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二皇子的秘密 - 神医皇后

第二十二章 二皇子的秘密

东方傲一边焦急的拍打着门,一边焦急的呼唤着“池池,池池……池池你不要生气……”然后东方傲用一双怨怼的眼看着离若,使得离若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王妃不要生气,卑职以后绝对不来此打扰王妃,求王妃不要为难王爷了……”然后,门在离若的期待中打开了。 “离若你先下去吧,有什么事本王再让人去找你……”然后东方傲就迫不及待的走进了屋子里面,接着,离若就听到东方傲讨好的声音……离若无奈的走远了…… 听到离若远离的脚步声,付池池与东方傲立刻尴尬的分开了,然后付池池去门边守着,东方傲和云霞开始用笔等东西交流起来。 日子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过着,但是,这样静谧的日子,仿佛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压抑的让人快要喘不过气来。 付池池也是一日比一日的忙碌。她正在悄悄地为东方傲配置解药。她能清楚的感觉到东方傲的身体日渐虚弱,她想着,也许,离若那一伙二皇子的人就是在等着这样的时候吧。 她不愿再想下去,不知道万一东方傲真的出了问题怎么办。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无法对东方傲升起一丝的喜欢。也许是因为对宫廷的厌恶; 也许,是因为她某日发现,东方傲把她拿过去的药反复试探了无数次,直到确定无毒了才喝下去的原因吧。也许,对于皇家的人来说,对于情,永远都是不可信的吧。 付池池偶尔也会想起周洲,那个无私的男人。她没办法,也许,上一世大山的背叛让她对于自己的心有了一丝的犹豫吧。不敢再去轻易地相信爱情。 拿着手上再次成型的一批药丸,付池池的心里轻轻的吁了一口气。这么多的药丸,应该足够解了他的毒了。也算是完成了自己一直记在心里的一件大事了吧。付池池把药装进瓶子里,走出屋门。 抬头看向头上的月亮,圆圆的月亮像是一个玉盘一样悬挂在天上,发出温和的光芒。付池池不禁想到了李白的名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心里想着那个满头黄发的漂亮人儿,不知道他是否一直如此寂寞孤独。 轻吟‘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夜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李煜《相见欢》。 心中却是想着远在几个世纪以后的那些好闺蜜和那个背叛了她的周大山。也许,这样静寂的夜里,这样美丽的日头,就是为了让人思念和回味的吧。 此时,东方傲刚好进来,看到这样充满寂寞和忧思的付池池,心中涌起了一丝的心疼。他多想跑过去打破这样的伤感,可是,看着这样飘渺的付池池,仿若一惊扰了她,她就会飞走一般,让他不忍乱动…… 许久,付池池才回过神来,看到站在那里痴痴的看着她的东方傲,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惊醒了正在沉迷中的东方傲。他这才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然后,若无其事的走了进来。 “王爷拿好,这是情豆毒的解药,我已经配好了。你要一日吃一丸,连续吃一个月。应该就差不多会好了。但是,王爷这一个月一定要好好休养。此毒霸道异常,吃入腹中,会万分疼痛。一月之后,最好好好调养身体,以免您气血两亏。” 然后,一瓶药丸便被抛入了东方傲的身旁。东方傲伸手接过。摸着手上还残留着体温的药,心里涌起一阵感动,和一种说不出的触动。他觉得,自从遇见付池池开始,他好像也变得不正常了。也许,也许…… 东方傲猛地闭上了眼睛,他要镇定,那是种不可能的假设。然后他若无其事的看着付池池,声音僵硬得的说道:“我们就要行动了,如今你该做的事情也已经做完了,你……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要去死的,还是先离开吧。之前给你的条件,等我回到京城,你可以去找我。” 付池池摇摇头,说道:“我不需要你的王妃之位,也没想过与你有什么纠葛,明日一早我就走。谢谢你这些日子对我的关心。你,保重。”然后,她走出了房间的门,一个人漫步在篱谷这个神秘的山谷中。 甩掉一切的不如意和恐惧,付池池惬意的欣赏着谷中如仙境一般的景色。 她看着面前漂亮的桃花,不知道是谁这么的有浪漫细胞,这一整个院子都是桃花,纷纷落落的花瓣向着地上缓缓地飘落。 看着仿佛是像是一场漂亮的花瓣雨,让付池池的心瞬间像是塞满了兴奋剂一般。瞬间抛弃了之前的不愉快。 她立刻就脱下了穿在脚上的鞋子,愉快的跑到桃花丛中,学着大学时学习的民族舞,慢慢地舞动着身子,仿若一个落入人间的黑暗精灵,瞬间融化了周围一切的黑暗,仿若她在哪里,光明就随着她来到一般。