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我没事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三十八章 我没事

付池池站在门外,看着房间里面的女人痛苦的样子,她忽然觉得眼睛酸涩难忍。这就是她一直都信任有加的琪姐姐,这就是一直都想要置她于死地的琪姐姐。 “琪姐姐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那么痛苦?” “池池,你知道你中了合欢散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付池池自然是无辜而且疑惑的眼神看着顾源的。而顾源也自然而然的接受到了付池池崇拜而且疑惑的眼神。 顾源这回不再急着付池池了,只是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然后他非常无辜的看了付池池一眼,眼神幽深的说完了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顾源,琪姐姐她,这是也中了合欢散的样子么?” “恩,我跟羽若说,让他有仇报仇,有冤抱冤。我知道池池现在已经看清楚了这个女人的嘴脸,一定不会再出现阻止的。” “你既然那么担心我会出尔反尔,为什么还让我看到这些,为什么还带着我来这里呢?” “池池,我是能够时时刻刻保护你,但是,我也希望你能看到这世间的人心叵测,更加想让你知道,我很在乎你,所以,即便是为了我,你也不能选择其他的道路,你永远都是我顾源的。” 顾源煽情的话刚刚说完,就让付池池心里震惊异常,他看了看付池池的样子,心里确定,池池刚刚一定是又心软了,想要搭救她的姐妹,但是,饿狼是永远喂不熟的。 “好了,我只要知道琪姐姐现在的样子就行了,琪姐姐如今的样子我也看到了,知道她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我知足了,我们这就回去睡觉吧。” “好吧,我们这就回去睡觉吧。”顾源自然知道付池池又心软了,他也不想再逼迫付池池了,对付池池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进去吩咐一声,一会儿我们就走。” 顾源走出门的时候,他看到付池池眼神微微有些歉疚的看着仍然呆在那里欲求不满的石琪,他心里微微有些不忍,不知道这次带着付池池过来到底是做错了,还是做对了。 “羽若,这个女人怎么样了?你们打算怎么处置她啊?” “皇上,您来了啊,属下想为皇后娘娘报仇,属下给石答应下了合欢散,然后找了清倌楼里的人过来,一会儿就把石答应交给清倌楼里的小倌了。” “恩,做的不错,别忘了一会儿把她关好,若是他逃脱了,致使皇后娘娘因此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你们可就责任大了,懂了么?” “是,皇上放心吧,属下有分寸的。” “恩,那就这样吧,我这就带着皇后娘娘回重华宫了。” 顾源走到付池池面前,看到付池池仍然在愣神,他轻轻的环抱住付池池,看到她微微有些湿润的眼眶,叹了一口气,说道: “池池,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但是,这件事情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你既然想要做一个好人,我就要走一个坏人,坏到足以保护你不受任何伤害。” “恩,我知道了,我们快走吧。”付池池自然是能听懂顾源隐含的意思,是不想让她给石琪求情,但是她看着这样的琪姐姐真的好难受。但愿能够眼不见为净。 这一夜,付池池脑海中都闪现着石琪躺在地上痛苦难耐的样子,她每次都想要给石琪求情,但是看着顾源酣睡的样子,想着石琪之前对自己的种种,她都忍住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付池池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但是她没有看到就在她睡着的一瞬间,顾源的眼睛睁开了,那无奈宠溺的样子,却没有人看得到。 “皇上……” “好了,我知道了,不要说了,吵醒了皇后娘娘我为你是问。” 良久,顾源起身,轻轻的在付池池额头上面落下一吻,然后他换上自己的朝服,转身走出了重华宫。 付池池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顾源的人影,她起身,叫进了外面的侍女,收拾妥当之后,她起身出门。 “皇后娘娘,您要去哪儿?