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养身体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三十七章 养身体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么?这么急慌慌的把我叫回来?” 付池池一走进重华宫就急慌慌的喊道,但是,她的话刚刚说出口就被一张灼热的唇吻住了。顾源辗转于付池池的唇瓣上面,好像付池池的嘴上抹了蜜一样让他欲罢不能。 过了好久好久,当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的分开来的时候,顾源看着付池池,用满含深情的语气对付池池说道: “池池,我好想你。” “怎么了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为什么你会这么的煽情啊今天?跟你说啊,顾源你给我老实交代,要不然的话,我不会饶了你的。” 付池池把眼睛一瞪,语气非常娇蛮的对顾源说道。让顾源看了都忍俊不禁。他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付池池柔软的长发,说道: “好了,我们赶紧吃晚饭吧,一会儿我们去找张灿的朋友。” “不是说过两天再去的么?顾源,我们过两天再去好不好?” 付池池看顾源用笃定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心里微微有些发悚。但是,她现在真的不想见到那个人啊,南疆蛊术,听说那里的蛊虫特别厉害啊。 付池池看出了付池池的推脱和严重的恐惧,他轻轻的把付池池搂进怀里,柔声说道: “池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不想去见他么?” “没,没什么,我就是有些害怕。顾源,我害怕到时候万一我要是中的是非常不好的蛊虫,我们该怎么办?与其早一些陷入恐惧中,我宁愿现在先不想这些,跟你好好的生活。” 顾源听完付池池的理由,轻轻的吧她拥入自己的怀里,语气非常深情的对她说道: “傻池池,放心吧,你不会有事的。我们尽快去,若是你没有什么事情固然是好的,但是若是你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也可以早作打算,你说是不是啊?” “其实我也是懂一些蛊虫之术的,顾源你知不知道,我最近蛊虫发作了三次代表什么?” 付池池眼神非常晦暗的看了一眼深情,但是眼眸中间还藏着担忧的顾源,语气非常厌烦的问他道。看着顾源虽然满脸的疑惑,但是还是尽量保持镇定的看着他的时候,付池池接着往下说道: “代表母蛊就在附近,这样的话,不抓住身体里面有母蛊的那个人,我们根本是没有办法取蛊的。要不然,取蛊的过程中,那个人稍稍催动一下蛊虫,我就必死无疑。” 付池池的话无疑是给顾源一个狠狠的打击,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那么麻烦,更加没有想过付池池会因此而死。虽然他一直都有在极力的安慰自己,但是,有时候安慰也是没有用的,比如现在。 付池池看着顾源原本有些期待的面孔变得非常的晦暗,满脸的绝望让付池池心里有些疑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件错事,是不是不应该把这些事情告诉给顾源? “顾源,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你知道么,其实这件事情也不是那么的难以解决。子蛊能够感应到母蛊的存在只限定于很短的一个范围之内。其实很好找到母蛊的。” 顾源好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的看着付池池,他满脸的不可置信和担忧,但是他却是没有乱说什么,只是微微的对着付池池点了一下头。 “那池池你告诉我,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该怎么去捉住身藏母蛊的人?我这就让人帮你抓住那个人,我还不信了,他能够跑到天涯海角去!” “好了,淡定一点,我们一会儿再说别的,先吃饭吧,一会儿跟那个张灿的朋友一起探讨一下这件事情,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件事情的。” 两人来到那个张灿的朋友所住的地方的时候,付池池看到门口所站着的男人,心里小小的惊讶了一把,为什么这个人看起来那么年轻啊?不是说一般这种人都是老态龙钟的么? “那个,请问你是张灿神医的朋友么?”付池池小心翼翼的走到那个人的身后轻声开口问那人道。 顾源站在付池池的身边,轻轻的蹙了蹙眉头,这个人怎么会那么年轻?他真的会给池池治病么?还是这个人就是冒充来的? “是啊,我就是张灿的老友,我叫李汇。你就是张灿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那个女人,叫,叫付池池的吧?” “恩,你好,李大哥,我可以这样叫你么?” 