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想帮你,打掉孩子 - 神医皇后

第二十九章 我想帮你,打掉孩子

顾源的这些话无疑就是给了宁贵妃他们一种很严重的危机感。使得宁贵妃不得不做出反应。 “陛下,皇后初入宫,尚未学过任何的宫规,请陛下让臣妾等人教教皇后。臣妾等人一定会好好照顾皇后的。” 眼看着顾源陷入两难的境地,付池池的心里也是万分的不舒服的。不愿再看着顾源陷入两难,付池池终于还是如顾源他们期待的那般,开口了: “皇上,既然宁贵妃她们有这般的好意,我就跟着她们好好学宫规。放心吧,我一定会骄傲的站在你的旁边的。” 不得不说,顾源无疑是这场游戏中最聪明的人。他把权术玩弄的如此之好,不得不说,顾源是一个非常机智而且学习本领超强的人。 顾源眼看着自己的计谋就要在自己的眼前成功了,却也掩饰住了心中的一丝欢喜,然后接着演戏道: “池池,你不能。朕不忍心你这么辛苦。你就留在朕身边就行了。朕愿为你废掉整个后宫,只宠你一人。” 宁贵妃听着两人之间的互动,阴狠的想法再次浮现在脑海中。看来这个付池池是非死不可了。 但是,顾源的欣喜却让他口不择言说错了话。付池池听到顾源说这样霸道的情话,心里是无限的开心。 可是,在听到顾源后面的话时,付池池心里不由的一颤。顾源这样说固然是好,可是,当着这么多后宫女人的面说,这是真的么? 那些女人如狼似虎。这样说无疑是在给自己找很严重的麻烦啊。现在躺在自己旁边的真的是那个爱着自己的顾源么? 付池池的心里从刚刚的欣喜变成了如今的忧伤,这么明显的情绪变化显然也惊动了一直在观察着付池池的顾源。 他挥挥手让后宫的所有女人离开。可是,这次却没有人动。直到顾源说:“朕一会儿让人把皇后送过去。但是,你给我记住了,朕只给你三天的时间。”他们才鱼贯而出。 待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以后,顾源才看口问道:“怎么了池池?”付池池也不矫情,直接问道:“顾源,你刚刚,为什么把我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 “呵呵,你这才反应过来么?付池池,你背叛了我,还怀了别人的孩子,你说朕应该怎么对你?”顾源凝住自己的表情说道。 付池池这才知道,原来顾源一直在作秀。她原本想好要告诉顾源这个孩子是他的。可是现在,恐怕没那个必要了。 别说他不信,即便信了,恐怕孩子生下来也会被后宫吞的渣也不剩的。她付池池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无忧无虑的长大。 开始自己还以为顾源已经回心转意了,那么自己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留在他的身边。可是,如今看来,一切都没有那个必要了。 付池池转身就要离开这个男人的时候,顾源阴狠的声音适时的响起:“付池池,你以为你还能跑的掉么?” 付池池转过头,看到的是那个男人狰狞的面孔。她愣愣的听着他扭曲的面孔吐出的话: “池池,不要离开我,我真的好爱好爱你。只要你不要这个孩子,朕保证不伤害你半分,而且还会给你最无上的荣宠……” 付池池看着这个爱了自己这么久的男人,心里纠结万分。这个男人,自己该怎么办?也许,彼此离开,是对两个人最好的选择吧。 顾源接着说道:“池池,我知道你想要离开我身边,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没有你的日子,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我爱你爱的那么深,你这个狠心的女人就没有半点的动心么?” 付池池这次不再沉默,她声嘶力竭的对着顾源吼道:“顾源,你何必如此自欺欺人?既然爱我你就应该知道,我这一辈子都不会与人分享一个丈夫的。那你后宫的女人又算什么? 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到头来做的每一件事却都是在伤害我。你凭什么说爱我?你知不知道,我腹中这个孩子,他其实是你的!” 看着顾源不置信的眼神,付池池心如刀绞。听到顾源质疑的话:“付池池,你这人真的是什么都敢说啊,你腹中的孩子只有两个月,两个月前你在哪?你别说你自己都不知道!” 听到这样的话,付池池已经不想再辩驳了。这个男人都不相信自己,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于是她耸耸肩,说道: “顾源,既然你是这么认为的,那么我只好说,顾源,这是你的认知和决定,希望你永远不要后悔。不过你一定要看好我了,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穷极一生都要逃离你!” 说完不再看顾源一眼,径自走向门外守着自己去后宫的侍卫,跟着他们离开了。 