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今生(一) - 神医皇后

第一百五十九章 今生(一)

云霞也是一脸的迷惑的看着付池池和离若,但是她也不敢违抗命令,就赶紧带着银子去买簪子去了…… 很快,一大堆簪子就被云霞买回来交给了离若,然后离若看也不看,就甩到了付池池的身前。付池池也没有别扭,扭头看看别着头不看她的离若。 付池池把簪子放在热水里泡了一泡,然后又把它们拿起来放在火上烤了烤,然后就七手八脚的开始往下扒东方傲的衣服。 东方傲昏迷着,任由付池池推着他坐在床上,而且头还靠在付池池的肩上。她扒东方傲的衣服轻而易举。可是,站在床边上的那几个人就不这么想了。 离若等四个人没想到会出现有这种情况,看的羞红了脸,云霞急忙出声阻止道:“哎,我说,你还有没有羞耻之心啊?就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就这样扒男人的衣服?你……你……” 付池池不理会她,继续奋斗东方傲身上的衣服。云霞出手就要阻止,可是,离若好像看到了付池池镇定的眼神,看到她眼中没有一丝绮念,不像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做什么的样子,便伸手拦住了云霞,轻微的摇了摇头…… 但是,几人仍然没有放松警惕,仍然紧攥着双手,毫无疑问,若是付池池真的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她会立刻毙命在众人的掌下。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东方傲被她扒的只剩下一件里衣,付池池才住手。然后她扶起东方傲,让他坐正,找准一个位置,就要往他背后扎已经被火烤好的银簪。 这下,周围围着的离若他们再也忍耐不住了,劈手夺下付池池手中的银簪就要往地上扔。然后,水寒快速出手,付池池只觉得一阵冰寒的风即将到达她的头顶。她吓了一跳,同时,她快速的跳开了。 而关心自家王爷的离若水寒等人自然不去管她快速出手,扶住自家王爷,以防王爷没了支撑,就直接摔倒在床上。 付池池这下子也不干了,凭什么这么凶的夺了她的簪子,还虎视眈眈的看着她啊?于是她叫嚣道:“哎,我说,你们还要不要救你们主人啊?不想救就算了啊,想救人就快点还我簪子!” 说完,她就要夺回簪子。 离若这会儿也急了,紧张的看向端坐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东方傲,扭过头狠戾的对着付池池,平复了好久,才低哑着声音问道:“姑娘这是什么医术?为何要用这簪子扎我家主人的穴道?姑娘可知,这可是会要了我家主人的命的!” 听到这狠戾的语气,付池池总算明白了他们的意思,感情他们以为她要害了这个躺在这里的男人啊! 不过,想想他们也是好意,干脆就放松了神经,对着他们真诚的许诺到“你们放心,我一定尽快就回你们的主子,他不会有事的。刚刚那些只是针灸,是为了治病救人用的。我保证,三针以后,你家主人必醒。” 听到这样的承诺,众人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救醒自家主子,只好相信付池池了。 离若忽然觉得,这个女人好像是不明来历的来到他们身边的,还是小心点的好。 想到这里,离若满含狠戾和警示的声音响起:“哼!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坏心思,否则……”付池池知道他们还是满心戒备,也不恼怒,只是扶着东方傲的背来回的摸索,然后时不时的扎上一针。 “嗯哼……”一盏茶以后,当东方傲这样的闷哼响起以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付池池也是,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子。把银簪小心翼翼的收好,而后交给云霞。兀自走下床来,把位子让给离若他们。 离若等人看到主子醒了,都复杂的看了付池池一眼,然后担忧的看向自己的主子,等待着主子的吩咐。而后,在看到东方傲疲惫且苍白的脸的时候,都自觉的告辞离去。 付池池被他们忽视了个彻底。原本打算偷偷的溜走,却被离若给提了出来。她没有离若力气大,也没有人放她离开,只好慢悠悠的向着客房中的凳子走去。 可是天不遂人愿,付池池刚在桌边坐下,本打算吃完饭如果没什么时情,她就偷偷溜走的,就被东方傲复杂的眼神搅得无法躲藏。 付池池干脆不吃了,就着东方傲的眼神狠狠地回盯着她,恶狠狠的问道:“你干嘛盯着我啊?我脸上有字么?” 问完看到东方傲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付池池感觉好像她脸上真的有字,也顾不得拿筷子吃饭了,就把筷子狠狠的往食物上一插,拽着袖子就往脸上去。然后抬起头来,看着东方傲说道:“还有么?在哪里?帮我指一下,我再擦擦。” 东方傲看着这样可爱的付池池,心里不由得放松了几分,接着,他宠溺的摸摸付池池的头,柔声开口道: “没有,你的脸上什么也没有,我没说你脸上有字啊!