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对她死心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一十九章 对她死心

“付池池,如果你害怕了,就不用过去了,你知道的,我永远都不会逼迫你的,但是,你必须不要干涉我处置你的琪姐姐。” “好!进就进,谁怕谁啊,若是琪姐姐没有像你说的那么坏,你必须要向她道歉!” “好,我们走吧。”顾源拉着亦步亦趋的付池池一起往留园里面走过去。 付池池一边被顾源拽着往留园里面走,一边心里祈祷着,这么晚了,琪姐姐一定睡着了,之前顾源看到的一定不是琪姐姐,一定是别人在陷害琪姐姐的。 付池池正在走着神跟在顾源身后,没有看到顾源忽然顿住的脚步,立时就撞了上去。 她刚刚想要抱怨一下顾源,却被顾源一把捂住了嘴。 付池池想要挣扎一下,却觉得自己的身体忽然一阵悬空,然后,她惊讶的抬头向顾源看过去。 “不要乱动,我现在带你飞上房梁,一会儿我们直接在上面看着石琪,看看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顾源,这不会是你故意找人给我演的一出戏码吧?” “付池池,你怀疑我?”顾源原本正在屏气凝神用内力跟屋里面的人周旋,打算把付池池和他送上房梁的,听到付池池这样问他话,身形微微顿了顿。 “我不是怀疑你,只是觉得你今天跟平常好不一样,让我觉得好不习惯。顾源,你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好!” 付池池刚刚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做错了,感觉到顾源忽然顿了一顿,而且他还这样的反问了她一下,让付池池的心里觉得很心虚。 顾源阴沉的思绪有些缓松,原来付池池不是在怀疑他,只是因为她今天有些紧张,有些害怕看到石琪的真面目之后,她自己最先受不了啊。 “池池你不用害怕,无论怎么样,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的。”顾源信誓旦旦的话让付池池觉得更加心虚了,她没想到自己随便胡诌出来安慰顾源的话,竟然会让顾源这般理解,而且还对她进行了一番安慰。 “恩,我知道,我们这便进去吧。” 两人相对无言的进了石琪的寝宫,此时的石琪很显然还没有回来,因为整个寝宫里面除了宫女就是太监。 “喂,琪姐姐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看到她人影啊?” “刚刚不是有侍卫禀告了么,她去重华殿里面找你,你却没有见她啊,现在她应该正在往回赶,估计一会儿就到了。” “哦,原来琪姐姐那时候还在重华宫啊,不知道琪姐姐一路上会不会冻着。” 两个人说着话,石琪来到了自己的寝宫,付池池看到今天琪姐姐穿的很是素净,跟平日里她去重华宫的那些衣物比起来,这些真的是素净的太过厉害了。 石琪刚刚去重华宫,想要拜见付池池,为白天的事情给付池池道歉的,顺便再表明一下自己的衷心的。 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付池池那个小贱人竟然会不见她!害的她不仅没有看到陛下,而且还要一个人冷冷清清的走那么远。更可恶的是,那些可恶的女人,竟然都趁机嘲笑她! 恩,你们这些贱女人,等到本宫得宠的那天,便是你们身首异处之时!石琪心里一边念叨着这些,一边冷静的走进寝宫。 “娘娘,您回来了。”一个宫女眼尖的先看到了石琪。当下便来到石琪的眼前,向她打了个招呼。 原本她是想,每次娘娘从重华宫回来,都会心情很好,有时候甚至还会给她们一些封赏的,因此,今天她以为娘娘今天又会和以前一样,给她一些赏钱的。 但是,她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话刚刚一出口,便被娘娘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啪。”巴掌落在她的脸上,立刻让她疼出了眼泪。 “娘娘……”小宫女凄凄惨惨的喊了一声石琪,但是,却被石琪狠狠的瞪了一眼,她刚刚想要跑出去,便被石琪叫住了。 “英儿,你说是本宫美,还是付池池那个贱人美啊?” “娘娘……”英儿乍一听到这话,就知道,自己的好日子怕是要到头了,接下来,她一定会被娘娘狠狠的修理一顿的。 “当然是娘娘美,皇后娘娘那儿及得上娘娘半分啊!” “蠢货!”英儿的话音刚刚落下,便被石琪狠狠的又打了一巴掌,然后,英儿听到她们家娘娘嘴里不停的唠叨着: “若是那个贱人真的没有本宫美,为什么皇上都不看我一眼?