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渔翁得利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三十三章 渔翁得利

付池池一个人默默的躺在床上,看着房梁,她心里默默的回忆着昨天所发生的种种。昨天,她刚刚醒来就觉得浑身发热。 而她身边只有羽若一个人默默的站在那里守护着她。付池池觉得不大对劲,便轻轻的问旁边的人: “羽若,我们这是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皇后娘娘,萧若那个叛贼今日晚上谋反。皇后娘娘您身体不大好,皇上让属下在这里守着您,帮您退烧。他去打退萧若了。” “你说什么?我发热了?居然还晕了过去!我的天哪,那顾源现在怎么样了啊?你不跟着过去保护他,你在这里守着我做什么啊!” “皇后娘娘,皇上最在乎您了,请您不要乱动,若是您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皇上他也不能安心的工作啊。” 付池池无语的看着仍然呆在那里什么都不说,却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她心里微微无语了些,只好开口说道: “我觉得很热,你过去把窗户打开,我想透透气。” 但是,羽若却说什么都不答应,他的理由是,皇后娘娘发热还没有好,若是再冻坏了,病上加病的不好,然后他还加了一句,皇后娘娘早点休息吧,皇上他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好了,你过去休息一会儿把,折腾了那么久,你不累我也累了。放心吧,御书房虽然也在皇宫里面,是萧若攻击的对象,但是你要相信顾源,他一定不会让这里有事情的。所以你也休息一会儿吧。” “多谢皇后娘娘关心,属下没事,皇后娘娘不比挂怀。皇后娘娘若是累了的话,就先休息吧,属下会在这里守着您的。” 付池池看到羽若这么的执着,当下也不再勉强他,更加不想麻烦她,便把头枕在床上,不一会儿,羽若便听到了付池池均匀的呼吸声音。 羽若心里稍稍的安定了一些,皇后娘娘这时候虽然比较危险,但是相对于她醒过来阁各种奇思妙想,羽若觉得,还是皇后娘娘睡着比较好。 但是,羽若这种静谧没有持续多久,不一会儿,他便听到门外有人进入的声音,他警惕的拿起了手中的剑…… 付池池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不是被人吵醒的,而是因为她觉得浑身发热。但是,她那时候的意识却是该死的清醒。 她看到面前躺着一个同样是浑身滚烫的男人背对着她。而她现在所处的位置,很显然不是刚刚她所躺着的御书房。 可是,这里不是御书房,是哪里啊? “喂,你是谁啊?为什么在这里?这里是哪里啊?” 付池池不敢大声的说话,生怕自己一说出口,话便变成了娇媚的不成样子的声音。到时候若是惹怒了身边这个人的话,她的清白可就没有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身边的这个男人确实一点都没有想要回答她的意思,她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直到,外面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门被人推开。然后,付池池看到羽落的身影走了进来。 “羽落,快来救救我。” “皇后娘娘,您怎么了?羽……” 付池池正要放轻声音听听躺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是谁呢,但是,没想到,羽落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背着付池池逃走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等到付池池意识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人背到顾源的身边了。她清楚的闻到顾源身上散发出来的一阵阵的血腥味。 她非常想要知道,为什么顾源会受到这么重的伤,当然,她更想要知道顾源如今怎么样了。萧若有没有被他打败。 但是,付池池什么都说不出口,因为她觉得,若是再坚持下去,她一定会吐血,当然,更加重要的是,若是她再不解决身上的问题,她的毒有可能就趁机发作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顾源不能用更加婉转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她了解顾源,若不是顾忌其他的原因,顾源不会强迫她的。 付池池躺在床上,虽然她现在觉得浑身疲惫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但是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如今她跟顾源两个人之间发生了这种事情,以后两个人见面什么的,他们该怎么相处啊? 