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结拜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三十九章 结拜

“付池池!你是傻么?什么都忍着,你觉得很高尚是不是啊!” 顾源生气那是真的后果非常的严重的。付池池原本就刚刚好起来,她连忙就要抱着顾源,想让他消消气,但是顾源却是就这样躲开了。 付池池委屈异常,眼看着眼泪就要落下来了,顾源原本也没有打算重责付池池只是想让付池池长长记性,此时看到付池池欲哭不哭的样子,心里柔软的不得了。 “好了好了,记住啊,下次不要这么任性了,要不然我绝对饶不了你!” 顾源最终妥协,抱着池池,两个人躺在原本那张大床上,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日子就在这样的蹉跎中一点一点的到了一个月之后,当付池池的痛苦变得越来越少,而顾源的内力渐渐的增加,身体渐渐的变得不再虚弱的时候,顾源终于还是忍受不住了。 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里面,等到付池池的毒全部解除了的时候,他扑倒了这个据说已经变得非常强壮的女人。 自然,第二天,付池池醒过来的时候,顾源已经走得没有了影子。她随意的躺在床上,语气淡淡的问站在门口等待着她的命令的宫女们: “皇上是不是上朝去了” “回皇后娘娘的话,皇上他确实在上朝。不过应该快下朝了。” “恩,你们去把小顾池给我抱过来。” 付池池的吩咐,按说大家都一定会遵守的,毕竟皇后娘娘她可是西烈国的国母,是这个国家的第二大人物。但是。 “皇后娘娘,皇上走之前吩咐过,若是您醒过来,要先吃一点早膳,然后您若是想出去的话,再等羽若大人回来之后带着您出去。不过您既然不想出去,奴婢便不叫羽若大人过来了,不过您也要先吃了早膳。” “好了,本宫知道了,但是,你们现在去给我把顾池抱过来,我要陪我儿子一起吃早饭。” 付池池不容置喙的话,把原本想要反驳的宫女的话堵了个严严实实。她们心里惧怕那个看起来非常慵懒的皇后娘娘。 “是,皇后娘娘,奴婢知道了,您请稍等。”宫女回答了之后,就远离这间房子,去抱顾池去了。付池池百无聊赖的躺在大床上,心里想着顾源昨日的温柔,渐渐的羞红了脸颊。 “皇后娘娘,门外有个男人自称是皇后娘娘的至交好友,前来求见。” “哦?我的至交好友?他有没有说他叫什么名字啊?” “没有,不过来人是个男人。老奴看面相感觉像是皇上身边伺候的侍卫,周洲。” “周洲?没有印象啊,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啊。不过既然是我的至交好友,应该是我之前的好友,若是不见的话,我觉得对不起之前的自己,还是让他进来吧。” “可是,皇后娘娘您不知道这人是谁,他会不会是冒充的啊?不如我们等着皇上回来再说呢?” “不用了,让他进来吧,我也想要了解一下之前的我是个什么样子。” 周洲进来,看到付池池清冷的目光,他在心里微微的觉得惊讶,当然,更加觉得奇怪。池池怎么会用这么陌生的眼光看着他呢? “池池,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么?我是周洲啊。” “周洲?对不起周大哥,我因为受到伤害,之前所有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对不起,周大哥,我是真的不记得你了。” “原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啊。”周洲喃喃的声音让付池池没来由的心里感觉到难过。 “池池,你怎么哭了啊?”周洲忽然出声,把付池池吓了一跳。他微微惊讶了一把,自己怎么会哭呢?而且竟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哭了。 “我,我没事的,周大哥不要客气,随便坐就好了。”池池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跟周洲说道。 周洲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两个人相对着无言,周洲一直注意着付池池的一举一动,而付池池虽然一直都没有正眼看过周洲,也在偷偷的观察着周洲。 终于,还是周洲熬不住两个人长久的寂静了,他微微有些沧桑的问现在的付池池。 “池池,你最近还好么?顾源他对你怎么样啊?” “周大哥,我挺好的,就是一直都想不起来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了,如今顾源对我是百依百顺的。” “恩,他对你好就好,你不要觉得压力太大,这是他应该做的,更是他应该补偿给你的,你只要好好的享受这些就行了。” “周大哥,顾源他一直都对我很好啊,为什么你会觉得顾源他是欠我的呢?我们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啊?” 