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前世(三)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五十八章 前世(三)

周围的人都神色莫名的看着这个即便是被人狠狠的骂着,仍然吃的理所当然的人,一阵无语,而离若他们显然是憋不住了,转过头看着付池池,怒目而视,然后,他问道:“姑娘没听到大家都说你什么么?你就不能有点女人的样子!” “矜持?算了吧,矜持是什么东西,能吃么?”离若被她噎了一下,也没有了声音。但是,不妨碍他对付池池怒目而视。付池池毫不怀疑,若是眼神能够杀死人的话,她付池池此时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东方傲这下算是明白了,感情这小丫头是忽悠自己的啊。她家根本不在这里住。可是,不能让她跟在自己的身边啊…… 然后,他扬声吩咐道“离若,给这位小姐买身合适的衣服回来让她换上,然后给他点钱,打发她走。”说完,不待离若有所反应,就踏着客栈的楼梯往客房走去。 离若听到主子发话,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迅速地答应一声,就起身往屋外走去。 可是,刚走到大厅门口,就听到一声闷哼。而后,离若迅速回过头来,刚好看到主子面色发白,身体颤抖的停住脚步,仿佛下一秒就会摔下楼来一般。 离若这下再也顾不得其他,飞身上去,扶住摇摇欲坠的东方傲,担忧的唤了一声:“主子……” 而后,扶着东方傲往楼上走去,边走边嘱咐着:“云霞,你去打发那位姑娘离开;水寒,你快去请一个大夫过来;琉星,你速去清理了大堂中这些不相干的人。” 吩咐完边头也不回的扶着主子疾步往客房中走去。 付池池呆愣的看着面前刚发生的这一切,看着离若带着东方傲往客房中走去,她也跟了过去。 想她上一世也是中医院的医生,治病救人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的。上一世大学毕业的时候,父母都让她报相对轻松一点的会计专业,可是她硬是违背自己父母的意见,偏偏选择了中医这条路。 她没事的时候解解闷。可是就是有那么巧的事,从那以后,她就迷上了中医。在学校学中医的日子虽然苦,可是有自己的兴趣支撑着,她也没有退缩过。 而周大山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那个时候她与周大山是令很多人羡慕的小情侣。可是…… 付池池强迫自己,忘掉周大山,先以眼前的事情为主。 蹬蹬蹬跑到东方傲的房间门口,却被离若拦住了去路。 “姑娘还有事么?我家主人身体不适,现在不便见你。”付池池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说道:“我是大夫,我可以帮你们家主人看病。” “你?”离若眼里透过疑惑,而后,他嘲讽地说道:“姑娘还是快些走吧,我家主人的病就不劳烦姑娘挂心了。” “我看,你家主人这次出来,就是找名医看病的吧?他的病不是刚得的,是久病未医。对么?” 说着,付池池很有把握的看着眼前英俊的离若,挑了挑眉接着道: “既然那么多的大夫都治不好,多我一个又不多,说不定我能治你家主人的病呢?你说是吧,离若大哥。若我能治好他,也可以偿还了我欠你们的饭钱,不是一举数得的是么?” “可是……”“哎呀别可是了,再可是我就不治了啊。” 说完就作势要走。离若这下也不敢忤逆付池池了,伸手引路道:“姑娘跟我来吧。”付池池这会也不犹豫,抬脚跟着离若就往屋子里面去。 这会,当付池池真的见到了东方傲的时候,着实的吓了一大跳。只见他满面苍白,嘴唇乌青,脸上因为疼痛而扭曲着,见到付池池进来,就强装镇定,而后疑惑的看向付池池身后的离若。 见到主子向自己看过来,离若慌忙解释道:“禀主子,池池姑娘说她会医您的病,属下就把她带来了。” 听到这话,东方傲怒吼道:“胡闹,快把她打发走,我不想再见到她了。另外,让云霞把水寒叫回来,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知道。我们在这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启程去篱谷,找神医张灿。” 东方傲看都不看付池池一眼,就吩咐离若。付池池也不恼,站在那里看着东方傲吩咐好以后,悠悠的开口道: “中了那么深的毒你还逞能,我看你这样子啊,不用去找什么神医了,你已经活不过三天了,找到神医的时候恐怕你也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你不治就算了,我走了啊。” 说完,就大摇大摆的走过离若,忽视掉离若目瞪口呆的表情,淡定的绕过她就往外走。 