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赵海归降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二十三章 赵海归降

“主子,据我们潜伏在宁副将身边的探子来报,宁副将近两日虽然偶尔会有书信传出,但是总体来说,他还是比较老实的。不过萧丞相这便应该不会过太久了。” “恩,萧丞相这边有什么事情么?” “皇上,萧丞相秘密集结了不少人进了京城,我们的探子回报,原本萧丞相是想要秘密的潜进皇宫一些人的,但是因为前两日宁副将那么一闹,他在皇宫里面的人已经清洗了一大半了。” “恩,那你认为萧丞相能忍得了多久会反了?” “皇上,属下觉得最多不出五日,萧丞相必反无疑。” “恩,朕也是这样觉得的,虽然我们前两日已经部署了大部分兵力来阻挡他们,但是,朕想着,我们只是一味的阻挡总会落了士气的。因此,朕决定,此次出兵朕要主动打他的措手不及。” “皇上有什么绝妙的方法么?” “恩,我们到时候就给萧若来一个空城计。具体的部署,你过来,朕告诉你。” “是,皇上。” …… “皇上,属下听明白了,您放心吧,我一定完成任务,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恩,你去跟陈将军好好说说,若是他不放心的话,你让他在京郊集结一些士兵原地待命,随时过来援救便好了。” “是,皇上,属下遵命。”风兴奋的看了顾源一眼,然后,他忽然眉头一皱,问顾源道:“皇上,那皇后娘娘怎么办呢?” “恩,池池虽然呆在萧若那里会比较安全,但是他起事的那天可不能让他呆在萧若那里啊,若是让萧若抓住付池池的话,对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事啊。” “是啊。皇上要早下决断才好啊。” “恩,你先下去吧,朕先想一想再说吧。” “是,主子,属下告退。” 顾源坐在凳子上,满脑子都是付池池的画面,池池,我该怎么办?若是把你带回皇宫里面的话,你不会安全的,若是让你呆在萧若那里的话,你也不会安全啊。 “皇上,已经到了午膳的时间了。” “恩,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顾源起身走进偏殿里面,让人把饭菜送进了偏殿的小桌子上面,然后,他拿起手中的筷子,夹起身边最靠近他的那个碟子上面的小菜,缓缓的送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 但是,为什么这个饭一点的味道都没有呢?为什么他觉得这些跟原本味道一样的饭菜,就是吃不出来那种喜爱的味道了呢?难道,这就是相思的滋味么? 付池池躺在床上呆呆的等了一个上午,等到门终于打开了的时候,她的心里稍稍的欢喜了一下,但是,看到那些蒙着面,浑身黑衣的人放下手中的东西就走了,她的心也跟着灰白了一下。 她缓缓的走下床,看到周围陌生的摆设,想着如今阴森的环境,付池池心里忽然异常的想念顾源,顾源,你在哪里啊,你知道我失踪了么?你能找到这里么? 抬手,她打开了手中的那个食盒,看到碗中粗糙的饭菜,付池池忽然想起了那段没有家人的日子,那是后的她,也是那样,就着咸菜吃米饭。那时候的日子,付池池心里其实一直都是刻意的回避着的。 但是,那个菜里面为什么会有一个小纸条啊?付池池轻轻的用筷子夹起菜中掺杂着的小纸条,轻轻的展开来,只见上面用苍劲的笔法写着: “好好保重,我晚上过来看你。” 付池池顿时心里便开心了起来,真没想到,顾源竟然这么快便找了过来,真不知道他的能力是有多大,竟然没有用半天的时间就找到她了。 吃完了午饭,付池池心里想着,无论如何她都要等到顾源,而且,目前为止,还是不要惹怒外面的那一群人吧,要不然万一他们换了地方,顾源上哪里找她去啊? 顾源吃完午饭,索性睡不着觉,顾源心里想着,反正他现在也不能随便乱跑,更不能这时候去见付池池,不如就好好的批改一下奏折吧,虽然他们的话都是千篇一律的废话,但是,看了总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 “启禀皇上,赵海求见。” “谁?” “赵海。” “哦,让他进来吧。”顾源乍一听到赵海这个名字,还是觉得很陌生的,但是,后来想了想风刚刚禀报的消息,便想起了赵海这个人。 “草民赵海,拜见吾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好了,赵壮士,平身吧。”顾源看到赵海站起来之后,才问他道:“不知道赵壮士找朕所为何事啊?” “皇上,草民赵海,想向皇上伸冤,请皇上给草民做主啊。” “哦?