而顾源自从出了御书房之后,便上大殿上朝去了。如今刚刚消灭掉萧若,虽然他刚刚跟付池池的关系好了一些,但是他却不能不顾及国家。只好去处理朝政了。 一番礼仪过后,顾源坐在龙椅上面,看着站在下首的众人。首先挥退了想要上前禀报朝政的人,当下便让苏海捧出一卷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丞相萧若大胆犯上,抗旨在先,谋逆在后。朕闻之采取非常手段,于昨日抓获萧若及其叛党一众人等。朕在此特判萧若斩立决,萧若一干党羽审问清楚后按律法各自处罚。” 原本在大殿上面的众人昨天得到了一点风声,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萧若这个人竟然这么快就被皇上拿下了。因此,众人都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皇上,萧若谋逆着实可恨,还是皇上英明,一夜之间便能够把萧若追捕归案……” 下面的众人原本被这个惊人的消息吓得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时候有一个人带个头,大家于是纷纷附和。一时间,大殿下面对顾源的恭维声音立刻响遍了四面八方。 “好了,朕知道你们的忠心。现在当务之急,是迅速安抚好京城的百姓。昨天萧若谋反虽然大部分兵力都集中在了皇宫里面,但是京城的百姓还是有很多人受到了影响。兵部尚书,你帮着陈将军收编昨天投降的士兵。户部尚书,你速速安顿好京城的百姓,记住了,千万不要让百姓有其他的想法。” 被顾源叫到的众人立刻便出列,然后匍匐在地上,然后,他们都一起听候皇上的吩咐。等到皇上不再说话的时候,他们都跪在地上,对皇上行了个礼,立刻便回到了各自的队伍里面。 “哦对了,礼部尚书。朕现在吩咐你个事情。你赶紧给朕办。” 顾源看到礼部尚书迅速出列,诚惶诚恐的匍匐在地上:“老臣在。” “恩,你回去以后便立刻给朕选一个良辰吉时,朕要跟皇后娘娘举办婚礼。” “这,皇上,现在恐怕不是时候啊,我们西烈国如今内忧外患,若是现在举行大婚仪式的话,恐怕不是好时候啊。皇上应该知道。西烈国大军尚未撤退。而京城如今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各地的都发出了蝗虫灾害……” “好了,朕知道这些事情,不需要张大人特意跟朕说。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各位大人,朕知道之前你们有可能都是萧若的党羽,当然,朕也知道,很多都是由于萧若的逼迫所致。但是,萧若,朕希望各位大人从此以后,能够全心全意的效忠于朕。” 顾源四顾大殿上面的众人,听到他说前半句话的时候,大家都齐齐的颤抖了一下,只有少数的人看到原本萧若的人吃瘪,顿时都目光闪闪的的看着他。然后,等到他们听到皇上说了后半句之后,顿时大家都悄悄的舒了一口气。 “好了,该说的朕都说完了,诸位爱卿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要禀报么?” 顾源等了半天都没有看到任何人出列,他看到众位大臣微微有些不太自然的脸色,他自然知道大家都对于萧若这么快便倒台有些接受不了。当下,便不再难为大家站在这里了。 “好了,没有什么事情大家便都散了吧。” 顾源旁若无人的走出大殿,然后,整个大殿瞬间热闹了起来。大家对着顾源行过大礼之后,都转头往皇宫外面走过去。 “哎,你们说萧若昨天阵仗那么大,皇上是怎么那么快消灭掉他的啊?” “那能会有什么办法啊,肯定是皇上很早就在萧若身边安插了眼线,提早便对萧若的所有计划了若指掌了。所以说萧若昨天的起兵造反,完全是在皇上的掌握之中。” “那你说,皇上他,他是不是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都安插了眼线啊?” “那我们所有人做了什么事情不都在皇上的掌握之中了?” “那……那……” “好了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这儿可还是在皇宫里面呢,难道大家想跟皇上在御书房里面谈谈话么?” 一时间,众位大人都不再议论,大家都匆匆忙忙的往宫外走去,他们要赶紧回家告诉自己的家人,没事千万不要胡说更加不要做些违背皇上的事情,若是到时候被皇上盯上了的话,他们可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但是,他们没有看到的是,在他们身后,忽然匆匆的走出来一个年轻人,他原本也是跟大家一起往皇宫外面的地方走着的。但是,听到这番话,他立刻调转了步子,往御书房的方向跑过去。 “哎,源生,你往哪里去啊?这儿才是宫门的方向。你跑反了。” “俊源你先走吧,我还有点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