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方法 - 神医皇后

第一百四十二章 方法

“顾源,虽然我也不敢相信,你竟然会给自己的皇后下蛊,但是,事实面前,我觉得你至少应该给皇后娘娘一个解释。” “什么意思?什么叫给自己的皇后下蛊?发生了什么事情?”付池池刚刚醒过来就听到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一时间疑惑的问道。 “池池顾源,母蛊在皇上身体里面。”李汇一句话解释了所有的事情,但是,池池却是震惊的摇头说道: “不可能,顾源不可能给我下蛊的,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顾源,走吧,我们先调查一下这件事情,看看究竟是谁,竟然会栽赃你,让我们之间发生矛盾。” “池池,你信我?” “废话,我不信你信谁啊,走吧。” “恩,你信我就好了,池池,我们不能走,你的蛊毒还没有解,若是要查这件事情,我们也要先解除了你身上的痛苦才好啊。” “可是……” “好了,别可是了,李先生,不知道现在查出母蛊所在的位置了,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两个都取出来啊?” “这个,取蛊之事有点危险性,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一个没人知道的所在,到时候免得被不相干的人知道了,发生没必要的事情。” “这个,我想想。”顾源想了半天,说道:“恩,想了一个好地方,走我们去那里。”顾源带着几个人走进了墨池居。 “顾源,你是不是记错地方了啊?为什么会在墨池居里面?” “放心吧,那个地方绝对僻静,一般人不会过去的。” 几个人来到一处菊花环绕所在,付池池看着这个地方,各种花都有,不仅僻静,而且花香怡人,一看就是费了一番心思布置出来的世外桃源。 “顾源,没想到啊,这里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好地方。我好喜欢这里。”池池陶醉的表情一下让顾源满足了,池池喜欢就好。 “恩,这个地方倒是不错,但是我们还是让人在外面守着吧,若是真的有人走进来,到时候出的可就是人命了。” “好。”顾源不言不语的出去了,付池池看着李汇一副淡定的模样,开口解的问道:“李大哥,你为什么会觉得顾源不是好人呢?” “恩?皇后娘娘为何会这般问?” “看你的表情啊,一开始我觉得你应该虽然对他没有那么喜欢,但也不至于到了排斥的地步,但是自从知道顾源就是母蛊的宿主开始,我觉得你看他的表情就好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恩,我没有跟你们呆在一起过,自然是不能确定这个母蛊到底是不是顾源下给你的啊。你要知道,母蛊跟子蛊要培养一段时间,等到两者之间彻底适应了主任跟奴仆之间的关系之后,子蛊才能下在人身上的。” “所以你认为,顾源养蛊?” “差不多,我这段时间也听了不少关于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之前他那么伤害你,也说不准他会养这么个失忆蛊,让你想不起之前的事情。” “好了,我相信顾源他不会这样对我的,我相信他不知情。我们先准备一下子,一会儿等顾源回来我们就开始吧。” “唉,好吧,既然皇后娘娘那么相信皇上,我就不再说什么了,一会儿我们就开始吧。不过我先说好,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成功,说不定最后把人给治死了也有可能。” “放心吧,我们不会怪你的,我也是医生,自然知道什么什么事情都有两面性的。不过,李大哥,不知道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要怎么医治?我其实也是知道些医治蛊虫方法的,我想跟你讨论一下。” “哦?池池姑娘也知道我们南疆的秘术?” “其实也说不上算知道吧,我只是之前在书中看过关于这件事情的解法,当然没有办法跟李大哥渊博的只是相比较啦。” “恩,池池你所中的失忆蛊,你听说过用什么方法可以治好呢?不妨说说看。” “恩,根据之前我在书中所看到的,应该找些旭香草,在室内燃烧了,然后李大哥用你的蛊虫加上你的音乐让虫子焦躁起来。接着用银针逼迫着蛊虫顺着我们想让她走的方向往前走。再然后,在皮肤外面切开一个口子,在切开口子的地方,放上它们喜爱的幽绥。