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演戏 - 神医皇后

第十七章 演戏

现在她第一个遇见的男人命在旦夕。不救他自己恐怕于心难忍,救了他有可能自己要搭进去一辈子。怎么办? 挣扎了许久,付池池的心里还是乱哄哄的。就在此时,付池池突然想到,自己好像也中了情花的毒啊。唉,算了,以后有时间再解毒吧。 为今之计也只有暂时先嫁给东方傲了。他可是救命恩人那。付池池这人一向有恩报恩的。如果就让她这样对东方傲视而不见,恐怕她永远都做不到吧。 而且,付池池思考了一下,认为自己还是没到喜欢顾源的地步,而且,作为不同世界的人,付池池还是害怕以后他们之间不能在一起,顾源那么缺爱的人到最后可能会因为她的消失而发疯。 所以,如果果真是嫁给东方傲,也许趁着顾源没有情根深种之时,就可以打消他的念头。默默在心里对顾源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快步向东方傲的院子里面走去…… 付池池从容来到东方傲的房间门口,看到他的身边站着离若和琉星。轻轻的敲了一下门。在听到里面传来:“进来。”的声音以后,低着头走到东方傲的身边。 然后,突然跪下,对东方傲说道:“求王爷收留了我,我实在无路可走了。我,我……呜呜……”说着说着就掩面哭了起来。 东方傲看着这样的付池池,立刻拉下了笑脸,露出嘲讽的脸色,说道:“姑娘你这是做什么?离若,你给池池姑娘一百两银票打发她走了吧……”说着就要让离若拉走她。 可是付池池这下子却嚎啕大哭了起来:“王爷不要啊,我真的是无路可去了啊,呜呜……”脸上立刻挂出了几颗豆大的泪珠出来。 之前离若就对付池池颇有好感,而且他觉得即使多了付池池一个人,也不会影响主人的大局的。 付池池那么惹人爱的一个姑娘家,如果真的要是让她在外面,可怎么生存啊。想着,离若便开口道:“王爷,不如您就留下她吧,您身边多一个小丫头服侍不是更好么?” 说完就跪了下去。付池池感激的看了离若一眼,然后迅速地低下头。 东方傲痛心疾首的说道:“如果你要是觉得值得信赖,就留下她吧。”说着,看也不看付池池一眼,对着墙面吩咐道: “你们都下去吧,我要睡会儿。”说完再也没了声音。付池池咬着嘴唇看向东方傲的背影,对着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默默地跟着离若走出去了。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离若温和的说道:“姑娘好好再次休息,王爷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你而已,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会有人不喜欢。” 听到离若说东方傲,付池池害羞的低下了头,然后满面通红。离若看到这样的付池池,心道:“原来你喜欢王爷啊。王爷却是不近女色之人啊。如果池池姑娘可以让王爷沉迷女色,怕是对主上更加有利啊。而且如果他沉迷女色,我们下药也可以更方便啊,说不准以后还有人帮我们背黑锅啊。” 想到这里,离若看付池池的眼光越发的温柔,轻柔的开口道:“姑娘你就在屋子里伺候着王爷吧。”吩咐完就下去了。留下付池池单独一个人站在客栈门口,进屋也不是,走开也不是。 付池池思索半天,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站在东方傲的床前,愣愣的看着东方傲的背影,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是觉得心里无限的悲哀。 一瞬间就想象到顾源听到这个消息的愤怒。唉,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傻事出来。想到此,付池池竟然觉得自己的心从来没有像此时一样狂跳出来。 东方傲觉得有人进入了自己的屋子,他以为又是离若,可是,闻到来人身上淡淡的桂花香味,他知道,付池池进来了。 可是她却没有叫自己,东方傲最终还是没有沉住气,转过身来,看到发呆的付池池脸上一片不正常的潮红,也就不计较了,揶揄道: “怎么,是不是觉得本王世间少有,俊朗无比啊?”付池池这下子终于回过神来,无语的望了望屋顶,透着笑意说道:“是啊,王爷脸色白的都可以去装白无常了,当然俊朗。” 快步来到东方傲身边,付池池说道:“不要斗嘴了,现在先计划一下我们接下来的步骤吧。”说完,付池池说道看着旁边的东方傲,等着他发话。 听到付池池的话,东方傲也不再开玩笑了,眼神幽深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他看着付池池眼中坦荡荡的神色。微微的叹了口气,愧疚说道: “池池姑娘,本王在这多谢了。本王绝对不会亏待姑娘的。回王府以后,你就是本王的王妃,而且,本王此次如果真的能够逃出去,本王许诺你三个愿望。” 付池池听到东方傲这样说,立刻回道:“王爷,你之前帮助过我,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付池池是个知恩图报之人。不用这么客气。只是,王爷,池池斗胆恳求,待到您谋事有成之时,可否放池池游走山野?池池只想游荡山野,没有想要进王府的愿望。” 东方傲看着面前不愿进王府的女子,满脸的惊奇和不置信,还有一些的探究…… 他东方傲见过的女子,哪个不是争着往他床上爬的啊,别说王妃,就是一个侧王妃也会让所有的人争得头破血流的,因此他的身边从来就不缺女人的。 