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杀人了 - 神医皇后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杀人了

其实顾源又怎么会不知道付池池已经恢复记忆的消息呢?付池池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顾源,我的孩子呢?”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知道,付池池已经记起了以前的所有。因此,从那天开始,顾源就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的等着,等着付池池做出一个决定。 他知道,自己曾经给付池池的伤害是多么的大,自然也知道,他给付池池的冲击会有多大,他从来没有想过要付池池原谅他。 若是有一天,付池池真的跟他说,因为曾经,要离开他的话,顾源虽然会非常痛苦,但是他不会拦着她。因为顾源知道,他没有资格! 就这样,一个在装作不知道,另外一个则是提心吊胆的。两个人磨磨蹭蹭的度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面。付池池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顾源跟以前不一样了。 原本的顾源,是什么时候都会管着她,什么都会过问两句的。但是,自从解除了蛊虫之后,付池池发现,顾源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她的生活,但是不再像以前一样,事事都管着她,事事都任由她撒娇了。 一个月后的某天,付池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在顾源再次在跟她吃了饭就往御书房走了之后,付池池拦住他。 “顾源,你要是对我有意见的话,可不可以直接跟我说,不要憋着,更加不要这样对我不闻不问的啊!”付池池说着,眼泪就不听话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让原本也很痛苦的顾源震惊了。池池,我也爱你,可是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你说出你心里想法,你到底会不会离开我? “池池,你想多了吧,我没有对你有意见啊。你若是没事的话,就好好休息吧。” “顾源!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不爱我了?”付池池梨花带雨的样子,让顾源心里震惊异常。 他知道付池池是一个坚强的女人,若不是受到委屈的话,永远都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的,更加不会哭的。 他转过身,一把搂住面前的付池池,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给她顺气。语气微微有些落寞的说道: “池池,不哭了好不好,我没有不要你,更加没有对你有意见。你知道么,池池,你太美好了,我害怕有一天你会离开我。” “顾源,你骗我!” “付池池!我没有骗你。我顾源一直都是被人人唾弃的异类,因为我长得跟别人不一样,好不容易你喜欢我,我怎么会不担心,不害怕。付池池,我知道你已经恢复了记忆,你一定记得了之前我怎么伤害你的……” “顾源,你混蛋!我恨你!”付池池说完,立刻就跑出了重华宫。徒留顾源一个人愣在原地。看着付池池离开的方向。 顾源悄无声息的留下了一滴眼泪。付池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多怕失去你?这些日子我一直尝试着没有你的日子,但是,我发现,离开你一会儿,我就会感觉浑身都难受。 付池池一个人跑到御花园,垂泪不止,顾源,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为什么对我们之间的事情那么没有信心?难道你不知道么,我也爱你的啊。 “哟。这不是我们一直想要求见却永远都见不到的皇后娘娘么?啧啧,怎么在这里哭的那么伤心啊,是皇上不要你了么?” “滚!”付池池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就出声恼怒的吼道。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她却没有吼走这个人。这个女人听到付池池这么恼怒的声音,立刻就笑了:“哈哈,皇后娘娘,其实你霸占皇上都那么久了,也该把皇上还给我们了吧?” “我再说最后一遍,你要是再不滚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哟,看看啊,大家都来看看,皇后娘娘发怒了。可是,皇后娘娘,臣妾并没有犯什么错误啊,而且这御花园又不是你们家的,凭什么你说走我就走啊。” 付池池听着旁边这样一个人聒噪心里更加恼怒了。