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谋反了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二十九章 谋反了

“恩,一会儿我忙完了再陪你啊。” 顾源坐在桌子后面,认真的看桌子上面放着的奏折,一看,奏折上面放着的都是说萧若有派兵的迹象,让顾源加紧行动的。 很显然这些奏折都是很隐晦的在提这样一件事情,顾源想想也是明白的,很多奏折一定被萧若拦下来了,而能够亲自递到他面前的,无非就是那些他刚刚拉拢过来的,张尚书等人。 付池池站在旁边,看到顾源认真批改奏章的样子,觉得此时的他,真的很帅。付池池心里想着,怪不得人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是最帅的呢,如今看顾源的样子就知道了,他真的很迷人啊。 “池池,你若是再这样看我的话,我就没有办法批改奏章啦,那时候你可就要背上红颜祸水的罪名了啊!” 付池池一听,赶紧低下头,什么都不敢再说,也什么都不敢再做了。然后,付池池悄悄的走到顾源的面前: “顾源,我帮你批改奏章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 “不用了,你还是去软榻上面多休息休息吧,你可是刚刚吃了解毒药物呢,不去休息的话,对你的身体没有什么好处啊。” “没事的,你不是也耗费了不少的内力么,你没有休息都没事,我怎么会有事呢。” “那也不行……” “顾源,你是不是也忌惮我会干扰到你的朝政,你是不是也非常相信后宫女眷不得干政这句话啊?” “怎么会,池池,我当初之所以当这个皇帝都是因为你,而现在既然知道我当初所做的都是错事,我早就不想做这个皇帝了,你说,一个不想做皇帝的人,会在乎让你打理政事么?” 顾源顺手把付池池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他轻轻的在付池池的头上吻了一下,看到她微微有些泛红的小脸说道: “傻瓜,我是真的怕累着你了。我帮你撑起一片安静的角落,你只要安静的享受就好了。” “那可不行啊,我们既然都是夫妻了,我当然也要帮你啊,我们一起同甘苦才行嘛。” “付池池,你羞不羞啊,你如今可还没跟我举行成婚仪式呢,虽然有个皇后的头衔,你可还没有坐稳呢啊。” “怎么?难道你不打算跟我成婚了?” “怎么会,不跟我成婚的可是你啊,那天去墨池居究竟是谁不愿意成婚的啊?” “那我是……” “启禀皇上,羽林军将军李俊求见。” “好了池池,我们别闹了啊,一会儿你就先去那边睡一会儿,虽然我不介意让你帮我参与政事的商量,但是那些大臣他们,你也知道,我不能一下子就说服了他们……” “好了好了,我懂,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就在这里忙你的事情就好了,我刚刚也折腾的挺累的,我去睡一会儿了。” “恩,池池乖啊,去吧。” 顾源目送着付池池往偏远一点的那个床上走过去,然后他低沉的对外面吩咐:“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门口进来一个面容黝黑,但是却孔武有力的人。单看这个人的长相,没有能够把这个人的名字跟他本人联系以来的。 “李将军,怎么了?这么惶惶张张的来找朕?” “皇上,大事不好了,萧丞相他派人把皇宫都围起来了。” “恩,那你按照朕的吩咐,把宫门的守卫撤掉大半了么?” “是的,皇上,属下听您的话,把守卫宫门的人撤走了一大半,但是,属下没有办法让他们进来啊。” “好了,不要太过惊慌失措了,他会打进来的,你一定要记得,让萧若的人都进来,还有,让守门的侍卫都小心点,千万不要跟萧若的人硬拼。” “是,皇上,多谢皇上担心了,属下定会转达,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属下这便准备一下,今天晚上便要大干一场了。” “恩,辛苦你们了,下去准备吧。” “启禀皇上,张副将求见。” “进来吧。” “皇上,萧若胆大包天,属下请求陛下赶紧处置了萧若。” “恩,张副将,王宁最近有什么消息么?他可是对你有什么指示?” “属下不敢,皇上,属下跟宁将军指示普通的上下级的关系,若是您对属下有什么不满的话,请尽管对属下说便是,皇上可不能这般污蔑属下啊。” “恩,朕知道了,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这便退下去吧。” “那皇上,此次事件,不知道属下有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帮助您的呢?