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造反前奏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二十章 造反前奏

来到重华宫门口,顾源便对着门口守着的人说:“来人,快些给我吧御医都给我叫过来!”顾源慌忙的回到重华宫,可把守在门口的一众人等给吓坏了。 总管太监苏海立刻让小太监前去请御医,而寒则立刻跟在顾源的身后跑进了重华宫,他自从上次受伤,第二天便已经醒了过来,他当时就想要跟皇上说前来帮助皇上守着娘娘,但是,却被皇上拒绝了。 皇上对他说,他的身体虽然养好了,但是他的内功还要很久才能够痊愈。如今皇上需要天天给娘娘输送内力,自然不能亲自帮他恢复内力的。 因此,皇上让他多休息几天,等到内力恢复一些之后,再前来帮忙,但是,寒还是感觉放心不下皇上。 因此,寒今天晚上就来到重华宫门口,想要跟皇上说说,虽然他不能跟着皇上保护他,但是他可以帮助皇上留意着周围,帮助皇上做一些事情的。 但是,他来到重华宫,却被告知,皇上和娘娘如今不在重华宫,当他问门口的娘娘,他们在哪的时候,却没有人知道皇后在哪。 寒想着,反正无论如何,皇上和皇后娘娘都会回来的,他就在门口等着就好。果然,过不了一会儿,寒就看到了皇上怀里抱了一个人,慌慌张张的往重华宫里面闯。 “皇上,皇后娘娘她,怎么了?” 寒的话刚刚一问出口,顾源就惊异的转头看过来,当他一看到是寒的时候,他惊异了一把,语气有些奇怪的问道: “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在家里好好休息么?” “皇上,现在不是说这的时候,我们还是先吧娘娘救醒了再说吧。” “好。” 两个人接下来就几乎便是负交流了,顾源眼睛一直盯着付池池看,仿佛他若是一个眨眼,付池池便就会消失不见了一般。 “皇上,陈将军有要事求见。”苏海微微显得有些尖细的声音传了过来,让顾源瞬间觉得有些烦躁。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他知道,陈将军一过来,便说明萧若那个狐狸做了什么,就是国家大事,他不能忽视的大事。 可是,现在不知道怎么了,付池池竟然忽然晕倒了,她平常身体那么差,如今她竟然还忽然晕倒在他的怀里,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里怎么能够离开呢? 顾源忽然非常饿恨自己,没事他干嘛非要往带着付池池往留园跑啊,如今付池池受了刺激,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晕倒了,若是蛊虫发作了,他到现在可还没有帮她找人呢! “寒,你知道哪里有解蛊的奇人么?”顾源忽然觉得自己急需要有人前来让他倾诉一下,或者说,让人给他拿一个主意,当下就转过头来,看了看寒,开口就问道。 顾源原本没有想让寒回答的,只是觉得自己说出来,心里会好一些,但是,他没有想到,身后却传来寒惊异的声音: “皇上怎么知道皇后娘娘中了蛊虫了?” “恩?你知道池池中了蛊虫?” “恩,皇上,属下该死,张灿神医诊断出皇后娘娘中了蛊虫的时候,皇后娘娘还躺在床上没有醒过来呢,因此,我们不敢告诉您。” “哦?寒,你们很大胆啊!” “皇上息怒,若是皇上真的降罪的话,请皇上只惩罚寒吧,这些都是我的主意,跟其他人没有关系。” “哦?原来你竟然还有同党啊……” “皇上,陈将军在门外候着,说有要事找您。”苏海以为皇上在屋子里面只顾着皇后娘娘,没有听到,所以才没有回答他说的话,因此他再次禀告了一遍。 “知道了,让他在外面等一会儿,朕一会儿就出去。” 顾源烦躁的声音传出来的时候,苏海浑身僵硬了一瞬,然后,他就出去对陈将军禀告去了,免得陈将军以为他们没有跟皇上禀告,到时候可就出事了。 “皇上,不如您现在就去跟陈将军商议军事吧,属下在这里帮您看着皇后娘娘。” “你?” “恩,皇上放心,属下一定能够守好皇后娘娘的。” 顾源沉吟了好久好久,直到寒以为皇上不会同意的时候,顾源却是出人意料的对一直守在旁边的寒说道: “好,我现在让你和羽落羽若两个人跟你一起在这里守着皇后娘娘,朕就在偏殿和陈将军商议事情,若是有什么事情,你就大叫出来,朕立刻过来。” “是,皇上,属下遵命。”