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指责 - 神医皇后

第十八章 指责

“把他们的动向汇报一下吧,还有,找个人暗中跟着公主,保护公主。”琉璃更是俯下身子,恭敬地说道: “是。” 说完就在东方傲身边叫来了一个武功高强的暗卫,说道:“你去保护公主。”说完就伸手让那人下去了。顾源看着关的严实的大门,说道: “王爷,他们近日好像与篱谷方向来往甚密。而且,京都传来消息,陛下身体一日比一日差。风侍卫那里传来消息说,近日昊王爷多次进宫去找陈贵妃。怕是,怕是陛下时日无多了。” 听到这里东方傲的眼眸缩了缩,而后坚定地说道:“看来我们要加快步伐了啊。张硕那怎么说?” “回主子,张硕那说,李将军已经接受了陛下的虎符,愿听王爷差遣。张硕问王爷,现在该如何?”东方傲想了片刻,说道: “你让张硕领李将军抄小道换上普通商旅的衣服潜入京城,等候的的消息。吩咐下去,我们明日出发去篱谷,务必在两天之内到达,本王这次一定要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哎对了,篱谷那边的人手安排好了没?” “安排好了,他们都等的快要不耐烦了呢。”说着琉星微微的笑着看向东方傲。东方傲沉吟半晌,说道: “好好对待池池姑娘,这次若不是她,我这次的毒怕是不好解呢,即便是他们这半道上下的小毒怕是也还要明忠躲过侍卫跑来好几趟呢。真没想到啊,明忠都没办法解开的毒,居然让一个小姑娘解开了,哈哈哈哈……”琉星看着大笑的主人,心里也是很开心,王爷可是有好多年没有笑了呢。 付池池一回来就看到东方琉璃坐在她的屋子里面,好像是在等待她的样子。付池池快步来到琉璃身前,弯下身子就行礼道: “池池给公主请安。不知公主找池池所为何事?”说着就站在那里给公主倒了一杯水递在她的手中。她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东方琉璃说话。 东方琉璃转过身来,冷冷的盯着她,看了好久说道:“付池池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在利用我接近我皇兄?” 付池池莫名其妙的看着东方琉璃说道:“不知道公主从何处听来这些风言风语?” 东方琉璃说道:“外面的侍卫都议论说你一直赖在皇兄的屋子里不出来,怕是看上皇兄了。”说着,就红了脸,说道: “我也不是不想你在我皇兄身边,只是,为什么你倾慕我皇兄却不直接告诉我,还这么拐弯抹角的要爬上我皇兄的床?”付池池无语的看着东方琉璃,可是她却也不能辩驳。 最后她只得讪讪的低下头,认真的听着东方琉璃的训斥。东方琉璃看着付池池这样的表现,就知道是真的了,面上顿时就愤怒的想要喷火一般,手指着付池池的方向说道: “付池池,你个下贱的女人,我怎么会瞎了眼与你交朋友,你真无耻!你滚,从今往后不在也不想见到你!”说完就愤愤的回了他自己的屋子; 付池池回到屋子,面色苍白,早就想到,如果这样帮助东方傲会招来很多的白眼和辱骂,可是,真正经历的时候,付池池还是觉得,自己真的很难忍受那些流言蜚语。 付池池突然感觉有些害怕了,害怕见到顾源,见到那个武功高强,心思单纯的男人。不知道他如果知道自己将要嫁给东方傲会怎么样。 付池池的心里突然涌上难以言喻的伤悲。心里激励排斥他的知情。惊慌之下,付池池立刻向嘴里猛地灌下两口水,然后立刻跑到榻上想要饱饱的睡一觉,可是,她翻来覆去脑袋中间总是浮现出顾源的脸,和他愤怒的表情…… 折腾了好久,当付池池终于有点睡意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了离若的声音:“姑娘,在么?”付池池很想不理他而继续睡觉,可是,转而想到什么,她还是不情不愿的起身打开了门。 看到离若眼露暧昧的看着她,付池池的心里没来由的猛然一跳。她忙整理好仪容,然后问道、;“有什么事么?离若大人?”离若看到付池池整理好了,才恭敬地跪下说道: “王爷吩咐,池池姑娘即日起前往王爷的身边伺候……”付池池听到这里,愣了好久,总算是回过神的时候,说道:“大人稍等片刻。” 说完她进屋拿起自己放在床上的包袱,走了出去。而后跟着离若七拐八绕的来到东方傲的身边,离若打了声招呼就起身走了出去。? 当付池池眼睁睁的看着面色苍白的东方傲在她面前宽衣解带的时候她还是惊呆了。东方傲看着傻站在那里的付池池说道: “愣在那里做什么啊,还不快点来帮忙。时间不多,先把小毒解了再说。”