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演戏 - 神医皇后

第三章 演戏

放下顾源后,付池池边帮他脱上衣,边对着迷茫的顾源说道:“你不要乱动,我给你治病,要不然你会死的。死了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娘亲了……” 仿佛付池池的威胁起了效果一般,她感觉到身边的人不再挣扎了,她才帮他把他的衣服脱掉,轻轻的把顾源放在了床上。 然后就转身向着门口走去……打开门,付池池感觉凉风习习,可是,她还是固执的望着天,仿佛天空有无穷的魔力一般。她想着,如果当初她能够与周大山稍稍解释一下的话,她们的结局会不会变一番摸样? 或许,很多事情,都是因为她的性格太过于执着,认准一件事情,即便是认为她是错的,她也要一路走到底,绝对不回头。也许,她当时其实只是想要周大山的一个回头。但是两人都太刚硬。 水寒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迷茫而且信心满满的付池池,让她觉得,付池池此时通身有一种无人能够企及的气魄,这种气魄不异于天瀚国的皇上。那种温和中包容凌厉,凌厉中透着孤寂的气魄…… 水寒的眼睛迅速地划过一丝厉光,快到没有人看到。付池池还在看着天空,满脸的迷茫。这是水寒开口说道:“池池姑娘,我源哥哥怎么样了?” 看到水寒进来,听到水寒的声音,付池池才收回视线,然后,付池池拿走了水寒给她找的东西,做了一番准备以后,她又扶起顾源,在水寒期盼的目光之下,完成了扎针过程。 看到仍然昏迷着的顾源,感觉到身边的水寒明显急切的喘息,付池池不知道怎么搞得,就觉得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违和感。然后她想了想,就对水寒说道:“你去睡一会,我先照看着他,看你也够累,休息好了,就过来换我吧。” 说完也不管水寒的反应,就把顾源扶躺下了,轻柔的为他盖好被子,就坐在顾源的身边。轻柔的看着面前的人…… 水寒认真的看着付池池,感觉得到付池池的认真,感觉得到付池池的热心,却感觉不到一丝男女情谊的时候,水寒这才放心的对付池池拱拱手,然后说道:“那麻烦池池姑娘了,谢谢你帮我照顾源哥哥了。” 然后,水寒又真诚的道了一声谢,匆匆的走出了房间。此时,房中只有付池池跟顾源两个人在一起,付池池看着顾源陷入了沉思,她想着,刚刚自己到底为什么感觉有些不正常? 水寒原本是东方傲的人,即便是从小便认识顾源,也不会准确的把握住顾源的去向。水寒当时救顾源,很明显就是有筹谋的。当时她出现的太过巧合了,凡事太过巧合便不是巧合。 而水寒就突兀的出现在了那里,还救了顾源一命,让顾源心存感激。如果这真的是巧合的话,为什么水寒进来的时候,眼里会出现一丝光芒?她虽然没有看到,但是依她对眼神的敏感程度,付池池完全相信自己没有感觉错那一刹的闪烁。 当“扣扣……”声音再次响起来的时候,付池池已经把屋子里面的东西收拾妥当了。拉开门时,付池池刚好就看到了小二托着托盘,站在门口,托盘上面放着药碗,里面装着一碗黑漆漆的中药,散发出浓重的苦涩味道。 “姑娘,这是刚刚那位姑娘吩咐要熬制的药,给您……”付池池从小二的手中接过托盘,分服了小二退下以后,她合上房门以后,把托盘放在屋中的桌子上,摸摸药碗,她发现,药的温度刚刚好……她心里想着,水寒其实有时候做的还是很不错的。比如此刻这温热的药碗。 当付池池托着顾源往他的嘴里灌药的时候,才发现顾源还在昏迷当中,药根本喂不进去。于是付池池一边对着顾源瞪着眼,一边气呼呼的对顾源威胁道:“妖孽男你给我张嘴!再不快点把嘴张开,我就撬开你的嘴!” 可是躺在床上这位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她。依然紧闭着张嘴……最终,当付池池使出浑身解数,还是没有能够让顾源喝下去那碗药的时候,她几乎要抓狂了。 可是,这药喂不进去的话,他的病没办法完全好起来啊!最终,她决定试试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方法:人工喂药。 当付池池嘴里含着那苦涩的药时,她的心都在发颤。她真的很后悔自己的决定,这么苦的药,也不知道是谁发明出来的,真的好苦啊! 想她上一世身体壮如牛,从来就没有生过病。可是,这个人真的是,让她平白无故的喝了一次这么苦的药!但是,他看起来好可怜。大家看到他的黄头发都把他当作妖孽,原以为他还有一个贴心的人,可是,那个女人也未必就是那么简单。 虽然这药很苦,可是,可以治好他的病……就当是为了帮他一把,让他感觉稍许的温暖,不会厌世吧。 付池池最终还是战胜了自己的心理,把药含在了嘴里,用手托起他的头,与他的嘴贴在了一起,用牙齿撬开他紧闭着的牙齿,把嘴里的药喂入了他的嘴里。 