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怀孕 - 神医皇后

第二十六章 怀孕

宁贵妃听着里面暧昧的娇喘,原本春风得意的脸上此时乌黑铁青。她真的不知道里面的女人究竟是谁,让一直疯狂工作的顾源可以疯狂到这种地步,居然不顾众人的目光,把她带入御书房…… 宁贵妃想要不顾一切的冲进去,质问两个正在一起的人。可是,想到顾源那凶残的手段,她却步了。 算了,明天借着给皇上送朝服的机会再看看那个迷惑皇上的女人吧。宁贵妃恨恨的走了。 第二天,付池池醒来,看到身旁睡的正香的男人,他睡着的样子真的很好看。让付池池情不自禁的沉浸在其中。她真想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可是,一切都在顾源豁然睁开的眼睛中结束了。付池池看到顾源看到他沉痛的眼睛,而后,目光变得阴森凶险。 接着,付池池便听到身边的人阴森森的话:“怎么?见到朕很惊讶?是不是你那个能给你权利,金钱的男人抛弃你了?嗯?” 付池池怎么都没想到顾源会说出这样刻薄的话来。心像是被刀子狠狠的剜了一刀。 难道在顾源的心中,自己就是那么肤浅的一个人么?为什么?为什么想到这些,她就觉得浑身都是疼的? 顾源看到付池池含情脉脉的眼神,心里莫名的一软。可是,想着先前付池池对自己的种种。顾源的心里非常的矛盾。 然后,付池池便听到顾源说道:“以后,你就是朕的贴身侍婢。付池池,你就偿还你欠朕的债吧。 然后,付池池便看到顾源大步离开的背影。再也忍耐不住,付池池苍白的小脸上,开始一点一点的爬满泪痕,让人忍不住为之侧目。可惜,顾源却不在。 付池池起身,想要洗个热水澡。无奈,顾源没有让任何人前来伺候她,她只好自己起来打水。 可是,刚起身,付池池就感觉浑身凉飕飕的。低头一看,才想到,原来昨天,顾源把自己的衣服全部撕扯坏了。 付池池赶紧夹着杯子四处找可以穿的衣服。可是,这里除了有顾源的一套明黄色的衣袍,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东西。 没办法了,付池池想,自己总不能什么都不穿的乱跑吧?虽然在古代,这明黄色的衣服可能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可是,自己总不能裸着身子乱跑吧? 当付池池穿着顾源的衣服走到门口问侍卫打水的地点的时候,那些侍卫全都战战兢兢的看着她,然后,颤抖着手把地点告诉了她。 付池池顺着侍卫的指点,一路来到了取水的地方,来来回回的走了很多趟,终于打了一大桶。她知道这些都是冰凉的水。 虽然这天不是特别冷,可是,这水都是地下打来的。不比以前城市的水龙头的水。所以是不能去洗的。 可是,付池池还是抵不过自己浑身那股子黏糊劲,脱下顾源的衣服,就咬着牙走进了木桶。 付池池冻得浑身发抖,还是倔强的往水里走……终于当自己全身浸泡在水里的时候,付池池真的很担心自己会感冒。 泡了一会儿,付池池才感觉自己不是那么的冷了,就舒舒服服的靠在木桶的边上冥想了起来。 不知不觉的,付池池想到了前世,想到了周大山。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付池池相信,周大山一定是有不得已的理由的。 来到了古代,经历了那么多。他想着,也许周大山出轨这件事情不像表面上想像的那么简单。 付池池突然想回到现代,想听听周大山的说辞。唉,也不知道那些姐妹们知道自己失踪了会怎么苛责周大山呢? 她真的很想回到现代,想告诉周大山,没有他的日子,自己活的很好。让他不要亏待了那个漂亮的美女。 付池池想要起身,只感觉头疼的厉害,而且,这是哪里?为什么白茫茫的一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顾源一下朝就迫不及待的回到了自己的御书房,想要看看那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究竟怎么样了。他急匆匆的脚步惊到了那些在御书房周围想要“偶遇”皇上的美人们。 她们看到皇上急匆匆的脚步,便互相抱怨询问道:“哎,你们知道皇上御书房住的那位究竟是谁么?”看到所有人都无奈的摇着头,宁贵妃的眉毛前所未有的紧蹙在一起。 顾源进到御书房就看到付池池坐在浴桶里面,雪白的胸脯暴露在清冽的水里,让顾源瞬间有了原始冲动。 他三步作两步的走到付池池身边,伸出手把付池池捞了出来。可是,触手之处冰凉的仿似死人一般。让顾源瞬间慌了神。他立刻大声喊道:“来人,快传御医!” 然后顾源像是想到了什么,走到门口让宫女拿来女人的衣服和鞋袜,又走进来把付池池牢牢的抱在手里,给她擦干净身上的水,放进棉被里面。 终于等到御医来的时候,顾源立刻让御医给付池池把脉看病。于是,可怜的御医气喘吁吁的来到御书房,还没有喘口气就立刻被顾源拉去给付池池看病了。 王太医也知道皇上急,就立刻给付池池铺上白色的丝绢,认真的给付池池号起脉来。 