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设局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二十五章 设局

“付池池,怎么样啊?这样的装扮你可还满意?”但是这次,石琪却没有说其他的,转身继续往她想要去的地方走过去。 付池池原本是不想走的,但是被石琪的人拽着,她不想走也要走啊。 过了不知道多久,当付池池看到面前站着的人的时候,她心里说不出的惊异,这人为什么长得这么像顾源啊? 黄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看看,这不是顾源是谁啊!只见顾源看到石琪走过来,他温柔的上前,一把拉住石琪的手,微微一用力,石琪便被他拽到了怀里。 付池池眼中漏出不可置信,这个人不是顾源,顾源怎么可能会在她眼前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呢? 可是事实都在眼前,怎么可能不是他呢?顾源的黄发蓝眼可是谁都不能模仿的。 顾源,你究竟想要怎么样?难道之前对我都是假的么?怪不得你昨天不愿意带我回去,原来你是另有新欢了么? 石琪眼神飘过来,看到付池池不可置信的样子,心里微微得意了一把,付池池怎么样,看到自己的男人在你面前卿卿我我的样子不好受吧? 虽然他不是顾源,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但是付池池,即便是这样,能看到你伤心的样子,我也是很开心的。哈哈哈哈。 这边抱着石琪的“顾源”莫名其妙的看着面前面目狰狞的女人。主子吩咐,无论如何,只要按照这位娘娘的吩咐做便好了。 可是如今这个女人在这里傻笑,跟之前商量的完全不同,他还要继续演下去么?不过看面前站着的这个小姑娘眼神痴痴的望着他的样子,他却是动不了脚下的步子了。 尤其这个小美人竟然还是满脸的泪痕,楚楚可怜的看着他,让他更是觉得想要上前去安慰他一番。就在他想要上前的时候,他便听到耳边有人对他说道: “你想要做什么?别忘了,她可是我们要对付的人,是顾源的人,而你现在扮演的便是顾源,若是你不想让你主子杀了的话,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什么都不要做,只要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步奏走就行了。” “是。” “顾源”回答道。于是,原本呆呆愣愣的看着顾源的付池池,忽然发现面前的两个人竟然就搂抱着进了里面的屋子,而从始至终,付池池都没有看到顾源有一眼是看向她的。 付池池顿时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了下来,石琪自然也是看到的,她的心里则是更加开心了,于是她转向顾源,说道: “等会儿,池池还在这里呢,她可是一直都很爱你的呢,你怎么能把池池扔在这里呢,你说是吧,皇上。” “付池池?呵呵,我想我之前已经做得很明显了,你都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了,我压根就没有想要过来救你,我以为你知道我之前只是想要跟你玩玩而已,而如今,我不喜欢你了,你竟然还厚着脸皮来找我么?” “好了,你们不用说了,我这就走你们想干嘛干嘛去吧,顾源,你不用跟我演戏了,也不用再忍受我了,我恨你!” 付池池想要逃跑的时候,被身后的几个人拉住了,然后,他们像是商量好了一样,默契的压着付池池,直到她看到石琪被顾源拖进屋子里面之后,他们才动身。 几个人扛着付池池,不一会儿便把她仍在了床上,然后,这些人像是一阵风一样,消失在付池池的眼前。 而此时真的的顾源则是在大殿上面上朝,然后,等到他下朝的时候,顾源迅速招来了风等一众侍卫,对他们说道: “你们,准备准备,今天晚上,怕是萧若那个家伙就要反了,记住了,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今天晚上我要把萧若一举拿下。” “皇上,羽落和羽若侍卫求见。” “什么,你是说他们两个人都回来了,快点让他们进来。” 不一会儿,顾源就看到了两个人的身影,两人一进来,便双双跪倒在皇上的面前: “主子,属下得到消息,萧丞相借助石答应的身份,让很多的侍卫入住了皇宫,而且据说今天便是他们行动之时,属下两人便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了。” “哦?那你们过来了,付池池和石琪两个人是谁在那里看着呢?” “皇上,属下觉得如今萧丞相谋反在即,他们是没有经历管着皇后娘娘的,如今事急从权,属下觉得,还是前来报告皇上的事情最重要的。” “蠢货!” 