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想吓死我么?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想吓死我么?

而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付池池终于逃出这样一个奇怪的地方的时候,一直跟在付池池身后不远处的一个身着黑衣的纤细身影嘴角微微露出了一抹微笑。 “付池池,没想到你也有今日啊,既然如今你都已经逃出顾源给你设的保护网了,那便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你既然出去了,便永远都不要回来了吧。” 然后,她转身走近了刚刚那个小屋子,没有叫人,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小木屋出神,但是,不一会儿,她便听到身后有一声轻微的响动。 “娘娘。” 女子转过身,赫然便是一直都在旁边扮演着付池池好姐妹的石琪,只见她微微转身,满脸阴狠的看了一眼身后这个身着黑衣的男人: “恩,事情办得不错,现在我还有一个任务,做完我便给你一大笔银子。” “多谢娘娘,请娘娘吩咐便是。” “恩,刚刚那个我们放了的女人,一会儿你找个机会,给我把她给杀了,事成时候,我重重有赏。” “是,娘娘。” 黑衣人看着前面的小屋,心里微微的感觉奇怪,刚刚明明娘娘让他找个人想个办法把里面的那个娘娘救出来了,那为什么现在又让他杀了那个人呢? 但是,黑衣人很聪明的没有多问,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自己只要照做便是,剩下的,便不是他能够想到的了。 然后,黑衣人便飞速的退下了,而一直站在那里的石琪在看到黑衣人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的时候,也缓缓的走出这块地方。 石琪一开始是想跟萧若合作,让付池池对顾源死心,然后,顾源便能够方寸大乱的,因为萧若知道,他们是关不住付池池的,因为顾源的功夫真的是太高了。 若是想让顾源和付池池分开,只有两个人之间生了嫌隙,而这样的话,付池池便可以彻底的打乱顾源的心,那时候他才可以出其不意。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女人的嫉妒心是非常可怕的东西,石琪如今放了付池池,而且后面还会派人杀了她,这样不仅顾源得不到好处,萧若更是会激怒了顾源,这样的状况,恐怕也不是萧若想要见到的吧。 但是,石琪就这样做了,她不害怕萧若,如今的萧若,可是没有时间管她的呢,等到付池池死了,也许她便会取代她呢,即便是不能取代了付池池,看到她惊恐无助的样子,石琪也觉得,这是一件非常让人高兴的事情呢。 羽若来到小木屋,悄悄的潜进去,以羽若的功夫,虽然是在白天,大家都会有一点感觉,但是,若是不细细观察的话,恐怕也是看不到这个人的。 因此,羽若来到小木屋里面,看到屋子里面有一个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悄悄的舒了一口气,然后,他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皇后娘娘,您没事吧?” 但是,却没有人回答他的话,羽若这才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他悄悄的走到床边,全身紧绷的走近那个人,一下子掀开那个人身上的被单。 看到的却是一个男人的样子的时候,羽若惊呆了,他甚至忘记了反应,良久,当他看到身边再没有人的时候,这才拉起这个人,运足了轻功,向着皇宫的方向飞了过去。 而在羽若的身后,跟着一大群的黑衣人,他们没有看到前面的这个人是怎么进去的,但是,他们确实看到他从屋子里面带出了一个人,因此大家一起都追了出来,看到这个人从屋子里面出来便往皇宫飞过去。 他们也跟着这个人一起往皇宫的方向飞了过去。羽若自然是知道身后有人在跟着,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皇后娘娘会被人替换了啊。 因此,他顾不得身后的那些人,顾不得守什么礼法,只想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的报告给皇上,让他知道皇后娘娘如今已经不在原本的地方了。 羽若走进御书房的时候,外面还是跟着一群黑衣人的,但是,他们看到那个黑衣人带着人飞进御书房的时候,他们便不敢往里面追了,只好派人禀报给了萧若。 “皇上,大事不好了。”羽若难得的惊慌失措,接着,他便抬头看向上首惊讶的顾源,看到他首肯,这才接着往下说道: “皇上,皇后娘娘果然被人换走了。” “你说什么?”顾源正在看奏章的手轻微的抖了一下,接着,便听到一声轻微的奏章落地的声音,顾源瞬间已经来到了羽若的身边。 待得听到羽若断断续续的叙述完了这些话的时候,顾源这才满脸惆怅的放开了羽若,看到羽若满脸严肃的想要杀到萧若身边的时候,这才声音低沉的对他说道: “不用去了,着不是萧若的主意,付池池是自己走的,要不然,这个躺在床上的男人便不会被你提回来了。” “皇上说,这是皇后娘娘自己跑走的?怎么可能呢,皇后娘娘怎么可能能够跑走呢。” “恩,说的是个问题,池池若是逃跑的话,必定会有人相助,不是我的人,也不可能是萧若的人,那会是谁呢?” “皇上,属下知道,定然是那石琪无疑。” “恩?你怎么知道?羽落,你可回来了,石琪那边怎么样了?” “皇上,属下无能,刚刚回去的时候,石答应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属下悄悄的去了石答应周围的地方,看到了石答应屋子里面竟然有男人。 于是,我便把他们掳走了,严加拷问之下,知道了石答应听说了皇后娘娘被人带走了,然后便有人找了石答应,后来听说石答应想要杀了皇后娘娘。” “你说什么,石琪想杀了池池?” “是的,陛下。” “糟了,池池现在很危险,羽若,你们两个人跟我一起去救付池池。” 顾源不再管其他的事情,飞身便往小木屋里面飞过去,身后两个人不知道付池池的消息,但是,他们知道皇后娘娘一定就在小木屋附近。 因此,他们虽然追不上自家皇上奋力追击,但是他们有一个方向。顾源顾不得身后的人,知道他们一时间追不上自己,但是他也来不及等着他们。 顾源跑到小木屋附近,看到身后什么都没有,更加没有看到付池池的身影,他心里万分的着急,付池池,你千万不要有什么事情。 付池池自从走出那个小木屋开始,便觉得身后好像有人跟着她一般,可是,每当她转身的时候,却是看不到一个人,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不出来呢?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哎呀,不管了,他愿意跟着便让他跟着吧,反正如今她也没有什么能力能够自保。无论如何,付池池想着,她先逃离这里才是正确的啊。 付池池刚刚走过去,身后的人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把刀,看到付池池知道一直在往前走,甚至都没有发现他的出现,他这才放心的往付池池身边靠近。 等到那人终于举起手中的刀,打算就这样一刀杀了付池池的时候,付池池忽然猛地一回头,把那人吓得手中的刀微微的抖了一抖。 付池池睁大眼睛看着那个人,过了不知道多久,等到两个人都回过神来的时候,只听到那个黑衣人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不好意思了姑娘,我也是受人之托,前来取你的性命的,你死了可千万不要来找我啊。我……我……对不起了……” “等等,你能够告诉我,到底是谁想要我的性命么?” “恩,看在这是你死前的最后一个愿望,我便满足了你吧。”那人动了动手中的刀,然后,他这才说道: “是一个身形纤细的女人,她好像是宫里面的娘娘,我记得好像有人叫她石答应,其他的我便不知道了,姑娘,这我便已经回答了你的话了,你还有什么临终遗言没有?” “没有了,你若是真的想要杀了我的话,你便杀了我吧,我不会恨你的,更加不会去找你的。” 付池池闭上了眼睛,等着自己命运的陨落,可是,不知道过了多久,付池池还是感觉得到自己身上血液流动的声音。 她轻轻的睁开眼睛,看到面前原本想要嚷嚷着要她命的那个男人此时竟然已经被人杀死了,而站在他面前的男人满脸的惊吓。 付池池微微惊异了一把,“顾源?你不是应该在跟石琪在一起的么?你来我这里干什么?你走,我不想见到你!” 顾源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的大刀正要落在付池池的身上,顾源心里惊慌的不得了,当时他心里的想法便是。 付池池,你不能死啊,若是你死了,我可该怎么活啊? 于是,顾源的内力发挥到了极致,终于在付池池即将被刀碰到的瞬间帮付池池挡走了刀,但是,即便是付池池如今没事了,顾源还是心里还是害怕的不得了。 若是他来晚的话,那如今看到的,会不会就是付池池的尸体啊? “付池池!你是想要吓死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