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清白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三十六章 清白

“你说什么?张灿的朋友过来了?” 付池池看着面前听到这个消息非常惊喜的男人,眼里微微闪过疑惑。顾源怎么对这样一个人的到来那么激动啊? “顾源,这个人是谁啊?你那么激动,难道他来是你让张灿把人叫来的?” “池池,我虽然不太清楚为什么这个人会来,但是以张灿的医术,他请朋友来,肯定是他解决不了的问题。而其他的问题张灿都帮我们解决了,只留下了蛊毒还没有解决。” 顾源满含期待的看了付池池一眼,看到付池池的由迷惑变得跟他一样惊喜,这才抱着她打了一个转。 “池池,你有救啦!我好开心。我们这就去见那位老先生吧?” “不急,顾源,你先把你的身体养好再说,我们现在还不着急。而且我的毒还要一阵子才能彻底清除。等我的毒解得差不多了我们再去找他吧。” “那可不行,谁知道那个老头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啊,要是他到时候不肯帮你的话,怎么办啊?所以啊,池池,一会儿你还是先跟我去见见老先生吧。” “我……” “启禀皇上,羽若求见。” 付池池刚想要拒绝顾源的话,就被外面禀报事情的苏海打断了。付池池心里有些微微的憋闷。她没好气的对外面的人说道: “什么事情啊,不知道皇上现在正在疗伤么?若是皇上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们担待得起么?” 顾源好笑的看了一下付池池,他自然就知道付池池现在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但是,看着付池池气的通红的小脸,顾源心里微微荡了一下。 “池池,不要那么凶,一会儿把我的大总管吓坏了我可是要让你赔的。” 付池池听着顾源戏谑的语气,没好气的看了顾源一眼,然后她忽然想到,羽若进来的话,顾源就不会这么得瑟了,哈哈……就让他忙着也挺好的。 “好了,让羽若进来吧。皇上正在屋子里面休息呢。” 顾源看到付池池眼睛咕噜咕噜的打了一个转,就知道,看来付池池这时候又有坏主意了。不过,这样灵动的付池池,他还是很喜欢的呢。 羽若进来,看到坐在顾源旁边的付池池,眼中微微一黯然,然后他更加拘谨的看了一眼顾源: “皇上。” “恩,好了,起来吧,还有啊,刚刚皇后娘娘的话都是无心的,你不要太介意啊。你也知道,皇后娘娘就这样的性格。” “是,皇上,属下没有其他的想法。属下只是有些事情想要跟皇上禀报。”羽若看了一眼付池池,扭捏的看着顾源。 顾源看着羽若这样的神情,他跟着自己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羽若这时候心里想着的是什么。当下,他微微咳嗽了一声。 “羽若,我们去御书房说话吧,你过来,扶我一把。” “顾源!你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么?” 付池池一听顾源和羽若商量着要去御书房,当下就发飙了。 但是,顾源这回却是没有听付池池的话,只是耐心的跟付池池解释道: “池池,我知道你是为我好的,但是,我是一个国家的君王。人家都说君王是非常享乐的,但是你应该知道,我是有这个责任的。” “你们在这里讨论不就好了么,顾源,你是不是还是不信任我啊?” “你看看,你又瞎想了吧。我知道你是女中豪杰,但是,我不是告诉你了呢,虽然我能够接受付池池你,但是不代表大家就能够接受你,让你参与议事啊。而且,我是真的不想让你那么辛苦啊,池池,我让你呆在皇宫是让你玩耍享乐的,至于那些烦恼的事情,让我一个人烦恼就好了。” “哎呀,好了好了,你们就在这里说话吧,我去配制我明天要服用的药。等到晚膳的时候我再回来找你。但是,记住啊,你如今有伤在身,不要乱动,不要太劳累。知道了么?”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快去吧,恩对了,让苏海跟你一起去。放心些。” “好了,操心好你自己就行了,我走了啊。” 顾源看着付池池走出重华宫大门,过了好久,他才转头,对一直都低着头的羽若点点头,问道: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非要现在说啊?而且还不能对着池池说的?” “皇上,属下是来领罪的,请皇上处罚属下。” “恩?羽若,你从来都不是这样的,有什么事情说清楚。”顾源微微蹙了一下眉头,问一直都苍白着脸,跪在他面前向他请罪的男人问道。 “皇上,昨天萧若谋反,您让属下守着娘娘,属下不敢违背您的命令,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人攻了进来。 属下应付他们,但是不知道什么事情,属下中了合欢散。那时候我不知道。但是,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又来了一批黑衣人。 我,我就这样看着皇后娘娘被人抱走了。后来我看到了皇后娘娘的好友,石答应。她,她非常恶毒的咒骂了皇后娘娘一顿。然后她说,她要让皇后娘娘生不如死。 再然后,我和皇后娘娘被她关在了同一间屋子里面,幸好后来羽落及时赶到。皇上,属下有罪……” 羽若的话甚至都没有说完,就跪倒在顾源的床下了。他自知这次皇上这次一定会发怒的,他这样完全就已经做了对不起皇后娘娘的事情了,都说男女授受不亲。 顾源听完这些就沉默了。他其实之前也觉得能够猜测的出来,付池池消失的事情,他心里还是非常惊讶的,但是后来他派去监视石琪一举一动的羽落抱着中了媚药的付池池回来了。他就隐隐猜到了。 但是,这时候听到羽若前来确认这些信息,他还是心里微微发怒了。他的女人,怎么能在别的男人面前发生这种事情。 但是,这件事情确是不能怪他们两个人,要怪,顾源心里想着,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明明就是石琪那个贱人。 但是,这次若不是石琪,他和付池池两个人的关系不会变化的那么迅速啊。说到底,石琪其实是帮助了他的人。 “那你们现在把石琪怎么样了?” “我们把石琪关进了地牢,等着皇上您的处置。” 羽落的话让顾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心里非常的不以为然,更加的疑惑,自己的人什么时候那么能忍了? “你们什么时候那么怯懦了?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欺负回来么?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有仇必报啊?” “皇上……” 羽落吃惊的抬起头,目瞪口呆的看着莫名的变得异常激动的皇上。他不知道,原本皇上不是应该非常气愤,然后狠狠的处罚了他么?这是什么情况? “我知道你现在为什么那么惊讶,当然,你心里也应该忐忑了好久了,之前一直没有时间跟我告罪。现在一定是非常担忧,怕我狠狠的处罚你。” 顾源看着低着头沉默不语的男人,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语气非常郑重的抬手,扶起跪在地上的顾源: “我问你羽若,你喜欢池池么?” 羽落原本是想要肯定的摇头的,但是他忽然想起,现在了都,他应该说实话,而且,若是让他违心的跟皇上摇头的话。他也做不到。于是,顾源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属下低着头点了点头。 “恩?你喜欢皇后?羽若,你胆子不小啊。” “皇上,属下一直克制着自己,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皇后娘娘就忍不住的心跳加速。”羽若微微有些羞赧的说道。 “恩,那你会伤害皇后娘娘么?” “不会,属下会誓死保护皇后娘娘的。” “这就对了,那昨天你做了对不起朕的事情了么?” “皇上,属下没有。我永远不会对不起皇上的。” 羽若诚惶诚恐的话刚刚说出口,就迅速的抬头看向站在那里的皇上,等到看到皇上微微露出笑意的面容,他心里微微的舒心了一些。 “好了,之前的事情也不是你的错,你只是个受害的人。你也不用自责了,现在开始,给我打起精神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知道了么?” “可是皇上,那皇后娘娘她……” “恩,对了,你以后,就守在皇后娘娘身边,专心的保护皇后娘娘,就代表你将功补过了,以后不要再让皇后娘娘受到任何伤害了,知道了没有?” “是,皇上,属下遵命!” 顾源微微一笑,看了一眼瞬间精神非常振奋的羽若,笑了笑,然后他抬起头,对跪在府上的羽若说道: “好,从今天开始,朕就郑重的吧皇后娘娘交给你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池池的护卫了。以后好好效忠她吧。现在,去吧。” 顾源看着羽若瞬间没有了影子,面容也渐渐变得幽深,石琪,好样的啊,上次刺杀付池池不成,竟然还有胆子这样害池池。石琪,你是嫌命太长了么? “来人,去吧皇后娘娘叫回来,让她回来出晚饭。”顾源忽然觉得自己异常的思念付池池,他多想现在就拥着付池池入怀。池池,我想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