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云霞受罚 - 神医皇后

第二十一章 云霞受罚

夜里的时候,付池池为东方傲清理了身上的毒素以后,坚决的说。 “你不能再中毒了。否则的话,我虽然能够为你解毒。但是,我不能保证你的身体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所以,你好自为之,不要再吃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了” 东方傲通道以后,对付池池一笑,然后说道:“放心吧,不会了,明天我们就能到篱谷了。” 他眼里闪过一丝寒芒,接着说道:“到了以后,本王一定让那些不知好歹的人全部付出血的代价。” 付池池也懒得听东方傲的计划,解完毒便回去自己的屋子睡觉了。昨天自己一夜没睡觉,希望今天可以睡一个好觉吧。 可是,周公仿佛跟她过不去一般,一夜里她都是噩梦连连的。付池池不是梦到顾源血淋淋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披头散发的与她深情对望; 便是篱谷之上血流成河,付池池想去阻止,可是她发现,自己的力量真的是太弱小了。 第二天,当付池池盯着一双熊猫眼出现在大家的面前的时候,还是狠狠的惊悚了一下所有人,这是东方傲深情地来到付池池身边,搂着她的腰问她说:“怎么了?怎么面色如此憔悴?” “没,没什么,昨夜没睡好……”付池池觉得瞬间各种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入了他们的身上。 这时才后知后觉的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这不就是说,她与东方傲昨晚很辛苦么?额,天,这下子糗大了……付池池瞬间脸色爆红。 “咳咳咳……”东方傲象征性的咳嗽了两下,终于打消了大部分人一探究竟的想法。 “好了,我们出发去篱谷吧。”一句话说完,他们周围瞬间没有课闲杂人等。 东方傲看着怀里脸红的像是煮熟了的虾子的付池池,揶揄道:“亲爱的娘子,昨晚辛苦了啊。哈哈哈哈……” 看到付池池红潮未退的脸,东方傲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就要吻上付池池的红唇,但是,在距离她还有半寸的时候,听到付池池的话: “王爷,请记住您的承诺。”然后匆忙站起来,跑回自己的小屋收拾东西去了。 东方傲也终于从呆愣中回过神来,他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对女人有如此的情不自禁啊?难道他东方傲真的喜欢上了这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了么? 东方傲懊恼的想要敲打自己的头,转过头来看着周围站着的亲卫,果断黑着脸回了客栈。 然后离若便传来王爷的命令:“吃完早餐即刻前往篱谷,不得耽搁。” 离若眉头皱的像小山一般,上头昨天晚上传来消息,篱谷防卫最近被一个不知名的江湖组织偷袭出了一个缺口,让他再拖王爷两天。可是……唉…… 当付池池与东方傲坐在马车里面的时候,才知道东方傲的行动已经开始了。 她听到东方傲悄声对她说:“记住,千万要注意,离若他们最近一定会想尽办法拖他们的后腿的。最近不论是出门或是吃东西,都要小心再小心。” 看到付池池认真的点了点头,东方傲心里莫名的舒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两天里,他们这一群人果然状况频出,不是大家一起拉肚子,就是东方傲身边频频出现各色美女,她们穿着火爆,动作诱惑。 离若找来的时候,美其名曰:“王爷清苦,该开开荤了……” 经历了数不清的大伤小害之后,她们终于还是到达了目的地:篱谷,见到了传说中的神医张灿。 “草民张灿参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神医快快平身。”东方傲立刻就跑上前来扶起欲要下跪的张灿。付池池站在东方傲的身边,抬头打量着这个传说中的神医。 只见他花白的头发随意的梳起,头顶插一只木簪,飘逸花白的胡子在胸前顺着风飘啊飘的。 可能是长期进山采药的缘故,神医的皮肤有点黑,有点矮,站在东方傲的身边估计也就到他的耳根。一身儒服衬托的他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感觉。 然后,张灿便把东方傲请进了房中。关上房门,门外站着付池池和离若、水寒、琉星、云霞和一干平民打扮的侍卫。 他们仿佛是商量好了的一般,齐齐的站在门前,一声不吭的看着关着的门,仿佛是要将门看出一个洞来一般。 一盏茶后,东方傲阴沉着脸出现在大家面前,但是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眼里是一种狡诈的光芒。 