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解蛊 - 神医皇后

第一百四十章 解蛊

“哼!那是你大哥,又不是我大哥,要叫你叫,我不叫。”顾源冷冷的拒绝了付池池的提议,打开重华宫的大门,就一个人郁闷的出去了。 付池池自然知道顾源在纠结着什么,她看着顾源走出这个大门,心里笑的欢畅,没想到啊,顾源也有吃瘪的时候,哈哈。 周洲看着付池池终于眉开眼笑,微微的裂开自己的嘴角,只要池池开心,无论如何他都开心。虽然让她开心的那个人不是他周洲。 “池池,如今你已经是我的妹妹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就过来找我,大哥一定会竭尽自己所能的帮助你的。” “恩,大哥,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情的,顾源这个人虽然偶尔霸道了一点,但是他还是很在意我的。我不会有事情的。” “恩,那池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了的话,我这就走了。”周洲从怀里面掏出一枚小小的烟花,递到付池池的手里,对她说道: “池池,以后你要是有事情的话,只要燃放出这个烟花,我就会尽量出现在你的面前,你放心,大哥永远站在你这一边。” “恩,大哥你也要保重,对了,你一直都在关心我,还没有告诉我你现在在干什么呢,如今能够好好的照顾自己么?” “恩,我啊,当年被顾源竭尽所能救了回来,现在虽然有些后遗症,但是生活什么的还是不错的,这还要多亏皇上的照顾呢。” “哦?大哥还有些症状?把手伸出来,我给大哥把把脉,看看再说。” 两个人当下也不推辞,付池池给周洲把了脉,就听到付池池的叹息声音: “对不起大哥,我以为自己能够救得了你,可以给你把把脉然后缓解了你的痛苦,但是这个病症由于当初的医治不当,现在,恐怕……” “没事的,池池你不要自责,你知道么,若不是因为你,我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当初顾源救我也是因为看在你的面子上,如今我能够好好的站在这里,我已经是很知足了。” “可是,这样的话,周大哥你以后会很痛苦啊,我总觉得都是我的错似的,心里总是闷闷的。” “你啊,就知道胡思乱想,不是告诉你了么,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要乱想,好好的过你的日子才是最好。你如今幸福就是最好的。” “好吧好吧,大哥,要是再说下去,你是不是就会再把顾源那个人给好好的夸一顿啊?到时候我对顾源死心塌地的,你是不是就开心了?” “你呀,好了,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了,我这就走了,不打扰你们两个人的二人世界了。” 付池池羞红了脸跟周洲告了别。周洲看到付池池幸福的小模样,放心的转头,给付池池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他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门外,周洲刚刚关上门,就看到顾源默默的站在门外,看到周洲出来,他微微的跟周洲点头致礼之后,顾源把周洲引到一个偏僻的角落。 “我不会叫你大哥的,你只是付池池的大哥!”顾源脸色不好的对周洲说道,这句话把周洲逗笑了。 “噗嗤,顾源,你什么时候那么可爱了?”周洲看到顾源恼怒的眼神投过来,微微对有些惊悚的看了他一眼,对他说道: “好了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池池以后就拜托你了,不过我想知道,付池池她究竟怎么了?” “我会好好对池池的,不用你拜托,她是我的女人!”顾源恼怒的跟付池池说了两句,一会儿之后,顾源把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跟周洲说了。 “池池最近受到的苦真的不少了,之前既然你已经伤透了她的心,而最近你又那么辛苦,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了,顾源,以后给我好好待付池池。” “放心,我的女人不由我来疼,难道让你以后抢走啊?” 两个人匆匆寒暄了两句之后,周洲便告辞离开了,而顾源则是迅速调整了若无其事的表情,匆匆的走进了重华宫。 “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啊?” “我嫉妒你啊,当然要走远点,让你们好好聊天!” “哈哈……我们家顾源终于也会吃醋了,我喜欢。” 付池池抱住顾源,在他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然后迅速离开。