赵壮士怎么了?” “皇上,草民前两日回家,原本便是想要跟回家侍奉老母亲的,让她颐养天年。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草民回家的时候,看到家里乱哄哄的,草民推开门,看到我的老母亲她……她死了。” “哦?怎么死的?” “她被人用刀插在后背上死的,皇上。” 赵海痛哭的声音让顾源心里也渐渐的染上了背上的颜色,“好了,你不要哭了,你先跟我说说前因后果,不知道是谁杀了你的母亲?” “皇上,草民那天从丞相府出来,没有及时回家,原本是在犹豫不知道到底是应该尽忠还是尽孝,便耽搁到了第二天。我第二天便马不停蹄的回了家,但是,却看到村里面的人各个都闭门谢客,而我们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被人砸成了那副样子。 我飞速的跑回家,打开门,便看到了母亲趴在地上,背上插着一把剑,我心里悲痛欲绝,便拔出那把剑,吧母亲安葬了之后,我便四处打听剑的下落。终于,我找到了,那把剑是皇上的羽林军的。 我当时异常的愤怒,想要来找皇上拼命的,但是,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心里想着,不应该是皇上,皇上不是那样的人。我才不会相信那是皇上派人杀了我娘呢。” “恩,有道理,你接着说,然后呢?” “但是,我还是很想知道,为什么皇上的人会去我们家,会杀了我母亲,因此,我便悄悄的潜伏进羽林军里面打探,便发现了,原来是萧丞相觉得我背叛了他,他想觉得气不过,原本是想趁着我睡着的时候,悄悄的把握和我的母亲一起杀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我还没有回家,便杀了我娘了事了。村里的那些人可能是因为害怕把祸惹到自己花,因此就都躲起来了。” “恩,那赵壮士既然知道不是朕杀了你的母亲,那你来找朕的目的是想朕帮你杀了萧丞相么?” “皇上,草民本就不是什么大人物,如今只想让皇上为草民伸冤。” “但是,赵海,你也知道,朝廷里面如今大部分都是丞相的人,而且,朕很多时候都要听丞相的,你觉得这样的状况,朕怎么帮你伸冤啊?” “可是,皇上,您是天下人的皇上,若是您都没有办法帮草民伸冤的话,那我娘她不就这样冤着死了?” “恩,赵壮士你说的不错,其实赵壮士应该也是了解的,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官员欺压百姓都是常有的事情,但是,哪个官员手里没有一点的血案? 不是朕不帮着你,而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自古,官员若是杀了百姓的话,若不是杀的多了,很多都是没有办法让他们偿命的。” “皇上,若是您不帮草民伸冤的话,我便自己去找丞相拼命去了。”赵海说着便要起身出去了。 “站住,赵海,你能不能动点脑子啊?若是因为你的冲动,西烈国大乱的话,你的罪过就大了你知不知道!” “皇上放心,这件事情草民不会牵扯到您的。” “若是你把萧丞相杀了的话,他埋伏的那些势力便会出来,那时候整个京城甚至整个西烈国便会动乱的” “那依皇上所说,难道我便不能帮我母亲报仇了么?” “那倒不会,听了这么多,相信你也应该明白,朕不会容许这样一个人存在于朕的身边的,因此,朕会杀了他,你自然也会帮你母亲报了仇的。” “皇上要杀了那个贼人?” “是的,朕一定会杀了他,要不然便是天下大乱,那样的话,受伤的便是朕的子民,朕不愿意他们受到伤害,因此,我会尽快除掉他的。” “是,皇上,草民也想尽一份力,不知道草民有什么可以帮助陛下的。” “恩,你若是也想要尽一份力量的话,朕当然是万分欢迎的,不过,你的职位朕还没有想好,不如赵壮士就先跟在朕身边,等到朕想好了你的职位之后,你再前去,不知道赵壮士你觉得这样安排的话,你还满意么?” 其实顾源开始便想好了赵海的位置,但是,为了避免赵海怀疑什么而被别人利用,因此,顾源觉得,还是先让他了解一下自己这个人,等到恰当的时机,他再安排他去也不迟。 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不能出现一点差错的,而且,他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一个人解释这些,所以,便只有这样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