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解蛊良方 - 神医皇后

第一百四十四章 解蛊良方

“我不知道。其实我从来不知道自己身上有蛊虫。” “好了好了,顾源,不要胡思乱想了,如今知道我们中了蛊虫的也就李汇而已,他也是刚刚来到西烈,不会是他的。放心,我们不会有事的。” “恩,池池,我觉得给我们两个人下蛊的一定在我们附近,为了避免被他控制,我们还是尽早解除蛊毒吧。” “恩,顾源你说的不错,要是万一我们两个人被别人控制了的话,就真的麻烦了,不如我们这就回去找李汇吧。” 付池池急切的样子落在顾源的眼里,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池池,不要着急,不在乎这一刻。” “什么不在这一刻啊。尽早解决尽早好知不知道啊。你这样拖着肯定是最不好的解决办法。” “可是池池,你之前不是说不要解除蛊毒的么,怎么现在就这么急切的想要解决了啊?不会是故意骗我的吧?” “自然不是,我只是觉得,我们至少应该好好的活着,应该为了自己拼一把。虽然不一定能活下来,但是怎么办呢,我就不想任命,想要拼一把。” “恩,这才是我的池池,你就应该是一个自信的女人,什么烦恼都抛在脑子后面,让我烦恼就行了。” “那你不会累么?为什么不让我帮你分担呢?” “傻瓜。我爱你。”顾源自然而然的深情让付池池瞬间就招架不住了,当然,两个人最终吻在了一处。 “好了池池,我们赶紧回去吧,要不然他们该着急了。”气喘吁吁的分开,顾源催促道。 两个人相携走回皇宫,刚进重华宫,就听道门外传来了苏海的声音:“皇上,您终于回来了,尚书张大人找您来了。” “恩?他?找我所谓何事啊?” “这个,皇上,老奴不知道,不过他还在御书房外面等着呢,看起来好像挺紧张的样子。” “恩,我知道了,池池,你现在重华宫好好休息,一会儿我再回来找你。”顾源抱了抱付池池,温柔的说道。 付池池一个人呆在重华宫觉得挺无聊的,就跑道奏折旁边轻轻的翻阅,帮着顾源批阅奏折。但是,批阅了一会儿,付池池就进行不下去了。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顾源才带着满身的倦怠气息回了重华宫。但是,看到坐在凳子上面给他批阅奏章付池池,他微微惊讶了一把: “怎么还没睡啊?” “没什么,顾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当然。”顾源从脱下外袍,来到付池池身边,一把吧池池抱在自己的腿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顾源,你是不是在朝堂上面说要跟我成婚了?” “你知道了啊,不过对不起啊池池,我提出的意见还是被他们否决了。他们说让我们成婚的唯一条件就是让我充盈后宫,被我拒绝了。” “啊,怪不得这奏章里面有那么多人说我是红颜祸水呢。” “什么?竟然有人说你是红颜祸水?是谁,不想活了吧,我看看。明天非得找他事情不可去!敢这样说我们家池池。我都看不下去了。” “好了不要耍贫嘴了,回头等到你把后宫解散了我们再商量这件事情吧。如今不急,还是先解决了我们的健康问题吧。” “池池说的是,那我们先睡觉,等到明天我们就去找李汇怎么样啊?” “恩。” 两个人第二天再次来到李汇的住处的时候,李汇微微的惊讶了一把,“没想到两位来的这么快。我以为最起码也要等个十天八天的呢。” “我们两个人一贯奉行的原则就是事情尽早解决,不过这件事情还是要麻烦李先生了。” “恩,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放心吧,我会尽量让你们两个都没事的。” “谢谢李大哥了。我们两个人这就准备一下,我们一会儿便开始了怎么样?” “好是好,但是你们会不会觉得大白天会出现一些不相干的人,说不定会打扰到我们。不如两位晚上再来,那时候夜深人静的,不会出什么事情。” “也好,但是李大哥,顾源要走多远才不会受到影响呢?” “出了这个京城的话,应该就不会有事了。不过我建议皇上还是带着一些人出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也好及时解决,不会忽然出了人命。” “恩,知道了,我们今天晚上再来。那李大哥,我们这就先离开了。辛苦你了。” “恩,那晚上见了,池池姑娘。” 