随后出来的张灿也满脸的沉重,无声的和离若对了几个眼色以后,离若迅速上前,故作焦急的走到东方傲的身边问道; “神医,不知我家王爷的伤势怎么样了?”付池池低下头,撇撇嘴,真没发现,在古代居然还有演技如此之高的人,真的是太奇葩了,这人如果放在现代,一定是比张国荣还火。 张灿无奈的摇摇头,“恕草民无能为力,王爷的病是中毒,如今毒已进入五脏六腑,怕是神仙也回天乏术了。”说完还无奈的摇了摇头。 “放屁,我家王爷怎么会回天乏术,你个庸医不要糊弄人了,自己医术不好,不要乱找借口。”素有火爆脾气的云霞终于还是忍不住的爆了粗口。 张灿半天才被骂的反应过来,然后他立刻就不同意了,说道:“姑娘若是嫌弃老夫的医术不够,不妨另请高明……” “走就走,王爷,我们走吧,像这等庸医,找他看病作甚,我们让付池池……” “云霞……”云霞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东方傲打断了。可是,云霞的最后一句话还是让他们听到了。 张灿无声的看着离若,询问着付池池的事情。可是,离若即便是有再多的话,如今也不是解释的时候,只好开口说道: “云霞别闹了。让神医瞧瞧有没有什么解救的方法。池池姑娘虽然什么都会治,但毕竟她那种以簪子刺人的方法不够安全,我们……” “不安全也总比这个庸医要好的多吧,他都说了无能为力了,我们难道要王爷在这等死么?”云霞还是急性子的打断了他的话。 终于觉得热闹看的差不多了,东方傲才站出来,温声说道:“都不要吵了。”然后他向着张灿的地方鞠了一躬,说道: “下属不懂事,希望神医莫怪,在下在此替他们向神医赔罪了,希望神医大人有大量,原谅属下的莽撞,在下这便罚他们,让神医出气。” 东方傲转身说道:“来人,把云霞拉下去,重责三十。” 一番话下来让张灿无言以对,只好说道:“这次便算了,再有下次,我虽是平民,也容不得这般羞辱。哼……”就这样转身甩袖走了。 晚上,王爷的寝宫旁边突然出现了一道黑影,这件这黑影小心翼翼的拉开门,然后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直到感觉附近没人了以后,才小心翼翼的往神医所在的屋子里面飞去。 但是他没有发现,在他身后,还有一道神秘的身影尾随着他,看他进入了神医的住所以后,一翻身,飞上了屋顶。 小心的揭开一块砖瓦,他看到身着一身夜行衣的离若,和白须的神医张灿在小声的说着什么。 他倾下身子仔细的听着什么,可是,他们太小心谨慎了,他只听到只言片语:“东方傲……杀……少了一个人……” 他伏在房顶一动不动,直到离若轻咳一声,抬起头来,直视着张灿,满面笑容的对张灿说道: “那就有劳神医了,事成之后王爷必有重赏……我不能出来太久,恐怕王爷会发现的。”说完躬一躬身,他就起身打开门顺着原路回去了。 而屋顶的那个身影,抓住东方傲开门儿发出的响声的那一瞬间,迅速地离开屋顶,先离若一步闪进了他的屋子。抓开面巾,赫然就是白日里还在受罚的云霞。 当凌晨即将来临的时候,付池池睁开眼睛看到屋顶,一惊,一骨碌爬起来检查自己的身体。 她今天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陪着东方傲说了将近一宿的话,最后累的趴在桌边睡着了。可是,可是她什么时候跑到床上来了? 这时,敲门声骤然响起:“池池姑娘,醒了么?”扶持尺寸立刻起身整了整衣衫,然后来到门前打开了门,当看到云霞‘苍白’着脸出现在她的门前的时候,立刻让开身子把云霞迎进了屋子。 看到云霞趴在床上的时候,付池池才反应过来,好像云霞需要治伤来着。于是,她立刻动手帮助云霞上伤药。 可是,却被云霞抓住了手腕,付池池隐约觉得自己手里被人塞入了小纸条,她猛地抬起头来看着云霞,直到被云霞的眼神压下去,她才收好小纸条。 转过头来,听到云霞‘虚弱’的说道:“池池姑娘,谢谢你帮我擦伤药。我最近也没有找到水寒,只好求你帮忙了,谢谢你……” “主上,今日天气晴好,您也好久没有出去过了,不若今日我们收拾收拾,去酒楼里逛逛吧……” 付池池不得不怀疑,离若是不是故意来监视云霞的,她前脚才到,后脚他们就过来了。 没听到东方傲的声音,只听得敲门的声音“咚咚……咚咚咚……”。然后便是东方傲温柔的声音:“池池,起了么?” 付池池赶紧帮云霞整理好,然后才起身去开门,扑到东方傲怀里的付池池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把,没想到自己的演技如此的炉火纯青了哎…… 悄悄地抬眼,看到离若似笑非笑的脸,付池池撒娇的说道:“王爷,下次不要让离若到我们房间里来,他好讨厌……” 发嗲的声音弄得付池池自己都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东方傲浑身僵直,嘴角含着宠溺的笑,说道: “那可不行,离若是本王的贴身侍卫,怎么能不来,池池就不要为难本王了……” “呜呜……呜呜呜……王爷……你……你……,原来,原来你跟我说的……说的……疼我……宠我……都是假的……假的……”然后,“嘭……”的一声,门被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