那一颦一笑,一搔首,一弄姿。像是仙人一般,惊了花丛中隐藏着的黑色影子,也迷乱了跟着走过来的东方傲的眼睛。呆呆的看着那个如精灵一般跳跃的女子。 东方傲这一刻不得不承认,他爱上了这个做事不按常理出牌的女子,不论是孤寂的她让他心疼;甚至当她靠近别的男人的时候,他心里也会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 付池池不知道,她的这一个舞蹈迷住了两个男人,使得他们这一生再也忘不掉那样的女子,以至于两人整争斗的最后,从皇位变成了女人。 是的,黑暗中那双像是狼一样,闪着势在必夺的光的眸子,就是瀚国的二皇子东方昊。 付池池突然觉得好累,便随性的躺在了花瓣上面,仰头看着繁星满天的天空,今夜的星星真的很好看,突然觉得自己好想唱歌。于是,她便自顾自的开口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清亮婉转的歌声一出口,便镇住了在场的两个人。两人沉浸在歌声中不能自拔。 直到两人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那个谜一样的女子已经不见了踪影。遗憾,恼怒和势在必得环绕在两人的脑海中。 付池池来到草药房,缓缓地找着自己所需的药材,却不知,身后一个身影慢慢地靠近自己……“啊……”一团阴影照下来,付池池瞬间晕了过去。 付池池醒来的时候,付池池在一个昏暗的小黑屋中。面前站着神医张灿。她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很好,自己没有被人绑起来。付池池刹那间想到很多种反抗的方法。 正当她想要反抗的时候,张灿开口了:“姑娘应该是醒了吧。在下想必姑娘也是比较熟悉的。” 顿了顿,张灿接着以沧桑的话语说道:“我没想到在草药房会遇到你,对不起。姑娘。其实,其实我一直都是二皇子的人。 这次也是想要傲王爷的命的。可是,我的心中并不是如此的想法的。很多年前,二皇子在我危难的时候救了我一命。出于江湖道义,我跟着二皇子身边,为他效力。 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我只是救人。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二皇子开始让我配置毒药。 那些害死人的毒药让我意识到,二皇子再也不是当初我认识的那个救死扶伤的二皇子了。他是恶魔。 为了皇位他不择手段。这些年来,我多次提出想要退隐。但是,他总能找到这样那样的理由将我留在他的身边,为他办事,帮他杀人。我其实不想的”付池池听到浓重的抽噎声响起。她的心中泛起一丝的不忍。 本想开口劝劝面前哭的抽噎的老头。可是,她还没有开口,便又再次听到他说道:“每次做梦,我都觉得那些死去的冤魂仿佛飘荡在我身边一般,他们在那里不停地说道‘你这黑心的大夫,竟然丧尽天良,你……’呜呜,呜呜呜呜……”张灿终于哭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可是,付池池知道,他后面还有话要说的。于是,她就耐心的躺在那里,一言不发的等着张灿继续说下去。过了很久,张灿终于再次开口说道: “我曾经想到过就这样死去。不再帮他害人。可是,可是……这个恶魔,竟然连我死去的权利都不给我。他给他身边的亲卫都下了毒药。而解药却在我手里。那些可怜的亲卫啊。他却还不让我给他们解毒……有一次,我偷偷给一个亲卫解毒,却在第二天发现了那人的尸体,他的尸体就被吊着头挂在我的屋门前面啊……” 付池池想像不到当时神医是多么的惊骇,更是相不到二皇子东方昊居然会有这么残忍的手法。可是,她觉得,张灿今天的失常好像有什么事情要交代一般。 果然,等张灿再次休息够了以后,继续开口说道:“本来二皇子说,做完这件事情以后,我就可以隐居山野了。可是,我不是傻子,没用的人,他从来不会留在世上的。我早将自己的生死都看淡了。只是,只是我真的很放不下那些中毒的人啊。姑娘,姑娘我知道你医术超群,也是好人,我求你,我老头子求你了……帮帮我吧、算我求你了。”说着他就跪了下去。 但是,随着他跪下去的嘭的一声,付池池只感觉到整个山谷都在颤动着。付池池惊骇的看着张灿,但是张灿这时候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多岁一般,只一个劲的念叨着: “他来了,他开始行动了。他……”然后,张灿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猛地拉起正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付池池,向着旁边的暗室走去。 跟着张灿向前走的时候,付池池越走眼前越是黑暗。但她没有出声,只是跟着张灿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