两个人回了重华宫,付池池对顾源说道:“顾源,不如今天晚上呢你就带着羽若,你们两个人一起去我们今天去的那个山洞吧?” “池池,今天晚上我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好自己,若是觉得自己忍受不了的话,就让李汇停手,到时候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千万不要勉强自己,知道了么?” “顾源,你就不用关心我了,这么多人看着我呢,你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要怎么办啊,没有人在你身边,若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可要怎么办啊。” “放心吧,我也不会有事的,我让羽若跟我出一趟城,正好顺便办点事情,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了。” “可是,顾源,我取出蛊虫的时候,你不可能没有一点的感觉的,若是你还出去办事的话,万一出点什么意外怎么办啊?” “池池,你难道还不相信我,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顾源,我要你答应我,今天晚上就找个安静的地方呆着,不要做任何的事情,如若不然,以后我都不理你了。” “这,池池……” “你到底答不答应!”付池池问顾源。 “好了,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放心,我一定听你的话的。” “恩,好。”付池池这才微笑着看着顾源。顾源则无奈的看着付池池。唉,真拿这个女人没有办法。 白天的时间渐渐的溜走,而夜也在两个人的期待中间渐渐的来临。 “李大哥,我来了。”付池池走进李汇的住处,看到他微笑着看着自己,而在她的屋子周围摆放了一些奇怪的植物。 “李大哥,这是?” “哦,这些是我之前跟你们说的,隔绝蛊虫气味的东西,若是你休息好了的话,我们这便开始吧。” “恩,好的,麻烦李大哥了。”付池池走到床上,端端正正的躺到了床上,然后他闭上眼睛。 不一会儿,付池池就渐渐的觉得自己的意识模糊了。李汇看到付池池渐渐的陷入沉睡,这才开始动手,按照之前两个人商量的方法动作。 起先付池池并没有任何反应,李汇原本以为,付池池应该就会这样安静的躺着了。但是,越到后面,他越发现,自己真的是错的离谱。 后来李汇要给她施针,让蛊虫按照自己的想法往前走的时候,没想到蛊虫却是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往前行进。 自己刚刚扎了后面一个针,前面的蛊虫会向他预想的方向往前慢慢蠕动,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它却挣扎的更是厉害。 渐渐的,越往外走,蛊虫运动的动作越大。李汇的额边渐渐的笼上了一层汗珠。而付池池虽然仍然在昏睡,但是她却也会难耐的乱动。 等到最后,当蛊虫蠕动道付池池裂开的手指的边上的时候,它忽然不动了,无论李汇用什么方法,它都不向前走。 “怎么办怎么办?”李汇无奈的在心里颤抖着,蛊虫,你赶紧出来吧。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也许受到李汇心里想法的驱使,也许是蛊虫也觉得呆在那里没有意思,只见原本停滞不动的蛊虫轻轻向前挪动了一小步。 虽然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但是,蛊虫只是微微的移动了一小步,距离他设想的距离还是相差了一大步。 李汇等的焦急,但是,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是一个活物,谁能拿它有办法啊。过了不知道多久,李汇忽然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皇后娘娘你千万不要有什么事情,我现在去拿些东西,引诱一下蛊虫,说不定一会儿就把它引诱出来了呢。” 一会儿,李汇从自己的包袱里面找出了一种奇怪的草。这种草长了四片叶子,但是,奇怪的是,这四片叶子却是一点都不一样。 李汇轻轻的把叶子放到付池池破裂的手边,只见原本一动不动的蛊虫忽然开始慢慢的活动了。它往前快步蠕动了两步。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随着这片叶子的靠近,付池池破裂的手也好像是受到了指引似的,血流的快的好像是受到什么指引了一般。 蛊虫蠕动到破裂的地方,怎么都不肯出来,任由血流快速流动,那个虫子却是一动不动的盘踞在伤口的附近。 李汇也是不敢靠近,他怕自己的手刚刚放上去,就吓跑了蛊虫,到时候可是真的得不偿失了。但是,看着付池池手上的鲜血越流越多。李汇心里渐渐的变得有些焦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