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流落青楼 - 神医皇后

第二十四章 流落青楼

看到东方傲似有些明悟的眼神,离若接着说道:“可是,没想到的是,我们追到八角胡同的巷尾。被一群黑衣人围住……我们没有能够打过他们。被他们打倒在地。他们迅速围了过来。并且把水寒拖到一边,凌辱了她……” “不要说了,求你了,离若哥哥。我,我……”水寒就像是垂死挣扎的老者,拼命的往离若身边爬,想要扑到他身上,让他闭嘴。 可是,离若像是没听到水寒的话一般,赤红着双眼,接着说道:“我在旁边无力的挣扎着。可是,抓在我身上的手像是铜墙铁壁一般,我被迫从头看到尾……我无力的求着他们……我说,‘我们是王爷府中的人。你们有种就留下姓名来,日后我们一定奉还!” “然后他们讥笑似的眼神瞪着我们,说道‘哈哈,他们居然还期待王爷来救他们。’”离若的脸上布满泪痕,可是他仍说着:“当我们全部趴在地上的时候,只听到他们中有一个人说道:“你记好了,我们就是王爷派来的。王爷他说你们已经没有什么活着的价值了。让我们来解决你们。” 然后他转过身就要走。我紧紧的抓住他的腿,吃力的说道:‘你们说谎。王爷不会这样对待我们的。你们是谁派来冒充我们王爷的!’看到我这么难缠,只见那个男子从身上掏出一个龙行令。正是你日常发号施令的令牌。” 东方傲的脸色终于是出现了一丝的明悟和了然。然后,他坐在凳子上,继续听离若说着“观其武功路数,也与你日常使用的路数一致……如果再不跟你有关系的话,怎么可能?然后,二皇子出现,他给水寒披上了外衫,然后,命令侍卫把我们带回了他家。 二皇子让我们帮他办事,让我们当他的内应,并给我们准备好了回来的理由。可笑你竟然什么都没有问。” 待离若把话说完,屋中霎时除了水寒的低泣声以外,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声音。东方傲微闭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离若双拳紧握,极力的隐藏着情绪。而水寒,则凄凄惨惨的趴在地上,低低的啜泣着。 良久,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传来,然后,小厮便进来对着东方傲一鞠躬,然后急切的说道:“王爷不好了,付池池不见了。属下们找遍了整个山谷,也没有找到她的踪影。” 东方傲一惊,瞬间站了起来,而后,离若便感觉身边有一股风窜过,然后,只听到东方傲的话从身后传来:“我要杀你们的方法多的是,不必偷偷摸摸,你自己想想吧。”众侍卫面面相觑,王爷也没有说怎么处置他们。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离若感觉身边的一股风,像是明白了些什么一般。原本他想问,王爷是怎么发现他们易了主的。可是,王爷如此高深的武功,他心里顿时了悟。他多次半夜里出去汇报情况,半夜王爷有所察觉也是正常之事啊。 然后他便深思之前的事情,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这些年,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也许,是该动脑子好好想想什么了。 东方傲看到面前所有的人都在忙碌。却唯独找不到那个迷糊可爱的付池池。东方傲的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害怕。他怕付池池被什么人所绑架,怕她就此走了……于是东方傲带着侍卫疯狂的找着…… 付池池在这个不见天日的暗室里呆了一夜,冰凉的地面,让付迟迟从身上凉到了骨髓里面。付池池甚至有时候在想,自己究竟还能不能活下去。她坚强的告诉自己,付池池你不能有事,好死不如赖活着。不论什么事情,挺一挺也就过去了…… 然后,她便在凌晨的时候,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丝毫不知道自己感染了严重的风寒,她还以为自己的毒还没解呢。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她不辨东西南北,只想快速逃离这个陌生又恐怖的地方。 她一路向前走。就怕自己不小心倒下去了,就再也爬不起来了一般。她不知道这条路通向哪里。她跌跌撞撞的向着前面露出白光的地方走着。 当她出来,还没有来得及观察周围的境况的时候,她就再也支持不住自己的体力透支了,晕了过去…… 东方傲把整个篱谷都翻了一个遍,终于在第三天早上赤红着双眼找到了付池池之前所在的那个暗道。当他带着人走遍地道还是没有找到人的时候东方傲疯狂了,他的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害怕。于是他给自己身边的暗卫下达了一个命令:无论如何,找到付池池。 琉星看到这样的王爷,担忧的说道:“王爷,这支暗卫可是您最后的力量了,您三思啊…… 东方傲沉思良久,只是说道:“琉星,我不能失去付池池。”说完就不见了人影。 琉星在原地站了良久,最终无奈的领命而去。 