若是那个贱人比本宫美,为什么还要本宫大老远的跑去重华宫对着那个贱女人献殷勤?若是本宫美,为什么那个贱女人可以很容易的得到皇上的垂帘,儿本宫却是百般讨好都没有用?为什么?” “呜呜……娘娘,奴婢不知道啊。”英儿心里想着,你让我怎么回答你啊,回答你漂亮挨打,回答你不漂亮也挨打,我可没有听人说过皇后娘娘也经常虐待宫人的。 “蠢货,你还哭!”石琪回过神来,看到刚刚那个宫女如今哭的正凶,原本就非常恼怒的心理顿时就像是找到了发泄口一般,让石琪瞬间失去了理智。 只见石琪立刻走上前,拉过仍然还早哭着的英儿,对着她的背上就打了过去: “我让你哭!我让你哭!你是不是看我没有付池池那个贱女人得宠,故意在这里羞辱我呢?你个贱人,竟然也跟付池池一样,你是不是也看不起我的身份啊?我告诉你,我出身就是再不好,也一定会比付池池那个贱人活的好的。若是有朝一日本宫得宠了,一定让付池池那个贱人尝到被人抛弃的滋味!我一定会让她求死不能的!” “娘娘,娘娘饶命啊,奴婢没有说您啊,娘娘饶命啊……”英儿无力的挣扎让石琪更加兴奋了,当下,她立刻再次用上自己所有的力气,对着这个小宫女更加猛烈的虐待起来。 小宫女躲无可躲,被石琪打的浑身都是伤痕,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汹涌的往下流,让人看着都觉得难过。 付池池躲在暗处,自然看到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她眼泪拼命在眼眶中间打转,付池池转头,拉了拉顾源的衣袖,语气带着浓浓的鼻音对顾源说道: “我们走吧。” “你不想救那个小宫女么?” “走吧,我怕这样见面的话,我会忍不住……” “忍不住什么?” “没什么,我们走吧。” 顾源看到付池池坚决的眼神,当下也不知道要怎么锁才好,便带着付池池,轻轻得从房梁上面跃了下来。 两个人的举动虽然都不是很轻,但是,由于石琪如今正在欢快的打着小宫女,自然也是听不到的。当下寝宫里面除了石琪恶言恶语的在打骂着,就只有小宫女的哭声是最响亮的了。 付池池被顾源带出了留园,付池池一路上都沉默的跟在顾源的后面,让顾源忽然觉得好不习惯。 他转过身来,走到付池池的身边问道:“池池,你怎么了?是不是被这么残酷的画面吓坏了啊?” 付池池却连抬头看他一眼都没有,她只感觉到身上有一双有力的肩膀架着她,让她的感觉到了一些微弱的力量,但是,她却没有抬头,更加没有对顾源说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付池池,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错了付池池。我不应该带你去看的,付池池,你不要吓我好不好,你还有我呢,你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顾源,呜呜……”付池池忽然双手紧紧的抱住正在不知所措的顾源,原本忍了很久的眼泪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流了下来,而且还有更加汹涌的趋势。 “好了,池池不哭啊……”顾源立刻回抱住付池池,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当下双手一边抱着她,一边柔声安慰道。 过了好久好久,顾源觉得自己胸前的衣料都湿了一大块的时候,他这才硬拽起付池池,让她远离自己,这才看到这时候的付池池。 只见她原本可爱的大眼睛已经肿成了水蜜桃,儿原本红润润的小脸上面如今布满了泪痕,脸色也变得愈发的苍白,可爱的月牙眉紧皱着,儿嘴巴更是紧咬着,嘴唇上已经有少量的鲜血流出来了。 “付池池,你再干什么!还不快放开你的嘴唇,你看看,你的嘴唇都快被你咬破完了!快些,不要再哭了,要不然的话,我可要惩罚你了。” “……” “付池池,你说什么?”顾源没有听懂付池池的话,当下便揪着她的衣领,耳朵凑在付池池的耳朵边上大吼道。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顾源却是再也没有听到付池池说其他的话,他离付池池稍微远一点的时候,就看到付池池已经眼睛闭着,浑身像是没有骨头一般往地上堆了下去。 “付池池,付池池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池池……”顾源拼命的摇晃着付池池,但是,却没有得到付池池一点的回应,当下他才知道,原来付池池竟然已经没有了意识。 顾源迅速抱起付池池,飞快的往重华宫的方向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