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相处 - 神医皇后

第二章 相处

眼看着敌人的剑就要划破妖孽男子的喉咙,付池池的心都快要跳出胸腔了。付池池的心里一边感叹,一边思考着自己到底要不要过去帮他一把。她手无缚鸡之力,出去可能也是送死。怎么办? 付池池想着,她如果跳出去帮他一把的话,也许他能恢复少许的力气,两人都能救活。付池池的心里其实并不好受。感叹那个与她同样遭人厌恶的身世。冲动还是战胜了理智,付池池觉得,她反正也没有什么在乎她的人。拼一把吧。 就当付池池要出来逞英雄的时候,只听“铛……”的一声,然后一声女声突兀的响了起来“源哥哥,你怎么样?源哥哥,源哥哥……” 她转头看向面前正捂着胸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却怒视着他们的两个男人,双目赤红,紧盯着他们,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该死!” 满身的杀气刹那间迸射了出来。付池池只觉得身体猛地一凉,随后她抬头小心的向外面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吓得付池池猛地吸了一口气,捂住了嘴巴。 只见原来在东方傲身边那个文文弱弱的水寒,现在满身戾气的站在那个只剩下半口气的妖孽男的前面,愤怒的直视着眼前倒地的男子,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了…… 可是,她这一吸气不要紧,只听一声尖锐且满含杀气的女声凶狠的说道:“什么人?不要在那鬼鬼祟祟的!” 然后,付池池只感觉身边一阵风闪过,猛然回头一看。只见自己的身后插着一支银簪子,簪子没入泥土半截,还在那里晃晃荡荡的……付池池吓了一跳,赶紧跳了出来,小跑到水寒的面前,陪着笑脸假笑道: “水寒小姐不要误会,我只是迷了路,误闯了过来。水寒小姐不用担心,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这就走……”说完不等别人有反应,立刻就往外跑去,仿佛后面有猛虎追着她一般。 付池池此刻整个人都是颤抖的,她努力的让自己走路看上去显得很正常。记得看那些小说都是,知道了别人的什么秘密,若是被人发现的话,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她觉得自己没有看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但是,别人的事情,她哪里知道啊。 水寒猛然看到付池池,就愣在了那里,想着,她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啊?她还是查到顾源在这附近才过来看看的。难道,她跟顾源有什么关系? 随后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猛然抓住付池池的衣服。付池池正在心惊胆战的往前跑着呢,冷不防的一只手抓住她。她感觉水寒抓住了自己的衣领,任命的闭上了双眼,等着水寒杀人灭口。等待死亡的过程让付池池感觉度秒如年。 她就知道,偷看了不该看到的东西,怎么会有好日子过?可是在听到了身后人说的话以后,她震惊的睁大了双眼。原来,原来她不是要杀她啊! 只听得水寒央求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付池池,你不是神医么?我求你救救他。不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说完,不待付池池说什么,拉着付池池就往妖孽男子身边跑去,仿佛付池池是她的最后救命稻草一般…… 付池池很无语的看着面前惊慌失措的水寒,一方面,她被水寒拉着,不得不往那个男人身边走;另一方面,她还是也想知道那个妖孽男子的伤势的,想要救活他。 也就任由着水寒拉着她往妖孽男子的身边走去……付池池缓缓地蹲下身子,手就要搭上妖孽男子的手腕。却没想到,原本都已经昏过去的男子突然醒了过来。突然目露凶光,并反手抓住付池池的脖颈…… 付池池感觉自己突然全身发冷,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了,脖子上传来尖锐的疼痛。她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慢慢的流失,就要呼吸不过来了,濒临死亡。 水寒看到这样子的情况,焦急地拍打着妖孽男子的手,边拍还边说:“源哥哥你快住手啊,这是救你的人啊!源哥哥你快一点放手啊,她快呼吸不过来了……” 付池池感觉自己仿佛瞬间没有了生命。又一次的感受到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付池池的心里又不争气的想到了周大山:“大山,上次,是你救了我,这次,应该没有人救我了吧?”想着,付池池的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可是,下一瞬间,当付池池从模糊的视线中看到面前的男女时,她才发现,自己又想多了,她付池池现在还不能死,她还没有活够呢!