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背叛的理由 - 神医皇后

第二十三章 背叛的理由

山谷中,刚刚他们所在的那间房子已经被大火吞噬。若是付池池在的话一定会惊骇的张大嘴巴。 因为,这样的火势,一定是有人在此泼上了汽油。大的救都救不来。 随着山谷的晃动,已经回到屋中等着付池池的东方傲赶紧出来屋子,看到山谷中凶猛的火势,再也顾不得付池池了。 不一会儿,当东方傲带着众多武功高强的黑衣人出现在山头,火势来源的地方的时候,只看到很多跟他的众多黑衣人一样,往山下投掷着易燃物品的黑衣人在卖力的干活。东方傲的人立刻上前就要阻止。 就在这当口,只听得仿如黑夜的鬼魅的声音响起:“皇兄终于肯露面了啊。不知道如果父皇看到你有这么多的暗卫在身边的话,会怎样呢。” “哼,不知昊弟这是为何啊。若是父皇知道你若此会如何啊。” “呵呵,皇兄觉得你还有见到父皇的必要么。”冰冷的话语就这样阴狠的吐了出来,让大家都浑身一凉。 东方傲也是不恼,只温润一笑,然后轻笑道:“不知道二皇弟有什么把握说出这句话呢。皇兄我不介意教教你,什么叫做实力呢。” 东方昊也不着恼,只是对着东方傲做了一个手势,东方昊还没有明白过来,便感觉身边一股杀气袭来。 他下意识的一躲,然后转过身来一看,然后一挑眉毛。原来,离若和水寒一起向着自己身边的人砍了过去。而离若身边是琉星,但是离若可能是为了立功,运起内力向着东方傲杀来。 但是,只一招,离若和水寒便没有任何反抗力的被人抓住了。东方傲这时候转过身来看着东方昊,戏谑道:“原来这两个走狗是二皇弟的人那。可惜啊可惜,他们太笨了呢。” 离若想要逃脱他们的控制,动用自己的内息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内力都消散于无形了,现在的力气,估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都比不过。两人同样惊骇的看着面前的王爷。面色苍白。 而看着这一切的东方昊也是一脸的菜色。他阴狠的脸上更显阴柔杀气。只听得他阴狠的说道:“东方傲,算你狠!来人,给我杀!”说完,就退到了暗卫的最后,冷眼看着东方傲的暗卫和他的暗卫战斗在了一起。 而看到东方傲骁勇善战的样子,东方昊脸庞扭曲的说道:“老匹夫,不要让我抓到你!居然瞒着我给东方傲治好了病!抓到你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然后,抬起头怒视着东方傲,如果眼神能够杀死人的话,东方傲丝毫不怀疑,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堆肉泥了。 两方侍卫,暗卫。全部混战在了一起,殷红的血液慢慢地侵染着这片土地。 付池池跟着张灿慢慢地想着前面昏暗的地下走去…… 当感觉张灿啊停下脚步的时候,付池池才抬起头打量着这间房间。这是一间昏暗的小房子,屋里散发着刺鼻的药草味道。张灿拿出怀里的火刀火石点燃了火把。 然后张灿面对着付池池,仔细的端详着付池池,好像醒来没有见过她一般的审视着她。 半晌,张灿严肃的对着付池池说道:“跪下。” 付池池原来想反抗的,但是,当她看到张灿严肃端庄的样子和语气的时候,不敢在反抗了。就听话的跪了下来。 然后张灿就用非常沉重的声音对着前面的墙壁说道:“师傅,徒儿对不起你,不仅没有能够把您的医术光明正大的传扬出去,却帮助了坏人,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师傅啊,徒儿对不起你啊!” 张灿伏在地上大声的哭了起来。 整理好了情绪,张灿才转过头对付池池说道:“不知道姑娘你的名字叫什么?” “付池池。” “姑娘可愿拜我为师?” “不愿。” 张灿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震惊的看着面前的小女人。然后难以置信的开口问道:“你可知江湖上想要拜老夫为师的,围着京城都能转三圈过来!” “那又如何,我不喜欢你这个人。而且,拜你为师又没有什么好处。” 张灿盯着付池池看了良久,然后说道:“既然姑娘这么执拗,那就在这里呆着吧。哼!”张灿放下暗道,付池池听到一阵沉重的石门缓缓地下降的声音,然后,周围一片黑暗。 付池池现在还是浑身虚脱。看到张灿走出这道门,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是,不知道张灿给她喂了什么药,使得她浑身无力,付池池想睡觉,想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能积蓄精力,然后,才能想办法逃出去,才能做其他的事情。 于是,付池池逼迫自己平静下来,她尝试着让自己慢慢地积蓄精力。 付池池不知道,在她挣扎着要逃出那个小黑屋的时候,外面已经杀的天昏地暗了。 