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贤臣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三十四章 贤臣

顾源回到御书房,看到付池池颇为无聊的呆在床上,看到他回来,付池池却是连眼神都没有瞟过来。他微微的往付池池的方向看过去。 “池池,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我昨天晚上没有喂饱你么?你竟然这样无精打采的看着我?” “怎么会。顾源,我是在想,你这么忙碌,我以后每天都要吃解毒药,哪里有时间管我啊。我在想着,有没有办法可以不用你帮我忙的。” “恩,池池,你有没有想过,等到你的毒和你的蛊都解了的话,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游遍这个星空上面所有的东西啊……”付池池微微的瞟了一下顾源一瞬间变得非常难看的脸:“顾源,我知道我要在这里陪着你,但是,你如今是一国的皇上,我总是呆在皇宫里面,你们又不让我参与朝政,我总不能一天到晚就呆在床上吧?” “付池池,我知道我做这个皇上真的是委屈你了,但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若是我不做皇上的话,你知道的,顾杉又不愿意当皇上。若是我们让其他的人当皇帝的话,我们以后便没有了安生的生活了。” “那……” “启禀皇上,新科状元张源生求见。” 顾源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付池池,然后他便独自一个人走出了这个偏殿。付池池原本是想对顾源说,她可以忍受那些烦人的时光,但是,她也希望顾源不要那么拼命,以后他们两个人可以一起去皇宫外面走走的。 “张源生,你有什么事情要跟朕说么?这么着急的见朕?” “皇上,属下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讲。”张源生对顾源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说道。 “你都已经站在这里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说的,说吧。” “皇上,臣刚刚在皇宫门口听到了一些谣言,说皇上在每个大臣家里都安排了探子,每日都探知各位大臣的家中的所有事情,不知道此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哦?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谣传出来的?朕可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啊。” 顾源听罢张源生的话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子,是谁这么奇怪的,竟然传出了这样的谣言?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啊? “皇上,您明天能不能跟众位大臣解释一下啊?”张源生一听顾源否认,当下心便放松了下来,然后他脱口便对顾源说道。 “没有做过的事情,朕为什么要跟大家解释?”顾源眉头蹙起,脸色微微有些铁青的问弓着身子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问道。 “皇上,臣知道您是真的没有做这些事情的,但是,皇上,臣知道不代表所有的大臣都知道啊,若是他们都以为他们家中有人监视着他们,他们因此而什么都不敢说的话,便会引起大家的愤怒和责难啊。” “哦?张源生,你好大的胆子啊,你是认为朕没有办法做好一个皇帝,还是认为朕的谣言很多,多到让大家都会反了朕了。” 张源生这时候才知道怕了,当下立刻跪下去,诚惶诚恐的对顾源接着劝谏道: “皇上,臣说的都是真的啊,着满朝的文武可代表着皇上的江山啊,若是皇上一个不慎,很容易惹得大家不满啊……” “好了,顾源,你再这样吓人家小伙子,他该被受不了了。”张源生还想继续往下说自己的想法,不经意间,一个优美的声音传了出来。 “池池,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再床上好好躺着么?你怎么这么任性了啊?” “臣张源生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好了好了,不用那么客气了,皇上刚刚是逗你呢,恩不对,应该说皇上是想看看你会不会受人的胁迫。不过如今你做的很好,即便是皇上想要了你的命你都能这么淡然的面对,仍然劝谏皇上,这份心思很难得。” 顾源看了看站在张源生面前的付池池,心里微微有些诧异,没有想到啊,池池竟然这般的冰雪聪明,竟然能够猜得透他的心思。不过这个张源生也是个人才,临危不乱。不错。 “恩,皇后娘娘说的没错,你做的很好,果然有个新科状元的样子。” “可是皇上,您还没有答应臣的请求呢。”