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卸任 - 神医皇后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卸任

古色古香的街道两旁,围拢了很多百姓,他们自从听说在边关打仗的南宫将军和杉王爷回来了,就非常激动的都跑到了大街上。 此时的大街上人群熙熙攘攘。顾源带着付池池坐在马上,身后跟着一队非常非常威武的文武大臣。 直到前面传来一阵喧哗声,顾源这才悄悄的对付池池说:“池池,他们过来了,走。”顾源说着就抱着坐在前面的付池池,两个人策马向前面的队伍走过去。 临近队伍,顾源指挥着身后的人停了下来,只见南宫凌高坐在马上,看着俨然就是一个打了胜仗的模样。而顾源则是单骑跟南宫凌并肩骑着马。只见两个人来到顾源身边。 顾杉和南宫凌一咕噜滚下马来,单膝跪在顾源面前,“臣顾杉,老臣南宫凌,恭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顾杉,南宫将军,免礼平身。你们辛苦了。” “皇上严重了,为国家分忧是臣,老臣的荣幸。” 三个人终于不再寒暄,众人在顾源和付池池带领下,回了皇宫。而大街上,众位百姓自看到南宫凌的那一刻都开始欢呼起来。 后来在南宫凌单膝跪下给顾源行礼的时候,百姓也都跟着下来,接着,大街上想起了一阵高呼声:“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顾源自然是不愿意让诸位百姓失望的,只见他豪迈的跟大家挥手行礼,直到最后,当他看到南宫凌和顾杉诸位都露出了一丝疲惫的时候,这才带着人进了皇宫。 “南宫凌,顾杉,你们都先回去休息吧,晚上等你们休息好了,我给跟你们摆接风宴,庆贺你们凯旋而归。” “多谢皇上美意,那皇兄,我这就回去了。皇嫂再见。” “皇上,老臣告退。” 两个人相继离开之后,顾源这才一把抱起原本已经有些疲惫的付池池,说道:“怎么样,在这呆了这么久有没有感觉厌烦啊?” “没有啊,顾源,我们去逛逛集市好不好?”付池池忽然对顾源撒起娇来。但是,这次顾源没有同意付池池的提议。 “池池,现在百姓都还没有散开呢,京城里面所有的百姓几乎都认识我们。你觉得我们现在出去怎么样?” “哦,原来顾源你是担心这些啊,不要担心,我有好方法,保证百姓看不出来。”付池池拉着顾源,两个人回了重华宫。 大街上,两个长相平凡的夫妇在往前走,百姓自然不会想到,这两个人就是他们一直都敬仰着的皇上和皇后。 此时的京城,不论是酒楼茶肆,还是街角赌坊。所有的地方都在传颂着刚刚那恢弘的一幕。大家都激动着终于看到了陛下。 但是,有更多的人则是在说南宫凌这个人,他们说南宫凌怎么破的敌军,怎么在宁副将万般的刁难下仍然宽宏大量。直到宁副将死了南宫凌还哭的差点晕了过去云云。 付池池每每听到这样的说法都抬头看顾源一眼,到了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池池这才小声的问顾源: “这些消息是你传的?” “自然不是。我只是让顾杉跟南宫凌多做做戏让那些士兵们看到。那些士兵大多是京城的,他们如今都回京了……” “顾源,我忽然发现,你真的好腹黑啊。” “嘿嘿,多谢娘子夸奖。” “走吧,这集市没有什么好玩的了,以后我们再出来吧。”付池池看到所有的百姓几乎都在讨论这些东西,顿时垂头丧气的对身边的男人说道。 顾源自然也不想跟付池池在大街上面多呆。但是,好不容易出来了,他自然是不愿意就这样就回去的。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顾源说完,揽起付池池的腰,顾源用轻功,两个人瞬间就没有了人影。 “主人,您回来了。”风看到面前的忽然出现在这里的男人,微微有些惊讶的问道。 “恩,现在,你去召集一下阁里面的人,我有话要说。” “是,主人。”风瞬间没有了影子。付池池看到周围终于没有人了的时候,这才悄悄的拉了拉顾源的袖子: “顾源,这是什么地方啊?” “这里啊,这里是我所有势力所倚靠的地方。煞鬼阁。” “你说这里是煞鬼阁?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杀手组织?你是这里的主人?” “恩。”顾源看着付池池崇拜的眼睛,有些惊慌的问道:“付池池,你这是什么表情?” “没什么,顾源,我忽然发现,我对你的崇拜,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 顾源这回只是甩给付池池好像是看神经病一般的眼神。