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墨池居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一十七章 墨池居

“池池,我知道你心里想着的是什么,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处理好接下来的事情的。” “不行,顾源,你不用再说了,等到你遣散后宫的时候,就是我们成婚之时。”付池池决绝的对顾源说道。 顾源愣愣的看着清冷的付池池,然后,他任由付池池拉着他往御药房跑过去,但是,顾源却在心里发誓道: “付池池,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池池你放心,无论如何,你都会是我的妻子,我一定会补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的。” 付池池心里同样也在心里想着,顾源,你不用那么紧张的,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老公,你这辈子怕是逃不掉了! 两人就这样一路上沉默寡言的来到了御药方,这可吓坏了御药方的一众药僮们,他们看到陛下和娘娘亲自来御药方,立刻都围拢在一块儿,对顾源行了跪拜大礼。 顾源和付池池两个人让他们不必拘礼之后,付池池便让人给她找了需要的药材,然后,付池池便尴尬的转头看向顾源。 付池池一直盯着顾源,直到顾源回过神来,奇怪的看着付池池的看过来的眼神,这才想起来,他要带着付池池去找断肠草。 两个人自刚刚的成婚事件过去了已经有了大约三炷香了,付池池都已经找齐了其他的东西,她心里感叹着,真没有想到啊,皇宫的御药房竟然会有那么齐全的药材。 顾源已经回过神来了,他看着付池池,深邃的眼眸好像想要把付池池看穿一般,过了好久好久,顾源看着付池池的脸渐渐的由尴尬变成了恼羞成怒。 他这才对付池池说道:“池池,我知道你如今还没有想清楚,我会等你想清楚的时候,我会等你答应我娶你的时候。不过现在,我还是先带你去找断肠草吧,” 付池池没想到顾源忽然竟然变得如此的固执,不过如今还是先想想目前的状况吧。她需要先解除了自己身体的状况,其他的事情等到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再说也不急啊。 “好。”付池池眼神忽然变得坚定无比,让顾源的心里忽然变得没有一点的底了。两人一时无语,顾源带着付池池来到了皇后的寝宫墨池居。 付池池不明所以的看着顾源,然后,在顾源放下她的时候,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墨池居里面。打开门的瞬间,付池池惊呆了,真没想到,皇宫里面竟然有这么一个俭朴的地方。虽然这里跟皇宫的格局大不相同,但是,付池池却难得的觉得这里真的很好。 “顾源,这个宫殿为什么会被建成这么个样子啊?而且,这里是哪里啊?” “付池池,你真的一点儿都不记得了么?一点儿都没有印象么?”顾源哀伤的语气让付池池一愣,她应该知道这里么? 在她的印象中间,从来没有来过皇宫,更别说皇宫里面竟然还有这么一个用竹子搭建的房子啊。这里的每一个房屋看着都那么粗糙,应该不是能工巧匠建造的吧? “付池池,这里就是我们在绝情谷的家!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我自己亲手搭建上房屋的。在你落下山崖的那些日子里,我除了每日里批阅奏折,便是来到这里,搭建属于我们的小屋。” 顾源的语调越说越低沉,低沉到最后,连付池池都觉得自己的心里变得发堵了。 “对不起顾源,我是真的想不起来这些了。我……呜呜……” “我又没有说你什么,你哭个什么劲儿啊?”顾源一看到付池池哭泣,立刻心里边软成了一滩水。 他走过去,便抱着付池池,把她紧紧的搂在怀中,没想到,他顾源有一天也会遇到付池池,也会有为了女人而放弃江山的事情。 顾源心里想着,以前的时候,他经常都是一个人,每当师傅问他以后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他都会毫不犹豫的说,想要回去杀了那个灭了他全家的父亲。 每当这时候,师傅总会无奈的摇摇头,对顾源说道:“阿源,你以后一定会是一个情种,你会爱上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会让你放弃仇恨,放弃唾手可得的江山。” “师傅,你不用说了,这永远是不可能的事情,我顾源一定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人的!”顾源每到这时候都会信誓旦旦的和师傅争辩。 