先是神秘的跑到我这里,然后又有这样惊人的医术。我只是很好奇,你究竟还有多少神秘的惊喜给我。” 看到还停留在头上的手和东方傲温和的语气。付池池不争气的又想到了周大山。那个时时都对她宠溺温柔的男人。 记得以前,她生病的时候,周大山也是这样摸着她的头,就是不愿意相信她说的是小病,拉着她就去医院。 而后确定了她的病情真的像她说的,没有什么大碍,才拉着她的衣袖,小心翼翼的抚着她的头,再刮一刮她的鼻梁,然后温柔的说: “我家池池就是了不起,居然跟医生说的是一样的哎!真厉害。不过,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千万不要再生病了,知道么?你生病我会心疼的……” 而后,他硬是拉着付池池挂水,吃药……当时有很多人都羡慕付池池有福气,有这么贴心的男朋友。 可是谁知道……付池池努力压制自己不去想周大山,可是,这哪是压制便能够压制的住的啊……压抑了好多天的思念和伤心就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付池池觉得有很多的眼泪瞬间涌入她的眼眶,胀的眼睛酸酸瑟瑟的。但是,面前还有一个人,她要坚强!她现在只想找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大声的哭个痛快…… 于是她带着哭腔转过身说到:“好了,这下没我什么事情了啊,你们该走就走吧,我就不缠着你们了。”说完就转过身跑走了…… 这下子惊呆了屋中的正在看着她的人。东方傲虽然知道付池池很野蛮,很开朗,很会惹麻烦。可是她人真的很不错啊,而且说不定还可以为主子解毒。 可是从没有看到过这样悲伤的付池池啊…… 他不由得担心起了这个刚刚见面不到一天的女子。可是,东方傲没有说话,只是悠闲的喝着手边的茶,连看都不看付池池。 东方傲的心里,一直以为付池池是故意要引起他的注意的,他以为她也像京城的那些女子一样,为了爬上他的床,不惜一切代价…… 虽然她人很不错,但是,如果她也是那样的人,他不介意再狠一点。而且,他还是有事情要办的。不论如何,正事要紧。 吃饭的时候,付池池不在,离若他们就猜测,估计这个女人做了什么出格的事,被主子赶走了吧?但是,那个女人那么野蛮,一定很快就会回来的。 众人也不等付池池,就开始沉静的吃饭了。吃完饭,他们还是没有见到付池池回来,大家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望向东方傲。 可是,东方傲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悠闲的说道:“吃完饭离若你去买一个马车过来,” 大家的目光瞬间涌上狂喜。可是听到他的下一句话,却是集体僵住了身子。只听到东方傲略有些穿透力的声音说道:“我这身体不大好,这段路程,就坐马车去吧。” 东方傲心想,我们不能再耽搁了。不管付池池姑娘是不是像其他的女人一样,我都不能再在她身上多花费一点时间了。我的事情本来就多,外加上还要解毒,我们一定要在毒发之前赶到篱谷,解决了那群佞臣。 我还要留着命回去跟那个该死的女人算账那。我的事情看来还真不少。而且,池池姑娘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呢,她一定不会走的。想到这里,东方傲也就释然了。 可出乎东方傲预料的是,付池池直到他们走也没有出现。东方傲不敢耽误行程,可是,还是有些担心付池池。于是他吩咐云霞道: “你去成衣店买点合适的女装,再跟店家开一间上房,付一月的房费,把衣服放进去,在留些盘缠给她。离若,我们先走。云霞办完这事去追我们。水寒偷偷的看看池池姑娘去了哪儿,护送她回到客栈,再过来找我们。” 东方傲觉得,这样的待遇已经足够偿还付池池的救命之恩了。然后,他就放心的走了……但是谁也没有发现东方傲眼中的狡黠一闪而过。 付池池出了东方傲的房门以后,伤心的也没有看路。这次因为东方傲的帮忙,她换下了这些人说的比较暴露的短裤短褂,穿上了比较传统的中国古代的正统服饰。 所以也没有人再围着他打量了。甚至连一个人搭理她都没有……她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就那样跑着,找到河边,就坐在那里嚎啕大哭起来。发泄着连日以来的委屈。 当然的,她也想把周大山忘了,毕竟当初先背叛他们感情的是他周大山啊。而且她付池池现在穿越到了古代,还不知道是什么朝代。 更是不知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呢,总是想着他,在这怎么生活下去啊? 没想到,她想着想着就躺在石头边上睡着了……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付池池看着这黑黝黝的树林和凉飕飕的河面,心里既恐惧又伤心。 原来她付池池低贱到连一个人愿意出来找她都没有。不过幸好付池池的心态非常的好。她认为无所谓,本来在这里就不认识人,以后闯荡还是要靠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