在顾源似笑非笑的目光中,她脸变得非常红润,开口对他说道: “赶紧吃饭吧,一会儿我们去找那个李汇去。我都快要等不及了。” “好。”顾源抱起付池池,迅速的寻着付池池的唇瓣,在她的嘴唇上狠狠的吻了下来。 良久良久,等到两个人来到李汇的住处的时候,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很久很久了。当付池池满脸通红的出现在李汇的住处的时候,顾源脸色就有些不舒服了。 “付池池,我们一会儿再过来吧。” “为什么,都已经来到这里了,为什么一会儿再来!” “付池池,你觉得你这个样子真的可以去找那个男人么?” 池池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现在的样子好像确实诱人了一点啊。但是,这都是拜身边这个人所赐! “走!”付池池咬牙切齿的往御花园方向走去。顾源自然知道自己好像惹怒了这个女人,因此,他也不说话,只是乖乖的跟着这个女人往前走。 “李大哥,我们来看你了,你在这里么?” 两个人来到李汇的住处,此时天都已经快黑了。付池池慢慢的靠近这间屋子,等站到门口的时候,她停住脚步,开口叫道。 “恩,池池来了啊。你的毒终于解好了?” “是啊,李大哥,我的毒解了,现在来跟你商量一下要怎么样解蛊来的。” “恩。” 李汇把两个人让到屋子里面,看着付池池明显变得非常红润的脸色,对她说道: “恩,恢复的不错,这样我也就放心多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我们要赶紧找到母蛊,然后才能很快的解决这件事情。” “李大哥,我们要怎么办,才能捉到母蛊呢?” “恩,这件事情也是我想要找你说的,如今我们没有办法锁定母蛊,我也不是特别能够确定,只能大致锁定一个范围。” “那中了母蛊的人会有什么反应呢?我们怎么才能找到这个人?总要有些提醒才行吧?要不然我要怎么追查母蛊啊?” 顾源一听李汇说他还不能立刻追查到母蛊,立刻就爆发了,没有想到,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他们竟然还查不到本源。 “皇上你不要着急,我只能告诉你,中了母蛊的人,真的不会有什么反应,但是,等会我催动子蛊的时候,身上有母蛊的那个人会立刻昏倒,直到子蛊停止运动,他才会慢慢醒转过来。” “那先生可知道母蛊是在男人的身上,还是在女人身上呢?” “这个,不能确定,只有这种办法可以找到母蛊,我虽然懂些南疆蛊术,但是我也不是很精通,毕竟离开那里已经很多年了,这是我唯一能够想通的话题。” “好吧,那这样吧,你先催动一下子蛊,大致确定一下母蛊所在的位置。然后我迅速派人锁定那里,等到明日我再一举拿下那个人。” “恩,现在也只有这样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行动吧?” “好,不过,还要稍等一会儿,我要先准备一点东西,等到我准备好了,我们即刻便可以开始。” 李汇出去了,但是,付池池这时候却害怕了,她哆哆嗦嗦的靠近顾源怀里,用小心翼翼而且害怕的声音说道: “顾源,我,我好害怕。” “好了好了不要害怕,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池池你知道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们都会幸福的。” 两个相偎依的人互相拥抱在一起,李汇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这两个人还真的是夫妻情深啊。 “我回来了。” 李汇的声音打断两个人的温馨,付池池虽然依然偎依在顾源的怀里,但是她也不是一个矫情的女孩子: “恩,李大哥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们要怎么做才行?” “池池,你就躺在那边的床上,什么事情都不要做,其他的事情我跟皇上完成就行了。”李汇看了看那边坐着的顾源,开口说道。 “好的。”付池池从顾源的怀里走出来,慢慢的躺在床上,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站在那里的顾源,对他说道: “顾源,不要离开我,我希望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我爱你。” “恩,我也爱你,放心吧,你睁开眼睛看到的一定是我。” “好了,皇上,你现在就不要再说什么了,我们现在便开始吧。池池姑娘,你把这个东西喝了。一会儿你会感觉有些痛苦,但是,你记住,千万不要慌张。” “这是什么?池池吃了会不会有危险?”顾源在旁边焦急的询问李汇,直到李汇摇头说不会,他才放过这个人。 付池池从李汇手里接过药丸,一口吞进了肚子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