顾源却也在这个时候疑惑了,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什么了么?自己以后真的会失去付池池么? 不,不会的。我一定会好好看住她!等那个孩子没了以后,我一定会加倍补偿她的! 不得不说,这顾源真的和他的父亲像了个十足。当年他的父皇也是如此逼迫他的娘亲,如今,同样的事情却发生在了顾源的身上,只是顾源却是一无所知的样子。 直到有一日,顾源心血来潮去看看母妃的寝宫的时候,看到了母妃的手札,才后悔莫及,可是,那时候想要补偿的顾源,却有心无力了。 此时的顾源也怕了,他叫来两名暗卫,吩咐道:“你们去看好了皇后,记住,保住她的性命。” 等到两人领命下去的时候,顾源重新合上了眼睛…… 付池池在侍卫的带领下来到了宁贵妃的住处,却被守门的宫女说,娘娘在睡觉,请付池池在外面等候。 付池池知道这是那个女人给她的下马威,可是,她怎么办呢?任命圣旨还没有下达,祭天等各项事物都没有举行。 也就是说,她付池池这个未来皇后,只有少数的他们几个人知道。自己不论怎么样都没办法利用这个虚无的名称。 付池池没办法,她也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只好任由宁贵妃任意的拿捏自己。付池池就这样站在宁贵妃的寝宫外面,默默的等着给自己下马威的那个女人出现。 而此时正在休息的宁贵妃则是攥紧了手中刚刚着人查过来的,付池池的资料,看着付池池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宁贵妃蹙紧了自己的眉头。这个女人从三月前遇到天瀚的东方王爷开始,她才开始出现。一直到现在,这个女人…… 原来她是东方王爷的女人,怪不得陛下这样对她。如今,她付池池已经是众矢之的了。恐怕,陛下也是不宠爱她的啊。 既然不是陛下的人,那这个未来的皇后,恐怕,活不过两月了啊。宁贵妃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与这个女人结成联盟? 不过,嗯,还是先观察观察,让那些女人折腾着她吧。那个孩子说不定真是陛下的呢。 宁贵妃想,不论怎么样,她已经身在这后宫了,自己再不愿意,也要为了身后的家族考虑,为了自己的幸福考虑。 她必须得到皇后这个宝座。必须要最先生下皇子。所以,不论如何,这个女人必须死。宁贵妃是个聪明人,她当然知道陛下的意思。 宁贵妃正在沉思时,只听得面前有个男声说道:“王玉宁,你最好给朕记住了,朕只是想让你把她的孩子拿掉,如果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朕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宁贵妃还来不及收回自己的思绪,面前金黄色的头发已经远离了自己。宁贵妃惆怅的看着那个越走越远的身影。她的心里五味杂陈。 原来皇上真的是爱上了那个女人,可是,我呢?我王玉宁算什么?明明知道自己只是他稳固皇权的工具。宁贵妃却还是想要奢望着什么。 宁贵妃知道自己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置那个女人于死地。可是,怎么办?这个女人如果死不了,她王玉宁以后怎么办? 正在惊慌失措的时候,她身边的嬷嬷进来提醒道:“娘娘,外面那位已经在外面站了有一个时辰了。您看?” 宁贵妃这才反应过来,然后,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才摆摆手对那嬷嬷说:“去,让她进来吧。” 付池池跟着嬷嬷进来,观察着坐在上首的女子,而宁贵妃也同时打量着面前这个让皇上着迷的女人。一时间,两人都尴尬的看着对方飘过来的目光。 宁贵妃刚要说话,付池池已经率先打断了她的话,并说道:“娘娘,池池知道您想要我和我腹中孩子的命……” 宁贵妃依然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女人,听着她继续说道: “实话对您说了,这个孩子不是陛下的。而我也不想在你们国家生下我与东方王爷的孩子。恐怕你也知道,你们陛下对我也是有些情意的。我的存在势必会影响你们之间的关系。我只是想要我腹中的孩子,其他什么我都不在乎。” 付池池这事目光直逼上首的宁贵妃,逼得宁贵妃再也坐不住了,然后她开口问道:“然后呢?你想要什么?” 付池池等到宁贵妃开口后,才说道:“池池不想皇后宝座,不想生活在这后宫中,所以,池池只求贵妃能够助我逃出这个皇宫。池池今后定会感激不尽。当然,事后,我也会送娘娘一份大礼,保证娘娘不吃亏。” “哦?你有什么东西值得本宫出手帮你么?”慵懒又难以置信的声音从高处坐着的女人嘴里吐出来,付池池自信的看着宁贵妃,说道: “当然,首先,我想,如果我走了,那么这西烈国的皇后之位就是娘娘的了;其次,我想,娘娘应该非常想要一个皇子傍身吧?”

上一篇   第二十八章 昏倒

下一篇   第三十章 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