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访客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三十五章 访客

“顾源,顾源你怎么养了?你不要吓我啊。” 付池池慌忙抱住面前正要往床上倒下去的顾源,顾源看到付池池焦急而且苍白的脸,忍住即将喷出口的鲜血,说道: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扶我躺床上休息一下就好了。” 付池池偏偏不敢再相信顾源的话,当下拉着顾源的手,给他把了一下子脉。不一会儿,付池池的脸色已经由原本的苍白渐渐的变得雪白了。 “顾源,你不要命了么?看看,你现在伤的那么重,恐怕没有个一两年你都治不好了!我跟你说,以后无论如何你都要听我的话,好好调理身体,知道了没有?” “哎呀,好了好了,我的小祖宗,你就不要再训我了,你看看我,如今都已经受伤成了这个样子了,你还忍心让我就这样坐着耗费精力跟你说话么?” 付池池看到顾源认真的脸,不敢再催促他什么,当下,把顾源扶着顾源,让他躺在床上,付池池随手抽出了手中的银针,跟他说道: “现在开始,你不要乱动,我帮你调理一下子。还有,不要想一些乱七八糟的,如今你的身体,已经不适合操劳国事了。休息两日再上朝吧。” “那么不幸,如今萧若刚除,我还要只会大家消灭萧若的党羽,过阵子还要跟你成婚呢。更何况,如今我的身体都已经成了这样,明天我还不一定能够恢复点我的内力呢,你的毒怎么办啊?” “那也不行,你现在先好好休息,晚上你跟我说说现在的情况,我帮你处理这些事情,若是你不放心的话,让风过来处理。至于我的伤的问题,你放心吧,我最近钻研了一套方法。明天可以试一试的。” “付池池,你是在拿你的生命开玩笑么?你知不知道一个不小心你会死的啊?竟然还要试试!” 但是他刚刚一动身便引起自身的一些问题,顾源立刻咳嗽不止,但是顾源觉得,自己一咳嗽就浑身疼痛,但是若是不咳嗽的话,他又觉得不舒服。顿时,他憋得满脸通红。 “好了,我都说了我不会有事的。对了,你在这躺着,我一会儿帮你把体内的淤血逼出来。现在我先给你开一副方子,你一会儿喝了,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 付池池奔到不远的地方,拿起毛笔就要刷刷刷的写一张药方出来,但是她忽然想到,自己好像不会用毛笔啊。付池池一时间满脸通红的犯了难。 顾源看到付池池坐在那里很久都没有动的样子,便转过头,费力的把头抬起来问付池池道: “怎么了?难道我这病有这么麻烦,让你这个神医都犯了难么?” “不是的,我……我不大会写毛笔字。”付池池语气讪讪的对顾源说道。 而顾源看到付池池满脸通红,但是眼神中却透露出尴尬。他心里觉得好笑,但是语气却是满含戏谑: “哟,我们的神医皇后竟然不会开方子。那你怎么当的神医啊?” “哎呀,好了好饿,不要再打趣我了,我知道了。要不然看我一会儿折磨你!”付池池瞪着眼睛看着顾源,好像她这样说,便会让顾源屈服一般。 “苏海!你给我进来!”付池池自然能够看得懂顾源那似笑非笑的样子。但是,她却有气没处撒,当下,立刻便把苏海叫出来。 “皇后娘娘,不知您有什么事情啊?”苏海气喘吁吁的跑进来,看到自家皇上躺在床上,眉眼中都带着笑的看着皇后娘娘,而皇后娘娘则是满脸恼怒的神色看着皇上。 不想他也知道,怕是皇上得罪了皇后娘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皇后娘娘竟然没有直接找皇上算账,这下子,他苏海要当皇后娘娘的撒气桶了。 他用可怜的眼神看着皇上,但是,却被皇上抛来的一个自求多福的颜色雷的外焦内嫩的。皇上命令,他自然是不敢违背的,如今他啊能够做的,就是战战兢兢的跟在皇后娘娘身后。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要不然他可就真的要做皇后娘娘的撒气桶了。 “你,给我过来。”付池池一指低着头站在下面的苏海,气愤的对苏海说道。 “皇后娘娘,老奴也没有得罪您不是,您,您就放过老奴吧……” “说什么呢,让你上来帮我写药方。你要做什么啊?赶紧过来。要不然一会儿皇上的病情严重了,我可就真的要怪你了。” 苏海原本以为皇后娘娘要他到她面前,是有什么东西想要整他呢,但是,苏海想着,自己都一把年纪了,若是被皇后娘娘玩坏了,他可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但是,这会儿,皇后娘娘竟然只是让他写药方,苏海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皇后娘娘的意思。