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演戏高手 - 神医皇后

第二十章 演戏高手

看到水寒终于跑走了,付池池猛地从地上坐起来。他不知道水寒为什么会那么兴奋,但是,她知道,从今往后,怕是她都要被千夫所指了。 她的心顿时开始钝痛了起来。她怕顾源会做出什么傻事来,也不知道水寒会对顾源怎么样。 此时的付池池心里涌出的无力感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慢慢地想要将她吞噬。 突然,付池池的脑海中想到: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所有人忘记她吧,那时候当她能够回去的时候,估计应该能够安心的,不带任何的留恋。付池池心里就这样想着。 可是付池池没有想到,如果没有爱,没有留恋,那么,哪里会有恨呢?她也许低估了她在顾源心中的地位,也正因为她的不敢,让两人从此相忘于江湖。 当门外传来敲门声的时候,付池池才擦干眼泪,整理好仪容,从容得去开了门,然后在小厮艳羡的目光中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后就去了东方傲的住处。 付池池来到东方傲的面前,就看到东方傲面色铁青的躺在榻上,脸上还隐隐的泛着一股黑气。 而旁边的琉星更是一脸的焦急。付池池就要上去施以援手,但是却被东方傲拦住了。“王爷!”琉星不满的声音恰在此时传了出来。 东方傲仍然摆着手阻止琉星说下去。然后他看着付池池,对着琉星说道: “琉星你先下去,跟他们说加紧行动。我们明日便可行动。”说完便挥手让琉星下去了。 看到门关了以后,东方傲才和颜悦色的对付池池说:“池池,谢谢你。我知道外面的人都是怎么看你的。看来这次我欠你的是还不清了。拜托你再在这里呆一晚。明天早上我命人把你送走。” 付池池听到这里,顿时一阵心慌,然后她说道:“没事,我有闲时间。反正都到这一步了。” 看到付池池的慌乱,东方傲打趣道:“怎么?看上本公子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啦?” 付池池这下子真的吓到了,她从来没见过面前的男人说过这么诙谐过。可是这次,这…… 看到付池池愣愣的表情,东方傲一阵无语。他不就小小的笑了一下么?至于会给她这么大的震撼么? 不过,看到付池池这副看呆了的表情,东方傲原本忧郁的心情顿时变得好开心。然后只听得东方傲喊道: “付池池,口水流出来了。”顿时只看到付池池手忙脚乱的去擦嘴。然后东方傲便爆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吓得他身边的侍卫们差点拿着刀冲进去救人。他们的王什么时候也会笑了?这是所有听到这声笑的人的共同心声。 付池池此时恼怒的看着面前笑得开朗的男人,愤怒的吼道:“东方傲,你!你居然!” 说着便没有了下文。只眼睁睁的看着东方傲笑得开怀。等东方傲终于止住了笑,付池池就正经的问东方傲道: “东方傲,我跟你们一起去吧?反正我现在也是一个人了。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东方傲蹙眉看着面前这个一脸期待的看向他的女孩。他现在心里很复杂。他一直觉得付池池是想要攀高枝的人。 可是当她不顾自己的名誉和安全救助他的时候,东方傲满心的感动。觉得自己也许看错了人,就打算认真观察观察着付池池的动作。 可是,不知为何,当他慢慢地接触她,与她用心交流的时候,东方傲渐渐发现付池池这个人又是很独立,有时候又很无赖。 她不像京中的那些女子,要不就呆板的像是木头,要不就是妩媚地故意讨好…… 东方傲此时不得不承认,他渐渐地对这个小女孩有了些好感。即便是刚刚要对她说让她留在这里,东方傲都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看向付池池,东方傲沉稳的开口说道:“你可知道这一路有多凶险?你去无疑就是送死的。” 付池池看向东方傲,倔强的看着东方傲。说道:“没事的。我能够照顾好自己的。不用你担心。” 说着付池池还举双手保证着。东方傲思索良久说道:“你跟我们一起可以,但是你却是要跟在我身边,不许乱跑。” 付池池看向东方傲,确定他却是是同意了自己的请求,于是就开心的什么都应了。 然后她担忧的看着东方傲对他说道:“要不我先帮你把这些毒给解了?情豆毒等篱谷的事情解决好了再解吧。毕竟断肠草吃下去以后即便是可以解毒也会耗尽你的力气的。与你这两日大战没有好处的。” “恩,我也这样想的。但这解药还是今晚再解吧。现在不是时候。”东方傲对着付池池说了这些话以后说道: “你先去房中休息一下子吧。本王乏了。”然后就闭目养神去了。待到付池池走出屋子以后,东方傲才猛地睁开了眼睛。仿佛刚刚那个疲乏的人不是他一般。然后他就把琉星叫进屋子里面询问他们安排的各项计划。然后他对琉星说: “此次计划一定要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啊。”琉星诧异的看着自家主子。王爷可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话啊。 