属下这就准备一下。” “羽若,你怎么在这里啊?你不是顾源的侍卫么?他应该在大殿上朝呢,快去吧。” “皇后娘娘,属下以后就是您的人,皇上他已经把属下派到您的身边,时刻保护着您,听候您的吩咐了。” “恩?你是我的人了?顾源竟然能够承受的住我的身边有男人?”付池池这话,羽若自然是没有办法插嘴的,他静默的站在一旁,低着头。 “恩,你若是呆在我身边也不是不可以,若是你愿意的话,我同意,但是,我也有我的条件,若是你同意的话,我就让你跟在我身边,怎么样?” “皇后娘娘请尽管吩咐就好,属下若是能办到的话,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若是跟在我身边,当我的人,你以后就不能再听顾源的话,唯我的命令是从,不得有任何的违背,要不然的话,你以后都不用跟着我了。” “这,可是,皇后娘娘,您跟皇上两个人不都一样么?属下不大明白,为什么皇后娘娘特意强调了这个呢?” “若是有一天,我要离开顾源的身边,你是跟着我走,还是报告给顾源人,让顾源过来找我?” “自然是跟陛下说,让他过来找您啊。”羽若毫不犹豫的对她说道。 “我的意思就是,你能不能不要跟顾源说,然后跟着我走,一路上保护我?若是你办不到的话,你就不是跟着我,而是跟着顾源一起监视我的。” “可是,皇后娘娘,皇上他怎么会伤害您呢,您是不是想的太多了?您知道的,属下一直都是跟在陛下身边的,由陛下带着,培养了很多年,若是属下这就说跟着您,这恐怕也是不切合实际的。” 羽若的为难自然是付池池没有想过的,她只记得之前所有的小说都是这样写的,她就这样照做的,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啊,人家都是很爽快答应的那种。 “好吧。你就暂时呆在我身边,若是你想明白了,可以跟我说,要不然,你就不要跟着我了。”付池池思考了一阵子,就答应了羽若话。 “羽若,石琪她怎么样了?你们昨天究竟怎么她了?” “付池池,我就知道你又会心软,你还记不记得石琪之前是怎么对你的?你就不能争气一点,不要再对她好了么?” 顾源的声音从付池池身后传过来的时候,吓了她一跳。她转过身子,抱住顾源的腰,把脸埋在顾源的胸前,开心的问道: “你怎么这么悄无声息的就来了啊?我们不管琪姐姐了还不行么!走,我们去那边走走。我想看看这皇宫的御花园。” 两个人熬到付池池毒发的时候,顾源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他眼神微微有些慌乱,心里自责不已,之前明明知道池池还有毒没有解,他怎么就不知道早些做个准备呢? “池池,我已经没有内力了,没办法帮你可怎么办啊?” “放心吧,没事的,你知道么,我这次毒发已经准备了些其他的药物,一定可以抑制住毒性发作的时候的。” 付池池从怀里掏出来一个药瓶,倒出了之前的解药,一把塞进了嘴里面,然后她又倒出一些其他的药丸,也一把塞进了嘴里。 “池池,这个药它真的有用么?要不然我让羽若进来给你输送内力吧,他的内力虽然跟我的不一样,但是以后我的内力恢复了,一定可以帮你消除了他的内力的。” “放心吧,不用了,你不要着急,也千万不要催动你的内力,若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也不会好受的。” 过了不一会儿,顾源看到付池池的脸色一点都没有变化,他轻微的松了一口气,然后继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付池池看,生怕她出个什么意外自己不知道。 付池池此时却是苦不堪言,她自然知道一直都有顾源的目光盯着,自己,她自然是没有什么事情的,但是那毕竟只是药,她也会觉得疼痛难忍的。 虽然疼痛不适很强烈,但是要忍者不能让自己的脸色变苍白,更加不能把痛苦表露出来,付池池无疑是痛苦的。 过了好久好久,顾源觉得比之前他给付池池输送内力晚了好久好久,付池池才缓缓的睁开眼睛。 “池池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顾源焦急的声音让付池池微微的舒心了一把,原来这个男人紧张都会让她心里开心良久啊。她微微的摇了摇头。 顾源看到付池池摇摇头,知道付池池这回挺好的,他心里微微有些放松,深情的对付池池说道: “还好你没事,池池,我忽然发现,我真的好爱你,好害怕失去你。” “我……噗……” “池池,池池你怎么了?怎么吐血了?你不是说你没事么?我这就让那些太医过来。”顾源说着就要下床去叫人。 付池池紧急拉住了他,“放心吧,我没事,就是刚刚要憋着不能让自己脸色苍白让你看到,我忍得辛苦了些。放心吧,我不会有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