然是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的。 “付池池,你再说……”顾源乍听到付池池打趣的话,心里顿时便恼羞成怒了,他面红耳赤的转过身,低声对付池池吼道。 付池池看到这样可爱的顾源,自然是不愿意放过他了,顿时,整个重华宫里面现出了不一样的气氛。 当然,这场争辩的结果便是,付池池被顾源吻得腿脚都发软,最后在顾源强大的忍耐力之下,他亲手帮付池池洗了澡。 晚上吃饭的时候,付池池还在害羞的偷偷观察着顾源,看到后来,顾源实在忍不住了,便轻声对付池池说道: “池池,你若是再看我的话,我可不保证我吃的是饭,还是你了啊。” 付池池一听顾源这般暧昧的话,立刻转过头来,睁大眼睛盯着顾源看,惹得顾源立刻就觉得浑身都是欲火。 但是,顾源却是硬生生的压下去了,“池池,别闹了,赶紧休息一会儿吧。”顾源对付池池温和的说道,然后他忽然想了想,对付池池说道:“对了池池,你等会吧你要的药方写下来,我让御药房的人帮你配制解药就好了。” “不行啊,他们那儿知道该怎么配制啊,还是我自己来吧。我现在左右也是没有什么事情的,我们现在就去配制解药吧。” “可是,你……” “放心吧,我自己的身体,我怎么会不清楚呢。我们快些起去吧。”付池池倔强的对顾源说道:“恩对,我们现在就先去后院去摘了断肠草。” 顾源和付池池对峙了良久,顾源后来看着付池池倔强的小脸,一脸无奈的对他说道:“池池,我发现,我怎么都拒绝不了你。” 付池池神秘一笑,然后他不再理会仍然看着她的笑脸的顾源,吩咐宫女把桌子上面的饭食收拾妥当了,这才拉着顾源跑去了重华宫的后面。 但是,重华宫后面为什么都是水啊?顾源吧断肠草都种在哪里了啊?付池池疑惑的看着无奈的跟在她后面的顾源。 直到后来,付池池实在受不了顾源的沉默,便对他说道:“顾源,你种的断肠草在哪里啊?怎么没有看见啊?” “不在这里。”顾源这才恍然,原来付池池带他过来,是因为要找断肠草啊?他还以为…… “什么?不在这里?你怎么不早说啊?”付池池惊讶的在顾源的耳边大吼道:“你,你不是说在后院么?顾源,你是不是故意忽悠我的?” “顾源这时候才对着付池池扮无辜道:”我没有忽悠你啊,你一路上就拉着我狂奔,我还没有说在哪里呢,你就急吼吼的带着我来这里了啊。” 付池池无语的看着这个明明得了便宜,却还在卖乖的人,她看着顾源眼中深藏着的戏谑,也懒得再发怒了。 “那你明明知道路错了,为什么不及时提醒我啊?”付池池瞪着顾源:“你不要告诉我你是因为拉不住我才这样的,你的功夫可比我的厉害的多了。” “我以为池池在重华宫里面害羞,故意想要找一个僻静又优雅的地方和我谈情说爱呢,我自然是不愿意拒绝的。” “你……”付池池只来得及吐出着一个字,嘴巴便被顾源堵住了。两人吻了良久,顾源才放开她。一时间,两个人都狠狠的喘着粗气。 “池池,我们成婚吧。”顾源对付池池说道。 “你,你说什么?”付池池惊讶的问顾源。 “我说,我们成婚吧。”顾源这时候则坚定的对付池池说。仿佛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一般。顾源这样坚定的表情,让付池池的心狠狠的颤动了起来。 可是,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付池池却是狠狠的放开了顾源的手。 “不行。” “为什么?付池池,难道你不爱我么?” “不是,顾源,我……我……”付池池犹豫的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就当顾源要再次抱过来的时候,付池池对躲开了,然后,她对顾源说道: “顾源,等等吧,等我解了毒和蛊,等你的国家安定了,那时候我就和你成婚,你要给我一个盛大的婚礼,不是么?” “可是池池,我等不及了,我好想此刻就拥有你,我怕我若是不把你抱在怀里,你就会消失,池池,我好害怕。” 付池池心里自然是知道如今顾源的感受额。她如今其实也是这种感受,但是,她不能这么自私的就拴住顾源。 如今她的身体,她也没有把握能够治得好。原本情花的毒,她就已经没有把握能够医治的了了。如今还不知道懂蛊虫的人究竟在哪里呢。 若是母蛊就在附近的话,她迟早都会丧命的。付池池心里想着,毒和蛊,等她身体好了,两个人再在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