等到它们出来,就行了。” “恩,池池这个方法确实是好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母蛊和子蛊在一起的情况下,万一母蛊对子蛊产生影响的话,两个人有可能都会危及性命?” “说的也是啊,着难道就是李大哥你之前想要找到母蛊所在的原因?” “恩,其实我们这里的方法没有池池的的方法简便,不说也罢,但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决不能让母蛊干扰到我们驱除子蛊。” “那要是母蛊和子蛊分离的话,万一我的母蛊或者顾源的子蛊中间有一方出现问题的话,会不会被蛊虫反噬啊?” “自然是不会的,不过也说不定,毕竟我们也不知道母蛊跟子蛊之间究竟有多大的联系。不管是人,还是蛊虫,对死都是有一种天生的恐惧感的。万一母蛊死的事情呗子蛊感受到了。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啊?那李大哥,我们怎么办啊?总不能说就这样,不解决了啊?” “我的方法是,先驱除子蛊,自然,前提要让顾源走得远远的,等到你的蛊虫取出来之后,我们再给顾源取蛊。” “那怎么行,着不是把顾源陷入危险之中么。” “毕竟子蛊跟母蛊之间的联系没有母蛊直接命令子蛊那么直接。我觉得这样皇上他应该不会有事的。” “不行,我不能让顾源陷入危险中,若是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更加不会独自一人活着的。” “可是,着蛊虫近日活动非常频繁,若是你再不快些取出蛊虫的话,我不能保证你以后会没事啊。” “李先生你还有其他的办法么?” “没有了,反正短时间内我是想不出来好办法了。若是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找些草药稍稍隔绝一些母蛊跟子蛊之间的联系。然后皇上再离得远一些。我想应该没事。” 李汇看着付池池满含希冀的大眼睛看过来,微微有些心虚的低下头,说道:“不过我也不能确定能不能让皇上万无一失。” 付池池遗憾的低下头,说道:“那算了,我再研究一下,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方式可以取出蛊虫,到时候我们再来吧。”付池池满含遗憾的走出墨池居的大门,一步一步的往御花园走过去。 顾源走进墨池居的时候,只看到了垂头丧气的李汇。他刚刚想要开口问付池池去了哪儿,就听到李汇落寞的声音: “皇上真是好福气,竟然有一个那么爱你的女人陪在你身边。真是羡煞旁人。” “哦?李先生这句话怎么说?” 李汇没有任何添油加醋的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立刻遭到了顾源厉声斥责:“李先生,你为什么事先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子?” “有必要跟你复述么?” “若是你跟我说了,现在说不定池池都已经取出了蛊虫,已经安然无恙了!现在这个样子,你说要怎么办?” “皇上竟然愿意为了池池姑娘牺牲自己?” 顾源满脸恼怒的看着满脸不置信的李汇,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顾源放弃了,颓废的问李汇:“池池刚刚有说她去哪儿了么?” 良久,李汇没有说话,顾源看了他一眼,满脸怒容的走出了这间房子。只留下李汇一个人喃喃自语,皇上真的愿意为你牺牲么? 付池池一个人走在御花园里面,微风轻轻的吹起她的头发,带起阵阵清香。她抬起头,看着面前各自忙碌的宫女们。 忽然,付池池顿住脚步,站在那里,细细倾听,只听到石头另一面有两个女子的声音:“哎,听说皇上今日在早朝的时候,跟大臣说,想要跟皇后娘娘举行成婚大礼了。” “真的么?那后来成功了么?” “恩,当然成功了,皇上出马,有谁敢不给皇上面子啊。” “不对啊,我听说,大殿上面,有大臣让皇上雨露均沾充盈后宫,皇上气的甩袖而走。” “啊?真的假的啊?皇上这么爱我们皇后娘娘,竟然为了皇后娘娘放弃了一整个森林?” “皇后娘娘好幸福,我要是有一个那么爱我的男人,我一定会幸福死的。” “哎呀,阿秀,你就不要做你那不切实际的梦了,赶紧收拾收拾。要去干活了。” “阿红姐,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我可是很实际的……” “……” 渐渐的,石头后面的人声变得远了。付池池却还是站在那里,愣愣的不说话。过了不知道多久,池池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她: “池池,池池……我终于找到你了,原来你在这里啊?” “顾源,你来了啊。我们不解蛊了好不好啊?” “那可不行,池池,着关系着我们两个人的性命,即便是为了你,我也不会放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