周洲看着现在一脸的激动的付池池,心里忽然就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付池池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如今池池那么开心,那么幸福,而顾源对他也是很好的,若是让她知道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那么池池会不会因为别的原因就不幸福了? “没,没什么。池池,你要知道,珍惜眼前的幸福是最重要的。之前所有的事情都不是那么的重要。你要抓住眼前的幸福。我之前一直害怕你不会幸福,所以一直都想要见你一面,亲眼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如今我看到你了,看到你很幸福,人也很健康。我就知足了。” 周洲释然的目光让付池池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罪人,一个完全不顾及别人的罪人,一看周洲这个样子,就是之前一直都对她很好的男人,自然,也应该是喜欢着她付池池的。 但是,她却忘了他,忘了就算了,竟然还那么刺激这个男人,而他竟然还那么大方的把自己让给情敌,让给顾源。 从周洲说话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来,顾源之前一定对自己非常的不好。但是她却是没有记住对自己好的男人,竟然就记住了顾源。 “周大哥,实在抱歉我忘记了之前所有的事情,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不愿意告诉我我失忆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我只要知道你不会害我就好了。周大哥,既然前尘往事都已经不记得了,就当上天特意让我忘记所有吧。” 付池池忽然变得异常的拘谨,然后,她惊慌的低头,然后又抬起自己的头颅。过了一会儿,她才毅然的抬起头。 “周大哥,我们结拜吧?我做你的小妹,以后你就是我的大哥?” “池池,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结拜为姐妹好不好?” “好,好啊。” 周洲激动异常的神情让付池池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了?难道周洲竟然不愿意或者不喜欢她的提议? “周大哥……” “好,好啊,池池,我愿意,我当然愿意。你就做我的妹子吧。走,我们这就结拜去……” “那可不行,池池,你怎么能这么草率的就让周大哥跟你结拜呢,也不通知我一声。来人,给我准备香炉!” “顾源,你忙好了?” “没有,但是我听说周洲过来找你了,就自己过来看看,我们家池池有没有让周大哥欺负啊。”顾源宠溺的刮了刮付池池的鼻子,微笑的说道。 “顾源,你又胡说了,我是想跟周大哥结拜来的,你来了,正好给我们做个见证吧。” 付池池抱住顾源的腰,轻轻的蹭了蹭他的胸前,然后舒舒服服的靠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他无奈的看了一眼面前目瞪口呆的周洲。 “周大哥,你可千万不要介意啊,池池她就是这样,比之前变了好多。” 周洲看着如此活跃的付池池,他心里默默的祝福了一下面前的两个人,池池,顾源,你们既然有情人终成眷属,虽然之前你们之间也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所幸你们两个人都没有事情,而付池池你现在忘记了,这样其实挺好的,我希望你们以后能够幸福。 “放心吧,看着付池池如今的改变,我觉得很欣慰,她之前太苦了,只知道为别人着想,所以才会变成这副样子,现在虽然也偶尔会心软,偶尔会为别人着想,但是,她毕竟也学会了撒娇,学会了为别人着想,我很为你们高兴。” “恩,那周大哥,东西现在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这便结拜了吧。” 付池池兴奋的跑出去,从太监手里拿走了顾源吩咐他们拿过来的香炉等东西。然后,她小心翼翼的把香炉摆放在了正中间的位置。 “大哥,好了,我们这便开始吧,顾源,你在旁边,你是我们的见证人了啊!” 两人燃着了香,付池池首先说了从此结拜为兄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话之后,周洲在后面重复了之后,两个人行了几个礼之后,离便成了。 “周大哥,你以后就是我大哥了,我以后终于不是一个人了!”付池池给了周洲一个大大的拥抱,虽然顾源知道这其实没有其他的意思的,但是,他还是心里颇为吃醋的轻声咳嗽了两声。 “哦对了,顾源,你现在可是我的相公,我大哥就是你大哥,快叫大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