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烂醉如泥 - 神医皇后

第一百四十九章 烂醉如泥

顾源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丝毫没有看身后的那些人。付池池看着身后跪在地上依依不舍的众位杀手。终于还是不忍的拉了拉顾源的袖子。 作为杀手,他们都知道自己是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的,可是现在他们却能够因为顾源的离开而露出不舍的情绪,付池池知道,若是他们就这样走了,恐怕他们会跪在那里永远都不会起来。 “池池,你难道真的想要永远留在这里,留在皇宫里面么?”顾源声音喑哑的对拉着自己不肯走的付池池说道。 “当然不想。”付池池无奈的看着明明自己也很难受,却拼命的忍着的顾源,柔声说道:“等我一会儿。” 付池池说完就跑走了,顾源看着这个女人跑回大厅的背影,心里既无奈又有几分期待,不知道池池会用什么样的方式说服这群人。 只见付池池走到刚刚顾源和她站着的位子,眼神微微扫过那些跪着的人的脸,然后她好像是悲戚,又好像是无奈的说道: “诸位请起吧,顾源他虽然退去了这个煞鬼阁阁主的位子,但是,你们想过没有,风可是他的手下,你们也曾经是他的手下。他怎么会抛下你们呢?” 付池池顿了顿,看着所有的人都用诧异而且期待的眼神看着她,这才轻声咳了咳,然后眼神变得温柔的看着门边上的男人,说道: “他只是说不当阁主了,让风做阁主,但是若是煞鬼阁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们认为他会不会抛下你们?不会啊。所以,他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跟大家相处。” 付池池看到大家都一副隐隐有些兴奋的看着她,心里这才放松了一些。就在这时候,付池池感觉身后插进了一双手。熟悉的男性气息让付池池放松了神经。 “池池刚刚说的没错,我不会抛下你们的,若是你们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不会来,当然,若是煞鬼阁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一定不会抛下你们的。” “多谢主子。”众人此刻语气中那种隐隐的兴奋感让付池池知道,自己这次成功了,这次,她终于也为顾源做了些事情了。 “好了,你们都起来吧。”顾源语气冷厉的说道,“你们以后给我记住,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要动不动就跪!听懂了没有?” “是!”大家异口同声的话让顾源心里一乐。然后他转头看向自己的女人,眼神变得非常的温柔,然后他说道: “池池,我们快走吧,要是再晚了一会儿南宫将军该等急了。” “好,走吧。” 两人走出煞鬼阁的时候,顾源一把把付池池抱入怀中,把头埋进她的颈子里面,闷闷的说道:“池池,谢谢你。” 付池池微微拍了拍这个男人,语气柔和的说道:“好了,你要是再磨蹭的话,可就真的来不及了哦。” 两个人回到皇宫的时候,晚宴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顾源带着付池池来到重华宫里面,两个人洗了个澡,然后付池池精致的打扮了一番。 “皇上,时辰已经到了,南宫将军和杉王爷已经到了。” “恩,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朕这就带着皇后娘娘过去。” 顾源说完,拉着身边的女人就往重华宫的外面走去。而付池池这次也难得的温柔,顺着顾源的步子往御花园走。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随着苏海一声尖细的声音的吆喝,众人都起座离席,然后他们跪下,头垂的非常低,然后他们喊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好了,平身,入席。”顾源用威严的口气说道。然后,两个人在众人簇拥之下,坐到了正中间的位子。 两个人坐到下之后,众人这才入席,接下来便是他们准备的各种歌舞宴会。这种正式场合,付池池自然是不能丢了顾源的脸的,因此,她也难得的没有像平常那样,吃的不亦乐乎,变得异常的庄严。 池池偷偷的观察着周围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们,心里自然知道,她们这是打扮给顾源看的,但是,没有办法,顾源一眼都没有给她们。 