但是,师傅总是会无奈的摇摇头,对顾源说道:“阿源,这就是你的命,天命不可违。” 然后,师傅总会满脸悲天悯人转过头看着他,对他说:“阿源,你要记得你答应为师的话,若有一日,你若是当上了皇上,你一定要善待天下苍生,切记不要屠戮。” “师傅,这句话你天天挂在嘴边,我又不可能做皇上,你总是跟我说这些又有个什么用。” “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每当他这般跟师傅说的时候,师傅总是会这般回他。 如今顾源坐在这个位子俯瞰众生的时候,才知道,师傅其实一直都是有大智慧的人,他教自己的,其实远远超过了一个帝王所应该学习的所有知识。 “付池池,这儿是我仿造我们再绝情谷春晓一度的那个房间所造的,你知道么,为了搭建这些东西,我真的是用了不少的时间和精力呢。” 顾源在付池池耳边轻声对她说话的同时,拉着付池池的手,覆盖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他继续对着付池池的耳边吹着热气。 “付池池,你摸摸看,这里都是竹签过的地方呢,你有没有摸到一块块的凸起?那些都是还没有长好的伤疤……” 顾源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付池池一个转身,堵住了要说的话。顾源感觉嘴唇上贴上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他一阵惊愕,待得看到眼前出现一张放大的脸的时候,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一直被自己抱在怀里的池池,如今竟然直接转头撞上了自己的唇。 顾源没有想到付池池会这么的主动。她竟然会主动吻住自己。顾源立刻反被动为主动,回吻了过去。 一时间两个人竟然吻得忘乎所以,好像周围有什么事情都已经忘记了一般,但是,两人的样子,竟然该死的和谐。 好久好久,直到顾源觉得若是再吻下去的话,付池池一定会直接晕过去的,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付池池的唇。 顾源就这样紧紧的抱着付池池,眼神好笑的看着付池池害羞的样子,这才心情颇好的对着付池池打趣道: “原来池池喜欢主动啊,那以后池池你要好好表现啊。我永远欢迎你主动非礼我。“顾源笑着对付池池说道。 付池池满脸通红的踢了顾源一脚,“顾源,你知不知道害羞啊?” “报告夫人,你相公我还不知道害羞怎么写呢,而且,夫人都那么主动了,若是我害羞的话,夫人怎么非礼我啊。” “你……我不跟你说了,快说,断肠草在哪里。”付池池被顾源说的害羞不已,她觉得若是自己再不转移话题的话,自己一定的脸一定会红的烧起来的。 顾源当然知道适可而止的,当下,他看到付池池有意转移话题,当然知道不能再对付池池开玩笑了,若是到时候把池池惹怒了,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哦,夫人,往那边走。”顾源给付池池指明了方向之后,便跟着付池池往断肠草所在的小院子里面走了过去。 两人很快的解决了断肠草的采摘问题,付池池忽然对顾源说道:“顾源,若是你累了的话,就先回去吧,我想在这里住一晚。” “什么?池池,我们今天现在重华宫休息一晚,明天我们再来这里睡觉好不好?” “不要,我好喜欢这里,我不想回去了。顾源,你就答应了我好不好?我们明天再回重华宫。” “付池池,你不要得寸进尺啊,你昨天说要去留园,我让你过去了,今天我是真的有事情,若是你想要住在这里的话,等我忙完了,我一定带你住在这里的。” 待得顾源看着付池池委屈的小脸的时候,顾源还是心软了,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心情颇为复杂的对付池池说道: “池池,你也知道,如今皇宫里面那么的危险,我最近真的是很忙的,若是因为我一个失手,让你受伤害的话,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可是,这里真的很好啊,你可以在这里处理事情嘛。”付池池微微有些委屈的对顾源撒娇道。 “我们过两天再来好不好,池池,你那么多天没有看到你儿子了,你难道就不想看看你儿子么?” “什么?你说我还有儿子?顾源,你没有吓我吧?我儿子是谁啊?” “你要是想知道你儿子是谁的话,不如你自己去看啊。”顾源一听到付池池不知道她自己有儿子的时候,眼神微微凝了一下,然后,他便放轻松的对付池池说道。 从始至终,付池池都没有发现顾源的异样,直到顾源说出让她自己去看,付池池这才拽着顾源的胳膊,两个人一起出了墨池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