然后他说道:“付池池,你能不能出息点,还好你现在的样子只有我看到,要是别人的话,一定会以为你是神经病的。” “主人,人都来了,在大厅里面,您……”风走到偏厅,看了看坐在这里和皇后娘娘说话的主人,开口说道。 “恩,我这就过去,你先过去看着点。” 顾源看着风走出去,这才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女人:“走吧池池,跟我过去一趟,不过我先跟你说一声啊,千万不要出声。” “我不去了吧,反正你们这些男人说正事,我去瞎参合什么啊。” “付池池,虽然我也觉得你不要去的好,但是一会儿我们可能没有时间回来了,若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我也不会这个时候拉着你回来啊。” “你的意思是,我们一会儿可能要逃跑?” “差不多,快走吧,让他们久等不好。”顾源看了一眼旁边呆萌状态的付池池,心里有些纠结。池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呆萌。 “走吧,一会儿他们就会误会我们了。” 顾源带着付池池走进大厅的时候,看到整整齐齐站在那里的冷血杀手们。他这才收起看付池池时候暖暖的表情。 “主人。”众位杀手单膝跪地,对着顾源行了一个礼。然后,他们站起来,面无表情的站起来。 “这是你们的主母。”顾源指着身边抱着的付池池,对下面的众人说道。 “主母。”付池池只觉得一股寒气铺面而来。然后,顾源悄无声息的拉住自己的手,然后伸手一拽,付池池就被他抱进了怀里。 付池池瞬间觉得浑身一暖,身边再也没有了那种冰冷的寒气。微微一笑,付池池回抱住了顾源。 “我跟你们说主母不是让你们欺负的。以后若是谁敢跟主母为难,就是跟我过不去,我一定让他生不如死!” 顾源阴寒的语气讲出来这些话的时候,让原本打算试探一下主母的人立刻打消了所有的念头。只见他们立刻单膝跪下,说道: “属下知错,请主子责罚。” “好了,没事,下面我跟你们宣布一件事情。” 付池池一直都在暗暗观察着身边的男人。看到他跟平常完全不同的样子,心里微微有些惊异,从来没有想过,顾源竟然还有这种样子。她是不是太不了解顾源了? 这个男人如今的样子,浑身散发出冰寒,好像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付池池看着他都觉得有些冷。从来没有想过,他浑身散发出寒气的样子。 不知道顾源以前是不是都是这个样子的?那样的他,当时是怎么想的?有没有曾经感觉到孤独?若是没有她的出现,顾源是不是依然是那个样子? 这样想着,付池池忽然紧紧的抱住身边的男人,企图用自己仅有的温暖去融化这样一座冰山。以后她付池池,一定不会让顾源背上的。 顾源正要往下说,忽然感觉身上一紧,他低下头看去,只见付池池像是一只八脚章鱼一样,把自己牢牢缠住了。 池池忽然感觉到顾源炽热的目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好像……池池脸红了,竟然脸红了。顾源在心里惊奇。 但是,现在不是惊奇的时候,他要赶紧把这件事情做完,等到回宫之后,再跟池池惊奇才好啊。因此,顾源心里颇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付池池松开自己的手脚,离开自己身边。 “咳咳……我要说的是,煞鬼阁的阁主我打算不做了,让位给风。” “主人。” 顾源的话刚刚落下,煞鬼阁所有的杀手立刻跪下,风更是颤抖着跪下:“主人,万万不可啊。风还没有这个能力掌管煞鬼阁。而且,煞鬼阁原本就是主人一手创立起来的啊。” “我知道,煞鬼阁确实是我一手创立起来的。我也知道大家很多人是做惯了杀手的。因此我没有强逼着你们去改变行业,只是我却是不想做这个了。” “可是主人,您是皇帝啊。属下们没有勉强您非要做杀手不可啊,您可以让我们做很多事情啊。” “可是,这就不是一个杀手组织了。好了,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大家都知道我是皇帝。我也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因此,今天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以后风若是有什么疑难问题的话,就过来找我就好了。” “主人。”看着顾源匆匆的就要走,众位杀手立刻跪下对顾源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