张灿原想关着付池池,让她先在师傅的墓碑前呆两天,那丫头再倔,也会珍惜自己的生命的。饿极了,她一定会听自己的。她是百年难遇的学医天才,这样做绝对是值得的。 然后,张灿就关上暗室的门,走了出去。他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状况。也许东方昊已经死在他皇兄的手中了。也许,两人还没有开始开战吧。反正无论如何,他谁都没有得罪。出去看看现在的状况吧。 东方傲的侍卫们都是他亲自训练的侍卫,而东方昊的暗卫也是他偷偷训练出来的,专门为他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一把暗藏着的剑刃。两方势力厮杀起来,都是一点不含糊的。 只见琉星带着一队侍卫杀向东方昊的方向。东方昊的暗卫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看到主人遇刺,都奋不顾身的向着对方砍去。一时间,山头风起云涌,而东方昊和东方傲则气定神闲的互看着彼此。 不一会儿,便见到东方昊血红着眼睛看着对面的东方傲,仿佛要一剑杀了他才开心。而看双方相斗的战场,才知道东方昊愤怒的原因。原来,东方傲的侍卫成一面压倒之势,将东方昊的暗卫屠戮殆尽。 眼看着东方昊就要被擒住,东方昊身边围着暗卫,东方昊满脸狰狞之色,眼中一片血红,语气阴狠的说道:“东方傲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回来找你报仇的!到那时,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说完就领着身边的暗卫往外突围起来。东方傲也不拦着他,任由他带着少许的暗卫撤离。可是,东方昊的身边都是侍卫,眼看东方昊要突围,焉有不拦之理。所以,到东方昊消失的时候,身边仅剩下一个身受重伤的暗卫。 看着东方昊消失在天边,东方傲淡漠的收回眼神。然后,吩咐身后的侍卫说道:“把他们两个人给我带回我的屋子。另外,给我把付池池带回我屋子里面来。” 山头原本热闹的景色,立刻在一盏茶的功夫就撤的一个人都不剩,只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甜腥味,东方傲也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张灿找到山头的时候,这里漆黑一片,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张灿愣愣的感受着阴森的气息,过了良久,才终于缓过神来。他若有所思的想着,原来他们是如此迅速的速度啊,不知道是谁赢了。然后张灿就缓缓的偷偷摸摸的向着谷里面摸去。 可是,还没有走远,就被人从颈后来了一个手刀,张灿还来不及看劈他的是谁,就昏了过去。然后,被人偷偷的带走了。 不过一会儿,东方傲便收到了这个消息,但是他只是笑笑,然后一挥手就将前来禀告的侍卫遣退了。而后,东方傲看着面前被人带上来的离若和水寒。微微一笑说道:“我也没有想到你们会背叛我。我自认为对你们不薄。不知道你们可不可以为我解惑。” “呵呵,人各为主,王爷不必疑惑,我和水寒受二皇子的大恩,理应报恩,王爷对我两人已经很好了。”离若如是说。 东方傲沉默的看了他们良久,然后疑惑的开口说道“可是,本王记得,你们是自小长在王府之中,同本王一起长大的啊。怎会有如此的奇遇,竟会被东方昊所救?” “王爷如此疑惑,不知可否为离若解次惑?”离若突然苦笑着问道。 “好啊,那你要告诉本王实话。如何?” 离若突然想到,东方傲因为母亲的原因,刚出生便已经被皇帝封为王爷。与其他的皇子是不同的。这个理由怕是说不过去了。反正已经背叛王爷了,横竖都是死,不如和盘托出,至少还能知道自己败在哪里,做个明白鬼。 然后他便点点头。可是,就在这时,水寒的嘶吼打断了离若的话:“离若,不能说,求你了。求你……呜呜……”离若满脸不忍心的看着水寒。然后,他说道:“水寒,你还不明白么,这事,本来就不是王爷做的。你那日也许是听错了。” “不,不会的,怎么会。不是他是他是谁?东方傲,你这个阴险小人,只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告诉你,即便是你没做那样的事,我也不会帮你办事的!” 东方傲莫名其妙的看着水寒,然后转过头看着离若,指望他给一个答案。也许是离若被东方傲盯得浑身不自在,也许是离若真的想要理解事情的真相,只听得他悠悠的问东方傲道:“不知王爷可还记得,您有一次让我们一起去八角胡同追一个叫冥杉的山寨头子?” 看到东方傲迷茫的摇了摇头,离若接着引着东方傲回忆。“冥杉是北风寨的山寨头子,不知道为什么,有一日他来了京城,而又恰巧被您知道,于是,您让我们去追查他来的原因……我们追他追到八角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