皇上放心,属下一定不会背叛您的。” “好了,有事的话,朕一定会让人去找你的,你就放心的先回去睡觉吧,这种事情朕还是能够应付的过来的。” “那皇上,属下这便告退了。” 张副将退下去之后,顾源坐在凳子上思考了好久,直到寒走进来,顾源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满脸苍白却故作镇定的寒,问道: “怎么了?什么事情出乎我们的预料么?为什么你的脸色这么苍白啊?” “皇上,没有,您多虑了,属下只是有点担心您的安全,给,皇上喝点水休息一下吧。” “好了,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先下去吧,皇后在那边睡觉呢,若是打扰到她的话,你的罪过便大了。” 这会儿,整个皇宫便是安静了下来,没有一个人过来打扰,顾源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把桌子上面所有的奏折都看了一个遍。 晚上,有人送来了晚膳,但是,付池池却还没有醒转,顾源微微有些惊讶,池池不是一个贪睡的人,她如今睡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池池,池池你醒醒。” 顾源把付池池晃醒过来,这才知道,原来付池池发热了,她轻轻的把付池池拉起来,然后,他立刻让人去请太医过来。 过了不久,侍卫走回来,对顾源说,太医署里面没有人,他这才想起来,之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伤,他已经让皇宫里面的人该躲起来的都躲起来了。 “恩,那算了,苏海还在这里么?” “皇上,老奴在这儿呢,有什么事情您吩咐一声便是。” “恩,你怎么没有躲起来啊,你知道今天有多凶险么!万一出了事情的话,你打算怎么办啊?好了,一会儿给我打一盆冰水过来,然后你便出去躲起来吧,我不想出现不必要的损伤。” “皇上,老奴愿意誓死跟随您,说句不中听的话,老奴跟在陛下身边这两年,虽然对您也说不上太过了解,但是老奴知道,皇上您是好人,老奴愿意跟在您身边服侍您。” “苏公公,你的好意朕心领了,我也知道你是一个衷心的奴才,但是,你知道么,若是你在这里的话,我就要分心照顾你,这样对我会是一种限制的。” “这……” “所以,你让羽落带你躲起来吧,等过了今晚,你再过来看朕也是可以的。你说是么,苏公公。” “那,好吧,皇上您可一定要保重啊,属下明天一定会再来服侍您的,您放心吧。” 顾源让苏海打了一盆水进来了之后,亲自给付池池敷上冰水毛巾,照顾了不一会儿,顾源便听到外面萧若嚣张的声音传了进来: “皇上,老臣萧若,不知道能进来么?” “恩,你等一下,还是朕出去见你吧,你也知道,御书房这个小地方,可容不下萧丞相的发挥啊。” “那皇上可要快些啦,您知道的,老臣一向是个急脾气,老臣可是等不及陛下的。” “恩,放心吧,朕不会让萧丞相久等的。” 顾源把付池池抱起来,又轻轻的叫了她两声,但是,无论怎么叫,付池池总是醒不过来,顾源心里有些担心,付池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来人。” “羽若,你在这里守好皇后娘娘,像朕刚刚的样子,给皇后娘娘敷着。” “可是皇上,若是一会儿皇后娘娘撤退不及时的话,属下担心皇后娘娘会出点事情啊,那时候可要怎么办啊?” “放心吧,一会儿朕会把萧若他们引到其他的地方,这里会很安全的。还有羽落,哦对了,羽落在跟踪石琪,那就把风和煞鬼阁里面剩下的人召过来,你们好好守着她。” “是,皇上。” 羽若走过去,照着顾源的样子,给付池池敷上冰凉的毛巾,然后,换毛巾……顾源在旁边看着羽若一板一眼的照着他的话照做,他微微的放下了心。 “好了,就这样做,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知道了么?” “是,陛下。” 顾源脚步清浅的走出了御书房的大门,然后,他看到萧若身着铠甲,站在他的对面,而在萧若的身后,站着一大群的黑衣人。 “怎么?萧丞相终于还是忍不住,要来反了朕么?” “皇上这话说的便有些严重了,君王,自古都是由有德者居之,据老臣所知,皇上自从登上皇位以来,一直都只是考虑自己,考虑您的皇后。属下想着,皇上既然是个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人,您不如便退位让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