于是这边害羞的面红耳赤的付池池才明白东方傲这是在让她治病,而不是她脑中脑补的那样的。 可她看到东方傲赤身裸体的站在她面前,还是不能像东方傲那么淡定,于是她颤颤巍巍的往东方傲身边挪去。 东方傲在在床上赤身裸体的等了半天,还是没有看到付池池挪到他身边,疑惑的回头看去。 只见付池池满面通红的一点一点往他身边挪着脚步,他疑惑的想开口问付池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的时候,看到付池池偷偷瞄过来的眼神,瞬间明白了付池池这是在害羞。 于是就清了清嗓子,说道:“你再不过来我就过去抱着你过来了啊。”说完,戏谑的看着付池池猛地抬头看他,然后迅速地低下头去,脸上比原来更红。 东方傲突然就觉得这样的付池池真的好迷人,好想直接把她压倒床上好好咬上几口。东方傲这下子心里也升出旖旎来。 努力压制住乱窜的欲望,东方傲继续坐在那里,等着付池池龟速的来到自己身边,然后掏出银针,施针。 虽然整个过程中,两人之间空气暧昧的能把人灼伤了,可是,还好两人都是理智的人,况且付池池的心里一直都挂念着顾源。 因此,当最后东方傲让侍卫打来水,两人皆都收拾妥当以后,付池池才正色的对东方傲说道:“你的这些小毒虽然我可以帮你解了,可是情豆毒怕是也要快些准备才行了。依照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怕是最多熬不过一个半月了。” 然后看着东方傲铁青的脸色,付池池接着说道:“情豆毒不同于情花毒,虽然他们的原料都相同,可是情花毒必须要下毒人的血才行。不知道你可知道究竟是谁给你下的毒了没?” 本王想问下子:“若是取错人的血了,后果是什么啊?”付池池看着东方傲良久,然后轻声说道:“痛苦加倍,死亡日子缩短一半。” 听到这里,东方傲的身子晃了两晃,脸上霎时变得惨白惨白的。而后似是下定决心一般说道: “本王这里有一些血样,可是不能肯定是不是她的血。本王的人取血的时候,她已经被人灭口,本王趁着她还有一口气的时候取来她的血,这次还是先试着解毒吧。横竖也没别的办法了。” 付池池听到东方傲这样说,也为他捏了一把汗,然后说道:“王爷可要想好了……”东方傲面色惨白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付池池,使得原本欲言又止的付池池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王爷你要先做好准备啊,断肠草虽然可以解毒,可是它原本也是一种霸道的毒药。因此两种霸道的毒药混在一起要消除的话,怕是要承受很大的痛苦……” 东方傲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以后,付池池说道:“王爷,这里也没我什么事了,我就先回去了啊。”然后在东方傲的示意下,付池池走出了他的寝屋,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可是没想到,在她的屋子里面却坐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公主,您这么晚在池池屋子里面,不知您有何事啊?”看到东方琉璃冷笑的脸,付池池的心里疼的好似刀绞一般。 可是她不得不硬起心肠,满面冷然的看着东方琉璃,听到东方琉璃冷笑一声,说道:“怎么,终于爬上皇兄的床了啊,终于睡一起了啊。” 付池池骄傲的笑着看着东方琉璃走出这个房间,而后,木然地关上房门。 关上门的瞬间。付池池就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可是,上天好像就是想跟她开玩笑一般,刚关上房门,人还没有摔到地上之时,一只有力的臂膀一下子就接住了她。 付池池像是破布一样被扔到了房中唯一的一张床上,然后一个愤怒的声音就说道:“付池池,刚那个女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蚀骨的疼痛突然来袭,付池池痛的面色突然一阵苍白,咬牙坚持住没有叫出声音,付池池低垂着头,顾源看不到她的表情,但看到付池池紧攥着的双手,紧咬着牙关的模样,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上一篇   第十七章 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