张源生刚刚看到皇后娘娘出现,心里更加的没底了,皇后娘娘都出来了,显然是出来劝已经发怒的皇上的啊。难道他真的惹怒了皇上了么? 但是,后来听到皇后娘娘对他解释,他这才将信将疑的放了心。等到皇上确定了皇后娘娘的想法的时候,他这才放下了心,但是,皇上夸他,他却是一点的开心心情都没有。 “恩?怎么?你还要反驳朕?” “皇上,臣所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西烈好,为了您好,还请皇上三思啊……” “好了……” “顾源,其实刚刚张源生说的也没有什么错误啊,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你若是不遏制这个说法的话,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付池池这下子也参与到张源生的阵营来了,两个人一起劝告顾源,让顾源原本想要狠狠的训斥一顿张源生的想法彻底打消了。 顾源手覆上自己的额头,轻轻的揉捏着自己的额头,过了好久,他才再次睁开眼睛,看着站在下面一起睁着眼睛看着他的两个人,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 “好了好了,朕知道了,以后若是有时间的话,朕会好好的处理这件事情的。”顾源看到两个人仍然没有妥协的样子,只好一摆手说道: “哎呀,好了好了,朕这便拟一道圣旨,明日便解决了这件事情,好了么?” “是,皇上顾虑周全,那若是没有别的事情,臣这便告退了。” “恩,你下去吧。” 张源生走了之后,顾源立刻走下自己的凳子,一把把付池池拉近自己的怀里,“池池,不错啊,恩?都知道联合外人跟我讲大道理了啊,恩?” 付池池自然之道,顾源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他虽然不会处罚她,但是他有的是办法让她难过异常。 “哎呀,好顾源,我不是为了你的国家着想么。你看,这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赶紧回重华宫准备东西吧,一会儿又要准备解毒了。” “付池池你……好吧!” 两个人来到重华宫的时候,顾源微微看了一下付池池的脸色,只见付池池微微有些红润的脸色,他微微的放心了一些。 “池池,如今时间还早着呢,我们先吃一点午饭吧。” “顾源,其实刚刚那个张源生说的挺好的,也确实是这样的,但是我总觉得,这件事情背后好像有一个人在操纵。你想想,若是没有人起哄的话,这件事情便不会成了气候的。” “池池,我虽然不介意你参与朝政,但是,你如今身体都那么差了,而且如今你的身体已经差到这个样子了,你难道想让我心疼死么?” 付池池看着顾源心疼她的眉眼,心中更显感动,顾源真的是照顾她无微不至呢。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我们这便吃午餐吧。我好饿呢。” “哦?是么?我们家池池是哪儿饿了呢?要不要我……” “顾源,好了,不要再挑逗我了。我们这便吃饭去吧。我真的好饿好饿啊。” 两个人你依我侬的一起吃完了午餐,吃过饭之后,顾源趁着付池池不注意,偷偷的在她脸上香了一个吻。两个人打打闹闹的,很快便到了吃药毒发的时间。 这次,两个人都没有异议,但是,顾源给付池池输送内力的时候,付池池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顾源: “顾源,你昨天不是受了很重的伤么?你还有内力帮我缓解毒性么?” “好了,你乱想什么呢?放心吧,我现在不是已经没事了么。”顾源笑着宽慰付池池。但是,付池池却是没有顾源那么乐观。她忽然还想起了,昨天的时候,她晕晕乎乎的感觉到顾源浑身都是血腥。 可想而知,昨天顾源受的伤是有多重,而且昨天,顾源竟然还跟她……如今的顾源,恐怕浑身上下都没有一处好的地方。竟然还为了她,这般忍受。 “顾源,我知道你如今浑身上下定然都是伤,而且,内力应该也是刚刚恢复一点点或是更少。你放心,我现在还能忍受的了着疼痛。你先歇息一会儿,等到我忍受不了了,你再过来救我好不好?” “好了,少废话,屏气凝神,我们这便开始吧,放心,我顾源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这场僵持就在顾源的坚持,和付池池的担忧中,两个人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顾源渐渐的感觉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内力可供自己驱策。 付池池作为顾源直接接触的人,她自然能够感觉顾源一点点的变化。 “顾源,你快撤了你的内力。我没事的。” 但是,顾源这次却没有听付池池的话,只是帮助付池池,给付池池的体内输送内力。 时间随着两个人的僵持渐渐的流逝。过了好久好久,等到付池池感觉浑身都不再那么疼痛的时候,顾源才撤回了自己的手。 付池池刚刚转过身来,便看到顾源的脸色苍白的像是一张白纸一样,然后他“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