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往这边看过来的皇上。见到皇上惊讶的看着皇后娘娘的时候,苏海这才微微的裂开了嘴角。 “池池,你,你没事吧……” “好了,我没什么事情。你还是躺在那里,小心着点自己吧,我借你的太监总管一用,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吧?” 付池池自然是看出了两个男人的互动,她立刻不满的瞟了一眼顾源一眼,然后她语气很不好的问了顾源一句。 “当然可以。池池你放心使用。我的属下就是你的属下,我的奴才就是你的奴才。只要你喜欢,你怎么样都可以。” 付池池听到顾源这样一句暧昧不清的话,当下便红了脸。她把座位让给苏海,但是,他却不愿意坐,只是对付池池欠了欠身。 “皇后娘娘,老奴站在这里做便好了,若是皇后娘娘没有别的吩咐了的话,这便说吧。” 苏海推辞了一声,让付池池顿时知道了这个时空尊卑秩序这么明显。她也不再勉强苏海,便让他趴在桌子上帮她写药方了。 苏海带着自己写的药方走出重华宫,付池池这才看到顾源正在看着她,付池池快步走到顾源的身边,微微打量了一下他,问道: “怎么了?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啊?” “哦,没什么,你赶紧给我疗伤吧。” 顾源转移了话题,他自然不能告诉付池池,刚刚那一瞬间他看到付池池帮他忙东忙西的,他轻微的感动了。 付池池狐疑的看了一眼顾源,然后,她不情不愿的转到顾源的背后,把他扶起来,然后她一手扶着一点力气都没有,却是仍然在看着她的顾源。 “好了,不要再看了,我这就帮你调理了,你一会儿忍者点疼,调动体内的内力,一点一点打通原本闭塞的穴道。” 付池池适时的闭上了嘴巴,看了看顾源健壮的后背,开始一点一点的摸索着给顾源下针。顾源依照付池池所说,渐渐的开始收敛心神,运动自己的内力…… 过了良久,付池池终于给顾源疗好伤了,付池池立刻便对着门外的苏海问道: “苏海,你让人把药熬好了么?若是熬好药了,你这便把药送进来吧。顾源现在已经好多了,可以进来了。” “是,皇后娘娘,老奴知道了,这便让人把药端过来,皇上和皇后娘娘稍等。” 苏海说完,人便再也没有声音了。付池池听着苏海渐行渐远的声音,看着刚刚顾源吐出来的微微有些发黑的血迹和如今顾源渐渐入定的样子,微微松了一口气。 过了不大一会儿,苏海便亲自端着药进了重华宫。他看着付池池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而皇上却是脸色虽然苍白,但是比昨天的脸色好了很多的样子,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皇后娘娘,皇上他……” “嘘。你把药放在那个桌子上就出去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做就好了。” 苏海微微躬身给付池池行了一个礼,然后他便放轻了步子往门外走。但是,他的脚刚刚踏出重华宫一步,立刻便又回来了。微微对付池池行了一个礼,说道: “皇后娘娘,外面来了一个老人,自称是张灿神医的朋友,说是张灿神医找他过来的。我们该怎么办?” “你是说张灿找他来的?你先安排他在皇宫里面住下吧,等到顾源醒了之后我们再召见他。现在你只要在外面守着,不要让不相干的人进来就行了。” “是,皇后娘娘,老奴遵命。” 付池池站在原地,心里想着,张灿让他的朋友过来做什么呢?而且如今张灿也不在这里,若是张灿真的有事情的话,他为什么不及时给他的朋友传讯让他的朋友不要再来皇宫了呢? 付池池看着仍然在练功的顾源,心里想着,这件事情还是问问顾源吧,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他们两个人的伤养好了。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付池池看到顾源脸色渐渐的变得红润,然后他发现顾源的精气神也变得比之前好多了。 顾源渐渐的睁开眼睛,看到付池池正在眼睛不眨不眨的看着他,他微微有些窘迫,直到看到付池池递给他一碗药。 “你把这个喝下去吧,对你很有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