也因此他至今都看不上那些女人,至今尚未有立过王妃。如今付池池怕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戏码吧。 观察了半晌,东方傲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不论付池池所说是不是假的,她都是会为她留着王妃之位的。 想到此,东方傲也就释然了,说道:“好。”付池池看到东方傲微微的愣神,和他眼神中的不可置信,微微一笑,也不解释,说道: “王爷,虽然您也是看不上我的,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小女子想要请求您一件事情。”东方傲看着付池池,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等着付池池的下文。 只听付池池说道:“我虽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但也是知道女儿家的清白是极其重要的。只望王爷往后……” 话没说完,付池池便住了嘴,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东方傲,静待东方傲的回答。只见东方傲微微凝深了眼眸,定定的盯了付池池看了好久,然后点了点头。 到此,付池池才真正的放下了一口气,然后对东方傲说道:“不知道王爷可方便向池池透露点消息?您为何遭暗算啊?” 悄悄地叹了一口气,东方傲突然就后悔了,不知道自己的这个举动是不是太过信任付池池这个人了。而且,就这样子把一个女孩拉入他们的圈子真的好么? 以后万一有一天她为此丧了命,恐怕也不会有人记得这样一个女子吧?而且现在他们要做的事情恐怕她要背负不少的骂名吧。 思考再三,东方傲突然开口说道:“姑娘……” “既然都这样了,你就叫我池池吧。”付池池如是说道。东方傲也不闪避,用幽深的黑眸看着她,然后继续开口说道: “你真的想好了?” “恩。”坚定而不容置喙的语气从付池池口中坚定地说了出来。 东方傲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那好吧,池池你万事小心,我也会拼命护你周全的。”说着,身子往身后的垫背上一靠,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眼神空旷而悠远。 良久,付池池以为他什么都不会说了的时候,东方傲突然悠悠的开了口,这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外太空发出来的一般,令付池池不由得一阵伤悲和伤悲。只听得东方傲悠悠的说道: “我与二弟东方昊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我和琉璃是母后历尽千辛万苦生出来的孩子,东方昊是陈贵妃的儿子。父皇一直认为他还年轻,总不愿立太子。我们小的时候,大家都和睦相处,可是现在我们都长大了,父皇立太子便被提上了日程。二弟一直认为我是他的最大的阻碍,这些年来暗杀下毒无数,可还很谨慎的没有留下任何的把柄。没想到他会这么有手段的收买了我身边的人……” 东方傲微微的向付池池的方向看了一眼,却发现她眼中有掩饰不住的同情和了然……转而对着她的方向说道: “池池你是不是觉得很可笑?都是自己家人,却为了那个孤独的位子,非要对自己最亲近的人痛下杀手。哈哈,他们又何曾知道,我真的没有想要与他们争什么啊?” 说着眼中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寂寞和向往。付池池轻声开口说道:“自古最是无情帝王家,既生于皇家,怕是很多东西不是你自己能够决定的吧。” 付池池看着面前这个满脸落寞的男子,霍的站起身来,说道,“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啊?”付池池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面前的屋子,然后转头对上东方傲的目光,说道: “如今这大白天的,我没办法给你治病吧?而且,即便是我给你治了病,你怎么去抓药啊?而且,见到离若他们我该怎么说啊?”东方傲探究的看着付池池,突然开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离若不是我的人的啊?”付池池看到东方傲眼中的怀疑,心里猛地一颤,然后立刻谨慎的回想什么,而后满面通红的说道: “上次在客栈煎药的时候我不小心撞破他们的秘密了,还好他们没有发现我……”说着付池池还故作惊吓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东方傲怀疑的看向付池池,只看得付池池手脚冰凉才幽幽的开口说道:“你先回去,晚上再来找我吧。记住,我们说的事情你谁都不许说,即便是琉璃也不许。”说完就拉了拉身上的被子,微合上双眸,下了逐客令。 付池池也不在这自讨没趣了,立刻就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当大门阻隔掉付池池的背影的时候,东方傲才猛地睁开双眼,开口叫道:“琉星。”琉星应声而出,恭敬地立在东方傲的身前,静等主子吩咐。

下一篇   第十八章 指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