付池池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酸软无力,想起身看看自己所在何地。却无奈的发现自己真的站不起来。她也就不强求了,只是转过头来打量着自己所处的地方。只见自己所处的是一个漂亮的小床上面。屋中胭脂味颇为浓郁,而且有梳妆台,衣柜什么的。只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这衣服比现代的衣服还要豪放。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 周围糜烂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啊?付池池心里各种感叹。 就在这时,进来一个胖乎乎的大妈,那跟电视里的老鸨的装扮一样的人,让付迟迟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原来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跑到了妓院里面去了。 老鸨见付池池终于醒了过来,就开始喋喋不休的数落着她被救的过程了。“哎呦,姑娘你终于醒了啊。老六把你卖给我的时候就说了,他从路边上捡到你的。你当时可是发着高烧呢。如今,姑娘既然行了,就跟着妈妈吧,妈妈保证不会让你再受那样的苦。” 付池池就这样看着老鸨,盯的老鸨浑身不自在,只好开口说道:“姑娘你先准备准备。我先给你准备准备下午出场需要的东西啊。” 看到老鸨匆匆忙忙的出去了以后,付池池感觉一种无力感在心中升起。自己一句话没说,就这样被卖了,下午还要什么劳什子的表演。这,这世界是怎么了? 付池池正要挣扎着起来看看情况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付池池只好重新躺回去,然后弱弱的说道:“进来。”然后,付池池便看到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手里端着托盘进来。小姑娘惊慌的看着屋中的姑娘,小脸红扑扑的。 然后,她激动的开口说道:“姑娘,我叫杏儿,妈妈让我过来伺候你的。然后她便小心翼翼的看着付池池,然后说道:”姑娘可有什么不舒服的?杏儿这就去请大夫给您看病。” “回来。”付池池虚弱的开口道:“不用去了,过来,给我说说这是什么地方。” 杏儿这才怕怕的转过头来,低着头,小声说道:“姑娘,这是西烈国京城。由于西烈的民风开放,所以但凡有什么漂亮的姑娘,人贩子都是直接送来西烈国的。 这老六是妈妈的常客了。这段日子,老六去了天瀚国办点事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回来就把你抗进妈妈院子里。” 付池池终于明白了。可是,想到她自己对西烈国一点都不了解,就不由自主的发起愁来。这人都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是,她付池池什么都不了解,可怎么逃跑啊? 看着小姑娘害怕的模样,付池池不禁调侃她道:“快跑哦,我是会吃人的魔鬼,专门吃你这样的小姑娘。呜呜……” 看到小姑娘慌不择路的逃跑的样子,付池池哈哈大笑了起来。 到了晚上,靡靡之音更胜白天,周围到处能听到暧昧的叫声。付池池眉头紧锁。按照这老鸨白天的吩咐,自己等下就要出去表演了。而她此刻正在外面叫着自己准备。付池池的心里此时才开始惊慌的缩成一团。 她从没有像此刻一样的希望有一个人能出来英雄救美的。可是,没有。她想过逃跑。可是,看到门前两个壮汉那凶悍的样子,付池池又弱弱的回去了。 终于到点了,付池池被那两个大汉硬是拽着,穿着一身性感的衣服来到了大厅。只听得台前的老鸨微笑的同台下的人喊着:“各位客观,我们院里今天可是来了一位绝世美女哦……”老鸨还没说完,就被台下人的声音盖了下去:“妈妈,这美女在哪呢?快请出来啊……”“哎呦,刘大人,你急什么啊,这不就下来了么……” 付池池就被人这样推了出来。站在台上,尴尬的看着台下一群像是流氓一样的人吹着口哨,垂涎的目光肆无忌惮的看着自己。然后她便听到旁边的老鸨推了她一把,把她推到人流的前面。然后身后传来她的声音: “各位客官,老规矩。我们价高者得。因为这个女儿尚未破,今日便比平日价高。低价:1000两……现在开始吧。” 付池池尴尬的站在哪里听着下面一声比一声高的喊价声,万分恨那个把自己带来的老奶奶。她得罪谁了?为什么大家都这样作践她啊? 付池池打量着面前的锦衣华服的男子,这就是以一万两高价把自己买过来的男子。只见这个人一脸的阴沉像,但是人却长得有种阴柔美。但是,这个人怎么感觉长得这么熟悉? 可是,容不得自己多想,付池池便听到面前的男子开口说道:“怎么?这位姑娘好像不太会服侍人啊?” 顾杉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盯着自己看的女子,看着面前女子咕噜咕噜乱转的眼睛,他很期待这个小姑娘要怎么样拒绝自己。

下一篇   第二十五章 巧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