寒郑重的对顾源说道,“皇上放心,寒在皇后娘娘在,寒亡皇后娘娘也会在。” “噗嗤……”顾源听到寒这样的话,忽然觉得他的话真的很好玩,“好了,朕就在这附近,不会出什么事情的,你也是,自己的身体最重要。” “多谢皇上关心,皇上,您这便去吧。” “恩,朕的皇后便交给你了,一会儿那些太医们来了,你便让他们给池池仔细的瞧瞧。” “是,皇上。” 待得寒落下话音的时候,再抬头看过去,皇上已经没有了影踪,寒再次叹服,没想到啊,皇上的功夫竟然到了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 顾源出到门外的时候,看到陈将军正在不停的移动着步伐,顾源迅速的移步到他的身后,忽然出口问道:“怎么了?” 陈将军一惊,立刻手握住胸前佩戴的大刀,待得转身一看是自家皇上的时候,他才全身放松的对他说道:“哎呦,你可真是吓死我了。” 待得反应过来之后,他这才诚惶诚恐的看着身前的皇上,然后他对着顾源迅速跪了下去,对他说道:“皇上恕罪。” “好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多的礼节,快点起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把你急成这个样子。” 顾源看到陈将军一脸欲语还休的样子,当下便对他说道:“走吧,我们去重华宫偏殿说。” “是,皇上。”他虽然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要带他去偏殿,但是,总比在这外面四处都有人的情况下说吧,因此,他便在顾源的带领下去了偏殿。刚刚走进偏殿,陈将军便迫不及待的对顾源禀报道: “皇上,萧丞相在郊区里面集结了大约有三万的人马,但是还没有靠近京城,老臣觉得,最多三天,萧丞相的大军便会来到京城里面的。” “才三万?还有其他的什么人没有?” “回皇上的话,老臣尚未找到丞相有动兵的迹象,不过,据守在丞相府门口的人回禀,丞相府最近有一些不明人士出没,而且,京城羽林卫林荣好像也偷偷的去了丞相府几次,虽然他伪装的特别的隐蔽,但是出来的时候被风大人看出来了。” “恩,那就是萧丞相如今集结了大约八万人,打算攻打京城?” “恩,但是皇上,老臣觉得,萧丞相率领的应该不止那么多的人,总觉得萧丞相不会做无准备的帐呢。” “恩,说的很对,朕也这样觉得,但是我们无法查探出他们的所在,不知道陈将军可有什么好的办法么?” “皇上,我们的人不比萧丞相的人多,他胜应该就是胜在出其不意,但是,老臣觉得,若是能够把他的人都逼到他们不得不反的地步,我们应该会掌握主动权的。” “恩,这话说的不错,但是,这样的话,我们没有办法吧萧丞相的兵一网打尽啊。” “这……” “陈将军继续监视萧丞相的一举一动,若是有什么其他的异动的话,你再过来禀报。” “可是,皇上,那如今我们要怎么办啊?” “你容朕想一想,明日朕会让人飞鸽传书告诉你要怎么做的。”顾源看了陈将军一眼,对他说道:“陈将军,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么?” “皇上,老臣没有其他的事情了,老臣告退。” “恩,你先退下去吧。” 顾源目送陈将军莫名其妙的走出重华宫,眼里微微闪了闪,心里对陈将军说道:“陈将军,对不起了,今日若不是池池病了的话,他也会跟陈将军多说一些,让他心里放宽心的,但是……” 顾源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后,这才抬步焦急的往重华殿正殿的方向飞过去,但是,为什么他会觉得心里有些惊慌呢?付池池,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但是,顾源来到重华宫的大门口,看到门口躺着的一地的人,他的心跳的更快了,池池,你一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轻轻的推开门,当顾源看到躺在床边上的寒,而床上却是没有一个人影的时候,顾源的惊慌无限的放大开来。 “池池……”顾源声嘶力竭的叫道,但是,回答他的除了寂静还是寂静。 “羽落,羽若。”他对着空气叫道,但是,空气里却看到两个人的影子,顾源心里微微的奇怪了一下,按说两个人的功夫豆跟自己不相上下了,不会出什么事情才对啊,他们去哪里了? 顾源想不明白,只好走到寒的身边,手靠近他的后背,给他输送了一些内力,等到寒微微转醒的时候,顾源这才焦急的问道: “出什么事了,寒?” “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