顾源骂了一句这个时候,人便要走,幸好被风之前抓着他的风拦住了:“皇上,如今正是紧急时期,这些事情还是属下来帮您吧,属下一定确保皇后娘娘安全的。” “不行,他们两个人如今一起出现在这里,很显然便是他们发现了他们两个人,打算调虎离山,把付池池带到其他的地方关押起来,他们谋反在即,朕认为,若是他们真的要拿池池当挡箭牌的话,朕找池池都要花费很多时间的。” “属下该死,属下这便过去,娘娘一定不会有事的,属下想着,我一定能够保护好娘娘的,放心吧。” “你们两个人……唉!”顾源袖子一甩,然后他别过脸去。 羽落和羽若自知闯了大祸,立刻便退下,各自奔到各自的方向而去,希望娘娘如今还安然无恙的呆在他们原本的地方,若是娘娘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 “风,你现在就跟羽若一起去,务必保证皇后娘娘还呆在那里,然后你把池池给我带到这里,我亲自保护她。” “可是,皇上,您知道的,那个地方,让属下用轻功飞过去的话,少说也要一个时辰,我们如今不如发布消息,让煞鬼阁的人帮我们寻找。” “晚上便是萧若谋反的时候,你觉得我们现在还有多余的人寻找池池么?虽然我也想任性的撇下所有人不管,但是,如今是非常时期,我相信上天吧池池带到我身边,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那皇上如今让属下带着人去找娘娘的意思是?” “好了,算了,朕如今也不是那么冲动的人,你留下来帮着我一起守好皇宫,一举歼灭萧若吧。” “那娘娘她……” “她不会有事的。” 风知道后面的事情他不能再说了,原本皇上心里就已经非常惦记皇后娘娘了,若是皇后娘娘真的被他说的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便会影响皇上今天晚上的发挥了。 “哎对了,风,你现在吧赵海带到萧若的身边,然后你告诉赵海,剩下的事情,朕便管不到了,朕给他提供了机会,接下来能不能杀了萧若,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是,皇上,属下这便去办,皇上放心吧。” 等到风也消失在他面前的时候,顾源这才手捂住心脏,在心里对付池池说道:“池池,你一定不会有事的,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我一定会去救你的。” 而此时的付池池,自从付池池知道了顾源不喜欢她了之后,眼泪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她心里一直都非常的难受:顾源,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顾源,你既然不爱我了,那你是不是想要把我扔给萧若,然后若是萧若杀了我的话,你也不会那么的有愧疚感啊? 顾源,对不起,即便是你不爱我,我也不能这样轻贱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一个人都不认识,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你,爱上的人也是你。 顾源,怪不得你抛弃了我,我会那么难过,如今既然你都不爱我了,那我便游遍着美好河山吧,顾源,再见了。 但是,付池池想的是非常好的,如今她被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里面,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付池池想着,我该怎么逃出去呢? 正巧,这时候,一个蒙着黑面的人出现在付池池的身边,他手里提着食盒,付池池这才想起来,原来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 付池池迅速下床,从怀里找到一根银针,然后,付池池再心里默念着穴道,她想着,外面把守的那么严格,我贸然是出不去的。 但是,付池池心里想着,无论如何,我都是要试一试这个机会的,虽然这个人我不一定能够打得过他。 但是,试一试总没有坏处的,反正若是逃跑失败的话,我最多受电皮肉之苦而已。若是成功了,我自然是可以无忧无虑的游遍这里的大江南北,儿若是我失败了,我再找个机会逃出去也是没有问题的嘛。 于是,付池池悄悄的靠近了那个蒙着黑面的黑衣人,手脚迅速的抽出身上的银针,然后她毫不犹豫的吧银针插进那个人的身体里面。 果然,银针插进去的瞬间,这个人便一动不动的站在了这里,付池池心里想着:“对不住了,我如今只是想要逃出去而已,我不会杀了你的,我只是扎住了你的穴道。 大约两个时辰,穴道便会解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及时的逃出去,但是,我会尽力一试。两个时辰,辛苦你了。 于是,不一会儿,头蒙面纱的付池池出现在了大门口,付池池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他大大方方的打开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