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抛弃过去 - 神医皇后

第一百四十五章 抛弃过去

“你倒是快些出来啊,再呆一会儿池池的血都该流干了。”李汇在心里腹诽,但是却怎么都不敢上前。 终于,不知道是受到了李汇的催促的影响,还是因为蛊虫真的觉得外面没有危险。着才慢慢悠悠的爬出了付池池的身体。 刚刚爬出来,李汇就眼疾手快的一把把蛊虫捉住,放进了自己特制的一个小瓶子。然后,他迅速离开付池池的手边,给付池池止血…… 池池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浑身头晕眼花的,看着床边所站着的人都觉得好像是双重人影一般。 “池池姑娘,你觉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李大哥,为什么我会觉得那么晕呢?” “哦,晕没事,姑娘刚刚失血过多,如今能够这么快的醒过来已经实属不易了。若是没有什么事情了的话,你就再睡一会儿吧。” 付池池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觉得自己浑身无力,虽然她也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失血过多,但是,她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再问这个了。 再次醒过来,付池池看到熟悉的床帏,熟悉的屋顶,转过头看到熟悉的人,她放心的笑了一下: “顾源,你怎么在这里啊?现在什么时候了?” “好了好了,池池,不要操心太多了,李汇都告诉我了,他说你的身体因为失血过多有些疲惫,若是没有事情就要多休养。” “顾源,你是打算把我当猪养么?还没事就要多休养。我现在要出去走走!” “好了我的皇后大人,你快些休息吧,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又过了半个多月,付池池一直都被顾源强制着过着猪一样吃了睡睡了吃的境界。终于有一天,付池池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吃了睡睡了吃了,非得起来不可。池池这才在顾源的带领下出了重华宫的大门。 御花园里,付池池看着娇艳的荷花,不禁感叹,过得好快啊,顾源,一眨眼又到夏天了,想当年,你可是还要取你的青梅竹马呢!” “恩?池池你这是吃醋了么?” “才没有,顾源,我忽然想去绝情谷了。不知道那里如今变成了什么样子呢。” “是啊,那里是我们第一次定情的地方,我们确实应该去看看。等到时候,我们就去看看好不好? “当然好。” “对了顾源,你最近感觉怎么样,自从子蛊取出来之后,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啊?” “没有,不过你子蛊取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浑身一痛,当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我总是觉得好像身上缺了点什么。” “啊,那我们还是尽快把母蛊取出来才好,万一到时候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会后悔一生的。” “好了,不要担心了。池池,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恩?什么事情啊?” “池池,我不想要解散后宫了。”顾源做好足够的准备跟付池池说。果然就像他所预料的那样,付池池听到这句话之后就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池池,池池你听我说好不好,不要激动……” “听你说什么?说你不仅喜欢我,还喜欢其他的女孩?顾源,你自己考虑清楚,若是你不解散后宫的话,我们就永远不要在一起了。” “付池池!你至于这么激动么?我还没有跟你说完!你不要那么倔强好不好,你听我把话说完!” “我不听我不听!你放开我顾源,我不想见到你!” 顾源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就把付池池抱进自己怀里,拉住她的手,忽然吻就狠狠的落了下来。那如狂风暴雨一般的气息,让付池池瞬间就招架不住了。 过了好久好久,等到顾源终于放开付池池的时候,她这才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顾源,你流氓!” 但是,付池池这种气势的话,在顾源看来,就好像是付池池故意撒娇一般。他的眼里渐渐变得炽热。让原本心里颇为恼怒,想要继续开骂顾源的人忽然住了口。 “池池,我们等到顾源回来就会退位了,若是我们现在取消后宫制度的话,到时候害的是顾杉。我知道你一直都崇尚一夫一妻,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替顾杉做决定。更何况,顾杉需要皇宫,他还不够成熟。” “你是说,你想把你的这些女人给顾杉,让他处理?” “当然了,付池池,你认为有了你这个女人之后,我还有精力再去应付其他的女人么?更何况,我是那么爱你,怎么会还要其他的女人。” “真的么?顾源你没有骗我,你真的打算把皇上的位子让给顾杉,然后跟我一起去流浪?” “自然是真的,池池,当初取得这个皇位是因为你,如今既然发现之前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误会,我自然愿意陪你浪迹天涯。虽然这样有负于师傅对我的厚望。但是,有你,我就知足了。” “顾源,我爱你。” 当天晚上,付池池跟顾源再次来到李汇的住处,付池池再次眼睁睁的看着付池池陷入危险中间,却无能为力。 这次的是母蛊,自然,不会像付池池那样的子蛊一样,一取就取出来了。因此,此次顾源经历了九死一生,两个人的病痛才再次取出来。 第二天,李汇就走了,没有跟顾源和付池池说,指示留下一纸信书,和一个竹筒。当太监把信和东西带到付池池面前的时候,她微微有些惆怅。 “好了池池,不要惆怅了,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虽然我们相处的时日不多,但是毕竟他还是有些留恋的。这样走,也许就是因为怕舍不得吧。” “恩,希望李汇他以后能够平平安安开开心心的,千万不能被所有的事情所左右了。若是有一天,我们再见到他的时候,我一定要当面跟他说一声谢谢。” “恩,好了,我们看看李汇说了些什么吧。”顾源看到付池池点了点头,这才展开他留下的信纸,只见上面写着: 池池姑娘: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多谢你们这么多日的照顾,相处了这么多日,我知道你是一个见多识广而且医术精良的好人。而皇上更是爱你护你的好夫君。看着你们两个人这么甜蜜,我也知足了。 我走了,你千万不要寻我,更加不要悲伤。我是一个随性的人,不想面对别离。而今生能够看到你们两个那么相亲相爱,让我再次相信真情了。我要去寻找我的爱情了。 这个竹筒里面装的是折磨了你们这么久的蛊虫。它们用火烧不死,当然更加是打不死的。此竹筒我用尽了办法,才能让它不惧火焰,因此,你们只需把这个竹筒放进火里一直烧,便可把它们蒸干,然后,它们便会死了。原本不想给你们,觉得我自己能够处理的,但是,想到毕竟这个动物跟你们还是有些渊源的,就给你们处理吧。 最后,我衷心祝愿你们能够白头偕老,相亲相爱一辈子。 留信人: 李汇敬上 “池池,李汇他也是个性情中人啊。” “是啊,不过顾源啊,你看看你的脸都白成什么样了,赶紧躺下休息,要不然我可就生气了啊!” “好了好了,付池池你真罗嗦,我知道了!” 付池池无奈的看着顾源一脸小孩子似的不耐。心里微微有些开心,没想到,一向对人都非常严肃的顾源,竟然也学会了小孩子气。 看着顾源休息,付池池就觉得异常的甜蜜,真没想到,他们之间竟然能走到这么幸福的时刻。 其实,在蛊虫拿出来的那一刻,她就觉得脑袋异常的疼痛,然后,大量的记忆碎片就涌入了自己的脑海里面。 也就是在那时候,她恢复了自己所有的记忆。那些痛苦的,被顾源折磨的日子,那跟着东方傲一起治病的快乐的日子。 其实她也有过片刻的失神和迷惘,此刻的洞东方傲依然是爱着她的,而且,那个男人从来没有伤害过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这个男人就那么照顾她,但是,无论如何,东方傲都没有做什么伤害她的事情。 但是,后来看到一直在身边紧张着她的一切的顾源,付池池就释怀了,顾源一直都是爱着她的,若是不爱,何必那么在乎?只不过,彼时的顾源,只知道纯粹的去爱,什么都不愿意将就。 可是如今的顾源,也许是经历了别离,也许是经历了失望和爱恋的痛苦,他渐渐的知道了什么叫做爱,知道了该怎么爱。 如今,守护在她身边的医治都是顾源,对她嘘寒问暖的一直也都是顾源。那,失去与得到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 她现在爱着顾源,一直都爱着这样一个傻傻的大男孩。只要他是真心的,只要他知道珍惜,那么,给两个人一个相爱的机会又有什么呢?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不如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重新开始不是会更好么? 因此,顾源,我爱你,为了你,我愿意抛弃过去所有的一切,跟你从失忆的那一刻开始,重新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