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合欢散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三十二章 合欢散

“皇上您说什么胡话呢?皇后娘娘她不是在宫外么?” “好了,雨,朕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了,你现在速去外面吧羽若和皇后娘娘找到御书房来,朕现在没事。” “可是,皇上……” “少废话,让你去你就去。” 雨只好无奈的听从陛下的安排,去外面寻找皇后娘娘,可是,如今大战过后,虽然他们大家并没有什么损伤,但是,战争却还是不容小觑的,如今御书房上下没有一个人在这里,他问谁去啊? “雨?你在这里干嘛呢?怎么不照看好皇上?” “哦,皇上让我出来寻找羽若还有皇后娘娘,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风你知道怎么联系羽若么?” “枉你是煞鬼阁的人,怎么连怎么联系羽若都不知道?” “哎呀,刚刚已经发出讯号了,但是我也不清楚羽若他在哪里。更加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得到,皇上都让我出来找他了,我当然要这样问啊!” “是么?雨,你可记得煞鬼阁在哪里了啊?” “废话,平顶山上,青松之后。我怎么会不知道我们的家在哪里呢!风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怪怪的?” “哦,没事,你去寻找羽若吧,我这就去看看皇上怎么样了。你小心一点啊。” 雨走了之后,风心中的疑惑还没有消失,按说雨虽然性格吊儿郎当了一点,但是他也不至于问他怎么联系羽若啊。可是,他却能答出来煞鬼阁的地点。 好了,风你不要乱想了,还是赶紧去皇看看皇上吧,他如今可不大好呢,若是在这中间再出现一个什么意外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雨走出这个地方的时候,心里才惊觉,原来刚刚风是在试探他啊,若是他不是雨的话,那刚刚他可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一直都知道风这个人心思缜密,真没有想到,他竟然较真成了这个样子,他刚刚不就是正在心里为皇上打抱不平,一时间没有想好怎么回答风的话么。竟然就被怀疑了。 不过,话说回来,刚刚皇上这意思,皇后娘娘他如今应该跟羽若在皇宫里面,他不能再耽搁了,得赶紧找皇后娘娘才行啊。 皇宫如今百废待兴,皇上也受了伤,若是他再不带着皇后娘娘回去的话,皇上的身体可要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当下,他便去寻找皇后娘娘。不过,首先去哪里寻找呢?刚刚皇上可是一点的提示都没有给他啊。而且那个腹黑的皇后娘娘,她有手有脚的,谁知道她会跑哪里去啊。 御书房里面,自从雨走了之后,御书房便陷入了一片寂静,顾源自然想要亲自去找付池池,但是如今的身体,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此,为今之计,只有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于是他微微的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便坐稳了打坐练功,期待很好的恢复自己的内力,那样,他才能更快的见到池池,更加可以不让池池担心他。 风进来的时候,看到自家陛下正在打坐练功,而他身上的伤口虽然经过一些粗略的处理,但是还在滴着血。 “皇上,您等会再疗内伤好不好?属下这便给您处理一下伤口,若是您一直这样流血的话,您的伤势会变得更加严重的。” “恩。”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顾源才运行了一个大小周天之后给风了一个回复。 风给顾源处理好了伤口,他便站在旁边给顾源护法,期待顾源早点醒过来,早点好起来。自然的,中间很多人前来求见都被风挡了回去。 “皇上,不得了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她……” “吵什么吵,没看到陛下正在疗伤么。说,皇后娘娘她怎么了?” 羽落的声音刚刚传过来便被风喝止了,他生怕皇上一个不留神走火入魔。而且,这个消息还是皇后娘娘的,皇上最在乎的人。 羽落低声对风禀报道:“皇后娘娘她中了合欢散,如今药效发作了,我只有把皇后娘娘带回来,让陛下处置了。” “你说什么?皇后娘娘中了合欢散?怎么回事,你来说清楚。” “羽落,池池她怎么了?进来禀报。” 羽落跟风的谈话刚刚起了一个头,便被顾源叫进了御书房里面。风原本还想阻止的,但是想到皇后娘娘如今中的不是其他的毒,只好跟着羽落,两个人一起进了御书房。 顾源看了一眼面前跪着的两个人,语气平淡的问道:“羽落,说说看,池池她如今在哪里,她怎么了?” “回禀皇上,皇后娘娘她中了合欢散,属下已经把皇后娘娘带回来了,如今正在门外。” “什么?合欢散?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给池池下了合欢散?