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出人意料 - 神医皇后

第一百四十一章 出人意料

“池池,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但是,顾源的话注定要没有人回答了,因为这一刻,付池池已经陷入了沉睡,顾源惊慌的叫了一下付池池,看到她没有反应,这才转过身来: “李汇!池池她怎么了?为什么会晕倒,她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啊?” “皇上,你难道这么想要让付池池感受痛苦么?如今她昏迷,难道不是最好的么!” 顾源心里想着,池池她若是等会痛苦,还不如现在躺在那里,什么都不知道的好。想到这些,顾源也就没有那么的痛苦了。 “那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啊?” “不要着急,你就站在旁边看着就好了,剩下的我来做,有事的话我会叫你的。” “恩。”顾源当真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等着看李汇接下来的动作。 只见李汇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铃铛似的东西,他把这个铃铛靠近付池池身边,然后,把这个挂在了床帐之上。边做边解释道: “这是共鸣的蛊虫,我因为离开南疆有段时间了,如今再次动作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等会儿我要奏一段催动蛊虫运动的曲子。这种时候,你一定要控制住池池姑娘,千万不要让她乱动。” 顾源这下子开始紧张了,原来刚刚只是一个插曲,池池现在才是最危险的,这段时间之内。他一定会保护好付池池,一定不会让她出任何事情的。 李汇从怀里拿出一个奇怪的,像是口琴一样的东西,只见他轻轻的把这个东西放在自己的嘴边,不一会儿,顾源就听道一阵难听的,像是乌鸦叫一般的声音。 他看着认真吹奏着曲子的人,心里很惊讶,就这样就行了么?付池池她体内的虫子真的会听话的运动起来,让他找到那个人么? 但是,不容他多想,顾源只觉得自从这个男人吹奏出来这首曲子开始,他渐渐的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难受的。 然后,他觉得脑袋越来越昏沉,然后顾源感觉到,付池池的样子越来越模糊,直到最后,顾源只看到面前有个男人惊讶的转过身,看到他晕倒的样子。接着,顾源就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了。 “喂,喂顾源,你怎么了?怎么忽然晕倒了啊?” 李汇原本正在催动蛊虫的,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听到身后传出来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他迅速转过身查看,这才发现,顾源竟然倒地晕倒了。 蹲下身子查询了一下顾源的身子,李汇疑惑的睁大了眼睛,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吧?! 但是,叫顾源他没有反应,这种状况看起来又是那么像中蛊的样子。这是怎么了?顾源不可能是南疆的人啊。 顾源幽幽转醒的时候,付池池正脸色苍白的坐在旁边看着他,而李汇则是站在旁边,一脸无语的看着他。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在这里?查到是谁下的蛊了么?” “没有,怎么查啊,你都晕倒在那里了,我总不能直接趴在那里抱着你家皇后,让她不要乱动人,然后还认真奏曲吧?” “额,这个,对不起了李先生,这次都是因为我,池池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要不然我们明天再试试?” “好。”李汇爽快的答应了,顾源这才慢慢悠悠的起了床,让付池池搀扶着下了床。穿上鞋子顾源就往门外走。 “皇上,您请留步,我有点事情想问你一下,你能先坐一会儿么?” “当然。” 顾源在付池池的搀扶下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等着李汇的盘问。但是,等了好久,李汇却还是不说话。 “李先生,若是你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 “那个,皇后娘娘,你可以先回避一下么?” “为什么让池池回避啊?放心吧,我的事情不用瞒着池池的,她是我夫人,我相信她。” “那也不行,我李某人说见谁就会见谁,要是你们不想听听我下面要说的话,那就走吧,我不说便是。” “哎呀,好了好了,不要说了,顾源,我在门口等你,不要说太久。”付池池看到顾源即将要发怒的样子,自然而然的出来打圆场了。 付池池掰开一直紧握着她的手的顾源,转身走出这间大门,然后还体贴的关上了这件屋子的门。 “说吧,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当着池池的面说的,是不是因为池池?” “是的,我相信皇上也不想皇后娘娘受到伤害吧?我刚刚在给皇后娘娘召唤母蛊的时候,偶然间发现一件事情,虽然不大能够确定,但是我希望皇上还是好好的想想,预防一下比较好。” 顾源这回不再说李汇什么坏话了,只是抬眼看着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刚刚催动母蛊的时候,你就晕倒了,而我给你把了脉,发现你体内确实有些紊乱很符合母蛊生存过的迹象……” “不可能!我不可能给池池中蛊毒的!” “皇上不要激动,我知道这件事情是你不能接受的,我也不能接受,但是我们不能就这样否定这件事情的存在性吧?” “那照李先生所说,我是给池池下了蛊毒的那个人,那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催动过蛊虫,她会受到催动蛊虫的影响呢?”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能明天才能确定,因此我才要提醒皇上,让你想一想之前可有遇到什么样的人,或者被谁种上蛊虫也说不定。” “好了不用说了,我们明天再确定便好,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李先生还有什么事情么?若是没有的话,我这就先走了,告辞!” 顾源气呼呼的走出李汇的住处,拉着顾源猛跑了好一段路程,把付池池累的气喘吁吁,池池不明所以的看着忽然变得有些激动的顾源。 “顾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么?怎么他跟你说了一些话之后,你就这么激动了呢?是不是李大哥对你说了你不能接受的事情了啊?是不是关于我的?” 不一会儿,就没有人听得到付池池聒噪的声音了,只见付池池的嘴上,顾源正在用力的吻着。付池池被堵住嘴自然是不开心的,但是顾源来势汹汹,付池池抵御了一会儿,便城门大开了。 过了好久,两个人这才气喘吁吁的离开彼此。付池池抱着顾源精壮的腰身,害羞的把脸埋进他的胸口。 “顾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手足无措的失去理智了啊?” “付池池,你相信我么?” “自然是相信你的,我知道你不会害我的,我爱你。” “恩,我也爱你。” 说完,两个人就继续吻在一起了。就这样,一路上走走停停,等到两个人回到重华宫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了。 “顾源,刚刚在御花园的时候,你看到那些期盼你的后宫妃子了没有?你这样跟我这么张扬,真的好么?” “怎么?池池这么大方,想让我去陪陪他们么?” “怎么会,顾源你是我的,都已经被我打上烙印了,难道你还想耍赖不成?” “自然不会,好了,都这么晚了,我们睡觉吧,明天下朝我们还要去找李汇呢。” “顾源,他今天真的没有跟你说什么么?为什么你出来的时候会那么慌张啊?” “好了,赶紧睡吧,你要是实在不困的话,我们不如做点其他的事情?” 付池池一听顾源这种流氓似的表情,立刻听话的闭上眼睛睡觉。顾源看到付池池惊吓似的表情,无声的笑了笑,也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付池池醒过来的时候,顾源已经上朝去了。她叫来那些宫女,稍微整理了一下,就坐下来优哉游哉的吃起了早餐。 但是,没有想到,顾源下朝回来的时候,脸色铁青。池池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连忙上前慰问: “顾源,你怎么了?怎么生了这么大的气啊?” “池池。”顾源一把抱住付池池,说道:“不要走,在这里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好啊,哎不对啊,顾源,你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快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池池,他们让我充盈后宫。” 池池一听这个消息,立刻推开正在软玉在怀的男人,语气颇为恼怒的说道: “顾源!你很得意是不是?恩?” “怎么会,池池,你可是我唯一的女人,我这不也是正在恼怒呢么。好了,不要生气了啊。” “恩,挺不错的,皇上,臣妾明日便给你充盈后宫……” “付池池!” 顾源恼怒的声音瞬间响起,然后付池池便觉得自己的嘴唇一痛。接着,两个人便忘我的吻在了一起。 最后,这件事情在顾源满足的看着付池池的目光,说了一句话之后结束。 “池池,放心吧,我这辈子有你,足矣,我不会背叛你,更加不会让你受苦的。我爱你,只爱你。” 两个人再次来到李汇的住处的时候,都已经习以为常的再次按照上次的阵仗行动了。但是,这次顾源再次晕倒了以后,他也再也不敢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