生命那么多姿多彩,她付池池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虽然上一世孤苦了一些,但是,这一世,此时,算一个重新的开始! 想到这里,付池池就猛烈地挣扎了起来。本身妖孽男已经身受重伤了,付池池这一猛烈挣扎,又加上水寒的阻止。妖孽男终于坚持不住了,又昏了过去。 付池池感觉脖子上的手忽然没了力道。虽然还是紧握着她的脖子,但没有了之前的窒息感。此时,付池池一边死命的掰开顾源的手指喘气,一边听着身边女子在那不停地道着歉。 然后,她觉得自己终于好一些了,不再眩晕了,才小心翼翼的捏起了妖孽男的手腕。过了良久,她才道: “他伤的很重,不仅体内有残留的淤血,而且还伤到了肺腑。要先回客栈,然后我给他针灸,再开几副药辅助治疗一下。”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往回走,虽然身体还是有些抖的,但是,她还是挺直腰杆向前走。想着:“出来的也够久的了,要先回客栈,问东方傲借点银子,先在客栈睡一觉,然后找找回家的路。恩,就这样子,刚好。” 水寒就那样子看着付池池旁若无人的往前走。再也不敢犹豫,一出手解决掉躺在地上直吐血的两个中年男子,驮着妖孽男子就跟着付池池离开了这片树林。 其实并不是那两个男人武功不及水寒这一个弱女子。一个男人虽然不一定能打的过水寒,但是两个人一定可以。 水寒之所以能够把两个人打到,是因为水寒占了偷袭的先锋。而水寒为了帮助顾源,用了十成功力偷袭了他们,而他们也是十成功力都用在了杀顾源的剑上。 原本付池池是走在前面的,可是走着走着,付池池突然想起,她刚刚好像是迷路才来到这个小树林的。如今她走在前面,这路要往哪走啊? 于是会客栈的路上,先是付池池前面带路,走着走着就变成了水寒背着顾源带路。三人就这样一路无语的来到了客栈。 回到客栈以后,水寒也不犹豫,就把妖孽男放在了之前为付池池准备的房间里面。拉着付池池就来到了床边,红着眼睛哀求道:“池池姑娘,求求你救救他,以后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求求你了。” 付池池看着这样的水寒,就那样蓦地感动了。若是有这么一个人这么对她,她死也满足了。于是,她对水寒说:“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要你帮忙,就当你欠我一个条件吧。我以后想到了再告诉你。现在,你先把他的上衣扒掉,哎对了,前几天帮东方傲扎针的簪子还在么?拿过来,烧热水,煮沸。然后给我拿一盏灯来。” 说完,付池池自己也不闲着,就跑到屏风后边打算换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给顾源施针。她没有转过头去看水寒,吩咐完事情以后便头也不回的去换衣服了…… 水寒也不犹豫,抬起红红的眼睛,盯着付池池看了半晌,然后郑重的对她说:“我把源哥哥交给你了,求你,一定要救醒他。” 然后,她略微想了想刚刚付池池的安排,飞快的跑出去安排人做事去了。 顾源只觉得脑袋昏昏的,感觉自己一直在空中飘着一般,一会闻到一股女子衣服的馨香,一会又觉得自己浑身发冷,他困难的睁开眼睛,想要看看自己身在何地。 但是,他却是觉得身后硌得难受,好像是躺在了什么都没有垫的木板床上,而且,好像床上有什么硌着他。但是,看着头顶乳白色的纱帐,顾源不禁疑惑,这是哪里呢?他正想抬起头探究着现在这是哪里。 顾源觉得自己微微一抬身就看到了屏风,而屏风后面好像站着一个人,而那个女人好像在脱衣服。虽然有屏风相隔,但也许是因为在客栈,屏风有些薄,有些透。使得迷茫着双眼四处找人的顾源看个正着。 而在屏风后面没有任何所觉的的付池池此时正在研究着据说是东方傲送给她的那几件衣服。她从来没有穿过古装,此时肯定要研究一下才能穿。 屏风后的女人身体长得匀称,使得顾源看的口干舌燥的。他又在病中,无意识之下,他感觉自己身体有些燥热。看着屏风后面微微有些不真实的人影,他一时也觉得她平添了一种飘渺的美感。 半是清醒半是迷茫的妖孽男只觉得心跳瞬间加速,口干舌燥。于是他轻轻哼哼道:“水,水……” 换好衣服的付池池转身来到顾源的面前,想要再次给他把把脉,看看开些什么方子给他调理。刚来到床边,刚好听到顾源在那里喊着要喝水,于是快速的倒了一杯水过来,一只手吃力的托起迷迷糊糊的顾源,小心翼翼的喂给他水。 顾源迷迷糊糊的看着面前仙女一样的女人,面前漂亮的女人满眼温柔的看着她,双手托在他的身后,另一只手温柔的喂着自己喝水。那一刻,他想到了母亲。 也许只有母亲才会那么温柔的对待他吧,于是他就下意识的喊道:“娘,娘……” 付池池听到他喊娘的时候,全身顿时僵住了。想着,我有那么老么?于是下意识的就要抽身走掉。可是,顾源的手紧拽住付池池的一角,边满眼痛苦的看着她,边轻轻呓语道: “娘,不要走,源儿再也不淘气了,你不要走……”付池池听得心里阵阵的抽痛。随即莞尔,她什么时候这么小家子气了,居然跟一个病人叫起真来了。 看着拽着自己袖子的男人,他皱着一张脸,迷茫的看着她,脸上露出恳求的神态,让她瞬间心软了起来。可是,如果再不放下他的手,自己拖着他的那只手就要脱力了。 到那时候,怕是要再摔下他,而且自己也会倒在他的身上的……所以为了自己和他考虑,付池池硬下心肠,捉住他乱抓的手,放下了顾源……

上一篇   第一章 初遇

下一篇   第三章 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