赶紧给我吧池池叫进来啊。” “是,来人,把皇后娘娘带进来。”羽落跟外面的人吩咐额一声,然后,他跪在地上对顾源回禀道: “皇上,皇后娘娘被石答应下了合欢散,如今药性恐怕已经发作了。” “你说什么?皇后娘娘的药性已经发作了你竟然还让她呆在外面,羽落,你不想活了么?” “皇上,属下不敢。属下是怕皇上怪罪,所以才这样的。” “好了,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再说了,以后再说,你们把皇后娘娘带进来,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你们,守在外面,不准任何人进来。” “是,皇上,属下知道了。” 付池池进来的时候,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她不知道自己何时中了媚药,更加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她如今唯一的感觉便是浑身都发热,身体更是空虚的厉害,好像需要什么填满一般,以她学医的经历来看,自然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她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她可是顾源的皇后,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背叛顾源。 直到此刻,看到面前站着的顾源的时候,她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试探性的开口问面前那个模糊的顾源: “顾源,是你么?我没有看错吧,是你来救我了么?” “傻池池,是我啊,我就是你的顾源。” 顾源上前,一把抱住了犹在忍受着的付池池,他轻轻的分开了付池池紧攥着的双手,看到手掌中间被指甲紧握住出来的血痕,顾源心疼的吻了吻。 付池池只觉得自从被这个男人搂住,她的浑身就觉得忽然好想舒服了一些,于是,付池池对着顾源的身上轻轻的蹭了一蹭。 顾源自然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付池池此时身体上的热度,更加能够感觉到付池池如今蹭着自己的时候,浑身的难耐。 “池池,我不知道你怎么了,更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中了媚药,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白白受罪的。以后我一定会帮你报复回来的。” “顾源,我,我好难受……” 付池池充满诱惑的声音一发出口,瞬间让正在浑身跟着付池池难受的顾源浑身一个激灵,顿时,他觉得自己跟付池池一样,快要爆炸了。 可是,如今自己浑身都是伤,而且付池池也不是在清醒的状态。他不知道付池池是不是自愿的,他不能这样做。 “池池,池池你醒一醒,你告诉我,你想不想要我?你心里到底是不是喜欢我的?” “顾源,……”付池池说着,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你是不是不愿意要我?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付池池看到顾源为难的脸色,立刻就要推开顾源的身体,但是,她没有推开,却被顾源一把抱住了身体。 渐渐的,付池池觉得自己的理智被抽走,自己全凭自主的身体在那里支配着自己的身体,最后的最后,付池池只记得好像有人在她耳边低沉的说道: “付池池,是你先招惹我的,以后你恐怕都跑不掉了。” “恩,我没有打算逃离你身边。”付池池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 满室旖旎,春光无限。 第二天,付池池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身体被人紧紧的禁锢着,而她则紧紧的靠着一个人的身体。 “你醒了啊。” “顾源?!” 顾源好笑的看着付池池惊讶的面孔。 “怎么了?我们家池池到现在才知道害羞啊?是不是晚了一点啊?” “呸,谁害羞了!顾源,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付池池回抱住顾源的身体,嘴角微微的露出一抹微笑,然后她看到顾源脸色微微有些变色: “付池池,你还想谁在这里啊?” “哪儿有啊,顾源,我可是一直都是你的人,你说是不是啊?” “这还差不多。” 顾源看到付池池一脸谄媚的看着他,当下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屁股。 “好了,赶紧起来吧,昨天很多事情蝌蚪没有处理完呢,今天有的忙了,你再多睡一会儿把,昨天晚上可累坏你了吧。” “讨厌啊顾源!不带这样欺负人的!”付池池横眉冷对顾源,然后她偷偷的看了一眼顾源,看到顾源眉眼间都带着笑意,但是他却没有再跟她打闹。 “好了,我去处理事情了,等我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