我的天哪,这穿过来半天了,也没吃上一顿饭,饿都快饿死了。付池池不禁腹诽,反正已经到古代来了,虽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时代。 可是,既然人都来了,就既来之,则安之吧,有没有办法改变。想着,其实付池池心里也渐渐适应了自己穿越过来的事实。 离若焦急的看着付池池从自己面前大摇大摆的往外走,心里焦急的像是一把火一样,眼看着付池池就要走出去了,离若再也忍不住了,“主上……” 东方傲看着眼前的付池池和离若,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而后唤道:“姑娘,请问姑娘是如何得知在下是中毒,而非生病的呢?” 东方傲盯着付池池,好像一眼就要把付池池看透了一样。 半晌,东方傲叹了一口气,说道: “罢了罢了,姑娘既然知道在下是中毒,不知姑娘可有方法解毒么?” 一直观察着他们的动静的付池池这会儿才转过身来,走到东方傲的床榻边,伸手搭上了东方傲的手腕,一边把脉,一边得意的看着东方傲。 半盏茶过去以后,付池池的眉头已经拧成了一个疙瘩,而后严肃着面孔对着东方傲,问道:“不知东方先生是不是曾经喜欢一个女子,而后公子又毫不留情的伤害了那个女子?” 只见付池池刚说完,东方傲原本苍白的脸上迅速铁青了起来。连原本焦急的离若也是一脸的愤怒和诧异看着付池池。付池池瞬间被这样的眼神看的身体猛地一僵,而后一脸的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惹到了眼前的这对主仆,可是她还是很负责任的对眼前的两人说道: “东方公子你这中的是情豆毒。传说这毒是痴情女子下给负心的男人的情豆毒。此毒无色,略有些桂花香气。服食的人第一个月会偶尔感到眩晕,第二个月会偶尔感觉……唔……欲求不满。第三个月会觉得心口微微有些疼痛。第四个月……以此类推,直到第十二个月,疼的生不如死,最终……疼死。而且,终此十二个月,他都会死心塌地的爱着下毒的人。” 而后,她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面色阴沉的东方傲,接着,她道“看公子这样子,怕是十二个月快到头了……此毒,有两种方法解毒。其一,公子要跟那个女人每月于十五过后的第二天欢好,不能间断,一直持续一年。其二,这毒是有解药的,但是需要很多名贵的药材配置解药。其中还有几味药是极为难寻的,且此药的药引需用下毒女子的血……更重要的是,若解此毒,必须要有断肠草,但是,我从没见过断肠草。” 看到眼前主仆震惊的眼神望着自己,付池池心里暗自庆幸,还好当年的那个老爷爷送给自己的那本书里对情豆有所记载,否则今天不仅这人丢大了。 而且,还会失了一张免费的饭票啊。她付池池虽然穿越过来了,可是以她对历史那么差的了解,恐怕连银子怎么花的都不知道吧。 见主子的眼里闪过暴风雨一般的阴狠,离若的心狠狠的抖了抖。而后,他低声对东方傲说。 “主子,这个姑娘的话未必可信,我们就快要到篱谷了,不如我们现在启程,奔赴篱谷,找张灿神医帮您医治一下子?”说完还狠狠的瞪了一下坐在凳子上旁若无人的喝着水的付池池。 “嗯,也好,我们现在就起程去篱谷,走吧。”说着,挣扎着就要起身,可是,不知道是虚弱还是其他什么别的原因,只见东方傲刚起到一半,就闭上眼睛,往榻上再次倒去。 看到这种情况,付池池冷声吩咐道:“扶他起来。”而后,从怀里一抹,哎呀天哪,忘记了,自己最近没有上班,针灸包放在医院了,没带。 这可怎么办那?哎对了,想起来了。她再次吩咐道:“你们叫人去首饰铺,买些银簪子回来,快去快回。再晚一点,你家主子就要性命不保了。” 说着,她站起身,伸手扶着东方傲,而后开始慢慢地检查东方傲的脉搏,眼皮,舌头,脸色……离若这下可就不干了。 “姑娘,你若是想要什么衣服首饰,等你把我家主人治好了以后,我保证你有一辈子的衣服首饰可以用。可是现在,主上正在危在旦夕,你居然,你居然……” 说着,双目就赤红起来,双拳紧握,隐隐有要上前来揍付池池的冲动。而跟着东方傲的那几个侍卫,也和离若一样,双目赤红,付池池毫不怀疑,若是这个男人死了,她会被他们撕成碎片。 “额,我说你想到那里去了,我虽然很爱美,可是我也能够分得清轻重缓急的好不。你要是信任我,就快去买银簪子。你要是不相信我,那我现在就走,你可以另请高明!” 付池池严肃、语气铿锵的说完了这番话,而后,她也别过眼来,等着离若发话吩咐下去,完全看不出紧张,一副要走要留随你便的架势。 这样子可把离若气坏了。可是,他知道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于是他冷声吩咐云霞去置办银簪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