顾源,你是不是想念你的后宫了,所以你不喜欢我,更加不想跟我走,所以才这样对我的? 付池池心里想着,顾源,好啊,你不是不喜欢我,喜欢她们么?要是我把这个人杀了的话,你会不会直接就杀了我给她们抵命啊? 我倒要看看,你是要我,还是要你的美人!哼!让你欺负我,顾源,我要让你知道,惹了我的后果! “羽若,你给我出来!” “是皇后娘娘,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 “你,现在给我把这个女人给我杀了!” “这,皇后娘娘……” “怎么,连你都不听我的话了是不是?羽若,现在这个就是你的考验,你现在给我吧这个女人杀了!要不然从此往后,你就不要再跟我了。” “皇后娘娘,玩玩不可啊。她又没有做什么错事,就只是说了些错话,大不了属下让她给您道歉,您就饶过她怎么样?” 付池池这次没有跟顾源争辩,留下愣在原地的羽若,远远的跑走了,依然留在空中的话就是:“羽若,你以后不要跟着我了,回到顾源身边吧。” “皇后娘娘,您别走了,属下这就杀了她,您回来好不好。” “你竟然敢杀我,你这个侍卫,我是皇上的人,你不想活了么。” 羽若这会儿没有跟她辩驳,只是抽出自己手中的刀,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往这个女人砍过去。 “你不能杀我……啊,救命啊……不要杀我,我求求你了……啊……” 伴随着最后一道声音响起来,女人的头落在了地上。鲜血瞬间涌了出来,一会儿便染红了御花园边上所有的花草和地面。 羽若看到旁边躲得远远的太监宫女,只是语气阴寒的说道:“都不要过来。”然后,他便跑过去找付池池了。 跑到付池池所在的地方的时候,她正在优哉游哉的坐在一个小池塘旁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往池塘里面扔着小石子。 “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让你去找顾源么?” “皇后娘娘,属下按照您的吩咐,杀了那个女人,求您了,皇后娘娘,您不要赶走属下好不好?” “你是说你杀了她?真的杀了她?” “是的,皇后娘娘,您若是不信的话,尽管跟属下来,那儿属下还没有让人清理呢。” “啊,罪孽啊,我竟然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杀了一个无辜的人,羽若,我是不是太坏了啊?我,呜呜……” “这,皇后娘娘,她是属下杀的,皇后娘娘无需自责,都是属下的错,您不要太过自责。” “不,不,呜呜……那都是我的错,要不是因为我,你不会杀了她的,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羽若看到付池池有哭的更加厉害的趋势,这才发现,自己好像做错了事情了,可是,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现在是没有办法安慰皇后娘娘了。 无奈之下,羽若来到前面,想要找一个宫女或者太监去通知皇上。可是,为什么他们见到他都躲得远远的啊? 羽若迅速飞到一个人面前,不顾他瑟瑟发抖的样子,拉着他说道:“你,现在去给我把皇上找来,就说皇后娘娘正在找他。” 说着,他不顾忌那个已经瘫软在地上的太监,继续跑到付池池身边,极力的安慰她,以防她自己想不开,出了什么意外。 小太监颤抖着看着皇后娘娘和那个刚刚一刀杀了李答应的人。他刚刚说什么?说什么来着?哦,想起来了。 小太监匆匆忙忙的往重华宫的方向跑去,生怕自己跑慢了一步,到时候万一他喊皇上喊晚了,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刚刚跑到重华宫的门口,小太监就叫开了:“皇上,皇上……” “什么事情那么慌张!”顾源原本就因为付池池的事情正在生气,这下子看道小太监慌慌张张的样子,心情更差了,因此,他的语气和脸色都不大好。 小太监看到皇上铁青的脸色,心里想着,这下子完了,皇上心情那么差,他看来是活不了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怎么不说了?” “回皇上的话,是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他在小池塘找您。” “你说什么?皇后娘娘找我?” 小太监看道陛下更加铁青的脸色,心里想着,这下子完蛋了,但是没有想到,等到他抬头的时候,皇上已经没有了人影。 他擦了擦额头上面因为紧张流出来的汗。这才颤颤巍巍的倒在地上。试了很多次,小太监都起不来。看来这次吓得真的不轻啊。 顾源来到小池塘的时候,看到付池池正在抱头痛哭,那样子,好像是要疯了似的。池池这是怎么了? “皇上,皇上您终于来了。”羽若终于看到顾源过来,赶紧过来跟顾源说了刚刚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顾源摆摆手让羽若退下去,这才来到付池池身边,一把把池池抱进自己怀里,拍了拍付池池:“好了好了,不哭了啊池池,我们不哭啊。” “顾源,呜呜……我杀了人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