看着王太医一会儿蹙眉,一会儿微笑的样子,顾源实在等不及了,就急切的问王太医道:“怎么样?” 王太医则迅速的离开付池池睡的床边,颤颤巍巍的跪下来,满面笑容的拜倒在顾源的脚边,并且嘴里一边说道: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陛下有后了,这位娘娘有喜了。”然后,王太医接着担忧的说道: “陛下,这位娘娘不知是何原因,受了很严重的风寒,可能需要很久才会醒。而且,这个胎儿也不太稳。若是不能好好调理,怕是对以后的受孕都有影响。因此,这个孩子一定要好好保住。” “她几个月了?”顾源森冷的声音传到王太医的耳朵里,让王太医无端的打了个寒噤。可是,皇上问话,他不能不答啊。 王太医颤抖的回道:“回陛下的话,两个月了。” 王太医的话对于顾源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自己与付池池也就那么一次。而且,那件事情发生在四个月以前。 可是,现在她却有两个月的身孕。这个孩子究竟是谁的?顾源肯定,一定不是自己的。 他与付池池就那么一天。但是,她确是跟着东方傲走了那么久。这个孩子,毋庸置疑,一定是东方傲的! 想到这里,顾源的心里更加的难过了。声音也变得更加的冰冷:“记住,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你都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朕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明白了么?” 王太医想不明白顾源的态度,但是,他也不愿意尝试顾源所说的‘生不如死’他王周还是很惜命的。于是他拼命的点头道:“是陛下,臣下明白了。请陛下放心。” “下去吧。”王太医像是听到了什么美妙的乐章一般,急匆匆的跑走了。剩下顾源用幽深的眼眸看着付池池,像是想要看透面前的女人一般。 良久,才听到顾源喃喃道:“付池池,我该拿你怎么办?”像是问付池池,又像是自言自语。 浑浑噩噩的坐在付池池的身边,顾源守着付池池坐了一夜。可是,直到第二天顾源下朝回来,还没见付池池醒转过来。顾源终于不再纠结于付池池是否怀孕,再次急吼吼的招来王太医。 这次,连王周诊断了付池池的情况以后,也担忧的对顾源说道:“陛下恕罪,这位娘娘若是明日再不醒,怕是,怕是……” “哼!朕养你们都是吃白饭的么?告诉你们,这次若是不治好她,朕要你们全家陪葬!” 王太医迅速的低头看地面,同时,心里也无奈的叹息一声,但是,作为御医,他也没有办法违逆君王,只好继续来到床前为付池池诊病,心里祈祷着,这个小祖宗快快醒过来。 付池池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在一片光的海洋中。她想要找到这些光的源头,可是,不论她怎么拼命的向前走,总感觉走不到尽头。 她终于走累了,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此时,却听到有人叫她:“付池池,付池池。”付池池提不起兴趣去问叫她的是什么人。也没有搭理他。 此时,付池池却又听到一阵苍老却熟悉的声音响起:“付池池,谢谢你帮助我,让我的重孙不至于孤独而亡。顾源是个好孩子,值得你去珍惜。”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个我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为什么?”付池池忍耐了多时的泪水终于冲破眼睛的障碍,汹涌的往外流。她嘶吼着问那个看不到的老人。她想起这个老人了,不就是她带着自己来到这异世的么? 老人好像是无奈,也好想是心痛,终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她说道:“唉,孽缘那,孽缘。人说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这句话一点没错。”然后,老人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 “付池池,你可知顾源究竟是什么人?” “谁?” “你可记得小时候,有个外国人,跟你玩的很好,每次过家家都要做你的新郎?” “不记得了,他是谁?” “唉,也对,你家人出车祸以后,你就选择性的忘了很多东西。这样吧,我让你回忆回忆。” 然后,付池池便看到一道光隐没在自己的脑袋中。付池池顿时感觉头痛欲裂,好像有什么从记忆中苏醒了过来一般。 良久,付池池面色温暖且迷惑的说道:“顾源原来是他。可是他怎么会在古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篇   第二十五章 巧遇

下一篇   第二十七章 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