顾源迷迷糊糊间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被灌进了自己的嘴里,他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可是无论如何也只能让眼睛撑开一条缝隙…… 隐隐约约间他看到有一个漂亮的仙女趴在自己的身上,漂亮的眉毛像一个落入人间的花蝴蝶。一颤一颤的。这漂亮的仙女紧闭着双眼,眉头微皱……他知道这是一个梦,可是他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醒过来。 付池池看到面前渐渐见底的黑漆漆的药碗,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走过去把碗放在桌子上,她觉得自己浑身都弥漫着一股药味。于是她就打开门,走了出去,想要找东西去去苦味…… 刚打开门,付池池就刚好与从门外进来的水寒碰面了。看着水寒满脸的慌张,付池池以为水寒是因为担心顾源的伤势才非常的担心。 没想到水寒抓住付池池的胳膊,满脸焦急的说道:“付池池姑娘,你快跟我来,刚刚离若飞鸽传书过来说,主上又发病了,身体非常的弱。你快跟我来。” 说完,不等付池池说话,拉着她就往外跑去。水寒心里其实也惊异于突然跳出来的付池池这个人。 这个女人医术这么好,使得她们筹谋了很久的事情渐渐的有些脱离了他们的掌控。她心里有些担忧。但是,她知道,没有任何吩咐,即便是他有什么想法也只能藏在心里。 付池池这下可就不干了。凭什么他什么都要听别人的啊?而且,这里还有一个病患呢啊!想到这里,付池池就使劲的挣扎,终于甩掉了水寒紧拽住她的手臂。 看着水寒疑惑的目光,她也懒得解释,无所谓的看着她,转身进了有顾源的那间屋子,并且把门狠狠的摔合上了。付池池为顾源着急,这样不顾及他的身体的女人,若是真的与他有什么关系,不知道这个男人还会可怜成什么样子。 水寒疑惑的看着面前紧闭的房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付池池会这个样子。突然,水寒好像突然间想明白了什么一样,对着房门里的付池池问道: “池池姑娘,请问源哥哥怎么样了?”付池池在屋里,朝天翻了一个白眼:你那么关心他,为什么不是第一个问他的状况的啊?相反你居然还关心那个王爷?付池池不明白,她也不想明白,只是想在这个地方好好地生活。 既然已经来到这个地方,不论是小说中,还是现实中,估计她能回去的可能性是不大了吧。那么,既然上天让她来到这个地方,她就应该好好生活。 付池池站在屋里,看着眼前躺在床上苍白着面孔的顾源。“你是谁呢?为什么会被那么多人追杀啊?水寒跟你是什么关系啊?”付池池轻轻的叹了口气,心里祈祷着:你快点醒过来吧……你伤的那么严重,我可是把我的初吻都给你了,你快点醒过来吧。 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话似的,顾源的手轻轻的动了一下……可是,正在出神的付池池却没有看到这些。水寒在门外猛烈地敲着门,边敲还在边说道:“池池姑娘,源哥哥倒地怎么了?还有,你快出来救救主上吧。” 付池池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就跑出去把门开开了,她想要水寒那个狠心的女人进来,进来看看这个男人,看看她要有多狠得心才能放弃顾源!然后她堵在门口说道:“病人伤的很重,你小心点,进去看看吧。” 说完,让在了门的一旁,认真的看着水寒。说道:“在这个病人救助完成之前,我不会去救你们主上的。”说完也不看水寒,就坐在桌旁,拿起一个水杯倒了杯水喝。 水寒怔怔的看着坐在那里的付池池,然后不理会付池池,疾步往顾源所在的方向走去。然后一屁股坐在顾源的床边上,紧紧的抓住顾源的手,伤心的说道: “源哥哥,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在那个家里,所有人都欺负我,只有你,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当别的姐姐哥哥打我的时候,你总是挡在我的身前,为我遮挡住他们的殴打。我还没能好好报答你,你怎么能……” 说完,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水寒的眼泪落下来的瞬间,还是让付池池惊了一把,她只知道,这个女人还是哭了,不论是演戏,还是真的,至少她付出了眼泪。 付池池不喜欢这样伤感的画面,起身往院子里面走去。希望平复和整理自己的心情……她走出客栈,突然觉得肚子“咕咕……”叫个不停,才发现,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她就提步向街道上走去。

上一篇   第二章 相处

下一篇   第四章 改变