付池池谦逊的对面前的男人问道。看到对面男人眉开眼笑的样子,付池池知道,他恐怕只答应了。 “李大哥,相信你也听张灿说了,应该知道一些事情了,我其实也没有其他的想法,就是想要驱除体内的蛊虫。” “池池,你先进屋子里面,我们从长计议。” 三个人一同走进这个看起来漆黑无比的小屋子。他给付池池把了脉看了之后,眉头轻轻蹙了起来,他语气微微有些沉重的问付池池: “池池姑娘,最近是不是催动了自己体内的蛊虫了?” “恩,李大哥看出来了啊,其实我也没有做什么啊,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就变成这幅样子了。” “恩,池池姑娘你不用担心,如今你的身体非常的虚弱,你知道的,像这样的状况,你没有办法直接控制住自己体内的蛊虫,更加没有可能直接把它们赶出来。” “那池池体内的蛊虫难道就只能这样,让它呆在池池的体内,没有办法让他们出来么?那我们以后岂不是都要受制于人?” “皇上不用担心,我既然有法子知道这些蛊虫的存在,也知道这些蛊虫被催动过,自然有办法帮助皇后娘娘,只是现在没有办法让皇后娘娘迅速解除痛苦。” “恩,我能理解,多谢李大哥了。我也略微懂一些这东西,不过我自然是没有李大哥厉害的。我们难道不用追捕母蛊么?” “自然是用的啊,但是,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让你好好的养好身体啊,要是你的身体不好,即便是母蛊追回来了也是没有用的啊。” 池池了悟的点了点头,然后他神情恍惚的往门口走过去,顾源看着付池池神情恍惚,眼看着就要撞上门框了。 “池池,你小心点。”顾源迅速扑上去搀扶着付池池。两个人眼看着就要走出门口,顾源微微的对李汇点了点头,便往外走。 “池池你放心吧,你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会竭尽所能的帮助你的。张灿这么看好你,我不会让他失望的。” 直到两个人走出去很远,李汇的眼光都还焦灼在两个人身上,他蹙起自己的眉头,心里想着,没想到啊,南疆蛊术竟然出现在中原了,不知道南疆那边的人若是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不过,他要不要传个信出去跟南疆的人说一声,有人闯出南疆了呢?唉,算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 “池池,你不要多想了,还是早点睡觉吧,放心,你不会有事情的,而且李汇这个人看起来都好厉害,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说是吧。” “顾源,我们找个办法把那个人抓住吧。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跟我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要这样害我!” “可是,池池,你连你中的是什么蛊毒都不知道,真么抓人啊?而且,这人海茫茫的,难道我们要都抓起来问一番么?” 顾源看到付池池迟疑的样子,心里也很想帮助付池池找到那个人,更加想报仇,但是,看着付池池这么难过的样子,他退却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找到那个人,而是帮助付池池养身体,然后解蛊。 两个人躺在床上,顾源看到付池池仍然是一副难过的样子,他轻轻的把她拥入怀中。 “好了,不要再想了,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顾源,石琪现在怎么样了?” 付池池忽然冒出来的这样的话,让顾源心里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付池池他不会到现在都在惦记着这个女人,她都背叛了付池池这么多回了。 “怎么?你想要去看看你的琪姐姐么?付池池,你能不能长点记性啊?她害你还不够多么!” 付池池微笑的看着顾源难得的义愤填膺。直到顾源察觉到付池池的目光,这才停下教训付池池,语气微微有些懊恼的问道: “怎么?你不是在想你的琪姐姐么?难道我说你两句都不行啊。” “顾源,我好高兴,你竟然这么在乎我啊,但是,你为什么这么不了解我啊,我是那种受了委屈也往肚子里面咽的人么?” “我看挺是的啊,你看看,你一直不都是在隐忍么,虽然对象大都是我,但是这可是你拒绝不了的啊。” “好了,我只是迷迷糊糊的记得,昨天的合欢散,好像是石琪给我下的吧?我想要报复回来,不知道行不行?” “恩,夫人吩咐,我怎么能不同意呢?放心吧,我一定让你好好报仇,我们这就去看看石琪吧。” “好,走。”远远的还能听到付池池在耐心的对顾源说着话: “顾源,你给我下来,我们步行去,你不知道你身体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么,居然还不知道爱惜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