付池池心里有些微微的同情,这些女人,可真的是不容易啊,她们平常能见顾源一面是非常不容易的,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了,她们自然是拼尽全力的打扮。 付池池心里想着,若不是因为她跟她们爱上的,或者说是嫁给的是同一个男人的话,说不定她会帮助她们。但是,没有办法,顾源只有一个。 “付池池,你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的,竟然忽略了朕啊?”顾源小声的在付池池耳边愤怒的说道。 但是,在那些女人的眼里,如今皇上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公然吻了皇后娘娘,这,这也太张扬了吧…… “皇后娘娘,臣妾敬您一杯。”终于,一个长得颇为小巧玲珑的女人站出来对付池池柔柔一笑,开口说道。 “好,我也敬……” “付池池,你敢!”顾源忽然打断付池池的话,语气有些恼怒的说道。然后他小声的对付池池说道:“付池池,你的身体刚刚愈合,你不想要命了么?” “这,对不起啊,这位妹妹,皇上他不让我喝酒……”付池池脸色非常抱歉的看着这个女人,然后说道。 但是,这样的笑容,却被台下端着酒杯的女人曲解了。她感觉皇后娘娘对着自己挑衅一笑,然后,故意说出这样一句话来,着不就是在跟她炫耀么?贱人! “好了,你退下吧。”顾源让那个女人回到座位上,然后又应付起来各位大臣敬上来的酒。敬酒的女子没有成功挑衅了皇后娘娘,还被皇后娘娘讥讽了,她们这些女人自然不敢上去自讨苦吃。因此,付池池身边竟然也是安静的。 过了不知道多久,当顾源醉醺醺的倒在付池池身上的时候,大家这才知道,宴会应该结束了。大臣和他的家属们这才纷纷告退回家。 不一会儿,整个御花园里面便只剩下那些不愿意离开的娘娘们了。付池池这时候才发挥自己的皇后威严,说道: “大家都散了吧。“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其中一个娘娘竟然还说:”皇后娘娘,皇上是我们大家的,皇后娘娘不应该大度一点么?” 付池池原本想回话的,但是后来她想想,若是在这和这群女人纠缠不休的话,顾源不省人事不说,也有失她的风范。 “羽若。” “皇后娘娘。”羽若闻声飞了下来,落在付池池身边,对她躬身行礼说道。 众位娘娘一看皇后娘娘竟然把这个煞星叫出来了,当下便都不敢再组织付池池离开了。当日在御花园里面,羽若手刃的那个答应他们可都听说了。听说后来他们家都被皇上封了呢。 “皇嫂。”当顾杉出现在付池池身边的时候,付池池简直要把他当成救星了,顾源已经快要把她压的快要喘不过气了。 “顾杉,你来了啊,快点来帮我,把,把顾源扶回重华宫去,我要被压死了!”付池池喘着粗气说道。 其实付池池身边不是没有环绕着人的,就像刚刚的羽若,他们都跟着付池池和顾源,在她身后保护着的。可是,这一大群人,竟然就看着她一个人在那里驮着顾源走,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帮忙。 付池池不知道这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当下也不敢说什么,生怕触到什么忌讳,到时候可就真的麻烦了。而羽若他们的想法则是,皇后娘娘不吩咐他们,他们不能乱动。 因此,直到现在,顾杉过来了,付池池这才把顾源推倒他的身上。她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便跟着顾杉,几个人一同往重华宫走。 “顾杉,你怎么没有出宫,现在出现在这里啊?我可是看着你走出御花园的啊。” “哦,皇嫂啊,我不放心你啊,你看看,皇兄喝的烂醉如泥,而宴会上面可都是皇兄的女人。我怕你被那些女人吞肚子里面吃了啊。” “噗嗤……”付池池听到顾杉这句搞怪的话,当下便笑出了声音。但是,她却是没有说话,兀自陷入了沉思。 两个人不声不响的走到了重华宫门口,付池池看着越来越近的重华宫,对身边拖着顾源的顾杉说道;“天都这么晚了,顾杉,麻烦你了。你先回去吧,剩下的路我驮着顾源就行了。” “皇嫂,我,我能单独跟你说几句话么?”顾杉忽然红了脸,低着头跟眼前跟看着他的付池池说道。 “怎么了顾杉?有什么事情么?“付池池疑惑的看着面前满脸通红的男人,开口问道。 “有点事情。”顾杉声音越说越低,但是却能够清晰的让付池池听得到。池池这下子真的疑惑了,究竟什么事情,竟然能让顾杉脸红成这个样子? “顾杉,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姑娘了?”付池池猜测的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