转过头琉星看着愣神的王爷,他看不懂。王爷也没有让他出去的打算。琉星看这阵势,只好硬着头皮问道: “王爷,卑职可以出去了么?”东方傲侧着脸看了琉星一眼,说道: “琉星,你可知,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么?”琉星听到王爷这样问他,一时间也大惊失色。王爷这是怎么了?不会是真的看上那个来路不明的小丫头了吧? 琉星越想越觉得是真的。然后他斟酌着说道:“王爷,卑职不知,但,王爷。付池池姑娘来路不明……” “好了本王知道了,你下去吧。”琉星还没有说完,东方傲便打断了他的话。东方傲思考了半天也想不出来什么,干脆就不想了。 付池池回到屋子,就有丫鬟过来禀报,说门外有一个人找她。付池池疑惑,我来到这古代也没有见过什么人啊,怎么还有人要找我呢? 算了,先去看看是谁吧。于是付池池跟着那个丫鬟走到大门口,见到一身黑衣劲装的周洲站在门口,目不斜视的看着大门的方向,见到付池池出来,急忙迎了过来。 然后看向周围的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等到付池池把她带到自己屋子里的时候,才听到周洲急切的问道: “池池你怎么了?昨天你半天找不到人影,可把我们吓坏了。顾兄弟实在等不及,就出去找你了,哪知道他今天早上才回来,回来就开始闷在屋子里面喝酒。不论我怎么问,他就是不愿意说一句话。” 付池池听到这里,心里狠狠的抽了一下。然后决绝的漠视着周洲的话,说道: “周大哥你走吧,我如今已经是王爷的人了。你不用跟我说顾源的情况了,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和我无关。”然后打开门来,对着,也不管周洲是否同意,就拉着他往外赶。 周洲莫名其妙的看着付池池,然后他拽着门框就是不出去,只是对付池池说道: “池池你不要赶我走。我跟你身边就是。只要看着你开心便好。”付池池听到这里,怔愣了一下。而后她更加凶猛的拉着周洲往外赶。 周洲怕伤着付池池,就任由着付池池把他带到门外,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付池池当着他的面把门关紧不留一丝缝隙。周洲无奈的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心里苦涩无比。 但他又不愿就这么离开。他的心里知道,付池池与顾源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才会使得顾源一直在酗酒,而付池池面色苍白眼睛红肿。 就这样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周洲想着,付池池应该不会做什么傻事,他是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面对自己一见钟情的女人,周洲没有信心硬闯而入。周洲于是只好什么也不做的在付池池的门外站了好久好久。直到天色昏暗,直到有人过来…… “公子是要找池池姑娘么?我给你叫她。”一个小丫鬟走到池池的门口的时候周洲问道。 周洲侧目看了她一下,也没有说话,只是站早那里,盯着面前的门,仿佛他能透过门看到里面的人一般。丫鬟敲了敲门,说道: “姑娘,我们王爷找你去吃饭。姑娘你开下门我给你梳妆一下可以么?” 随后,丫鬟进去了,过了不一会儿,丫头就出来了,然后他便见到了面色灰暗的付池池。那一瞬间,周洲只觉得心里针扎一般的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池池变成这样。 而后,付池池便问周洲道:“说吧,你到底要干什么?”周洲抬眼看着她的痴迷的模样,付池池一点也没有错过。 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她无法回应他,于是她便出声打断了他的注视。周洲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于是回神说道: “池池,我不想问你到底怎么了,希望你能够让我跟你在一起面对,只要你让我跟你一起,我不会违背你的。” 付池池听到这里,立刻就摇头说道:“周大哥我知道你对我好,你已经帮我够多了,我不能再连累你了。而且,你在我这,王爷也不会答应的。” 付池池本就怕担了周洲的人情了,哪还会接受他的陪伴啊。 可是周洲就不愿了,他坚定地说道:“池池,不论你怎么赶我走,我都不会走的,我喜欢你,但是我知道你的心不在我这里,求你不要这么绝情,让我陪着你便好,我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周大哥可知顾源为何喝酒?”付池池眼里闪过一抹狠绝,然后轻启红唇,说出的话让周洲的心瞬间像是被尖刀刺穿了一般,疼痛瞬间弥漫胸腔。只听付池池说道: “我已经是傲王爷的人了,我爱他,爱他的权势,爱他的钱,爱他的人……” 周洲惊得往后一直的倒退着……然后他木然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